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桥下(GL)——妖叁

 
 
《西门桥下(GL)》作者:妖叁
 
文案:
     她,因缘巧合,各取所需,与有钱小老头形婚,却意外成为失散多年前女友的新老板娘。
 
她,参加新老板婚礼,新娘竟然是失散多年的前女友。
 
她,参加公司管理层会议,前女友不仅成了新老板娘,还成了顶头上司。
 
破镜重圆这出戏,谁爱演谁演!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云熙,尹佳 ┃ 配角:陆乔,李琰 ┃ 其它: 
    
    ☆、第 1 章 
 
  “这家店的红烧猪蹄,不是我说,平城五星级饭店也不一定能烧出这水平,你看这软糯的,不肥不腻。”蔡磊夹着一块猪蹄就往尹佳碗里放。
  尹佳端着碗躲开了,“减肥,你可别把这么高热量的东西往我跟前凑了,你自己吃吧。”
  “你还减肥啊?你这身材减什么呀?已经很好了好吧。”蔡磊意欲拿眼神往尹佳身上瞄,被尹佳一个眼神挡了回去。
  “那你是不知道,长十斤有多容易,减一斤有多难,年龄到了,哪还能这么放肆。”尹佳望着那肥腻的猪蹄直摇头。
  “唉,你们女人啊......”见尹佳意志坚定,蔡磊也不再坚持,“对了,你刚来没多久,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啊,你明□□服可千万不要穿黄色。”
  “?有讲究?”尹佳狐疑道。
  “老大不喜欢,特别明天那种场合。”
  尹佳有些浑噩,端起酒杯朝蔡磊碰了碰,“谢谢啊,谢谢提醒。”她刚来远大集团一个月,关于老板这样私人的个人喜好她还确实不知道,平日里她也不会专门去打听老板这样的喜好。
  “嗨,小事情,想知道为什么吗?”蔡磊自我八卦地说道,“还不是之前的老板娘喜欢穿黄色,自从老大和之前老板娘闹掰以后啊,啧啧啧,你是没遇上之前那阵仗,你也算运气好,才来一个月,我们真是太惨了。”想起之前的惨状,蔡磊依然心有余悸。
  尹佳听得心不在焉,她对老板的私事没啥兴趣,可同事之间私下聚在一起,可不就喜欢讨论公司的八卦以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吗?尹佳刚来没多久,倒也算新同事,她并不想表现得特别孤傲,于是也就敷衍着应和着,“之前怎么了?”
  蔡磊张了张嘴,又把话吞了回去,“算了,你没经历过,说了你也不能感同身受,你是幸运儿,这时候来公司,老大应该已经处理好自己的个人问题,要不,这能找新欢?明天就举行二婚的婚礼了,听说啊,新老板娘特别漂亮,那美得啊,不可方物。”
  “你见过?”尹佳漫不经心地晃着酒杯里的红酒,她对新老板娘也没什么兴趣,漂亮吗?又是找的年轻小姑娘吧?老男人都喜欢小姑娘,许多女人也喜欢小姑娘,她喜欢吗?尹佳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蔡磊真会选地儿,要不是今天工作太忙,她压根没管这事儿,加上蔡磊请客,她也懒得管上什么地儿吃,两人打车来的这地方,有一瞬佳,尹佳甚至有些恍惚,她有多久没来了?好多地方感觉都不认识了,这西门桥下甚至开了太多的新店了。
  “我哪见过啊,我也听他们讲的。”
  蔡磊又絮絮叨叨讲了许多公司的事儿,尹佳听了一些,不过也相当于没听一样,吃完饭喝完酒,两人分道扬镳,尹佳没有马上回家,倒沿着这新修的一大片商业街走了走,这片已经变得她有些不认识了。
  开了好多酒吧、餐厅、咖啡馆,以前,她和柳云熙爱吃的那家馄饨店在哪儿去了?唉,来到这一片儿,不想起那个人,是几乎不可能的,都怪那蔡磊,无端端选这一片的地儿吃饭干嘛呢?或许更怪这初夏的夜,这不冷不热的夜里,微风一吹,让人横生出一丝惆怅来,是惆怅吗?还是落寞?疑惑是寂寥,她漫无目的地走在那初夏的夜里,风顺着脚踝往上裹挟,轻悠悠的,像曾经柳云熙如猫一般地顺着脚踝缠上来。
  去你妈的。
  尹佳跺了跺脚,觉得自己在这繁华的街道破口大骂实在太过神经质了,那可不是吗?都多少年了,还在想前女友,这可不是神经质是什么呢?尹佳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理期快要来了?想来也不是,还是这地方的错,她就不该吃完饭还在这儿溜达消食,趁早离开,打定主意尹佳忙拿出手机打车,等车的闲暇抬头一望,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怎么走到《名堂》来了,嘿,这可真是鬼打墙似的,哪最不愿意去,鬼使神差都能走到这儿,她刚往后退两步,就迎上一女人掀开门帘出来,那女人也跟看到鬼似得看着尹佳,手里烟往嘴里一送,“我看看这天象啊,这哪儿不对啊这是?这哪股妖风把我们尹大小姐给吹过来了。”
