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成为反派头号目标(悬疑推理)——正萌君

   书名:被迫成为反派头号目标
  作者:正萌君
  文案:梁执平时酷爱看悬疑小说,结果沉迷小说太深,看到半夜猝死。
  死后,他在一个奇怪的系统安排下,穿越到了曾经他看过的所有悬疑小说融合的世界里。
  在里面他不是凶狠残忍的凶手,也不是正义凌然的警察,而是——凶手们第一次的行凶目标。
  梁执:......过分了啊。
  系统:自己想想剧情,活下去吧。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系统 悬疑推理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执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看完就忘】
  梁执赶到现场时候四周拉起了警戒线,部分警员站在警戒线外,用挺直身躯和锐利眼神挡住高举手机身子还往前倾的围观群众。
  此外还有数名记者试图从警员口中获取情报。
  “请问这次案件是否和上次的凶杀案为同一凶手所做?”其中一名男记者在看到警戒线里的男人时呐喊道,“沈警官!!!”
  那名被换做沈警官的男人听见声音转头,瞬间被相机几十道白光闪得眼睛疼,他伸手挡住光,转身暗暗翻了个白眼说:“无可奉告!”
  拍照的记者们也没有因为他冷漠态度而泄气,反而脸上露出完成任务的满足微笑。
  这一幕梁执是第一次见,心里暗暗惊奇,但是他很快知道为什么。
  因为沈光明长得帅。
  沈光明短发凌乱,但是在俊逸的五官下多了几分潇洒不羁,白T恤外随意套着黑色短袖长款开衫,下边是黑裤,一双大长腿走起来气场十足,加上那职业自带正义光环,每次需要上电视,警局总是让他出面。
  梁执挤进人群中间喊了一声:“光明!”
  他这一声喊得不大声,但是沈光明愣是停下脚步转身看过来,确认是梁执后,只见他跟身边的一名警员说了什么,随后那名警员就走过来,在记者们羡慕的目光中把梁执带进去。
  梁执走过去,还没等他说话,沈光明扫了一眼他脖子挂着的相机,拍了拍他肩膀说:“怎么是你来,转正了?”
  梁执点头嗯了一声,他毕业后就去电华报社当一名记者,一年后实习期过转正。
  “是陆叔让我来的。”梁执无意识地摆弄相机,陆一枫是报社主编,他说是对方要求的,实际上是他平日里各种暗示出对这类刑侦报道感兴趣,加上陆一枫和他的父母是好友,对方对他自然是比较照顾。
  沈光明打量着自己这位大学同学,别看人家27岁,那张脸长得嫩得说18都有人信,而自己平时为了案子东奔西跑,作息混乱,那张脸小孩子一见都叫叔叔,他叹了口气道:“陆叔让你过来前把规矩都和你说了吧?”
  梁执点头道:“我知道。”来之前陆一枫特意交代,只能在允许的情况下拍照,并且写出来的报道不能有任何虚假和夸大成分。
  沈光明挑眉,意味深长笑了笑,对身边的警员说:“给他准备个袋子。”
  接过袋子的梁执一脸不解,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这个袋子的用处了。
  “呕——”
  梁执一手撑着树,早上吃的东西全部都吐光了,刚吐光,脑海里又想起刚才看到的血腥一幕,又干呕几下。
  他在脑海疯狂呼叫:“系统系统系统!”
  梁执脑海里很快响起一道平板的机械声音:“嗯?”
  梁执问道:“能不能屏蔽下那具尸体,那画面太上头了。”
  系统道:“什么都看不到你还怎么回忆剧情?”
  梁执:“……”
  系统搬出一句经典语录:“吐啊吐啊就习惯了。”
  梁执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原世界的他是一名常年被无良老板压榨的社畜,他下班后就会选择看小说,这是他唯一逃避痛苦现实的方法。
  他穿越前的当天,他正好看完一本字数60万的悬疑小说。
  匆匆扫过作者的完结感言,他在评论区打下一行字道:好看!期待作者下一本!
  他完全忽略作者恳求的五星好评,随手打了四颗星。
  梁执是一位支持小说正版的读者,同时也是一位严格的读者。
  他所认为的五星文是要经得起二刷,三刷,N次刷。
  甚至在午夜梦回之际,回味剧情中的爽点,并且把自己代入其中参与。
  达不到标准的,对不起,我不能为你转身。
  梁执在晋江看文十年,收藏订阅的书都超过了1000!
  订阅率高达97%!
