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嫌不计2019(近代现代)——红糖

   《前嫌不计2019》作者:红糖
  文案:
  本文攻受都不是彼此的第一次,攻有个少年时期暗恋的暧昧白月光,在没看清性向时也试过和女人交往,而且是学医的,看过的果体应该也不少。受有过前任。介意的请绕道!
  文名是《前嫌不计》,自己理解哈!
  没有替身梗,也没有换攻梗,纯粹两个看似不相属的人谈恋爱一点点磨合的故事。
  李赫南:白月光给我介绍男朋友。
  我是不是该礼貌性的笑一下?
  黎嘉庚:呦,这位帅哥不是我前任的现任的初恋吗?
  我到底该吃谁的醋?
  自打碰到黎嘉庚,李赫南的人生就一直在跑偏。
  黎嘉庚自认有一个聪明的头脑和一颗刀枪不入的心脏,爱情嘛,谁先动心谁就输,反正他输得起。
  因为一次午夜买醉,黎嘉庚遇到李赫南,阴差阳错,得知他就是自己前前男友的现任男友的初恋男友……还没弄清楚到底该吃谁的味,这位高大英俊的男士便找上门来。
  叮咚——
  “我的钱包,是不是在你那?”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赫南,黎嘉庚 ┃ 配角:嘉北,王贺文 ┃ 其它:
  自打碰到黎嘉庚,李赫南的人生就一直在跑偏。
 
 
第1章 
  “我的钱包,是不是在你那?”
  门打开,门外是一个英俊并有点脸熟的男人,在正午十二点的灿烂阳光下更显得魅力逼人。
  黎嘉庚盯着他看了一会,那天的记忆零零碎碎的回档归位了,他后知后觉的窘迫起来。
  “钱包?等等,我有点乱,容我捋一捋!”
  打开的门砰的一声合上,好险没撞到李赫南的鼻子。
  须臾,门又打开了。
  还是刚才那张巴掌小脸,头发没刚才那么炸毛了,表情似乎也清醒了一些,这都中午了,难道刚才一直在睡觉?
  李赫南眉头微挑,深吸一口气,正要阐明来意,对方却先发制人。
  “这么说,我们的关系已经从混乱的男男关系变成不堪的金钱关系了?”
  李赫南好不容易从对方一长串的话语里找到几个关键词。
  “你刚才都捋什么了?要不,你再回去睡会?”
  谁特么跟你有男男关系?
  黎嘉庚自来熟的嘿嘿一笑:“不用了,我开玩笑的……哎?你是怎么找到我这的?”说着话就转身朝屋里走去,被转过身去赶紧揉了揉眼睛,还好没有眼屎,“幸亏门铃是新换的电池,够响,要不你按到天黑我也听不见——”
  按到天黑?我可没那么大耐性。再说懒觉最多睡到中午。李赫南心里说。
  “因为你穿错了我的大衣,而你的大衣落在我那,所以你的钱包……”他边说话边从手提袋里掏出一只白色的钱夹,“不是,这都三天了,你一直没发现钱包不见了?”
  “哈哈,最近没有用钱包的时候,就没想起来,谢谢了啊!”黎嘉庚抽手将钱夹拿过来,看也不看就随手扔进屋里。
  黎嘉庚的钱包里应有尽有,就是没有钱,里面唯一有价值的就是他的身份证了,不过这三天他都颓在家里,身份证也没有用武之地,那天早上匆忙离开后,他还真就没想起这茬。
  “那个,不好意思,那天,打搅了,那个……我走得太急也没跟你道个谢,嗯……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行动上可丝毫没看出不好意思,注意到对方还留在门口,随口道:“你别客气啊,进来,随意!你的钱包我还得且找呢!就是屋里有点乱。”
  “呵呵,我没客气,我在这等就好。”李赫南目光有些飘忽,这货也太谦虚了,这何止是“有点”乱?简直是太乱了!乱得像猪窝!
  作为一个前心外科医生,李赫南即使这么远远的站着,屋里的情形都让他觉得呼吸困难,他也不是洁癖,就是看见不同类的物品扔的东一个西一个有点难受。
  “那我先进去找你的衣服哈。”黎嘉庚也不以为意,扭身就往内室跑,拖鞋拍得噼里啪啦乱响。
  李赫南听着又是一阵耳酸。
  等等,找我的大衣为什么要进卧室?
  心里涌上不祥的预感,不得不也跟着往里走了几步。
  黎嘉庚已经在卧室里翻翻捡捡了,他弓着腰背对李赫南,从地上掀开一块毛茸茸的毯子,随着他的动作,臀部那里居然被宽松的睡裤贴合出了一些曲线。
  “咳。”李赫南只瞟了一眼很快便移开目光,但下一秒目光又回到了黎嘉庚的屁股上,因为这屋里除了屁股实在没什么好看,看多了还容易引发洁癖敏感症。
  不大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不搭界的生活用品,笔记本电脑放在地上,上面堆了一摊不知是什么坚果的壳以及苹果核一只,玻璃杯放在电脑椅上,杯子里插着一个啃了一半的玉米,看那杯子倾斜的角度,随时都有掉下来的风险,而就在它掉落的轨迹尽头,躺着一个足有三岁小孩那么大的毛绒鸭子玩偶,鸭子的扁嘴巴上还挂着一条内裤……白色的,三角的。
  李赫南闭上眼,那种呼吸不畅的感觉又来了,他要尽快拿到自己的东西,然后走人!
