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川下江(近代现代)——刘水水

  允唤林摇摇头,“薄利多销。”八分六分还有得赚,突然涨价肯定会流失顾客。
  杨堪不置可否,朝允唤林靠近了些,“待会去我家楼上睡,我妈他们晚上估计得去航运大厅睡觉。”
  码头这片儿在哪睡都一样,夜不闭户,多少人家都是门户大开,支着凉板在家门口睡觉,允唤林没拒绝也没答应,杨堪全当他默许了。
  “来,我教你用call机。”杨堪推了推允唤林的肩头。
  允唤林是拿了个烫手的山芋,一下午都坐立不安,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将东西还给杨堪,这会像是送出去个负担,飞快的递到杨堪手里。
  “我不要了,你拿回去自己用吧。”
  杨堪没理他,转而说起call机的用法,“跟你讲,等我再出船,找个有电话的地方打给你,你就能去巷口给我回电话。”
  允唤林不自觉的翻着白眼,合着还是得去巷口打电话呗,买这玩意就是有钱烧得慌,多此一举。
  知道允唤林在想什么,杨堪啧了一声,“那以后咱俩通电话,就不用这条街的人都知道了。”
  先前找允唤林的时候,杨堪不能打回家,不能打到他爸单位上,只能打到巷口的店里,老板跟广播似的在巷口叫允唤林去听电话,整条街的人都听得到。
  “知道就知道呗。”允唤林不以为然,还是觉得钱花的冤枉。
  “那咋俩就不能有点隐私啊。”杨堪不这样想,他就想透过电话听听允唤林冰冷的声音,阴悄悄的,就他俩知道的。
  “我俩什么隐私?”允唤林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我俩…”杨堪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接允唤林的话,只能话锋一转,继续说他的call机,“这玩意儿还能留言,到时候不打电话也行,我找通讯台给你留言。”
  Call机用途过于鸡肋了一点,不像大哥大似的能直接通电话,但两者都是有钱人的玩意儿,华而不实。
  介绍完用法,杨堪将call机又塞回允唤林手里,先他一步开口,“买都买了,又退不了,谁用不一样啊,快别跟我争了。”
  知道杨堪家里条件殷实一些,没人拦着他用钱,多少有点臭毛病,可允唤林家不一样,钱柜里都是一分一角的零票,他还想跟杨堪推拒一番。
  “我…”允唤林刚一抬手,店里骤然黑了下来,眼前隐约能看到杨堪的轮廓,同时从外面传来整齐划一的惊呼声,“哦豁!”
  黑暗中两人异口同声道,“停电了。”
  停电是常事,特别是到了夏天,用电高峰时段,特别容易停电,允唤林摸瞎去找蜡烛和火柴,很快店里发出暗黄色的烛光。
  等他举着蜡烛一回头,杨堪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身后是宽大的影子,黑漆漆的印在墙壁上,两人无声的对视了一阵,允唤林几次想开口,问杨堪看着他干嘛,沉默的气氛压得他开不了口。
  注视允唤林成了杨堪的一种习惯,特别是跑船后,个把月都看不到允唤林,他每次都想把允唤林的身影样貌刻画在心里。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突如其来的沉默不会显得尴尬,只是让允唤林觉得莫名其妙,他举着蜡烛干站了一会儿,直到蜡油滴到手指上才回过神。
  一边呼蚩呼蚩的换着气,一边将蜡烛固定在啤酒瓶上。
  静谧的气氛没有维持太久,小店门口陆陆续续走来了人,回回停电,蜡烛买的最快,允唤林拿了几根放到柜台里,又将装蜡烛的箱子放到脚边。
  “唤林,拿两根蜡烛。”一根、两根的,很快一箱便见底了。
  这一停电,连对时间的感知都变弱了,两人又坐了会儿,允唤林突然站起来身来,“去你家吧。”蜡烛也卖光了,停电后也不会太多别的生意。
  跟奶奶打了声招呼,两人一起往杨堪家去了,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杨堪父母跟两个妹妹搬着凉板出门。
  允唤林赶紧喊人,“杨叔叔,胡阿姨。”
  “我们这儿去航运占地方呢,家里睡着热。”杨堪妈解释道。
  “我们不去了。”杨堪帮忙把枕头毛巾提到门外,“我跟唤林去顶楼睡。”
  也没硬拉俩人去,杨堪妈又提醒了一句,“桶里冰着西瓜呢,杨堪你待会切给唤林吃,我们就先出去了。”
  送走四人,他俩西瓜也懒得吃,拿着蚊帐枕头上楼。
  杨堪家是露天顶楼,台子上都是杨堪妈种的花,茉莉、玫瑰、栀子花、太阳花,好看又好闻,就是夏天招蚊虫,睡顶楼就得搭蚊帐,不然蚊子咬的你一身包。
