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海岛种田发家致富(穿越重生)——于秋云夏

   《我在海岛种田发家致富》作者:于秋云夏
 
  文案:
  上辈子的死教会了祁云晟一件事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才有出路!
  于是他收拾包袱,溜了
  新冒险,新天地,喜提可升级海(huang)岛一座!
  一边修炼一边种田,又能变强又能发家,咸鱼翻身,岂不乐哉!
  各路隐藏身份的大佬:岛主威武!
  -
  上辈子的暴君余渊重生了
  这个时候他的心上人还没死!
  难以置信,喜上眉梢,欣喜若狂
  于是他等待着即将被送来的那人。
  手下传来悲报:殿下,人不见了——
  余渊:???我媳妇呢?
  ps:
  老样子,坚定甜宠1V1不动摇,致力为球球特攻队增添新成员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云晟,余渊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重来一遍
  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或者详细点说,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亲人”所杀害,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他算是体会到了。
  昔日的熟人设下重重陷阱,将他困于其中。他所能见到的最后一幕,便是他们扭曲中带着几分嫌恶的讥笑。
  “林顺,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吧!”
  “是啊,本来还指望你好好巴结鲛人皇殿下,给咱们金阳城捞点福气。没想到你一去就没消息了还不算,现在还打算把祸事带回来!”那人嗤笑道,轻蔑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堆垃圾,“怎么了?你那些讨好鲛人的法子没用了?”
  被血液浸染的喉咙变得沙哑,体内的力量在迅速流逝,毫无疑问,这些人根本没有留手!
  男人的眼中充斥着恨意和不甘,在生机逐渐消散之时,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话语:“到底是谁让你们……”
  “还能是谁?”
  那些人哄笑一堂。
  “当然是鲛人皇殿下嫌你太不知趣了!”
  “如果不是特意吩咐,我们才懒得动手呢。”
  “啊,这附近是不是还埋了那个什么。”有一纨绔子弟打扮的年轻人开了口,嬉笑道,“林顺啊,还挺赶巧,你能和那疯婆子葬在一起了。”
  “是啊是啊,母子同穴,这太让人感动了!”
  嘲讽和嬉笑的话语不绝于耳。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做出反应了。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鲛人皇嫌他不知趣。
  特意吩咐?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倒是显得他挺可悲的。
  很快,他连愤怒和思考的力气都没能剩下,就好像是一架驶向悬崖的马车,走向了注定的结果。
  ……
  一座荒凉的院落门口,站着几名壮年男子。领头之人一脸不耐烦地敲着门。
  “林顺!林顺!你人呢!”
  院落之内有着小小的鱼塘和柔软的草地,零零碎碎的花丛没有混入杂草,显然这里的主人有在细心地维护着这里。而小道旁的草地上,正倒着一名少年。
  少年一身朴素衣裳,染了地上的脏污。他面上气色看起来很不好,眉头紧皱,呼吸紊乱,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在那粗暴的敲门声之下,他就像是受惊的小动物那般,猛然惊醒,瞪大双眼。
  几乎是一瞬间,他从地上坐起身,就被周围的景象迷了眼。
  熟悉的荒凉院落,一切事物景色都如同当初一般无二。他呆了呆,还沉浸在刚才的死亡体验之中。
  ……传闻人死前会经历回忆的走马灯,所以他现在是走马灯吗?
  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跳过走马灯阶段直接凉透了。
  他整个人缩了起来,捂住了心口处,那被贯穿的感觉似乎还在。阳光洒落下来,他只觉得浑身发冷。
  而外边的人似乎来了火气,吼声更大,“林顺你别装不在!车队马上就要出发了,你还没有打包好吗?!”
  车队?离不开?打包?
  他的眼中出现了一瞬间的迷茫,这个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过去一样。回到了自己还没被送走的时候。
  似乎是忍耐终于到了极限,来人与他的手下开始粗暴地砸门。
  “林顺你给我滚出来!你到底打算窝多久!”
  就好像是想要确认什么那般,少年立时站起身,开了门。结果那些要砸门的人正巧在发力,一群人直接在院子里摔成一团。
  为首的男人被这么一折腾,火气更大,见到少年就跟没事人一样站在旁边,立时开嗓,“林顺你小子诚心消遣人的是不是!”
