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客栈(近代现代)——三十八只鸭纸

 《海边客栈》作者:三十八只鸭纸
 
文案
 
 
失业又失恋的姜然决定远离城市生活回到海边,吹海风,吃海货。稀里糊涂的开了民宿,稀里糊涂的有了对象。小日子的美好时代开启啦!
这厮,给我滚去洗澡!!!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然 ┃ 配角:季坤 ┃ 其它:姜老头,姜婆子
 
 
  ☆、第 1 章
 
  上午十点半,姜然抱着纸箱从公司出来,门口的保安投给他一个同情的笑。
  抬头望天,太阳正烈。
  他的房子距离公司有点距离,开车不堵的话至少也要十五分钟。
  他是宋醒的助理之一,负责跑腿事项,为了不迟到他每天六点起床保证在七点之前到公司或者宋醒家里,要带上早餐,宋醒要保持身材不能吃油条煎饼热量太高的食物,不加糖的豆浆,香甜软糯的米糕正好。
  准备好一天出门要带的必需品,要给他开车,做营养餐,减肥餐,买一堆一堆的奶茶咖啡讨好剧组人员,要承受他的火气,在他不耐烦的时候想办法给他顺气。
  晚上送他回家,给他熨烫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擦好鞋子。
  这样围着一个人转悠转了整整两年,除了新年他没有休息过一天,就算是胃疼的要死也要努力保持微笑。
  然后,在昨天,他被解雇了。
  他想见宋醒,可惜人家根本不见他。
  姜然坐在客厅对着纸箱子发了一天的呆,到了深夜才慢悠悠的走向卧室。
  六点。
  就算他关掉了闹钟生理时钟还是叫他在六点准时睁开了眼睛。
  然后又是对着床对面的墙发呆。
  没事做。
  他被解雇了。
  早饭去楼下早餐铺子买。
  大婶看到他快速的捡了米糕豆浆放袋子里,姜然却说“婶子,给我一根油条,一个肉包,一个麻球,豆浆换成牛奶谢谢。”
  大婶一愣“不要米糕啦?”
  “不要了。”
  大婶只能把豆浆米糕拿出来,利索的换上姜然要的,嘴里说着“也是,吃了快两年也该腻了。”
  腻的不是他。
  今天是他两年来第一次正经吃早饭。以前都是在车上匆匆对付一个馒头。
  其实他不爱吃没有馅的馒头,但是吃其他的嘴巴会有味道,影响他和宋醒说话。
  吃了早饭,姜然环顾这个家,接下来做什么?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两年时间,他把人和心都投在了宋醒身上,早出晚归,没空收拾自己,衣服被子都是用了好几年没换,这个房子只是他睡觉的一个空间罢了。
  姜然用一整天的时间把这个家前前后后洗了一遍,然后虚脱的躺在床上。
  时间空闲下来,心也空了下来。
  说不上沉重,也说不出轻松。
  他在家里呆了整整三天,宋醒没有一通电话。
  他没有朋友,没有对象,离开了工作,他的手机安静的像死了一样。
  #劲爆!宋醒深夜密会林语嫣,举止亲密恋情暴露!#
  电视娱乐八卦解说把神游天外的姜然拉回了现实。
  媒体娱记亮了不少照片出来,照片里一男一女搂抱在一起,女的时不时抬头像是在亲吻。
  她是不是林语嫣姜然不确定,但是那男的一定是宋醒。
  他在宋醒背后跟了整整两年,身形举动他再熟悉不过。
  姜然没等到宋醒给他打电话,他主动给宋醒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姜然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开口“我看了新闻……是真的吗?”
  电话那头迟疑了会儿,还是承认了“真的。”
  姜然拳头紧握,轻声说了个“好”挂掉了电话。
  他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这一字‘好’消耗了他有的力气,他甚至连祝福的话都说不出口。这两年来的点点滴滴在这个时候回想起来,像个笑话。
  “啪嗒。”
  滚烫的眼泪滴落在手背上。
  一直‘死亡’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个不停,不是宋醒,是赵婶。
  “哎呦,阿然啊你可算接电话了,你阿公腿折了,快回来吧!”
  姜然猛的站起身“婶儿,我阿公怎么了?”
  “折了,我也不晓得咋回事,你阿公住两天了,你阿婆每天城里村里的跑,别人照顾也不让,他们不让我跟你说,我哪能不说啊,两个老人谁放心的下啊!”
  “婶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回去。”来不及为他的爱情伤感了,姜然挂了电话提了行李袋匆匆下楼开车回家。
