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玄幻灵异)——礼易诗书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作者:礼易诗书
  文案:
  楚瑜被绑定了一个吃播系统
  作为一个全宫最没有存在感,最不受宠的皇子,秉持着能划水绝不努力的原则,他不争皇权,不夺皇位 ,为了给大家直播美食,却不得不硬着头跟皇宫恶势力……蹭吃蹭喝
  楚瑜:开玩笑,夺权是不可能夺权的,也就靠骗吃骗喝勉强过日子这样子,蹭完皇兄蹭皇叔,蹭完皇后娘娘蹭皇妹,我是个没得感情的饭桶
  只是这个饭桶有点可爱,成功引起了全皇宫的注意
  皇兄:瑜儿,再吃点,今晚就留在皇兄的宫中可好?
  皇弟:皇兄!你把我送给心上人的糕点吃了,是不是得好好想想怎么补偿我?
  皇帝:我儿生的可爱,吃点怎么了?去给朕把各地最好的厨子请来!
  观看直播的人:啊啊啊啊啊我不要看直播美食我要看修罗场!!!!
  -
  骗吃骗喝的小可怜皇子为了完成直播被迫营业成为了万人迷宫宠
  万人迷佛系皇子受
  全员单箭头受,无脑苏文
  和皇兄不是亲兄弟,结局1v1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直播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瑜 ┃ 配角: ┃ 其它:万人迷受
  ==================
 
 
第1章 
  很难想象在尽显繁盛奢侈的大明宫内有这样一处小庭院。
  庭院内只有内房和外房两处可活动的房屋,外房前有一大片草地,此时被人精心侍弄过,一半整整齐齐地种着些小菜,一半被栅栏围起来,里面有几只兔子。
  这样的场景在平民农家并不少见,但在皇家就有些寒碜了。
  不过这里是平日里连浣衣局最低贱的宫女也不屑一顾的地方,自然除了住在这里的人,不会有人知道这里悄悄发生的变化。
  在十几日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杂草丛生,荒芜的就像没有人住过一般。
  一位少年挽起袖子戴着一顶草帽,打开围着兔子的栅栏走进去,他手中拿着一个编制筐,里面装着鲜嫩的青菜。
  见有吃食,最怕生的小兔子也聚了过来,少年蹲下,把草一股脑倒进了食槽里,就把编织筐放在一边,认真地望着小兔子吃食。
  本来应当是极其温馨的一幕,一个咽口水的声音极其毁气氛的响了起来。
  少年脸色不变,丝毫没有追究这声音从何处来,扒拉了一下已经被啃的乱七八糟地青菜,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距离他最近的一只小兔子,手下柔软的质感让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花耳朵,这青菜我们平日里都不舍得吃,你看看你,怎么如此浪费?”
  他的声音温和地像潺潺的流水,手上的动作却如同暴风雨般的无情,那只玉石一般的手拿起地上被啃得只剩下菜梗的青菜,抓起兔子的后颈把它拎起来,强行塞进它的嘴里。
  那只可怜的小兔子蹬着两条腿,挣扎无能,只能认命地把剩下的菜梗吃完。
  少年轻声笑了笑,放下兔子摸了摸它的耳朵,丝毫不见刚才的粗暴,“乖,不浪费才是好兔子。”
  好兔子在他的手下瑟瑟发抖。
  刚才那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奶声奶气地问,“瑜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吃红烧兔头啊。”
  楚瑜无奈地揉了揉额头,“这兔子还不过巴掌大,逮来也属实不容易,等它再长大些吧,要不然一锅还不够塞牙缝呢。”
  “哦,”系统委屈地应了一声,“那反正早晚都是要被吃的,你给它们取名字做什么?”
  “这是生活情趣,你懂什么?”
  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现在的互怼,楚瑜已经轻车驾熟。
  他刚要长篇大论跟它理论,就听到一阵慌慌忙忙地脚步声,他站起身,看到了一个穿着粉红色宫裙的小姑娘跑过来。
  小姑娘跑到他面前,看见楚瑜手上还拿着编织筐,顿时眼睛一红,眼泪说落就要落下来,“六皇子殿下,您怎么又来亲自喂兔子了,您身份尊贵,怎么能做这种粗活呢?”
  她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泪。
  本来十六七岁的年纪,一脸稚气,皱着的眉头却愁容不展,头上戴着一根素色的簪子,活脱脱像个被亲夫抛弃了的怨妇。
  楚瑜顿时又是一阵头疼,连忙哄道,“我也是闲得无事,正巧见小张子拿着青菜要喂兔子,便接过手,兰儿你别生气。”
  兰儿泪珠子还挂在睫毛上,此时也惶恐地摆摆手,“六皇子殿下,您千万别这么说,兰儿哪里敢生您的气。”
  说罢,她又抹了抹眼泪,“兰儿是嫌自己不争气,不能事事都为六皇子殿下分忧,辜负了娘娘的托付之恩。”
  楚瑜听她又提起他娘,赶紧转移话题,“兰儿,快到饭点了,你晚饭备好了吗?”
