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界(近代现代)——花误呀

   《过界》作者:花误呀
  文案:
  “你是我的非分之想,也是我心头不灭的欲火。”
  郁辞从没有想到,不过短短一天,乔鹤行就从他无望的暗恋对象,变成他养父即将订婚的人。
  他以为自己这份暗恋只能埋在心底。
  可没想到的是,乔鹤行看着他的眼神似乎也有点不对。
  乔鹤行那双幽深的黑色眼睛,睫毛像振翅欲飞的蝴蝶,一直煽动到他心里。
  是暗潮涌动。
  不动声色的勾引。
  ★ 双向暗恋,不虐,乔鹤行是攻,郁辞是受
  ★ 攻和受爹是假订婚,完全没有关系。养父有自己的cp。不会有太纠结狗血的剧情。
  ★ 本文是单元剧,一个单元一对cp, 每对cp 彼此关联互相串场,看清楚再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卷 :乔鹤行x郁辞(双向暗恋) 
   第二卷 :方汝清x许呈(又名失忆后男朋友说他是直男该怎么办)
   第三卷 :商鸣x郁沉言(忠犬和家主,下克上) 
 
  标签:都市 年上 双向暗恋 HE
  ==========
 
 
第1章 见面
  郁辞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却没有心思去看屏幕。
  他一直偷偷摸摸地在看乔鹤行的侧脸,看他轮廓深邃的眼睛,略薄的嘴唇,眼睛一眨,那长长的睫毛就像蝴蝶一样扇动。
  一直扇到郁辞心里。
  他觉得自己心脏都要爆炸了,像一颗饱满的气球,已经鼓到了临界点,只需一枚小小的针尖,就能把他戳破。
  这是他喜欢的人,和他一起坐在漆黑一片的电影院,偏偏又是情侣座位,总会让人生出许多幻想。他的手和乔鹤行的手挨在一起,乔鹤行的手很瘦,骨节分明,手腕上松松垮垮挂着几圈黑色手绳,他只要稍微动一动,就能触碰到乔鹤行的指尖。
  郁辞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他知道自己这样很没出息,许呈就骂过他好几次,说他看见乔鹤行就怂,白瞎了一张漂亮的脸。
  可他就是这么喜欢乔鹤行啊,没办法的事情。
  郁辞把视线收回来,腿像小学生一样安分地并拢。
  他忍不住往自己的右边看了一眼,旁边的情侣座上坐的是一对真正的情侣,两个人并不多么腻歪,可是整个看电影的过程一直十指相扣,偶尔凑到对方的耳朵边耳语几句,谁都能看得出亲密无间。
  郁辞心里那颗饱胀的气球不由有些泄气。
  他和乔鹤行虽然也坐在情侣座位上,却只是一场阴差阳错的意外。在他们前面一整排,坐着的都是他们的同校同学。
  他和乔鹤行都是学生会的,乔鹤行虽然是副主席,但是更像挂名而已,一般都不会出现。今天却不知道怎么的,也来参加会议了。
  会议结束后,莫名其妙大家就商议一起来看电影,乔鹤行居然也欣然同意了。十几个年轻人一起杀到电影院,人太多了,一排塞不下,得有两个人去坐最后的情侣座。
  郁辞就这么被安排在了乔鹤行旁边。
  两个人的肩膀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郁辞甚至担心自己的心跳声太大,会被乔鹤行听到。
  郁辞不敢把视线一直黏在乔鹤行身上。
  可是他正准备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乔鹤行也在看他。
  并不是多么意味深长的一眼,只是平淡地从比他略高的地方注视着他。
  乔鹤行的眼睛很黑,也很亮,郁辞一直觉得他的眼睛像黑宝石,低调却光华流转。
  郁辞浑身都僵住了,动也不敢动,心里疯狂地想他是不是偷看得太厉害被乔鹤行发现了。
  好在乔鹤行只看了他几秒,又把头转回去了。
  郁辞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再也不敢乱看了,老老实实看完了全场电影。
  他没注意到的是,整个后半场,乔鹤行的心思反而不在电影上了,一只手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等电影散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同来的同学嚷嚷着要聚餐。
  但郁辞和乔鹤行都有事,没再参加,一前一后离开了。
  郁辞有点恋恋不舍地看着乔鹤行的背影消失在街角,这才钻上来接他的车里。
  郁辞坐在车后座上,看着外边的风景不断变换,心思才从乔鹤行身上收回来一点。
  他看了一眼不苟言笑的司机,终于意识到两个小时后,他还要在郁家大宅里,跟他父亲,和父亲的订婚对象见面。
  他父亲,郁沉言,在单身多年后,终于准备娶妻了。
  可他抛开了那些名门闺秀不选,反而选择了一个男人结婚。
  外界议论纷纷,连郁辞都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这个男人很年轻,长得也漂亮,因为家中有变故,被兄长剥夺继承权后扫地出门,这才沦落到嫁给别人当妻的地步。