  “哇哦!!”黎嘉庚突然发出一声欢呼,李赫南赶紧定睛去看,却见对方手里高举着一只白色马克杯,冲着自己欢快的喊道:“终于找到这只杯子了!它都失踪一个月了,哎,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了,谢谢。”一个月没洗的杯子,要用它给我倒水?谢谢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李赫南紧紧闭了下眼睛,继续保持风度:“衣服还没找到吗?会不会不在卧室?用不用我帮你……”
  “哎——找到了!!”黎嘉庚再次发出轻呼,李赫南看到对方手里攥着的确实是自己的大衣,但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即浓郁又危险的味道倾泻而出。
  “你居然……用我的衣服盖泡面?!”而且盖了还忘了吃!!
  黎嘉庚咧着嘴傻笑:“哈哈,都说了穿错了嘛,我以为是我的呢……对不起对不起,要不我赔你一件?”
  “……不用了。”李赫南劈手将衣服夺过来,摸到口袋里的钱包便转身朝外走去,这个鬼地方他一秒都不想多待,“不用了。”
  “呦,真生气了啊?”黎嘉庚小跑追上去,好脾气的一通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那天喝醉了啊,顺手就……我赔你我赔你!哎,我微信转账给你也可以啊!帅哥,别生气了!留个微信呗!”
  “说了不用。”
  “不就是件衣服么……嘁。”见对方仍然没有好脸,黎嘉庚也不耐烦了,懒懒的倚在门边,一副好走不送的劲头。
  李赫南这时已经走到门口,闻言忍不住回过头来,看到黎嘉庚那没骨头的颓惫样子,不知哪根筋不对,突然想辩解一番。
  “我在意的不只是这件衣服,也许你不记得了,三天前,元宵节,你醉成那个样子,在我车上赖着不走,还吐了一地,我问你住哪,要送你回去,你胡言乱语说不清楚,送到酒店你又大闹,哭着喊着说我不要你了,我只能带你回我家,上楼的功夫又被你吐了一身,你早上醒了一声不吭就跑掉,还错拿了我的衣服和证件,添麻烦的是你,找麻烦的是我,你一句喝醉了所有事都撇清,还怪我生气?你的道歉里有多少诚意你自己清楚。”
  “你……”掷地有声一段诘问下来,黎嘉庚被砸了个懵,但他也不是善茬,哪是嘴上肯吃亏的主儿?
  “你干吗啊——我……我怎么没有诚意了?赔钱怎么了?侮辱你了?不然你要我怎么着?磕几个头吗!?”
  “算了,这事算了,算我倒霉,就不该跟你说这么多话。”
  望着男人大步走远的高大背影,黎嘉庚由衷的骂了句:“神经病!”
 
 
第2章 
  事后黎嘉庚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有点不对。
  那天是元宵节吗?可能吧,除了情人节和圣诞节,他对这些零碎的传统节日一向不感冒,和王贺文在一起时对方总是张罗的那个,什么端午节要提前包粽子啊,小年没到就开始泡腊八蒜,月饼今年吃苏式的还是港式的……黎嘉庚才不管那些农历日期到底代表什么节,有的吃就吃咯。
  四天前的早上钟嘉北给他发了个微信,约他第二天一起吃晚餐,还说要介绍个朋友给他认识。如果没有后面那个原因,黎嘉庚是肯定不会出席的。
  钟嘉北是谁?钟嘉北就是王贺文现在的男朋友啊!而王贺文,当然就是黎嘉庚的前任啦!
