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帝国都跪求我复生(玄幻灵异)——惭时

   《全帝国都跪求我复生》作者:惭时
  文案:
  席清音被人诬陷全华国最让人鄙夷的罪名——艺术造假。
  一夜之间,他作的所有画作都被人低价抛售,贱卖都没有人愿意要。所有人提起他,都是一脸鄙夷:哦,你说那个找枪手操着高岭之花人设的席清音啊,他还蹦哒着呢?人设不是早就崩了吗?
  一气之下,席清音选择死遁,做回猫精的身份,做一只佛系的美猫。
  可他想佛系,有人却不允许。
  一月之后,华科院发布了一条消息:已逝画家席清音的画具有提高精神力的作用,帝国将高价回收其作品,有意者面谈。
  于是……全帝国都炸了。席清音的画作又重新变成了抢手货,遭受所有人的哄抢,价格比之前高出百倍不止,已经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
  有土豪不相信一幅画还能提升精神力,遂买了一副随笔画作。
  一月以后。
  土豪:操操操!老子卡了十几年的瓶颈居然松动了,再给我来十幅!
  店家愁眉苦脸:市面上已经没有卖的了。画者已经过世,他的画用一副少一副,您能买到一幅,赶紧偷着乐吧。
  全人类震惊外加懊悔不已:他们脑子是卡了屎吗?当初为什么会质疑席清音?能提升精神力的画作,怎么可能是学术造假!
  ……
  某恶意哄抬市价的太子殿下对着碑石深情道:“清音,我已经帮你平反。虽然你不认识我,不过没关系,就让我一个人在背后默默注视着你。还有,放心,就算是耗尽一辈子,我也一定会到想办法复活你的!”
  太子殿下刚捡回来的某猫:“⊙_⊙?”
  1.装逼成瘾谪仙受×艹温润人设内里带点小沙雕的忠犬太子攻
  2.喜欢的话求个作收!靠老板们云养时!
  内容标签: 星际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清音,容云景 ┃ 配角:作者围脖,时时真的在码字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席清音是整个星际最有名的天才御画师,一次诬陷让他身败名裂,意外变回了自己的真身:一只布偶猫。凭借猫的身躯,他勇擒反派,平反成功,再度站回了属于他的巅峰。之后的日子更是受尽所有人崇拜,还意外收获了全帝国心尖上的白月光——太子殿下。
  本文是一本升级流基建小说,写主人公席清音换上另一个视角看世界,寻求自己被诬陷真相的故事。一路有欢笑有谜团,有笑有泪,且看夫夫联手,升级打怪。
 
 
第1章 识你其一
  一出房间门,席清音就听见电视机里传来言辞尖利的路人访谈。
  “席清音?他的天才人设不是崩了么,找枪手代笔还叫什么御画师。”
  “恶心死了,学术造假的人不配叫御画师!”
  “还有一个小时他的记者招待会就要开始。现在网络上全是他与枪手交易画作的视频,铁证如山,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如何辩解。”
  三段采访听完,席清音本就昏昏沉沉的脑袋疼的更厉害了。他虚扶了一把门沿,门把手撞击墙壁,发出‘咚’的一声响。
  管家慌忙的调台,背过身子抹了抹眼泪,转身又是一张满是皱纹的笑脸,强笑说:“小主人,您不是正在屋子里头作画么?”
  席清音沉默一瞬,轻叹道:“伯伯,你其实无须在意他人诋毁。”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年迈的管家立即红了眼眶。
  这些日子他实在想不明白,小主人天天在他的眼皮底子下作画,御画精准独到、幅幅上乘,是世间少有的天纵奇才。怎地到了别人口中,就成了‘学术造假’的腌臜玩意儿?
