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魔:眼见(玄幻灵异)——风铃祭

 《神与魔:眼见》作者:风铃祭
 
文案
 
顾流风,颇负盛名的紫金派大师兄一朝入魔成魔界之主,掌控魔界,禁魔族之人挑起战事,可总有那么一些人要兴风作浪.....
恒奕,紫金派至高无上的玉虚长老,在“爱徒”身死后瞬间化魔,守护他曾待过之地,报复曾伤他之人,毁灭曾伤他之界.....
有一天死去的人突然现世,地位尊崇.....
本以为是上天怜他一片真心尚未付之于口,却不想一切都是眼前之人的局....
所有人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所有事都是他找出真相与处理的契机....
一切皆是局中局!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流风,恒奕 ┃ 配角:玄风,莫奈,乌千,清河 ┃ 其它:师徒,神魔,修仙
 
 
 
 
  ☆、历劫遇险(2)
 
  看着师弟们平安离去,顾流风的精神彻底松懈下来,而也是在此刻,顾流风周身开始散发黑气,双眼猩红,一股强劲的力道将已经神色涣散的顾流风吸进了旋涡,而远在兖山紫金派玉虚阁内,一原本在闭关调息的男子突然睁开双眼,周身法力四溢流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晕了过去,倒下之时,口中似乎还呢喃着——‘流风’.....
  男子暴发出的波动使整个紫金派都受到了这股波动的影响,紫金派掌门玄风则是最先感受到此气流的,而这明显是大乘期修士才有的气势,而整个修仙界,只有一位大乘期修士.....‘玉虚阁长老——玉虚长老恒奕’.....
  “师弟?!”玄风有些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自家师弟心神动荡至斯.....玄风不放心,便起身朝着玉虚阁而去.....刚到玉虚阁门外,便感受到四散的法力,不受控制的乱窜,玄风大惊,大步流星的冲进恒奕的房间,只见原本清冷绝傲的师弟此时正倒在地上,嘴边的地上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而嘴角还在渗血,眼神涣散无光,玄风赶紧将恒奕扶起坐在矮榻上,把脉后开始输送法力为他调息,而恒奕口中似乎仍旧在说着什么.....当玄风停下后,恒奕依旧在呢喃,玄风好奇的凑上去,却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几句——这断断续续的几句让玄风大惊,满眼的不可置信,瞪着恒奕.....
  这一夜,玉虚阁灯火通明,掌门玄风一直在为玉虚长老疗伤的同时,一边沉思着....
  而这边被吸进旋涡的顾流风也缓缓醒来,头还有些隐隐作痛....环顾四周,入眼之处皆是荒芜,地面上稀稀拉拉长着一些草,而这些为数不多草也都是枯萎的,一阵风吹来枯草沙沙作响,甚至有一些被连根吹起的草混着地上的沙子,在空中形成飞草流沙.....
  顾流风拿起身旁的流霜剑,借着剑的支撑踉跄的站了起来,看着一望无际的荒原,顾流风有些沮丧,便随意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没有目的,只是机械的走着....
  顾流风本来就受了伤,加上刚刚为了让师弟有一线生机,迫不得已跨境使用了化神期的剑势,所谓的跨境剑势即为未达到该境界强行使用该境界的剑势,顾流风现在是元婴后期,为了拖延魔气的进攻,不得已使用了化神期的剑势——霜气凝结,跨境使用剑势之人轻者元婴重创,下跌境界,重则元婴破碎,金丹消亡,直至消散灭亡.....
  所以也算得上运气‘还不错’的顾流风元婴重创、法力枯竭,一路上都是走走停停的,加上身边的灵药似乎已经用完,只能像垂暮的老人,拄着流霜剑,蹒跚前行.....本着乐观精神,自嘲的感叹道:使用了跨境剑势,竟然只是元婴重创,连境界都没有跌,还救了师弟,可以可以,圆满了.....尽管想是这样想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一片荒原,顾流风还是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走了很久很久,依旧是一片荒芜,没有生灵,没有草,也没有天空,准确的说是没有正常的天空,现在的天空是一片雾气蒙蒙的灰色,没有太阳、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而地面上,草是枯的,树是秃的,河是干的——可能那一条长沟是河吧.....走到一颗枯树干的旁边,靠着枯干缓缓坐了下去.....