  他们之间没有那些狗血的事情,钟嘉北是在黎嘉庚和王贺文分手后一年多才认识的,而自己也早就对王贺文没有多余绮念,但这个圈子就是这么小,和朋友的朋友聚餐也偶尔会遇上,那两人感情又好的不得了,公不离婆的样子,同框时自己总是落单的那一个,感觉怪怪的。
  但这次嘉北居然说要给自己介绍“朋友”,用胳膊肘想也知道是哪种“朋友”,他还蛮有兴趣的——要知道,嘉北此人品位不俗,又颇仗义,能被他拉来介绍的,应该是个好男人,但此“好”非彼“好”,令黎嘉庚感兴趣的是这个男人应该质素不错,但他并不希望对方真的是个“好”男人,要说好,谁能好得过王贺文?黎嘉庚此人天生反骨,偏偏就喜欢那些个“不好”的。
  王贺文是他的初恋,也是他唯一正儿八经交往过的男朋友,现在距离他和王贺文分手已逾两年,身边却始终没有一个固定的伴儿,并非他缺少魅力,而是他看男人的眼光不行。
  就比如这次元宵节的饭局,他本来是笃定要去的,但在那之前他先赴了另一场约,对方是他新认识的健身教练,黎嘉庚确信这人对自己有意思,而且对方的质量很不错,总穿一件紧身训练服,勒得胸肌梆梆硬,加上长期着意训练打造的臀肌,大腿……反正哪一样都令黎嘉庚很心动,而且对方还总对自己笑,果然,在第二十次私教课结束之前,教练约他周末出来见面小酌。
  对黎嘉庚来说这就是约会的信号,深入了解的前兆,于是出门之前他特地打扮了一番,喷喷香的男士古龙水,红宝石的耳钉,同款的锁骨链,多解两颗扣的深V衬衫领,修身的黑色中长款羊绒大衣……总之,一切都和他健身时的休闲运动感不同,刻意营造一份反差的诱惑,连内裤都拆了条新的,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性感限量版——嗯,万一喝了酒,感情有点上头,直接兵刃相见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一见面就傻眼了,地点是对方定的,名字叫“月色下”听名字像是一个酒吧,但实际上是一个烧烤大排档。
  月色下烤羊腿。
  “吃烤羊腿,扎啤免费。”教练哥哥穿着他那身gaygay的黑色紧身训练服指着招牌下方的特惠横幅说道,然后拉着黎嘉庚在露天大棚下塑料桌椅前坐下。
  看看自己掐腰箍臀的名牌大衣和西裤,想想自己限量版的窄边小内裤,黎嘉庚还能怎么办呢?当然只能笑嘻嘻的啃羊腿了。
  “果然超值哇!呵呵呵呵。”
  酒不醉人人自醉,一杯扎啤灌下肚他知道教练已经结婚三年孩子四岁了,各种兴趣活动班费用繁多,生活的重担压得他不得喘息,连新衣服都不舍得卖,连出来吃烧烤都得穿工作服,回去后还得干净洗洗晾干明天再接着穿。
  “这衣服质量也不好,贼不透气!”酒过三巡,教练哥哥难耐的拉开训练服中间的拉链,露出里面的紧身小背心,以及下面热辣鼓胀的胸大肌,“勒得慌,哈哈!你多吃肉,吃肉才长肌肉,吃啊。”
  “嗯!呵呵呵呵。”黎嘉庚借一串大羊腰子挡住自己的视线,什么世道,□□都是别人的,自己什么也没有。
  在瑟瑟的寒风中,熏着羊肉孜然辣椒面的味儿,黎嘉庚猛灌了三杯大扎啤,又续了一年的私教课,教练哥哥的酒量也不咋样,离别的时候大着舌头要认他当弟弟,黎嘉庚红着眼睛说可去你的吧!我都工作三年了,你丫体校才刚毕业吧。
  小哥哥在我们这是一种情趣来的你懂不懂。
  黎嘉庚其实没什么酒量,大多数时候喝酒只为了附庸风雅,也多是香槟,果酒这种,更别提喝得这么猛,又着了风,隐隐约约惦记着还有个非去不可的饭局,打了辆出租,报了个地名便睡了过去,后来……他就断片了,再醒来,就是在李赫南卧室的床上。
  黎嘉庚很少有喝到断片的经验,所以这一醒来,着实把他吓得够呛!
  李赫南是一位前心外科医生,他的房间尤其是卧室,装饰比较……清奇,总之黎嘉庚醒来一睁眼,就被铺天盖地的白色占满了:天花板是白的,床单是白的,床头柜也是白色的,连床头柜上的小摆件都是白色的……等等,这是啥玩意?!
  黎嘉庚艰难对焦,只见自己脸旁,床头柜上摆着一尊白色的圆咕隆咚的东西,像是烟灰缸,但……他伸手将那玩意转了个圈,看清之后赶紧缩回了手,那是一个1:1比例的大脑石膏模型,做工惟妙惟肖,黎嘉庚揉了揉眼睛,再扭头去看对面墙上,在处处一片雪白干净的房间里,那里有唯一一个比较扎眼的存在,一幅完整的彩色人体神经分布图!
  黎嘉庚这时已经有点慌了,他定了定神,抬手四下摸索,然后他就发现,被子底下的他也是雪白干净的——身上连条内裤都没穿!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兴致高昂的去赴约,却发现对方对自己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直男,老婆孩子都有了,而且单独约自己出来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续费后面的私教课,他有点憋闷,喝了不少啤酒,接着他上了辆出租车……他的记忆到此戛然而止,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他摸索着跳下地,用一截白色被单捂住下半身,手脚还有点酸软,脑袋也沉沉发痛,没有多少宿醉经验的他现在很难断定:这到底是酒后的正常反应还是被下了麻药。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