  “您的头疼又犯啦?我、我去给您拿阵痛药!”害怕哭泣会影响到席清音作画,管家赶紧低头起身,几步迈出客厅。
  席清音想要唤住管家,奈何头痛欲裂,他只得堪堪扶住门框,如此方能不瘫软在地。
  来不及了,脑内的传承珠快要抑制不住,他必须尽快完成一个小时后的表演,完成自己的‘死亡’演出。
  是的,死亡。
  此时此刻,千千万万正等待着记者招待会的华国子民可能死也想不到,万众瞩目的天才御画师竟然会无聊到精心策划自己的死亡。
  事实上席清音并不是无聊。
  五年前,广袤的识海中忽然多出一枚来历不明的黑珠子。期间他多次凝聚精神力,试图除掉那珠子,可惜对方稳如磐石,不但没有被除掉反倒愈发凝实。见黑珠子并不妨碍自己作画,慢慢的,席清音也就听之任之。
  直到前几天,黑珠子似乎攒足能量,一鼓作气的将他吸纳入珠内空间。见到里头种种古老的传承壁画,席清音这才知道自己并非人类,而是已经灭绝的灵猫种族中最后一脉。
  还有不足一日,他就会强制变回原型,正式开始接受传承,直到传承完毕,他才会重新恢复人形。
  灵猫一族因御画而灭绝,他就是最后的希望,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世人得知此事。合计最近的一些流言蜚语,席清音很快决定,死遁走人,必须死遁。
  待风头过了,他的传承应该也差不多接受完毕,届时再回来也不迟。
  头疼略略转好,席清音终于找回五感,首要冲入感官的自然是电视机里头的声音。
  调台之后的画面是最近与他并列两大热点的另外一人,也就是帝国太子殿下——容云景。
  新册封的太子是出了名的帝国月光,为人温柔谦逊,待人接物从不因贫瘠低贱而低看,是典型的陌上君子,温润如玉。
  除去德行,就连长相也是让人心动不已。皇室的人皆生的一副好相貌,这位太子殿下更是皇室里生的最为出众的那一个,那双盛满温柔的眸子多看一眼都会止不住的脸热心跳。
  “对于最近臭名昭著的席清音找枪手事件,请问您有什么看法呢?”直播画面里传来女记者甜美的声音。
  席清音一愣,想不到他的这件事竟然会发酵到皇室面前。
  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学术造假这种事情,某种意义上代表皇室发言的太子理应会直言抨击吧?
  左右不过又是要骂他,席清音顿觉没有意思。他站起身,刚准备回画室,电视机里忽然传来一道微微发凉的声线。
  “你们是哪家的记者?”
  席清音脚步一顿,缓缓回头。
  男子脸上挂着的温润笑意全然不见,余下的是隐忍在眸中的淡淡怒意。
  女记者似乎被这句话给问懵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容云景虽不虞,但还是很好的保持住了涵养。他薄唇微启,语气依旧温和,但那掩盖在温和下的锋芒实在不可小觑。
  “御画师是华国最尊贵的职业,他们的画作拿到战场上是用来保命的。席画师更是于上月中旬荣获A级别御画师资格证,你直呼其名,并且以侮辱性词汇形容对方,视为大不敬。依照华国法规可判二十年监禁。”
  女记者大汗淋漓:“我没有……”
  容云景打断她的话,又道:“皇室发布会是一个举国上下最严谨的场所。将‘枪手’这种并未证实的假消息传入,视为失职,严重可看做对皇室亵渎。依照法规,最高死刑。”
  听见‘死刑’二字,女记者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吓得几乎腿软。在同伴的提醒下方才猛的反应过来,连忙鞠躬道歉。
  “你应该道歉的不是我。”容云景眼中的冰寒终于褪去,笑意温和说:“应当是此时不在场的席画师。”
  女记者幡然醒悟,奔至镜头前鞠躬大喊:“席画师,对不起我错了!”
  屏幕外的席清音:“……?”
  就在席清音怀疑自己是不是过去认识这位太子殿下时,去拿药的管家终于归来,一手捧着水杯,另一只手上是止痛药。
  头疼的原因是传承珠,一日压制一日疼,止痛药的作用根本微乎其微。
  席清音冲管家摆了摆手,转身朝着画室径直走去。走到画室门口时,他忽然顿了一下,语气平淡说:“伯伯,劳驾替我取工坊里最底下的那套画笔去发布会,待会用到。”
  话音刚落,门‘啪’的一声合上,外头只剩下满脸震惊的年迈管家。
  按照正确的流程,席清音只要在发布会上现场作图一张,自然能自证清白。可是放在最底下的那套画笔工具……那不是‘废画’的作图工具么,‘废画’又怎可能自证清白?!
  **
  发布会选址就在席清音别墅外的山崖边,那里风景优美,场地大而广阔,将将好能容纳下受邀参加发布会的近百家媒体。
  这可是近十年来都少有的大新闻,不少媒体早早的就来到了场地,就是为了能占到一个最佳的拍摄场地。
  黑土豆台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本以为提前半天小时来已经十分周全,谁知道来之后一看,竟然已经没有好位置了。问了一圈方才得知,别台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有许多人昨夜就蹲守在此处了。
  无法,他们最后只能将摄影机架在外圈,也就是靠近山崖的位置。
  这个地方很不好,拍席清音只能拍到一点点,还有一半是悬空的山崖。观众想看的自然是席清音作画的样子,他们看空荡荡的山崖做什么?可以想象,这份素材若是交到台里,还不知道要怎样被上头狠狠臭骂呢。
  越想越愤懑不平,小陈拉了拉正在架三脚架的导师,好奇问:“叔,这个席清音当真有这么火,搞这么大阵仗至于么。而且他的画都是枪手画的,我就奇了怪,网上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他呀?”