  剩下的3%是作者年更,被他放进了【我和作者比命长】的列表中。
  他把这本书移到【完全不会重温】的列表后,打开更新列表,开始阅读列表中八十本连载文的当日更新。
  咋一听很恐怖,实则不然,晋江大部分的女作者占着自己木有jj不会被诅咒,每天更新的字数大多数是3000-6000,偶尔遇见勤奋的作者更新9000。
  但这对于一目十行的梁执来说,还是会在评论区说:作者短小,求加更!
  在花了三个钟看完连载文的当日更新后,梁执挪了挪屁股,把葛优躺转变成躺尸,手机放到枕头旁后,露出安详的面容陷入熟睡。
  就这样,他在睡梦中醒来就发现身边的一切变了样,脑海里有个系统告诉他,他因为长期压力大,熬夜疲劳猝死,回是回不去了,不过可以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
  梁执当场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上天终于眷顾他这个社畜了,这么好的事都能让他遇上。
  但很快梁执发现这个世界没那么简单。
  那是在他在去上学的途中,接送的车子开到一半熄火,他只好选择步行。
  “你看起来很困扰。”
  听到声音的梁执转身,说话的是一名长得很帅,笑起来很阳光的眼镜男,他坐在车里探头出来:“需要我载你一程吗?这个时间段可不好打车。”
  梁执婉拒了这位陌生人的好意:“不需要,谢谢。”
  眼镜男保持微笑:“真是太遗憾了。”
  虽然眼镜男的语气有点基,但是不失为一个好人,梁执对他露出一抹尴尬又礼貌的微笑后离开。
  梁执为了缩短距离窜进一条可以更快到达学校的小巷。
  常年接触不到阳光的小巷吹过宛如夏天空调的凉风,四周无人,奔跑的梁执听到另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还没因为好奇转头看是谁,肩膀就迎来一阵剧痛。
  他一下子摔在地上,抬头一看,袭击他的是那名眼镜男。
  对方的笑容在没有阳光的小巷透出一丝凉意,他手里提着一根粗壮的木棍。
  他在和梁执目光相对时露出疯狂邪恶的表情:“太遗憾了,我本来想在车子里杀了你的。”
  “都是你的错,不然你能死得好看点。”说完眼镜男举起木棍。
  梁执当即被吓得魂飞魄散,然后,然后他就死了。
  死亡后的梁执在系统帮助下重新回到车子故障的时候,并且先一步报警,他目送着被押送进警车还对着他露出惊悚笑容的眼镜男,平复了一下心跳问系统:“他为什么要杀我?”
  系统道:“你知道的,有一种杀人犯实施谋杀都没有理由。”
  “变态杀人犯。”梁执脱口而出。
  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种人盯上,不过好在那人被抓走了。
  系统一句话打破梁执的乐观:“他很快就会出来找你,继续他的杀人行为。”
  梁执道:“他要是再来,我大不了就再死一次。”
  系统道:“唯一一次复活机会你已经用了。”言下之意是再死一次就真的死了。
  梁执不可置信道:“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说!那我怎么对付他,我是个战斗渣啊!”
  系统道:“纠正剧情就可以解除危机。”
  梁执:“什么剧情?”
  之后系统告诉他,原来这个世界是他看过的众多悬疑小说的一部,因为融合了其他小说里的凶手,导致剧情和原文结局不同,正义的主角正在被凶手们恶念同化,再这样下去一旦主角成为邪恶的反派,该世界就会陷入无秩序的混乱。
  而首当其冲遭遇迫害的是拥有吸引凶手特质的他。
  梁执惊了,他看得小说是很多,但是正因为看得多,忘得也快,甚至有时候都是一目十行跳着看,只看正义的主角装逼破案的桥段。
  至于凶手的名字,特征,行凶手法,不好意思,那些是重点吗?
  梁·看完就忘·拔吊无情·完全不会重温·史上第一渣读者·执,这一刻真的觉得不妙了。
  之后那名眼镜男果然出来了,还搞了几次暗杀袭击,梁执每次都狼狈得逃窜,好在后来警方把那名眼镜男送去精神鉴定,确定对方有精神疾病就送去医院强制治疗。
  但是整个过程中,梁执都没有想起这名眼镜男到底是哪本小说的凶手,更别说是那个等待他去解救的正义主角。
  就这样战战兢兢熬到毕业,梁执决定去当一名记者,还是那种可以接触到刑事案件的记者,这样方便他回忆剧情。
  前面都很顺利,直到梁执看到那被砍得稀巴烂的尸体,他才意识到纵然这是小说里的情节,可是对于他来说就是真实的世界。
  一个不小心,他的下场就和那具尸体一样。
  梁执翻腾的胃在隐隐作痛,这时面前出现一瓶矿泉水,他抬头看是之前带他进来的警员。
  他把袋子丢进垃圾桶,接过矿泉水说了声谢谢,饮了几口胃舒服多了,他长长吐了一口气,看着不远处站在尸体前和法医交流的沈光明,感叹道:“你们真了不起。”
  警员理解的笑道:“一开始都是像你这样,多看几次就习惯了。”
  梁执苦笑,这种习惯可真是遭受不住。
  警员并没有和梁执过多交谈,很快走开,梁执在原地站着,脑海里和系统正在进行焦灼的争执。
  系统:“过去啊!”