  “去你的。”这迎头撞上,尹佳哪还有脸跑,只好凑过去,又望了望帘里的状况,“生意怎么样?”
  “还行,这马上夏天了,人就会多起来了,你这是?怎么上这边来了?吃过了吗?”
  “吃过了,同事请客吃饭,就过来了。”
  “不得了,什么同事啊?平日里叫你过来,你就当这片儿是鬼门关似的,八台轿子都抬不过来,你一个同事吃饭都能把你这尊佛给请过来,可真离奇。”
  “行了,你别挖苦我了,来都来了,不请我进去喝一杯吗?”
  “请吧,我的祖宗,我这儿啊,就除了我开业那天你来过,这都几年了?三年还是四年啊?”那女人掀开门帘就把尹佳给邀了进去。
  “你自己店什么时候开业的你不知道?”尹佳克制着心里的翻涌,她竟然觉得头疼,总不能喝醉了吧?刚吃饭那会儿才喝了几杯红酒,还是这小酒馆太久没来了,一来,那股熟悉而又久远的气息就直往头上冲。
  陆乔拿了好些酒过来,又叫人拿了些小吃,往尹佳旁边一坐,“几个月没见,怎么又瘦了呢?”
  “日子太苦了,哪像你啊,这一天酒色财气地滋润着。”
  “咋了?想女人了?”
  尹佳白了她一眼。
  “瞪我干嘛?你这都空几年了,想女人不挺正常?你不想女人才不正常吧。”
  尹佳没说话,只顾着开陆乔拿过来的酒。
  “说真的,要不姐给你介绍几个吧?你喜欢啥样的类型都有,清纯的,可爱的,淑女的,有气质的,下到20,上至50,超过50的就没有了,再说也不合适了。”
  “行了,你别胡扯了。”
  “我给你说认真的,我胡扯啥啊?怎么?你还打算就一直这样单着啊?你这黄金年龄啊.......”见尹佳不耐烦,陆乔及时收了声,“行行行,不说了,每次给你说这事儿吧,你都不耐烦,这么好几年了,你要放不下,你就把柳云熙追回来,就这样干耗着,还打算耗多久啊?耗到七老八十?”
  “你扯她干什么?疯了吧,都分手多少年了,我和她还有关系吗?我还追她?得了吧姐,人现在啥样都不知道,兴许婚都结了几轮了。“
  “你别胡说八道。”陆乔叱了她一下。
  尹佳没当回事,“反正她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分手了就陌路人了,你居然还能提出让我再去追她,你是不是疯了?”
  “那能怪谁?还不是你俩,当初闹成那样,闹到最后,云熙连我都断了联系,谁能知道她的情况?说起你俩,我就痛心,你说当初多好的两个人......”
  “你再说一个字,我就走了。”尹佳作势起身。
  “行行行,不说了,你难得来一趟,喝你的酒吧。”陆乔却突然想到一事儿,又深深地看了尹佳一眼,“我最后说一句啊,我听说,云熙回来了......”
  尹佳端酒杯的手抖了抖。
  尹佳一时不知该做出如何的反应才能让自己显得特别的从容、自在毫不在意,可似乎做出任何的回应都晚了,她手抖什么呢?更好死不死地被陆乔看见,她只好将手中酒一饮而尽,继续云淡风轻道,“回来就回来呗,你这么大惊小怪干嘛?倒显得她是个人物似得。”
  “你呀!你俩呀!”陆乔用手指了指尹佳,叹了叹气,沉吟片刻,还是开腔道:“我就听说她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知道,因为啥回来的也不清楚,就李琰说有次在商场远远地看着有个女人特别像云熙。”
  “李琰那高度近视,她能认得出谁,是男是女她都分辨不出来。”
  “你这张嘴,得亏李琰这会儿不在,要不她又得掐你。她也以为自己看错了,还追上去确认,和云熙打了招呼,云熙一眼就认出她了啊,这还能有错?”
  尹佳听得心神有些恍惚,柳云熙真的回来了吗?她可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算了,回来就回来吧,关自己什么事,尹佳把最后一点酒喝完,和陆乔道了别,就回了家。那天晚上很奇怪,她出奇地头疼,总不能是陆乔店里的酒有问题吧?那是不可能的,可能就是西门桥那地儿的风水不好,她八字和那儿犯冲,她本来该早睡的,第二天要参加老板的婚礼,虽然是二婚,那谁管呢。
  第二天,尹佳差点没起得来,她一手撑着头,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掉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昨晚有没有睡着,又是几点睡着的。好在挑选衣服的时候还记得昨晚蔡磊的忠告,没有选黄色的衣服,她选了一件淡蓝色外套,着急忙慌地出了门,到地方已经快11:50了,蔡磊一眼瞧见她,跑了过来,“大姐,你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不等开席了再来?你是最晚来的宾客了。”
  “老板呢?”尹佳也有些着急,忙整理着自己的衣衫。
  “去换衣间换衣服去了。”
  尹佳在签到台给了红包,这才由蔡磊领着入了座。