  难道不是应该立即脱粉回踩吗?
  导师早几年跟拍过席清音,听见小陈的话他也只是摇头笑了笑,说:“待会见到真人你就明白了。”
  小陈满脸不在意,见到真人又如何,作假就是作假,这一点无可辩驳。正欲再说,远处忽然人头攒动,应当是正主来了。
  小陈立即停下心思,伸头看去。
  只是一眼,他立即惊的忘记言语。
  来人身着华国古典白袍,风一吹,衣摆飘飘,看上去就像神仙下凡似的,浑身仙气。肩颈两边是几缕碎发,脑后的一头青丝则是松松挽起,只用一根玉簪用作固定。
  单看身形,已是极为惊艳,再细看面容更乃一绝。有些人生来就是用作一眼万年的,说的就是席清音这种长相。
  清冷冰寒,宛如净水莲花般孤高,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我好像明白了。”小陈苦笑出声,“只是不知这种神仙人物,到底为什么会落难至此了。”
  相似对话时有发生,在场的几百号人不约而同的被席清音的身姿震撼了一瞬。
  虽说网络上也流传有席清音的视频与照片,但长相再好顶多也是多看两眼,转头就忘记了,面见真人的时候不一样,那个时候会有气质加持,看一眼便足以铭记于心。
  直到席清音走到作画台边,媒体记者们方才猛然回神。一时之间,闪光灯与快门声连绵不绝,刺到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席清音习以为常,单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画笔箱,另一手取过小盒子中的宣纸,平铺于案几之上。
  这第一个动作就很不寻常,媒体们面面相觑,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
  “平铺作画,这是什么奇怪的画法?”
  “油画、素描,这两大画种正规御画师可都是要将画布支起来的,席清音该不会废到连基本画法都不晓得吧?”
  “哎,何必还非得来个自证,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席清音不是没有听见四周溢过来的质疑,他手下的动作没有停顿,神情更是十分淡定,未曾有一丝动摇。
  几千年来文明断层,世人只知观素描可以补充战斗后消耗的精神力,观油画可以修复战斗中损伤的精神力,其余画种均中看不中用,合称‘废画’。
  甚至前二十几年里,就连席清音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不久前进入传承珠,这时的他方才知晓,古文明中除了素描和油画,还有一种画种久盛不衰,古人类称它为‘国画’,也就是现今‘废画’的一种。
  想到这里,席清音抬眼看了看面前一片空白的宣纸,心尖忽然涌现一丝动容。
  如果国画的功效当真像传承中所形容的那样……全人类为之疯魔也不过如此!
 
 
第2章 识你其二
  念及于此,席清音的心久久不能平复,万众瞩目之下,他打开了画笔盒。
  笔盒里摆放着三只毛笔,分别是狼毫、羊毫,以及兼毫。狼毫笔毛硬,弹性强,适用于勾线。因席清音最先拿起的便是狼毫。
  在此之前,他曾于传承珠内观摩过一副工笔花鸟国画。那副画淡笔醒线,笔触生动活泼,曾经带给他很大的触动。同时,那也是席清音第一次发觉,比形似更让人惊艳的,是神似。
  有了灵感,狼毫触及宣纸,顿时下笔如有神。
  寥寥几笔勾勒出人物的大概雏形,席清音不多下笔,转而放下狼毫,执起羊毫用作清水笔,以及兼毫用作染色笔。
  方才还一片喧闹的山崖此时全然寂静,众人不知不觉中早已放下手中的单反,正近乎痴迷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一人,一案,以及一张逐渐墨染成型的画卷。简简单单的构成正如席清音那副画带给人的感受,纯净中带着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美。
  已经没有人再记得席清音此时执笔作画的是张废画。
  就算恍然间记起,众人也下意识闭紧嘴巴,不忍心打破眼前清雅卓绝的景象。废画又如何?就当今天纯粹是来沾沾仙气的呗。
  直到席清音放下画笔,记者们宛如大梦初醒,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职责。
  闪光灯再次亮起,快门声‘咔擦咔擦’不断,所有人都想做第一个目睹画作真容的人。
  席清音拿起案几上的折扇,展开折扇轻扇了几下。待笔墨干了,他将磁石附于宣纸四角,又将画板整个竖起,以此可供众人观摩。
  抛却四周留白,宣纸上画的是一个人的背影,此人墨发齐腰,身材消瘦高挑,一袭素衣裹身诉尽道骨仙风。
  只看这一个背影,众人忍不住对此人正面产生无数遐想与猜测,到底是一个有着怎样过往的人物,才能有如此触动人心的背影呢?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