  蚊帐得拿绳子牵好,搭好凉板后,杨堪站在上面给蚊帐打结,听到允唤林说道,“胡阿姨种的花可真多。”
  “我妹妹她们不是老戴茉莉花出门,每天早上都摘。”杨堪低头取笑道,“明早也给你摘点吧,也给你穿成手环,能香一天。”
  “你有毛病…”允唤林冷不丁的白了他一眼。
  光杨堪一个人乐够了,蚊帐也刚好绑好,在凉板下点了蚊香,两人一道躺下。
  凉风阵阵,头顶是璀璨的夜空,停电的缘故,闪烁的星星看得格外的清晰,杨堪一只手枕在脑袋下,冷不丁道,“我妈给我介绍对象了。”
  静谧的深夜,黑色笼罩着一切,月色朦胧,树影婆娑,要不是顶楼的风声有些大,吹拂着枝叶哗哗作响,杨堪以为时间静止下来了。
  他等了一阵,以为允唤林不会给他接他的话。
  “哪家的啊?干什么的?”允唤林别捏的翻着身,背对着杨堪。
  杨堪偷摸着看了他一眼,“好几个,学校教书的,银行的柜员都有。”
  “哦…”允唤林不咸不淡的回答道,都挺好的,有正经工作的姑娘。
  空气中莫名有些干涩,杨堪没有期待允唤林能给他什么反应,“我没答应…”他为了自己松了口气,“结婚的话,咱俩最好一天结。”
  “扯淡呢?”没人帮允唤林操持结婚的事情,他也没想过,在杨堪看不到地方,允唤林偷偷抓了把毛巾。
  人都还没活明白呢,谈结婚确实是扯淡。
  杨堪叹了口气,又道,“允叔叔最近没回来?”
  “工资还没输完,看不到人影。”谈起亲爸,允唤林语气中不带什么情绪,就像是说的是别人的爸爸一样。
  杨堪转头看着允唤林的后背,借着月光,隐约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蝴蝶骨,“叔叔要钱你就给他,不够来找我借。”
  允唤林一动不动的,依旧不给他回应,杨堪下不来台,又格外的焦虑,一伸手将允唤林掰了过来。
  杨堪撑着脑袋,稍稍撑起身子,半截儿身体凌驾在允唤林脑袋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允唤林。
  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允唤林木讷的看着头顶的人,半晌才磕磕巴巴的挤出一句,“你…干嘛?”
  </p>
 
 
第3章 
  杨堪块头大比他大,火力又足,扑上来的瞬间,允唤林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涌动,燥热完全替代了丝丝凉意,心跳得厉害。
  顶上的杨堪紧盯着自己,允唤林浑身不自在,稍稍挪动着身子,哪料杨堪也跟了上来,两人挤在同一块凉板上,支在两条板凳中间的凉板明显往下凹陷一块。
  允唤林生怕杨堪这体型把板子压塌了,正想开口叫他睡回去,“你…”
  “咔”的一声,凉板不堪重负,允唤林一个翻身站到了地上,情急之下根本来不及去拉杨堪,“咔”杨堪连人带凉板一道摔在了地上。
  “哎哟!”哪怕凉板跟地面的距离不高,杨堪还是被摔的青痛,“你反应这么快!”
  连忙将杨堪从地上拉起来,“睡觉就好好睡觉,你翻来翻去的干嘛。”允唤林心虚的反驳,他不想承认,打从杨堪压到他头顶时,他便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现在两块凉板就剩一块,两人目光一碰上后,允唤林半嗔半喜,哭笑不得,“还睡个屁。”
  杨堪揉了揉腰,嘀咕道,“平时都是我妹她们睡这块凉板,我跟我爸都不敢睡。”
  “那你还敢往上爬。”允唤林无语至极,想着两人回屋睡算了。
  将另一块凉板往板凳中间移了一截儿,杨堪上一躺,侧着身睡,拍了拍身边的地方,“挤挤。”
  也不是非要下楼,挤挤也行,允唤林背对着他躺下,杨堪看着近在咫尺的背影,心里那点感觉不可名状,伸手又想去掰允唤林的肩头。
  背后的人窸窸窣窣的动静,允唤林听得背脊都在发麻,不知道杨堪又想折腾什么,先开口道,“这块塌了,我就回家去了。”
  蠢蠢欲动的手立马收了回来,杨堪讪讪的看着头顶的蚊帐,不近人情,跟电话里冷冰冰的允唤林别无二致。
  十多年了,允唤林这脾气还是改不了,打从记事起,允唤林跟自己说话都是这幅冷若冰霜的样子,怎么就偏偏是对自己。
  两人从小就是邻居,年纪又相仿,刚跟允唤林相处的时候,杨堪热脸贴了不少的冷屁股。
  当时三小刚刚开学,杨堪一大早在允唤林家楼下等他,刚六岁的允唤林满脸的稚气,见到杨堪后,眼中闪烁,旋即又收好那份莫名其妙的情愫。
  走了一路,杨堪说了一路,别提有多烦人,“咱俩是一个班。”三小一个年级就三个班,在一个班上的几率很大。
