【周翔】万有引力(全职高手同人)——红茶玛奇朵

 【周翔】万有引力
 
作者:红茶玛奇朵
 
 
 
*90%校园恋爱,10%悬疑;
 
*非典型ABO设定
 
第一章
 
 
1.
 
高中的美术课就是用来混的,尤其临近期末考试周,老师在上面孤独地讲古代美术史,下面没人给面子,明目张胆做什么的都有。
 
 
 
说话声越来越大,最后排角落,某个趴着的身影突然“哐”地踢了一脚桌子。
 
 
 
“吵什么吵!好好听课!”金发男生抬起头,声音很是不耐烦。
 
 
 
全班登时鸦雀无声。
 
 
 
某个人毫无成为视线焦点的自觉,扫了眼窗外愈加泛滥的日光,又懒洋洋地把脑袋枕回胳膊去。
 
 
 
“好帅——”女生A捂住胸口,眼中红心不停地冒。
 
 
 
“是-好-凶!装什么装,他自己不也没听课吗?”也有看他不爽的女生B。
 
 
 
“那又怎样!人家长得帅,不听课不做卷子都能考得那么好,学霸就是有特权!”女生A不服气地怼。
 
 
 
“嘘,待会吵醒了孙翔又要瞪你!”女生C拽了下A的袖子。
 
 
 
“呜呜呜,我还巴不得他瞪我,”女生A边压低声音,边忍不住回头偷看金发男生,“他真的没有结合对象吗?”
 
 
 
2.
 
之所以用“结合对象”而非“女朋友”来形容孙翔可能的交往者,那是因为,这个社会并不禁止同性别婚姻。事实上,信息素决定了一切。只要你是Alpha,我是Omega,我们就能在一起。
 
 
 
可惜未成年人不会主动散发信息素,除非因为身体接触提前进入结合期。所以教育署对所有学生的性别档案高度保密。学生一旦主动透露自己的性别,直接退学。
 
 
 
“严禁早恋”的政策是一道高压线,但即便如此,也拦不住青春期萌动的好感。具体到轮回实验高一9班,最常见的就是隔三差五有人偷偷给孙翔递情书。
 
 
 
“卧槽,又来了!”“送情书的吧?”下课铃刚响没多久,眼尖的9班同学发现,有家伙逆着人流进入他们班,手上拿着几张纸,来意明确地停在孙翔课桌前。
 
 
 
“哒、哒。”这人敲了敲孙翔的桌子。
 
 
 
围观者倒抽一口凉气——
 
 
 
“哪位大神?送情书就偷偷塞课本下呗,敢喊孙翔起床,心里没点AC数?”
 
 
 
“嚯,还真是大神!”
 
 
 
“谁?”
 
 
 
“10班周泽楷!年级第一的那个!”
 
 
 
“日,这不是孙翔死对头?”
 
 
 
3.
 
周泽楷大驾光临的消息像一枚重磅炸弹在课间炸开。一瞬间,没兴趣看热闹的也有了浓厚兴趣。班级内、窗户外,几十双眼睛紧张地注视着这两人。
 
 
 
孙翔那颗毛绒绒的脑袋动了动,随后慢慢从臂弯里抬起来。他冷淡的眼神扫向来者:“有事?”
 
 
 
气氛用剑拔弩张形容毫不为过。吃瓜群众激动得就差挥动荧光棒。“要打起来了!”“啊啊啊啊刺激!”
 
 
 
一只手横着伸到孙翔跟前,指甲干净、骨节修长:“几?”
 
 
 
“他妈找茬?一二三我不认得?”孙翔一拍桌子,蹭地起身,椅子发出刺耳的划地声。
 
 
 
周泽楷平静地和他对视两秒,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手里几张纸差点怼到孙翔脸上。
 
 
 
“签字,快点。”
 
 
 
“什么玩意,”孙翔皱起眉辨认,“暑期……奥赛集训通知书?”
 
 
 
他“切”了声,想起貌似几天前班主任是跟自己讲过这么个事,便一把抓过表,刷刷两笔把大名龙飞舞凤地签了。
 
 
 
“还有注意事项……”周泽楷话没说完,孙翔把单子扔回去:“知道了我会看。”
 
 
 
周泽楷微微皱起眉,好像想要说点什么。
 
 
 
孙翔这时候已经趴回去了,感应到这家伙还杵在课桌前,十分不耐地抬头:“滚,别打扰老子睡觉!”
 
 
 
4.
 
周泽楷走后,教室重新恢复嘈杂。刚刚“奥赛集训”几个字,听到的人不少,消息飞快传了一圈,没几分钟,关于全校只选了两人参加区集训的八卦,就已经飘回9班。
 
 
 
孙翔本来打算继续补觉的,一只手不怕死地猛摇他:“孙翔,孙翔,孙翔!醒醒!知不知道你这次赚大了!”
 
 
 
听出来人身份,孙翔从臂弯里露出半张脸,眼睛眯得凶邦邦:“杜小明,最好给我一个理由不揍你。”
 
 
 
“骗你干嘛,”杜明把一张纸拍得哗哗响,喜道,“看了说明没,双人间!今年咱们学校就送你和周泽楷集训,你不是想弄死他很久了?你俩准住一间,送上门的机会啊!”
 