  停下来的顾流风,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元婴重创、或许是因为这在了无生机的陌生之地,激起了自己当年遭遇过相似困境的记忆吧.....
  恍惚间,顾流风似乎看见了自己那清冷自持的师父恒奕,恒奕牵着一个精致可爱的小男孩,那似乎就是自己呢.....顾流风大概是忘不了那一天了:家乡的村子糟了洪灾,自己被父母放在了已经是摇摇欲坠的房顶上,在父母淹没在洪水之前,仍旧殷切的叮嘱他要坐好,不要乱动,小流风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父母和曾经熟悉的人都消失在洪水里.....小流风无助的坐在茅草房上,神色紧张不安的四处张望,依旧谨记父母的话,一动不敢动的,随着天越来越暗,幼小的流风开始低声抽泣,耳边狂风呼啸,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好似鬼哭狼嚎般的渗人......
  就在此时,小流风感到自己身上笼罩着一层阴影,缓缓的将小脑袋抬了起来,仰起脸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凌空而立的白衣男子.....仿若神祗一般,轻轻拎起小流风,随后便感到耳边一阵清风拂过....
  小流风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清雅的房间,正躺在床上,默默的坐起身来,看见旁边的凳子上有衣服,便拿起那崭新的白衣开始穿了起来——与自己的身量正好相适,然后爬下了床,正准备推门出去的时候,房门正好从外面推开——是那个救了自己的人,此时那人也穿着白衣,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小流风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端着托盘走到窗边的矮榻上,将托盘放在榻中间的小桌子上。
  “过来,吃东西”清冷的嗓音传进小流风的耳朵,小流风缓缓走向男人,自动的坐到了男人的对面,男人拿出一个小碗盛了一碗粥,推到了小流风的面前....
  “吃吧”
  小流风看着男人,轻轻的点头,吃了起来,毕竟是小孩子,又一个人无助不吃不喝的在房顶待了一天,着实有些饿了,很快便吃完了。
  “还要吗?”男人作势再盛一碗,小流风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要了。
  “你们村里的人都——死了”说着男人看了一眼面前镇定却又显得有些无助的小孩儿,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仍旧继续说道:“你与我有师徒之缘,若你愿意拜我为师,便收下此物吧。”
  说着,男人拿出了一个半月形玉佩,月牙般的玉佩下悬挂着一流淡紫色流苏,小流风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伸出小手接过那玉佩,仔细端详了起来,毕竟自己现在孤生一人,根本无处可去,别无选择.....
  过了一会儿,小流风拿着玉佩站了起来,步伐坚定的走到男人身旁一侧,重重的跪了下去:
  “徒儿顾流风拜见师傅!”小流风对着男人诚挚的磕了三个响头,以前村里的大牛哥哥要跟着铁匠伯伯学打铁,大牛哥哥就是这么做的.....师徒应该也是这样没错吧,小流风有样学样....
  “不错!”男人满意的点头,清冷的脸上有些笑意,“为师名恒奕,入我门下,当记:舍己为人,无畏无惧!”
  “是!师父!徒儿定当谨记!”
  迷迷糊糊的顾流风仿佛看见师父朝他走来,向他伸手,就像当年那样,要带自己离开这无助的世界,顾流风叫了声师父就伸手过去想拉着师父宽厚温暖的手,然而那只是一个虚影,自然是扑空了,踉跄了一下,彻底清醒的顾流风,自嘲的摇了摇头,还是靠着那枯树干,还是借力流霜剑,又开始缓缓的行走在这萧瑟破败之地.....
 