  “你是林才德?”林顺顿了顿,问道。
  “你现在是想玩什么失忆游戏的话,我们可没法奉陪!”那林才德冷声道,“当质子可是你主动提出来的事情,现在想要反悔也晚了,就是绑,也要把你绑上车!”
  原来是这个时候?
  他抿了抿嘴,脑中飞快闪过一个想法。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心里就有了主意。
  林才德是个沉不住气的,在林家他疯狂想往上爬,却根本不被委以重任,整天只能跟在那些主家少爷小姐的后头,将那些麻烦的差事接下。
  在林顺死前的记忆里,当初的林才德也是这么狂躁地催促他,吓得他立刻打包好东西跟上,以至于慌忙之中遗漏了重要的东西。
  看着那些虎视眈眈的男人们,林顺叹道,“我还没收拾好,你们能去外边等着吗?”
  林才德几乎马上就感觉出眼前的少年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但是急躁的情绪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不去多想。“你能有什么收拾的东西?一些不值钱的破铜烂铁,你知道车队等了你多久吗?!”
  林顺沉默以对。
  上辈子林才德也是这么说的。可是直到出发了,他才知道,林才德根本就是早早将他赶到了车队附近,好空出时间去巴结那些大人物。这个时间的话,车队根本还没打理好。
  显然,被分派到这个差事,让林才德很不满。
  “可是这些事情是急不来的。”林顺循着当年的记忆,做出犹豫苦恼的模样,“我这边还要收拾一下。你们在这里我根本没法做。不然你们要帮我收拾吗?”
  几乎在林顺说出这话的当口,那些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抗拒的神色。很明显他们根本没想着代劳。
  林顺也清楚这个结果,毕竟自己的地位一向是这样子的。
  见林顺这边突然犯矫情,他们也根本不想帮他收拾,林才德还在犹豫的当口,便听林顺道,“反正我也跑不了,你们就不能出去等一下吗?”
  “……”
  林才德咬咬牙,道,“行!”
  反正这个林顺根本折腾不出什么花样!
  当不礼貌的来客离开后,林顺关上院门,长舒了一口气,身子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而后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一切的体验都那么真实,并且因为他行动的改变发生了变化。难道说他现在不是走马灯,而是……活过来了?
  他冲到鱼塘那一边,看着水面上的倒影,果然是当初青涩未褪的面容。几乎是刹那间,他便捂住了脸。
  他……没死?活过来了?
  他重生了?
  难以置信所带来的狂喜顷刻间肆虐了少年的内心,也让他瞬间警惕起来。
  今天是车队出发的日子。他将成为金阳城的质子,前往海华城。
  【“当然是鲛人皇殿下嫌你太不知趣了!”】
  死前所听到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缭绕。林顺是很清楚的,那些人连跟自己扯谎都懒。也没必要跟自己说谎。
  没想到自己当初那么天真,满心以为这个决定能改变自己的生活,却没想到它确实开始了自己的新人生——一段战战兢兢的人生。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击穿了他的幻想。
  他以为可以去投靠昔日的童年好友,却没想过时过境迁,改变的事情太多太多,似乎只有他还在原地踏步。
  所以,这一次……
  现在没有时间了!
  林顺长舒一口气,向着某个方向小跑过去。
  上辈子他就是为了这个而回来的,如果复活在这个时候,倒也省功夫了。
  凭着记忆,林顺沿着院墙一点一点地摸索,终于找到了那被花丛挡住的洞口。娴熟地钻出去。
  小院坐落于山腰,周围没有其他的人烟。从小洞口一出来就是斜坡,顺着某个斜坡一路下滑,有一座孤坟。
  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近路,和秘密基地。
  林顺来到碑前,跪了下来。
  说是“碑”,其实只是一块稍微大点的石头,上面有墨水写就的歪歪扭扭的“母”字。除此以外便只有一些枯了的花。
  “母亲,我回来了……现在好像不能这么说,但是我好像是各种意义上回来了。”林顺轻声道,顺便将枯花换成刚刚采的新花,“我想,我不应该再做傻事了。”
  “我死了,蠢死的。”林顺沉声道,“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的我很没出息,然后又想赶我走?”