 
 
“什么?!”孙翔这回彻底醒了。他一骨碌爬起来,抓过周泽楷留下的那张纸,太阳穴突突地跳,“草!”
 
 
 
5.
 
青春期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很多理由,看一个人不顺眼同样。
 
 
 
对孙翔而言,开端只是一场约架而已。
 
 
 
他和10班某个家伙自初中起就有私仇,升入高中后,第一场班际篮球赛又被对方恶意踩脚,要不是有老师拉扯,差点就直接在球场打起来。
 
 
 
“晚上九点半后山凉亭!”
 
 
 
“谁不来谁孙子!”
 
 
 
“去就去!”
 
 
 
为算总账,他们约了个时间地点
 
 
 
等灯一熄,9班男生在孙翔的带领下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后山。选这个地点孙翔还挺满意的,因为吕泊远讲,这儿经常闹鬼,约会的情侣不敢过来,老师自然也很少检查,安全、清净,最适合大干一场。
 
 
 
……是挺清净的。秋风吹了一小时,十条只穿单薄T恤的影子瑟瑟发抖,还是不多不少十条。
 
 
 
次日重感冒的孙翔问出真相——原来是隔壁班班长周泽楷提前拦截了蠢蠢欲动的约架群体。
 
 
 
这仇,他记上了!
 
 
 
如果说约架未遂是导火索,那接下来发生的这件事,就更加坚定了周泽楷在孙翔心中“超讨厌”的印象。
 
 
 
第一次月考。孙翔自我感觉特别好。卷子发下来,从选择题到主观题几乎没什么扣分项。他心道年级第一绝对稳,于是双手插兜,一脸淡定实则得意地路过榜单。可惜,预想中“快看!这是年级第一的孙翔!”的窃窃私语并未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许多人围着红榜在惊呼“周泽楷是学神吗?”“周泽楷牛逼!”
 
 
 
孙翔满心刷着日了狗的弹幕,挤过去定睛一看,周泽楷745,他743。
 
 
 
……
 
 
 
有什么比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打脸更羞辱的?没有。接下来孙翔每逢大小考都发誓要超过一雪前耻,可惜,梦想很美,从未成功。换句话说,他的整个高一都笼罩在”只差一点就能考过周泽楷“的阴影下。
 
 
 
孙翔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挑战,放话说要干翻周泽楷也不是一回两回。时间一久,整个9班都知道孙翔对周泽楷那是恨得牙痒痒。所以很好理解,为什么今天杜明会说出“送上门的机会!”
 
 
 
“有什么想法?”吕泊远划着凳子过来凑热闹,一脸的兴致勃勃,“我们给你准备泻药?”
 
 
 
吴启也加入讨论:“蒙汗药也行。我看周泽楷大概率是个O,你不是A吗?晚上索性把他迷晕了睡,看他醒来敢不敢跟你叫嚣。”
 
 
 
“……”孙翔不知是被好友的大胆还是无耻吓到,脑壳泛疼,“去你的,胡说八道!老子是那种人?”
 
 
 
可惜这话收效甚微。三双眼睛还是兴致勃勃地看着他。
 
 
 
孙翔烦躁地转了一下笔,笔啪地掉地上。
 
 
 
他平日一直嚷着要干翻周泽楷,等真有机会了,脑海中竟然什么具体方案都没有,这让他颇有些没面子。
 
 
 
越想越烦,他索性摆摆手:“去去去,急什么,不还半个月吗?有的是时间准备。”
 
 
 
6.
 
半个月后,孙翔坐在集训教室最后一排角落,没精打采地趴着,无处安放的长腿可怜兮兮的缩在课桌下,内心后悔,一百万的后悔。
 
 
 
去他妈的“不还半个月吗”,“有的是时间”,此时此刻周泽楷已经跟他呆在一个屋子里了,这还不算,再过十小时,两人甚至就要“亲亲热热”地搬进同一间屋子,然而他硬是没想出个一零半角的建设性方案。
 
 
 
哦,非要挽回一点尊严的话,那就是他进教室后,机智又果断地挑了一最远的角落呆着,没学别的学校那些傻不愣登的货一样,和周泽楷肩并肩!
 
 
 
离上课还3分钟时,方明华夹着教案和笔记本走进教室。
 
 
 
每个学校都会抽掉师资支援奥赛集训,他就是轮回实验派来的。
 
 
 
他扫了眼教室,认出周泽楷和孙翔。这俩小家伙一个学校,却坐得泾渭分明,绝对不正常。不过方明华执教十年,什么稀奇古怪的学生没遭遇过,对这种阵仗见怪不怪。
 
 
 
他点完名,下发集训时间安排表,接着又从一个牛皮纸袋里取出八份装订成册的卡纸。
 
 
 
“老师这是什么?”前排同学眼尖,看见卡纸一沓好多张,每张似乎都写着小字。
 
 
 
“竞赛考场上最重要的是什么?速度和心态。今天不讲课,先测试一下大家的临场状态。”
 
 
 
方明华说着把卡纸分给八个小组第一排的同学:“接龙玩过吗?8道题,每人15分钟。时间一到不管做没做完都传给后排。午饭前哪一组最先解出全部题目,哪组加餐。”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