  但这些风言风语都和郁辞没什么关系。
  他虽然是郁沉言膝下唯一的儿子,却是被收养的。郁沉言对他挺好的,虽然不怎么管他,但也尽到了父亲的责任,没让郁辞受什么委屈。
  但是郁辞还不至于越了分寸,以为自己可以干涉郁沉言的婚事。
  今晚这个见面,对他来说就真的只是见一面。
  但他打心底里希望他的这位小妈最好和善点,这样他未来的日子也不至于难过。
  -
  郁辞回到家的时候,他爸还没有回来,那位新任的小妈自然也不可能登门。
  他就先回了自己房间,管家还体贴地给他送了点心,怕他从外面回来肚子会饿。
  郁辞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和许呈聊天。
  许呈是他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和他这种被收养的不一样,许呈是正儿八经的许家二少爷,家里宠的不行,偏偏许呈对别人都懒得多瞧,却愿意跟郁辞混在一起。
  许呈一边打游戏一边听郁辞叽叽咕咕,他听见郁辞八百字彩虹屁吹乔鹤行,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行不行啊,郁小辞?乔鹤行他不就是个普通男大学生吗,上啊,勾引他啊,你长那么好看脱光了谁把持得住啊?”
  “我不行,”郁辞认怂得很干脆,“我看见他就腿软。”
  “没救了你,”许呈一拳打爆了对面的敌人,“但我真是搞不懂你喜欢他什么,就冲他长得好看?”
  郁辞没说话。
  他对乔鹤行其实算得上一见钟情,当初他因为一些原因在学生公寓住了一段时间,恰好乔鹤行那阵子也不得不住哪里,他们俩一个大一一个大三,却机缘巧合下当了邻居。
  等郁辞发现的时候,他已经陷在乔鹤行那双眼睛里出不来了。
  那双没什么温度,却好看得他心脏都在抖的眼睛。
  “不说这个了,”许呈没听见他回答也不在意,放下了游戏手柄,问道,“你不是今天和你那个小妈见面吗,见到没,好看吗?”
  “还没,”郁辞倒在床上,“听说很好看。”
  许呈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你回头拍张照给我看看,我这么说你别生气,我特好奇,就你爸这副性冷淡的样子,得是什么样的天仙他才会娶啊?”
  郁辞笑骂了一声。
  但他心里觉得许呈说的也没错。
  他爸郁沉言是出了名的对美色不感冒,明明有一张俊秀出色的脸,却洁身自好得近乎苦行僧,这么多年连个花边绯闻都罕见。
  所以他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进了郁家的门,当上郁家的另一个主人。
  郁辞和许呈又聊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房间里很安静,窗户外是团团的绿色树影,让人看着就心情放松。
  郁辞又不由自主想起了刚刚在电影院里,乔鹤行坐在他旁边,他看着乔鹤行薄薄的嘴唇,心想亲上去一定很软。
  他不由自主摸了下自己的嘴唇,不知想到什么,偷偷地笑起来。
  他觉得自己今天很幸运,不仅和乔鹤行见了面,还坐在情侣座位上看了场电影,简直是老天厚爱了。
  一直到管家喊他下去,说他爸和他爸的订婚对象已经回来了,他都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
  郁辞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才走到客厅里去见人的。
  他知道他爸要订婚的是个很年轻的男人,还是个学生,所以心里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不能露出惊讶的表情。
  可他走进房间里,看见他父亲身边站着的是谁的那一刻,他觉得他全身的血液都冻住了。
  那个站在他父亲身边的男人,确实漂亮得过分,站起来比他父亲还要高上一两分,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是他下午才见过的那件,清冷如霜的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在灯光下轻轻扫了他一眼。
  这个男人的睫毛,还像小扇子一样。
  可郁辞的心却空了一块,像被一把刀直直地捅进去,狠狠地转了一圈,才拔出来。
  这个站在他父亲身边的人,下午还和他坐在一张情侣座位上看电影。
  郁辞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可他的嘴型,分明喊出了那个名字。
  乔鹤行。
  在他父亲身边的人,是乔鹤行。
  郁辞几乎要站不住了,他茫然地不知道该把视线落在谁身上,但他心里又还抱着一丝侥幸,也许乔鹤行只是跟着别人来的。
  可他很快听见郁沉言干脆利落地跟他介绍。