  兰儿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如梦初醒般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跺了跺脚,“哎呀,是要去准备晚饭了,我这记性,真该死。”
  说罢,对着楚瑜欠了欠身,转身就往厨房跑。
  系统和他一起看着兰儿跑开的背影,慢悠悠道,“真是个小傻子,不过好在做饭好吃,也挺讨粉丝喜欢的,留在身边也不错。”
  它声音不过是个七八岁的稚童,说出此话毫无说服力,反而有种少年老成的感觉,引人发笑。
  楚瑜抖了抖身上的草屑,“走吧,希望今晚是没有见过的新菜品,观众们能满意。”
  楚瑜的住所是内屋,这里年久失修,前些日子下了大雨,房梁还散发着潮湿的霉味,屋内只有一张摇摇欲坠的桌子和两张木头板凳。
  他换了一身青色的袍子,坐在桌子边,手上拿着一卷《论语》,颇有些陋室何陋之有的气度。
  兰儿端着一碗饭和一碟菜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怕打扰到他似的,轻轻把吃食放在了桌子上。
  楚瑜把书放回到书架上,回到桌前,不声不响地摸了一下腰上的玉佩,然后看着面前绿油油的一团,犹豫道,“这是……”
  兰儿看不见的是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块透明的显示屏,上面没一会就出现了很多弹幕。
  【瑜瑜好,我来看看瑜瑜直播啦。】
  【瑜瑜今天的美貌也营业了!】
  【瑜瑜今天直播吃什么?】
  兰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六皇子殿下,这是新长出来的椿头,您前日说想尝些新鲜的,我看见这椿头新鲜,便摘了些给您尝尝。”
  楚瑜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点了点头,“鲜嫩脆口,味道不错。”
  楚瑜在心中问那个半天不吱声的系统,“系统,今日可有收获?”
  系统沉默半天才不情不愿地出声,极其敷衍道,“恭喜宿主粉丝+1,获得奖励,系统爱的么么哒。”
  “么么哒是何物?”
  系统,“我不想说话。”
  “不错,至少没有掉粉,”楚瑜安慰了一句。
  说罢,他便开始专心吃饭,和着椿头饭也不至于那么难以下咽,也就一口一口吃下去了。
  反倒是兰儿在一边看着,即高兴又心酸。
  十四岁的小少年,本来应该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父疼母爱,虽说是生在了帝王家,却又没有一条好命,偏偏是冷宫妃子之子。
  楚瑜从小便一个小孩子在这冷宫里长大,娘娘又在他八岁那年早早的去了,唯一疼爱他的人也没了,如今只能一个人熬着这见不到头的日子。
  这偌大一个大明宫,竟然没有一个人记得这里还住着一个皇子。
  兰儿一想到这里,眼泪又像止不住的水似的流了下来。
  楚瑜吃到一半,看到兰儿在一边偷偷的抹眼泪,吓得赶紧放下筷子问道,“兰儿姐姐,你这又是怎么了?谁惹你了?”
  兰儿摇摇头,“六皇子殿下,您明明比任何人都要聪慧,又容貌出众,实在不该被埋没在这毫无人气的冷宫之中啊,兰儿是为您不值得。”
  【兰儿姐姐是个重情的人,这是什么神仙患难主仆情。】
  【兰儿姐姐哭起来我好心疼啊啊啊啊。】
  【感觉兰儿姐姐是古典美人的长相,哭起来像林黛玉哎。】
  楚瑜愣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沉默地端起没有吃完的饭,扒了一口饭之后含糊道,“我倒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好。”
  他的语气有些寡淡,也不知这句话有几分真心,兰儿确是信了,眉头也皱的更紧了些。
  没想到这时候系统倒是帮兰儿说起话来,“这个小丫头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你应该多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啊,整天呆在这个小破地方有什么出息。”
  楚瑜却不吃他这一套,“我看你是想让我出去直播涨粉吧?”
  吃完饭之后,楚瑜放下筷子,把刚开没多久的直播间关掉,让兰儿收拾了一下把碗端了出去。
  兰儿走后,楚瑜面前的桌子上光芒大作,没一会,一个软绵绵的小团子出现在他面前。
  楚瑜还没有反应过来,小团子就借势跳起,像个小炮弹似的朝着楚瑜的脸冲过去,啪叽一声打在他的脸上。
  楚瑜摸了摸被撞红了的脸,无奈地把小团子推开,“你这是干什么?”
