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近代现代)——易容术九

  实际上,赵鸿对当年那场事故的前因后果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还是他帮徐赞离开明城的。
  要不是他,徐赞就被王家人逮住了——应该会很惨。
  徐赞问过赵鸿为什么帮他。
  赵鸿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徐赞:“十年前,王可久在王家自己的会所里被人砸伤,事后立刻被送往医院,会所方面因为某种原因控制住了现场,没有报警,现场那些物证应该是会所方面收集起来了,也就是说,物证在王家人手上,人证的话,会所方面有很多人可以作为人证。”
  物证人证都有,这事很麻烦。
  赵鸿算了一下时间:“还差五个月就满十年了。你觉得这五个月中,王家人可能会搞事?”
  徐赞:“王可久最近回国了,他现在改名叫王庭。”
  作者有话要说:  ^_^前几章的“一键感谢霸王票与营养液”都没成功,看看这章成不成啊。
  我先手动感谢一下,多谢大家的支持——霸王票、留言、收藏以及点击,多谢啦~~都抱~~
  -
  -
 
 
第5章 
  赵鸿明白徐赞为什么要旧事重提了,他想了想:“我觉得也不需要太担心,故意伤害造成重大伤害的追诉期限是十年,轻伤是五年,王庭没有残疾也没有后遗症,伤得不算重。”
  既然伤得不重,那追诉期限就只有五年,现在都第十年了,当然是不予追究了。
  但伤得重不重,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如果真要打官司,肯定还是有风险。
  徐赞说:“帮我查一下王家,看他们是不是又开始在国内活跃了。”
  没有王家的支持,王庭什么也干不成,所以关键还是看王家现在的状况。
  “好。”赵鸿一口答应。
  “谢谢。”
  赵鸿笑了下:“应该是我谢谢你照顾我生意。”
  徐赞笑道:“我会一直照顾的。”
  他对赵鸿的感观有些复杂。
  赵鸿帮过他,所以他是比较信任赵鸿的。
  赵鸿的能力很强,所以他很放心把法律方面的事务委托给赵鸿处理。
  但他并不十分了解这个人,不清楚他和王家到底有什么恩怨,也不清楚他是否有什么背景,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把最重要的事情交给赵鸿做。
  例如王庭这事,他一开始选择的是让项往帮忙,项往肯定不如赵鸿能干,但项往是他知根知底的人。
  讽刺的是,项往对徐赞并不知根知底。
  饭后,徐赞开车回酒店,半路突然下起了大雨。
  他的心情被雨水浇得越发低沉。
  回到酒店房间中,他给自己倒了杯酒,走到窗边坐下。
  雨水不断地冲刷着玻璃,外面的城市像一座水中的无根之城。
  他呢,大概是水中的一片浮萍吧,但他不会再四处飘泊了,他就要呆在这里。
  这雨一连下了几天,气温骤降,徐赞出来时,只带了几套轻薄衣服,连长袖都没带一件,他应该回去一趟,多拿点衣服出来。
  打开手机,没看到谢开言的新信息,这说明他还没回去收拾他的东西。
  徐赞心生烦躁。
  但又想到现在是期末季,大概谢开言很忙,那就再给他一点时间吧,先不催他。
  谢开言是很忙,考试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还在满天星俱乐部上班。
  他没有辞掉那份工作,因为回报实在太丰厚了,每周只要上两三晚的班,就能比大多数的996上班族赚得多。
  应该也比徐赞赚得多。
  在他看来,徐赞只是一个普通上班族。
  开的车又旧又破。
  房子是租的——其实不是,只是他和徐赞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够久,徐赞还没有对他放心到把自己的资产情况告诉他。
  出去旅行只能穷游住小旅馆——他没和徐赞一起出去旅行过,但他第一次见徐赞时,对方是自己一个人背一个破包四处晃荡的。
  但是,虽然徐赞条件很一般,他却是真的对自己很好,要不是他,自己现在最多也就是换了一家更大的旅馆上班。
  而且就算徐赞提出分手,他也还是愿意继续替自己支付学费。
  他真的是个好人。
  “在想什么?”王庭用一支玫瑰敲了一下谢开言的鼻子。
  玫瑰香气冲进鼻腔,谢开言回神,笑道:“在想学校的事情。”
  “你是明理大学的,是吧?”