  记忆之中,女人时常处于癫狂之中,毫无理由地将他扔出院门,让他不要再回来。但如果不发作,又对他极尽呵护,磕了碰了都要心疼半天。
  那个女人似乎很讨厌这个囚禁她的别院,一直让他离开。
  似乎是冷静下来了,林顺立时双手并用,在石头附近刨挖起来,很快便挖到了一个小木盒。
  盒子很简陋,没有任何的花哨装饰,刚从土里挖出来,还沾着大片的湿土。对于他来说,这是极为重要的宝物。
  “母亲,我暂且先把它们带走。等来日……我一定会回到这里,带您离开。”
  小木盒中有他的宝物,也有母亲的遗物。
  明明行为做派就是一个疯子,但是病逝前的母亲却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不知从何而来的小木盒塞到他的怀里。
  【“走……把它们带走,滚出这个鬼地方!”】
  【“别让他们看见……”】
  母亲病逝的时候只有他在身旁,为了藏好这个神秘的木盒,他选择将其与母亲一同埋葬。
  可惜上辈子到底是食言了,并没有将它们带走。等他想要回来带走它们的时候,又遭到林家人的埋伏。
  想到这里,林顺不由得庆幸那时候自己没有绕近路来这里,不然不仅要扰了母亲的清静,恐怕小木盒也会被发现。
  挖出了木盒后,林顺觉得是时候出发了。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总想着靠他人获得新生的想法是可笑的。上辈子他想着投奔童年好友,最终落得了个被埋伏的下场。他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他想要离开这里,想要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就必须靠自己的双手。
  看着母亲的坟,林顺眼神之中带了几分阴郁。
  现在的他,可真的是一无所有,连归处也没有了。
  林顺抱着小木盒,以他所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回到小院,将木箱藏在行李包袱之中,而后也不管在小院门口的林才德等人,出洞口后拐了另一个方向,直接出发了。
  别院坐落于山上实在是太好了!不仅能够自给自足,想要离开也有很多条出路。
  恐怕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种关头逃跑吧?
  反正这质子是不能再当的了,这金阳城也得趁早离开。
  天大地大,何处为家?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个元宵佳节,新文开张啦!!
  和上一本距离的空窗期好像有点大,希望各位别介意,于秋秋只是去休息了_(:з」∠)_
  这次于秋秋要尝试的是种田!是重生后的坚强小受努力建设海岛成功发家致富的励志故事!
  金手指是有的,小弟也是有的,老攻也是要娶到手的【x】
  恭喜球球特攻队增加新成员——鱼丸!
  >
  目前球球特攻队详情(均为作者完结旧文):
  《面瘫养喵日记》→球球特攻队之毛球,面瘫毛绒控受与地主家傻儿子战斗种族喵攻的撸猫日常
  《当主角外挂被蝴蝶了》→球球特攻队之傻球,任性搞事穿书受被追记,心机迷弟攻百万字血泪追媳妇大戏
  《不嫁何撩喵![重生]》→球球特攻队之煤球,傲娇霸气太子喵攻的追(?)媳妇日常,纵使轮回转世,依然在寻你
  《我是人生赢家的仇敌》→球球特攻队之冰球,正经老干部攻与又狂又浪放荡不羁的杀毒软件小程序的快穿杀毒之旅
  >
  知道于秋秋风格的亲估计也知道,于秋秋虽然慢热,但绝对不会缺糖!
  然后……又是一个鳞片系的球呢【笑
  傻球:受害者+1,鼓掌!
 
 
第2章 山路遇匪
  无垠海海底有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是鲛人们心中的圣地。
  海宫王座上,男人冷冷地看着下方行礼的臣民,这无言的压力让下方众人不由得噤若寒蝉。
  不愧是得了海皇珠传承的鲛人皇殿下,光是坐在上方,给予他们的压力都快让他们几近崩溃!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前两日开始,鲛人皇殿下给人的感觉越来越可怕,连手段也愈发狠厉了。
  “若无事,便退下罢。”男人似乎是腻烦了这个氛围,起身就走,连行礼的时间都不留。
  “尊上,稍等!”有人出声道,“为何要突然关闭外宫?”
  “因为我不希望闲杂人等在海宫乱晃。”男人的话语如千年不化的冰雪那般,一丝温情也无,让人有些不寒而栗,“这点小事还要解释?”
  “尊……尊上恕罪!”那人慌忙跪下,连声求饶。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