  ☆、事发(1)
 
  走了许久的顾流风突然发现远方有一个破烂不堪的石拱门,便有些欣喜的加快速度朝着拱门走去,走近才发现这门似乎只是一个形状在此,并未有扇门,就像是什么山门的入口般,石上还刻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和图案,一眼望进拱门内的景象,除了多了些破碎的石头、断裂的树干,倾塌的房屋,依旧没有任何人影,连个活着的草也没有——看来这里是一座荒城啊.....
  顾流风谨慎的朝着里面走去,这里依旧看的出来有生活过的痕迹,可是,越往里走,自身的法力似乎有些不受控制,波动异常,而这里面似乎也开始流窜着一丝丝的魔气,并且越来越明显.....由于顾流风元婴受到重创,因此魔气对自己元婴及法力的影响却不大,不然以现在这些魔气的侵染力度,自己早就爆体而亡了.....
  一直前行的顾流风发现前方竟然有一条河,河岸边的枯树旁有条小木船.....可奇怪的是,即便是在河边,这里的草仍旧是枯的,树也仍旧是秃的,走进一看,那河——也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河,因为那河里的流淌着黑色粘稠的液体.....更诡异的是,那些液体流向四面八方,一会儿倒流一会儿顺流,毫无规律可言.....当顾流风想看看来时路,却发现哪有什么路,全部变成了深渊,没有对岸的悬崖,深不见底.....
  眼下这种情况,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向前,感受着身后走过的路慢慢消失.....
  一个月后,兖山紫金派:
  “启禀掌门,二师兄回来了”正在调息的紫金派掌门玄风听到门外弟子来报,略显急促的起身朝着门外大步流星而去——自从一个月前与顾流风、程顼等四人失去联系,加之自己的师弟恒奕法力突然暴动,玄风隐约感觉到应该是出什么事了.....现在终于回来了.....
  “现在何处”
  “正在大殿”
  玄风闻言,直接闪身便去了紫金派大殿——紫金殿,一进大殿,就看见浑身都是伤痕剑口子、白衣破碎献血浸染的程顼正跪在大殿的正中央,而紫金派的三大主峰峰主已经就位,端坐于上首。
  “参见掌门”殿中众人见玄风到来,便起身行礼。
  “徒儿拜见师父”程顼悲怆的重重的将头磕了下去。
  “起来吧”玄风示意众人起身,转身到正中主位定坐,发现程顼依旧跪着并未起身,神色有些颓废与哀痛。
  “这一月你们身在何处,为何没有及时汇报情况!”看着不肯起身的程顼,玄风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又往程顼身后张望了一番,继续问道:“你大师兄和两个师弟为何不在?”
  “师父!”程顼终于抬起头,眼神悲伤,定定的看着主位上的玄风,沉默着,转而又拜了下去,“师父,是弟子无能,没能保护好两位师弟,致使他们.....灰飞烟灭!!!”
  “什么!?你说什么!我儿子怎么了!怎么会....怎么会!!!”三大峰主之一的紫竹峰峰主丁卯,满脸的不可置信,连连摇头,怎么可能,自己儿子丁庸胆小,绝不会惹是生非,怎么会.....当即便朝着程顼冲了过去,将程顼拽了起来,连声质问.....
  “丁....丁师叔....”丁卯现在手下又没有分寸,程顼猛地被拽起,又被强烈晃动,致使程顼有些呼吸困难,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丁峰主,你先放手,程顼还有伤”赶紧下来拦住丁卯的是紫木峰峰主于印,而紫水峰峰主洛芙便扶住有些摇摇欲坠的程顼,说道:“先让程顼把事情说清楚!”
  “究竟怎么回事!!!”玄风看着底下一片混乱,看来自己的预感没错,只希望事情....不要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师父.....我....这....”程顼似乎有些为难,有些悲痛,有些难以启齿
  “吞吞吐吐作甚,照实说来”玄风大手一派桌子,将众人都震慑住。
  “是....大师兄!!!”
  “???”玄风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什么是流风”
  “是大师兄....杀了丁师弟与贺师弟...”说着程顼地下了头又沉重的跪了下去,显得自己也很难以置信,悲痛欲绝....
  “什么!!!”玄风震惊不已,直接从主位上站了起来,瞪大了双眼看着程顼....当然,在场所有人都难以相信的沉默了,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论是掌门峰主,还是殿中的普通弟子,一时间鸦雀无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到底怎么回事!!!流风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他怎么会突然杀了他一直爱护的师弟们?!”总算平静下来的丁卯,又被这一重磅消息震的不知所以,只得厉声呵斥,先不说自己儿子平庸无为,胆小怕事,就流风来说,那也是修仙界的楷模,即使对待别派弟子都是温润如玉,事事亲和,更别说本派弟子了,平日里还会指点师弟们修习.....怎么会是流风杀了自己儿子!!!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信的!
  “因为师兄....早已入魔,是魔修!!!”程顼有些义愤填膺的说道。
  “什么!!!!”这比刚刚那个‘杀害同门师兄弟’的消息更加令人难以置信。
  “噗!!!”只见门口一个白色身形之人,面色苍白,口吐鲜血,唇边的血渍显得整个人异常悲凉哀伤....
  “师弟!!”玄风看着那人,赶紧赶紧过去扶住自家师弟恒奕,“你上次的波动尚未平复,怎来这里了,你赶紧回去调养,这儿的事我自会处置妥当的”
  “流风的事我必须亲自....”恒奕还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就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好好好,你不要激动,先坐下,先调息一下!”玄风看着恒奕这个样子,知道是劝不住了,干脆也就不拦着了....
  
 
  ☆、事发(2)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前,那时我们是要去平城的苍翼谷探寻历练的”程顼看了一眼坐首的玄风和恒奕,开始缓缓道来,“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大师兄说他知道这附近有一个鲜少人知道的战场,去那里历练想必收获颇丰,说不定还可以提升境界,能成功再进一阶。”
  恒奕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程顼,仿佛就是一个听故事的旁观者面无表情,可坐在恒奕旁边的玄风看到师弟的手已然紧握成拳,青筋凸起.....显然是心绪动荡....
  “大师兄并未说那个地方具体在哪里,是什么,但是想着师兄博学至知甚多,平日待师弟们又是极好的,必不会害我们,因此我与两位师弟便跟着大师兄走,并未多问什么....走了大概有半日的功夫,我们到了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周围都是枯草枯木,一点生气都没有,就在我们四处张望之际,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旋涡,从中涌现出许多黑气”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