  “嗯,成绩不够好,只考上了理大。”
  明城有30多所本科大学,明城大学排第一,明理大学的排名在后半部分。
  王庭笑道:“你这么说,让我这个同为理大毕业的人心情复杂啊!”
  就算是明理大学,他也不是参加统一高考考进去的,他走了别的路子。
  ——本来他家是想让他出国的,他不想去,就在国内先找了个大学上着。
  谢开言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说理大不好……”
  王庭打断他:“叫声师兄来听听?”
  “师兄好。”
  “小嘴真甜。”王庭用玫瑰轻蹭谢开言的嘴唇。
  既然是师兄弟,那肯定是要好好交流一下感情的。
  一晚上,谢开言几乎都呆在王庭身边。
  夜深了,王庭说自己累了,想回去休息,让谢开言送他:“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师弟你帮帮师兄吧。”
  谢开言还没开过豪车,很心动,但又不太敢开:“我开车水平不行,还是叫代驾吧?”
  “你太谦虚了,我觉得你的开车水平肯定不差。”王庭笑得意味不明,又哄他,“没事,这个点车少,我们慢慢开。”
  下班时,周永逸没看到谢开言,就打电话给他:“你在哪呢?”
  “我先回学校了,晚点跟你说。”谢开言很快挂断了。
  他当然没有回学校,他在酒店里,这是他第一次来五星酒店,他的心一直是提着的,生怕自己有哪里做得不对,让人小瞧。
  好在他已经被满天星俱乐部洗礼过,不会再呆愣住了。
  ——就凭这一点,他也永远不会后悔跟周永逸去满天星见世面。
  把王庭送到房间后,谢开言道:“那师兄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王庭拉住他:“好师弟,再陪我一会儿吧。”
  谢开言迟疑:“……我还是回去了。”
  他转身要走,但柔软的地毯上像是有一层胶,粘住了他的鞋底,让他抬不起脚。
  -
  因为是周末,不用上班,徐赞便到午饭时才出门。
  他准备去酒店餐厅吃饭。
  走到电梯厅,他看到了两个熟人。
  谢开言和王庭。
  王庭搂着谢开言的腰,谢开言脖子上有红痕。
  三个人,六目相对。
  谢开言吓傻了。
  徐赞目光冷冽。
  王庭先是疑惑,但随即便被徐赞的目光给唤醒了记忆。
  当年,徐赞在敲破他的脑袋之前,也曾用这种眼神看他。
  危机感从心底深处升起,炸开,王庭无意识地松开谢开言,后退。
  与此同时,徐赞冲上前,拽住他的领口,把他给怼到了墙上。
  王庭头晕目眩,喘不上气,像一只被咬住喉咙的猎物。
  “徐哥,你别这样……”谢开言哆嗦着劝说,但不敢去拦徐赞。
  幸好旁边有酒店工作人员在,他们赶紧上前,拉手臂地拉手臂,抱腰地抱腰,把徐赞从王庭身上撕下来。
  王庭恢复自由后,拔腿就跑,他连电梯都没顾上去看,直接从安全通道逃走了,留下了一串逐渐减弱的踉跄下楼声。
  酒店工作人员们过一会儿才放开徐赞,但还是站在他身边,怕他再做出过激行为。
  “我没事了,刚才是我冲动了,幸好你们阻止了我,谢谢你们。”徐赞边整理衣服,边向酒店工作人员们道谢。
  “……别客气。”
  徐赞看向谢开言。
  谢开言也后退。
  酒店工作人员们暗自防备徐赞,准备随时出手阻拦他。
  “放心,我不会再动手了。”徐赞声音平静,听起来情绪已经稳定了,他看着谢开言,“你和王庭认识多久了?”
  “大,大约一周。”
  “你们为什么来这家酒店?”
  “……”谢开言不敢回答。
  旁观的酒店工作人员们心道,来开房啊,还能为什么。
  明明有这么帅的男朋友,还和别人来开房——那人明显不如他男朋友,只能说,野花就是比家花香吧。
  徐赞怀疑的是,过于巧合了,不是他阴谋论,而是他接触过类似的事——看似巧合,实际上都是别人布好的局。
  “你们为什么会选这家酒店?”徐赞看着谢开言。
  “我,不知道,可能是,这里比较近?”