  太烦人了,明早一定要躲开杨堪,允唤林暗暗的想。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确定门口没守着人,飞快的往学校走,未曾想到杨堪是属狗的,脚下跟踩着轮子似得,半路就撵上他了。
  那一次没躲开杨堪后,十多年来都没有再躲过。
  跟同龄人比起来,允唤林过于老成,跟他清秀的脸一点都不搭,特别是他妈妈跑后。
  杨堪习惯了允唤林捂不热的样子,可别人不一样。一些大胆的小姑娘主动跟允唤林搭讪,允唤林茫然的看着她们,半天都不会说一句。
  下不来台的小姑娘恼羞成怒,第二天就找了自家的哥哥把允唤林堵在门口。
  杨堪有时候也会来气,想着别人给允唤林一点教训,看这个小哑巴知不知道开口,真真拳头落到允唤林头顶时,杨堪比谁都护的快。
  帮允唤林挨了一拳后,拉着人往前跑,等到将这些人彻底甩掉,杨堪才撒开允唤林的手,嘟囔道,“疼死我了。”
  杨堪就比允唤林大一岁,谁不是六七岁的花朵,挨打了谁不知道疼,况且当时的杨堪还没有皮糙肉厚,语气都委屈的变调。
  别扭冷漠惯得允唤林刚想说,又不是他让杨堪强出头的,一转头便看到杨堪颧骨上青了一块儿。
  不看还好,被允唤林一盯,杨堪委屈大了,眼眶里都闪着泪花,“是不是青了,回去我妈肯定又要揍我。”
  再冷漠的允唤林还是小孩子,别扭是面上别扭,心里知道愧疚,“叫我奶奶给你揉揉吧,今天去我家睡觉。”
  那个时候允唤林又矮又瘦,转眼两人都到了结婚了年纪。
  躺了片刻也不见允唤林出声,杨堪收起他脑子里走马灯似得回忆,低声喊道,“唤林…”
  允唤林抱着手臂没动,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故意不搭理人,杨堪大着胆子起身,越过允唤林的身体去看他,“唤林…”还是没得允唤林的回应。
  一米宽不到的凉板睡一个人都够呛,多翻一个身都会掉到地上,两个挤在一起更是肉贴肉的。
  乌漆嘛黑的楼顶上,幸好月光够明亮,正好能看清允唤林的睡颜。允唤林呼吸很浅,安静的侧躺着,身体伴随着呼吸起伏不大。
  头发长长了不少,额前的刘海盖住脑门,还遮挡着双眼,借着月色,能看到允唤林耳垂上的经脉,薄透冰凉。
  老一辈的人都封建迷信,他听过不少人说允唤林的闲话,耳垂薄的人,都福浅,允家才会家不像家的样子。
  杨堪不信命,更不信邪,唤林父母的事情,跟唤林有什么关系。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掌心炙热的温度,让他莫名想要亲近允唤林的耳垂,指腹抚摸到耳垂后,对冰冷的感知格外的明显。
  福浅不浅的,杨堪不知道,他只知道允唤林肯定是体寒,夏天不知道热,冬天却害怕冷。
  等到杨堪满足的躺下,黑暗中,允唤林才偷偷睁开眼睛,在杨堪第一次喊他的时候,他就迷迷糊糊的有感觉。
  直到耳朵上一热,杨堪的手指在摩挲着他的耳垂,他才彻底清醒,咬紧牙关才忍住了颤栗,幸好杨堪没再有别的动作。
  他没有装睡,只是倦意让他不想动弹,对杨堪莫名其妙的动作还心生期待,期待什么说不上来,只是耳垂上像是还残留着杨堪手指的温度,到现在都挥之不去,还愈烧愈热,整个耳郭都是嫣红的。
  今年夏天格外的燥热,允唤林没办法静下心来。
  第二天一早,两人还在楼顶收拾凉板的时候,杨堪一家风风火火的回家,刚听到声响,杨慧跑上了楼,“唤林哥,允叔叔好像回来了。”
  允唤林一听,撒腿就想往楼下跑,杨堪一把逮住他的胳膊,“我跟你一起去。”
  </p>
 
 
第4章 
  杨家人从航运大厅回家,看着允诚进的家门,杨堪妈见杨堪跟着允唤林朝楼下跑,她顺势就想叫住儿子,别人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去凑什么热。
  “杨堪,你回来!”
  心都跟着允唤林飞了,杨堪哪还能听见他妈的声音,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家门,气得他妈在身后直跺脚,幸好杨堪爸宽慰道,“算了,跟着去看看,别出什么事,唤林家就他跟他奶奶,堪儿去有个照应。”
  两人一前一后的窜到巷子里,夹道两旁的人家都伸长了脖子朝允唤林家张望,看着样子是允诚还没走,见允唤林一脸阴沉的走来,看热闹的人小声议论道,“唤林来了,估计又得跟他爸干一架。”
  没空搭理这些说闲话的,允唤林刚靠近家门,便听到他奶奶的声音,“这钱不能给你,唤林没日没夜的守着这个店,就这点钱。”
  “我是你儿子还是他是你儿子!”允诚扯着嗓子质问道,“他就是个野种!”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