  梁执:“不去!”
  系统道:“你不过去看清楚,怎么回忆剧情?”
  梁执不满道:“你是系统难道不清楚剧情吗?还有这本书主角到底是谁?”
  系统道:“呵,年轻人不要动不动就依赖系统,我可不是你的金手指。”
  “……”梁执气得脑瓜子嗡嗡响。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这是第十一本作品啦~\\(≧▽≦)/~
  我会努力写好想告诉你们的故事~
  如果等更太辛苦可以看我专栏其他完结文
  快穿文:《非常规攻略》《宿主疯了》《踹飞渣攻后我成为了白月光》
  系统攻略文:《别想攻略我》
  悬疑正剧文:《他有病我是药》《被我杀死的挚爱回来了》
  穿书文:《强扭的瓜很甜》
  无限流逃生文:《每天都想立刻去世》
  言情黑化女主无限流《实力不允许我炮灰》
 
 
第2章 【看完就忘】
  再次和系统交涉失败,梁执只能硬着头皮过去,刚靠近一些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搞得他转身又干呕了几声。
  沈光明瞥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后背,转而继续和法医交谈。
  法医眉头紧锁,戴手套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和细碎的肉块,纵然他见锅无数死亡现场,可这一幕还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视觉冲击:“凶手用的是斧头,在脖子、胸下、大腿砍了三刀,用得力道几乎把死者身体砍断,看来和死者有很深的仇恨。”
  沈光明凝视着面前这具惨烈的尸体,开口道:“未必是仇杀,我能感觉到凶手下手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怒气,虽然他的手法残忍,但是每一道伤口都很精细,像是经过计算一般。”
  梁执一听眼眸微亮,对系统说:“你听听!这波牛逼的分析,妥妥的主角啊。”
  系统没有回应梁执的话,事实上梁执这些年一直在寻找这本书的主角,每次觉得哪个是主角就试探下系统,只可惜并没有什么效果。
  要找一本悬疑文小说的主角是相当困难的,他看过的小说里主角性格长相都不同,有的主角走华丽推理路线,有的是走无形装逼低调路线。
  这也就导致有的主角可能长得帅裂苍穹,有的长得一张路人脸。
  而凶手也有可能是这样的配置,所以梁执纵然找到符合目标的人物也不敢过于靠近,免得一个不小心就领便当。
  直到沈光明成为刑警时梁执觉得对方符合小说主角的配置,长得帅能力强,性格正义,尤其是两人是好友关系,再怎样也比接近陌生人安全多了。
  梁执是完全不知道沈光明是如何看出凶手下手时的情绪状态,但是一般这种云里雾里的台词就是为了突显主角和常人不同的高智商。
  不懂就对了!膜拜!舔就是了!
  “有道理。”梁执暗戳戳给沈光明竖大拇指,吐够后再看这具尸体时候已经没有起先那么大的反应,他说:“看来我不能拍照了啊,这上报纸也是大片红通通的马赛克。”
  沈光明清楚记者的工作,他道:“晚点我再和你讲,你好回去和陆叔交代。”
  “嗯。”梁执点头,因为沈光明的关系,所以没有警员对他还在这里表示不满,左右没什么事,他就站在原地听着沈光明指挥其他警员做事。
  沈光明工作起来成熟稳重,一张帅气的脸严肃起来就有种让坏人想认罪伏法的冲动。
  “沈队,我们在死者身上发现了这个。”警员提起密封袋,里面装的是一个银制的戒指。
  梁执细细看了之后说:“上面的图案好像是百合花。”
  沈光明看见这个戒指时眼神隐隐浮出怒气,但是他的性格还不至于暴躁到去踹墙,他接过袋子,死死盯着里面的戒指道:“又是他们!”
  梁执一听觉得这是关键剧情,常年爱看悬疑小说的他几乎是掩饰不住的好奇问:“什么情况?这案件是团体连环作案吗?”
  沈光明大概是处于对梁执的信任,对他没有隐瞒:“这个戒指在之前几个凶杀案也出现过,但是杀人手法都不同,我们推断是有一个穷凶极恶的犯罪团伙。”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