  是王庭说他累了,等不及回家,要来这里住。
  ——这是当然是借口,谢开言也隐约知道是借口。
  徐赞想了一下,离满天星俱乐部最近的五星酒店好像的确是这家。
  “记得找时间回去把你的东西拿走。”徐赞说完,看了下各个电梯上的指示灯,挑了个最快能到的,走过去。
  电梯门打开,他走入电梯中,看了眼其他人,好像都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他便按下了关门键。
  -
  王庭打电话给蓝天然:“完了完了,徐赞要杀我!”
  “什么?”
  “我在明城,我碰到徐赞了,他要杀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回国了?什么时候回的?”
  “就前一阵,唉,你别管我什么回来的!你有没有听到我刚刚说的:徐赞要杀我!”
  因为刚回国就惹了事,王庭不敢告诉家里,也不敢告诉朋友——他们会去告状,所以才来找蓝天然。
  “你去找他麻烦了?我以前跟你说过,你如果要回国,就要放下以前的事,别再想着报复,你知道你家现在的状况,你要是再惹事,被抓了,你家不一定还能把你捞出来。”
  “我没惹事,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在酒店碰上了,然后他就冲了上来,我差点就没命了!”
  这当然是他说得夸张了,徐赞没打他,只是掐了他的脖子,而且很快就被人拉开了,所以也没有给他的脖子造成太大伤害,也就是有点红肿吧。
  蓝天然不信:“你肯定做了什么。”
  “……你到底站哪边的?”王庭大骂脏话。
  蓝天然不吭声随他骂。
  对着人骂或许能出气,对着空气大骂,只能把自己气个半死,王庭没处出气,只能砸身边的东西。
  一时间,蓝天然听到对面匡匡作响。
  蓝天然挂断了电话,通话结束,手机屏幕回到主屏页面,他划动屏幕翻页,点开了一个通讯软件,找到徐赞,过了会儿,他又放下了手机。
  他不方便直接去问徐赞发生了什么事。
  谢开言出酒店后,打了辆车回周永逸那儿。
  路上,他发信息给王庭:对不起,刚才那人是我前男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那里。
  王庭愕然:徐赞是你前男友?
  谢开言:是的。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在酒店时,徐赞说出过王庭的名字,也就是他和王庭认识。
  谢开言立刻问:你们认识?
  王庭没有回复,他正在骂娘。
  怎么这么巧,随便勾搭个男生,就勾搭到了徐赞那个煞星的男朋友?
  ——是的,他认为徐赞不是谢开言说的什么前男友,而是现男友。
  王庭再次打电话给蓝天然,把谢开言的事情说了,然后问他:“现在怎么办?”
  “你真不知道那个男生是他男朋友?”
  “我是真的不知道!”王庭赌咒发誓。
  作者有话要说:  ^_^大概是因为存稿箱的关系,所以“一键感谢霸王票与营养液”功能无法正常使用,存稿箱里还有几章(很难得哦?),等发完之后,再看看这个功能能不能用。
  -
  -
 
 
第6章 
  “那你确定你们这事只是巧合?”蓝天然问。
  “什么意思?”
  “你知道你得罪过不少人,有没有可能有人故意想整你?那人知道你和徐赞有过节,所以设计你们再次对上。”
  王庭愣了会儿,然后骂道:“他妈太阴险了!”
  “也不一定是这样,也可能只是巧合。你查一下那个男生,如果他身家清白,那应该没问题。但不管有没有问题,你都别去找人麻烦,以免多生事端。想想你家里,大家都叮嘱你别惹事。”
  王庭很郁闷:“我知道,那我现在怎么办?”
  “我觉得不用怎么办,你现在不是好好的?”蓝天然觉得王庭这事是两相情愿的出轨,又不是□□,徐赞没必要去殴打谁,正确有效的做法是:赶紧分手及时止损。
  “……那是因为我跑得快,你不知道徐赞那个人到底有多凶残,他真的敢杀人!”
  “那你回美国?”
  “我刚来就回去?不要!我不回去!”
  王庭其实是被项往给弄来的。
  项往不是让肥鹿给王庭传话让他来俱乐部玩吗,他正好在美国呆得无聊,正好他家的事也过去了,他回国内也没有防碍,他就跑回来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