  “别说,这地儿还挺美的。”尹佳一落座,这才四下观望了一番,这二婚还搞草坪婚礼啊?挺隆重,加上那天天气特别晴朗,万里无云,通道两旁搭的花架特美,有那么一瞬间,尹佳甚至觉得一个漂亮浪漫的婚礼也就预示着美满婚姻的开始吧。
  “仪式什么时候开始啊?”尹佳和蔡磊闲聊到。
  “12:08分”
  “二婚也要看这个啊?”尹佳没忍住直言道。
  蔡磊瞥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人新老板娘是头婚。”
  尹佳面色如常地“哦”了一声,心里对新老板娘铁定是20来岁的小姑娘加深了印象,她眉头微蹙,在心里摇头,年轻女人啊。
  没多久,到时间了,舞台上小提琴演奏家卖着力,尹佳望着桌上的冷餐有点想吃对面那块蛋糕,可惜在座的人似乎都没啥人有动作,大家都盯着舞台上,充其量手里端着香槟,尹佳昨晚喝了酒,早上起太晚,饭也没吃,现在饿得半死,她凑蔡磊耳边问道:“怎么大家都不吃啊?可以边吃边看啊?”
  蔡磊瞪了她一眼,尹佳有些委屈地小声道,“我饿了。”
  蔡磊把桌上每个人发的喜糖礼盒里端尹佳面前,“饿了先吃这个。”
  尹佳无语,只好剥了一颗奶糖放嘴里,算了,总好过低血糖吧,尽管她觉得婚礼的仪式最是无趣,可是对于台上的主角来说,一辈子也就一次这样的机会,当然,她老板那样的二婚除外,只是见大家都很遵守规则,盯着舞台的样子,尹佳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不懂事,于是也和蔡磊一样,仰着脖子,望着舞台,小提琴演奏结束了,穿着礼服的帅气司仪开始慷慨激昂,没一会儿,今天的男主角上台了,远大集团的老板穆强一身笔挺西装登场,说实话,穆强算保养得好的,那一头乌黑的头发,当然,尹佳也不知道她老板染不染头发,好像听说她老板是要健身的,所以身材保持得也挺好,但年龄始终摆在那儿了,娶一个小姑娘,不会像人家爸爸吗?尹佳心里腹诽道,可她也不敢和蔡磊八卦。
  蔡磊在那儿举着相机啪啪拍照,“你这么远能拍到什么啊?你去舞台那儿拍吧。”尹佳提议道。
  “一起去。”
  “我不去,没兴趣。”
  蔡磊不再管她,径直往舞台边去了。
  没一会儿,新娘入场了,按规定,是新娘的父亲搀着新娘入场吧。
  尹佳对新娘倒有点兴趣,就是想看看,到底是多年轻的小姑娘,奈何她离舞台太远了,自己又实在饿得懒的动弹,算了,管她多年轻貌美呢,尹佳饿得两眼发光,只好将喜糖礼盒里的奶糖、硬糖、软糖、巧克力全往嘴里放,舞台上按部就班地举行着仪式,鲜花,美酒,佳肴,良人,在她这个位置,只能看到新娘的轮廓,穿着白色的婚纱,身材高挑,就身影一看,就是一美人,有钱真好啊,尹佳想着,自己如果有一天能像老板一样有钱了,也能去找这样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吗?可尹佳并不喜欢小姑娘,尹佳在心里骂着自己矫情,还期待着有钱难买我乐意的桥段吗?自己配吗?
  她胡思乱想着,那一盒喜糖终于暂时缓冲了她的饥饿感,但高浓度的糖分让她觉得有些腻,以至于证婚人宣读新郎穆强新娘柳云熙的时候,尹佳觉得自己的脑子嗡嗡嗡地像被过度的糖分给搅合在一起,粘稠地睁不开,过分了吧,从昨天晚上误入西门桥开始,柳云熙这个名字就像鬼魂一样缠着她,在自己老板的婚礼上,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还能听到柳云熙的名字?自己鬼上身吧,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可真想抽自己一耳光,能不能有点出息?柳云熙什么啊柳云熙?柳云熙34岁了,穆强52岁,两人有关系吗?穆强二婚不知道找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啊?干嘛找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啊?疯了吧,尹佳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她摇了摇头,把手里的香槟喝了下去,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证婚人念了一大段说辞以后仪式就剩给双方父母敬茶了,不过尹佳看台上坐着等敬茶的也就三个人,算了,太远了,看不真切,她也懒得再看,一会儿给老板敬完酒她就开溜吧,回去补一觉,头实在是太疼了。
  开席了,尹佳终于可以吃东西了,蔡磊也回来了,嚷嚷道,“你是瞎了啊?没看见我叫你上舞台那儿来呢?”
  “去那儿干嘛?”
  “新娘扔捧花啊,你不接?”
  “???你少操心我。”尹佳白眼道,突然,她想着心里梗着那荒唐的事儿,沉吟片刻,若不经心地问道,“对了,新娘叫啥名啊?”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