  宋醒时常各个城市国家的跑,姜然作为跟班,也得跟在屁股后面跑。次数多了,他干脆整了一小行李袋,东西一应俱全。随走随带,快得很。
  姜然老家不远,开车高速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再开半个小时就能到村里。
  姜然没回村,直接去了县医院。
  问了病房才走到一半正好碰见了阿婆。
  “阿婆。”
  姜婆子刚喂完老伴午饭,拿着水壶接了热水,一看到姜然吓了一跳“乖仔,你咋来了?”
  姜然快步上前拿过张翠花手上的热水壶“阿公怎么了?好好的腿怎么折了?几天了,还不和我说!”
  姜老头看见姜然也愣了下,拍拍身边“乖仔回来了,快坐过来阿公看看,怎么又瘦了?”
  姜然握住姜老头的手“我吃好喝好怎么会瘦。倒是阿公,咋了?”
  “没啥,走路没看路就摔了。屁大点事儿。”姜老头说得轻巧,为了表示他啥事没有还拿手拍了拍裹了石膏的左腿。
  姜婆子瞪了眼姜老头说“哪是走路的事儿,你阿公爱管闲事,看见石头碍路就想去搬开才摔了,当时我在家喂鸡呢哪儿知道,还是路过一小伙儿好心人,送他去医院呢!”
  姜然听了只皱眉“阿公,搬石头你找个年轻人不就好了。那人是不错,咱们也得谢谢他,他人呢?”
  说到这个人,姜老头惋惜的又拍大腿说“哎呀,你阿婆一来他就走啦!我拦都拦不住,给他钱也不要,是不是嫌少啊,我出门没啥事儿就带了两百块……”
  “人家能帮你哪是为了钱?”前一段时间老人碰瓷的新闻传的沸沸扬扬,谁敢没事扶老人。不怕碰瓷不怕讹诈,说明这人是真的好人。
  姜婆子削了个苹果给姜然“乖仔,你阿公没啥事儿,过两天就能回家了。你跑回来一趟不容易,没事早点回去,别让老板生气了。”
  姜然手一顿,随即故作轻松笑道“阿婆,我工作吹了。”
  姜婆子一愣还没说话,姜老头连忙拉住姜然的手“咋吹了,是不是你请假老板不开心啊?哎呀,我就说我这腿没啥事儿你回来干啥?不对啊,我没说啊,你咋知道我腿折了?”
  姜然说“这么大的事儿你没和我说本来就是你不对。再说了,我工作吹了好几天了,跟你的腿没关系。”
  姜婆子皱着眉头问“没关系怎么就吹了。”
  有些话说了反而让他两老担心,姜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老板找了个更好的助理,就不要我了。”
  “嘿!他说不要就不要,他以为他是谁!”
  “他是老板。”姜婆子翻了个白眼。
  姜老头不说话了。
  姜婆子看姜然精神不太好,以为他在难过呢,拍拍姜然的手“乖仔,工作吹了就吹了。这两年你忙的晕头转向也该停下来休息休息,阿婆给你炖鸡吃。”
  “对,炖鸡好好补补。你看你瘦成啥样了。”
  所有老人看孩子都是瘦的。
  姜然无奈,他是真没瘦。当然比起刚毕业的时候是瘦了那么十几斤,但是最近都没瘦啊!
  姜然等着姜老头吃了药睡了,才拉着姜婆子回家。
  这两天一直是姜婆子忙里往外她也累的不轻,姜然打算送她回家,然后再去陪姜老头。刚进门就被院子的场景吓了一跳。
  房子是姜然大二的时候刚刚翻新过,四层楼小洋房,旁边还搭了个小厨房,姜婆子怀旧,总的还是以早的锅台,用风箱起火的那种。
  前院没啥变化,四边种着花草,墙角堆着几张折叠的桌子,是姜婆子和几个牌友用来打麻将的。
  倒是后院。
  姜然还记得去年新年回来的时候,后院一畦一畦的种着瓜果菜苗,现在,菜地已经被羽毛爪子动物占领了。
  “咕咕咕……”
  “嘎嘎嘎嘎……”
  “现在菜不值钱,还是养鸡好,在城里鸡蛋都算荤菜呢,一斤能卖三块钱,鸡肉更贵,二十一斤呢!”张翠花念叨着“上半年,我和你阿公光是蛋就卖了几千嘞!”
  “阿婆,咱又不缺钱。你养两只得了,养这么多多累!”
  “养一只也是养,十只也是养,有啥累的!”姜婆子哼了一声“你们这代人就是娇气,几只鸡算啥,你阿婆年轻的时候扛五十斤的红薯还能山上山下的跑。”
  可这不是十只鸡的问题,也不是一袋红薯的问题,这是至少五十只鸡的问题啊!
  养鸡厂吧这是。
  “哎呀,我不和你说了,你大老远开车累坏了,赶紧去眯一会儿。我把鸡蛋捡了。”
  姜然赶紧拉住姜婆子“阿婆,我不累,你去睡一会儿,我来捡蛋。”
  姜婆子也没倔着不听话,打了个哈欠回屋睡觉了。以往她是不好(四声)午觉的,中午的时间都让她搓麻将打发了,自打姜老头腿折了忙里忙外麻将是没打,更累了。
  姜然看着姜婆子回屋后,看着满院子的爪子动物,叹了口气,找了篮筐先把鸡舍的鸡蛋捡了,又把鸡赶回鸡舍里,再来把院子打扫一遍。
  养鸡如果不注意卫生那味道简直不能闻,姜婆子不是邋遢的人,但是这几天忙里忙外两头跑,能管得住鸡不饿死就算好了,哪儿管得了卫生。
  等姜然做完院子卫生,两腿的包已经够炒一盘菜了。
  鸡舍就是这样,容易有蚊子,就算是秋天了,蚊子也不是没有。
  姜然的血香打小最招蚊子了,别人一个包他就有三个包,他生来就长得白,每次一个包一个包的显眼的很。
 