  小团子气哄哄地回到桌子上,打了个滚,“本系统这是在教训你,你不要以为你整天拿些洋葱头烂菜叶充数就能拖多久,你这样下去早晚会过气的。”
  楚瑜伸出手,摸了摸它柔软的身体,安抚道,“别生气了。”
  小团子诡异地沉默了一下,身体泛着红晕,结结巴巴地教训他,“年轻人不可以这么故步自封,要学会走出舒适圈,知道吗?”
  虽然时常听不懂它说什么,但是不妨碍楚瑜和他交流,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你之前说过的,如若我无法获得……粉丝,会有什么惩罚?”
  小团子懒洋洋地在他手心翻了个身,“本系统是个人性化系统,惩罚嘛当然也是任君选择,电击火疗一套齐全哦。”
  楚瑜,“…”
  他一只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一阵脚步传来,小团子一咕噜爬起身,跳了几下就化作光斑消失了。
  兰儿手里拿着楚瑜刚洗好的衣服,看了他一眼就急的跑过来,“六皇子殿下,您的脸这是怎么了,过敏了吗?”
  楚瑜不自在地摸了摸脸,“没事,刚才不小心磕到的。”
  他本来就皮肤白皙,此时被刚才小团子撞出了红痕,看上去更加惊心动魄,从耳根一直延续到嘴角,像一道红霞,竟然有一丝艳美。
  他继承了来自母妃的美貌,像朵无人问津的玫瑰花,独自开在这冷宫冷院中,只是平日里性格寡淡,像不温不火地白水,注意到他样貌的人不多。
  就连看着他长大的兰儿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失了魂魄似的轻声道,“六皇子殿下,您真美。”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多么大逆不道的话,退了一步吓得赶紧跪倒在地,“六皇子殿下,兰儿无意冒犯,请六皇子殿下恕罪。”
  楚瑜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他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相貌,也很少照镜子,对于一个男人被夸美也没有什么感觉,权当是在夸自己了。
  再说了,在这个宫中,除了兰儿,可能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拿他当六皇子看待了。
  兰儿退下去休息后,他点了一根蜡烛,从书架上拿出没有看完的书。
  蜡烛燃了一半,楚瑜又把书放回到书架上,只是没有休息,而是走到放衣服的柜前,翻出了一身比较体面的衣服。
  化成小团子在他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系统被他吵醒,跳到他肩膀上好奇地张望,“瑜瑜,你在找什么?”
  楚瑜想了一下,用他刚学会的新词回答系统,“嗯……去走出舒适圈?”
  本来还不太清醒的系统以为自己听错了,等它意识到自己没听错,一下子被他吓醒了,啪叽一声从他肩膀上滚落在地上。
 
 
第2章 
  次日。
  御花园内,几个年纪比较小的宫女和嫔妃正在陪小公主蹴鞠。
  一个小球在她们中间被踢来踢去,此时气氛还不错,穿着精致的女童一边追逐着球一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其中以一个个子略微高挑的女孩子为首,笑的最开心。
  这女孩一头乌黑的头发绾成活泼可爱的双髻,齐刘海下是一双灵动的杏核眼,此时正狡黠的跟着球转动,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她五官精致,不难看出以后的倾城之姿。
  只是如果留心,可以发现旁边的玩伴一直在有意给她送球,拿到球的跟拿到炸弹似的球飞速踢给她,让她好玩个痛快。
  没一会,她头上就多了一层薄汗,脸颊上还沾着碎发,此时可能是玩累了,插着腰喘了口气,对着其他玩伴挥了挥手,“不玩了不玩了。”
  陪她玩耍的人顿时在原地站定,收起刚才的笑容,不敢动作。
  旁边围观的宫女贴心地上前送上一杯茶水。
  她就着宫女的手喝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就直接吐在了地上,转身脸色一变,一脚踹在宫女的小腿上,把她踹翻在地,“蠢货,你是像烫死本公主吗?”
  本来是想讨小公主的好,谁知道好心办了坏事,吓得宫女通地一声跪倒在地,茶杯摔得四分五裂,“求小公主饶命,小公主饶命,是奴才不会办事,奴才自己掌嘴。”
  说罢,她就开始啪啪打自己的巴掌。
  见小公主变脸这么快,旁边刚才陪她蹴鞠的宫女和小嫔妃此时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安静如鸡地等着小公主发落。
  她们知晓这位主子的脾气,性格向来阴晴不定,不高兴的时候被她整死的宫女都能填满辛者库的后井,是实打实的暴君。
  偏偏这位主子又被皇上宠的无法无天,在这宫中更是无人敢惹。
  刚刚还清秀的小宫女此时脸已经被打肿了也不敢停下来。
  小公主看着心烦,一脚把她踹开,“滚吧滚吧,别在这里败了本公主的兴致,丑死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