  “这是我的订婚对象,乔鹤行,跟你一个大学的,你俩认识一下。”
  这句话压垮了郁辞心里的最后一点侥幸。
  他想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可他又忍不住地,直直地看着乔鹤行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
  郁辞把自己的手心掐出了血。
  他的心上人,成了他父亲即将迎娶的妻子。
 
 
第2章 入住
  2
  大概是郁辞沉默了太久,郁沉言发现了儿子的不对劲,眉头微皱,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郁辞说不出话来。
  他怕自己一出口就泄露出此刻天崩地裂的心情,只能睁着一双眼睛茫然地在乔鹤行和郁沉言身上打转。
  这客厅里的灯光太亮了,照得乔鹤行的身上的每一寸都清清楚楚,落进郁辞的眼睛里,逼他看清。
  片刻前,他还在电话里欢欣鼓舞地跟许呈讨论乔鹤行。
  如今乔鹤行活生生地站在他眼前,身上穿的还是下午和他坐在一起时的衣服。
  可他们的身份,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荒诞得像出闹剧。
  郁辞的嘴唇抖了抖,他看着郁沉言若有所思的眼神,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乔鹤行倒帮他解围了。
  乔鹤行的视线扫过郁辞苍白的脸,灯光底下郁辞看着确实像身体不舒服。
  乔鹤行说道,“郁辞应该是太惊讶了。我们本来就认识,虽然不同系,但都是学生会的,之前也一直有来往。”
  他又补充了一句,“下午我们还见过面。”
  郁沉言闻言把视线转回了乔鹤行身上,他对着乔鹤行明显没有对着郁辞和颜悦色,甚至带着点冰冷的味道,“这件事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但乔鹤行却没说话,只是轻轻勾了下嘴角。
  “好了,先来吃饭吧。”郁沉言看着自己儿子低着头,倒也理解他脸色为何如此难看,任谁发现父亲的订婚对象居然是自己的同学,都会一时难以接受。
  但他本就和郁辞沟通实在不算多,一时也不知怎么安抚,只能说道,“既然你和乔鹤行本来就认识,以后也好好相处。”
  郁辞只能胡乱点了点头,他松开了自己紧握的手,可是掌心里已经有一道深红色的月牙。
  -
  郁家今天的晚饭并没有比往常更为丰盛,却体贴地照顾到了每个人的口味。
  郁辞看见桌上多了好几道湘菜,是乔鹤行喜欢的菜式。
  郁沉言坐在主位上,乔鹤行和郁辞各坐在他左右手边。
  这顿饭吃得并不热闹,只有乔鹤行和郁沉言偶尔交谈几句,却也没多亲密,反而更像在谈公事。
  郁辞全程低头吃饭,耳朵边偶尔听见一两句“乔家”“兄长,父亲。”
  他看上去吃得专心,实际上几乎没吃得下去什么,胃里像是沉了一块冰,在往外冒着寒气。
  但好在他平时在家话就不算多,今天又是跟父亲的订婚对象见面,有些尴尬。也没有人觉得他不说话很奇怪。
  一直到听见郁沉言说,“阿辞,最近乔鹤行会住在郁家。”
  郁辞才猛地抬起头。
  他手中的筷子因为动作太猛,与白瓷的小碗发出碰撞,叮的一声脆响。
  桌上另外两人都停下来看着他。
  “怎么了?”郁沉言奇怪地看着他。
  郁辞结结巴巴地,问出了一句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话,“他住哪儿?”
  但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这是傻话。
  乔鹤行和郁沉言马上就要订婚了,乔鹤行既然能搬进郁家,除了他父亲的卧室,还会住哪儿?
  总不会住到他郁辞房间来。
  郁辞胃里又是一阵翻滚,他今天受的打击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亲耳听见自己的父亲说,“乔鹤行跟我住。”
  他甚至想从这张桌子上逃开。
  可他躲不开,他眼睁睁地看着郁沉言的嘴唇动了。
  “乔鹤行住二楼的客房,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跟你在一层,”郁沉言说道,“你们两个既然认识,应该不至于难以相处吧?”
  二楼,还是客房?
  郁辞愣住了。
  谁会让自己的未婚夫住在客房?
  但是郁沉言还在看着他,等他回答。
  “我知道了。”郁辞说道。
  此后整顿饭的时间里,他都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可他又忍不住从眼角偷偷观察郁沉言和乔鹤行,郁沉言和乔鹤行的用餐礼仪都很好,甚至称得上赏心悦目。
  但他们即使偶尔交谈,眉宇间却始终透露着一股客气和生疏。郁辞甚至隐隐觉得,他爸有点不待见乔鹤行。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