  ☆、第 2 章
 
  
  “阿然啊,你回来啦?”
  赵婶站在围墙边上和姜然打招呼。
  姜然笑着点头“婶儿,谢谢你和我说,要不然他们两老还打算瞒着我呢!”
  赵婶摆摆手“那不是你工作忙吗?他两老人怕麻烦你。”
  “家人不就是拿来麻烦的。”姜然把刚收的鸡蛋又从厨房里拿了些蛋凑上一个筐递给赵婶“今天刚收的鸡蛋,婶儿拿回去吃。”
  “这么多,还是留着你阿婆卖,能赚不少钱嘞!”再说了,这些鸡啊蛋啊,张翠花可心疼了,哪舍得这么多送人。
  姜然直接把篮筐塞给她“婶儿,我不会说客套话,心里是感激你,要没有你我还蒙在鼓里呢!”
  赵婶没再推辞,收了鸡蛋“得了,你回来好好照顾你阿公,多炖点骨头,吃啥补啥嘛!我走了。”
  人走了,姜然回了厨房,厨房没啥食材,姜然只能又拿着钱包去县里。他们村离县近的很,再说了,村里各家各户多多少少都会种点自给自足。所以很少有人会在村里卖菜,种多的大多直接拉到县上去。
  姜然是开着门口阿公以前的旧自行车,买了一堆的菜和肉回家路上碰上不少的叔婆婶娘,看到他都很惊讶,毕竟这两年他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回来。
  唠嗑的话可以等着以后说,现在他还要忙着回去做饭呢!
  作为病人不管啥病,最重要的就是吃的清淡。
  姜然熬了稀粥,下午的肉都不算新鲜,他跑了两个猪肉摊才勉强挑了个不错的五花,剁碎了再拌上玉米粒,胡萝卜和葱花,饺子皮买现成的。
  姜然手巧的很,手指翻飞没一会儿蒸盘上就麦穗形状的玉米饺子摆的满满当当。
  等姜然把饺子蒸好了,姜婆子也醒了。
  “我闻着味儿就知道你肯定包饺子了。”
  姜然笑笑,他阿公爱吃饺子,难得回来当然要吃上一回他包的。
  再炒一个小炒肉,拌个青菜。
  姜然把饭菜装在饭盒里“阿婆,你在家休息吧!我去医院陪阿公。”
  “那怎么行,他晚上闹腾,都要上厕所的。”
  “我来。”
  “你刚辞职,还是在家休息的好。”
  “阿婆,我都辞职了还怕以后没的时间休息?”
  姜婆子拗不过姜然,只能随着姜然带着饭盒去医院了。
  到医院的时候姜老头已经醒了,正在和旁边床的老头聊天,看到姜然“乖仔,给阿公倒杯水,我够不到。”
  “好。”
  到了巡房时间,一群医生乌泱泱的来了,对着姜老头的腿说了好一阵,几个年轻白大褂的抱着笔记本埋头苦写,应该是实习生。
  一个房间三张床,都有一遍后一群人又乌泱泱的走了。
  姜然这才把小床桌架起来,把饭菜拿出来。
  是饺子。
  姜老头眼睛一亮,等姜然把东西都拿出来袋子空空后又皱眉“蒜呢?”
  “没有。”
  “酱呢?”
  “没有。”
  “那泡菜呢!”
  姜然叹了口气“阿公,医生刚才说了,你要休养吃清淡的,大蒜是发物,酱油泡菜都不利伤口愈合,不能吃。”
  姜老头不乐意了“饺子没蒜没酱咋吃?我不吃了。”
  姜然也不生气,对隔壁床的老头说“阿爷,你吃饺子不?我自家包的,玉米猪肉馅的。”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