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见到本座请绕道(古代架空)——深水巴西

   《殿下,见到本座请绕道》作者:深水巴西
  文案
  本文原名《尊主陷情》已经全文存稿,日更不辍,小可爱可以放心跳坑。
  莫妄与司冀昀之间隔着血仇,江山,他们之间最好的关系就是陌生人,但是司冀昀偏偏是个死脑筋。
  莫妄满心疲惫,司冀昀搂着他:“妄儿,我在。”
  司徒屏提剑满脸杀气:“你们不可能,请离开妄儿!”
  司冀昀笑得满脸邪肆:“除非我死!”
  司冀勋欲想杀他以绝后患,司冀昀干脆将他发配到封地伺候先皇先皇后去了。
  小剧场:
  莫妄:“你应该远离本座。”
  司冀昀:“奈何心不由己!”
  莫妄:“你不怕本座杀了你?”
  司冀昀:“妄儿,我的心都是你的,岂会在乎区区身体,当然……为夫更愿意以另一种方式安慰你。”
  莫妄满脸通红:“滚!”
  ps:武林尊主武力值爆表受x爱撩拨坦荡太子攻,有甜有虐,结局he,每天早上九点前更新。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妄,司冀昀 ┃ 配角:司冀勋,宇文菲菲,司徒屏 ┃ 其它:司寇,雷动
 
 
第1章 初见
  北阙帝国昭帝十八年
  茫茫浮云里,缈缈碧水宫!
  千灵山高入苍穹,半山腰而上云雾缭绕,北阙开国四百年来无人能登其上,无人能看其貌。
  一庞大宫殿矗立千灵山之颠,整个宫殿在云端忽隐忽现飘渺难寻,只有几个巨大的檐角冲出云间,云雾稀薄时碧水宫三个大字若隐若现。
  不远的天际云雾涌动时而盘龙时而伏虎,时而花开时而花落,或动或静或刚或柔,看得演武厅内弟子一个个目眩神迷。
  “宫主只怕已经不是人了……”
  “你怎么说话呢!什么不是人?是仙是神!”
  “对!对!对!听说宫主也只有二十有三……”
  “对,我也听说了,宫主真是天纵之资,碧水宫第一神功据说至今只有宫主一人练成,看这景象碧水神功或许已经大成了,功力说不定比四百年前武林至尊齐宵天还要强。”
  “谁说不是呢……”
  司徒屏含笑望向天际的云雾变化听着众弟子的谈论,敲了敲手里暗金色的拜贴一言不发向宫殿深处而去。
  静心亭
  莫妄一袭白衣凭栏而坐雪白的广袖垂落在膝盖上,右手执书左手五指有节奏的叩击栏杆,每一指落下栏外云雾便是一阵变化。
  “妄儿倒是好心情,宫内弟子可是静坐练功之心皆无。许久不见你如此高兴,想必碧水神功有了突破。”
  司徒屏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书无奈的从其手里抽开:“真不知当年师傅让你阅遍道经佛经是对是错,放开仇恨固然是好但也不可太清心寡欲。”
  莫妄抬起头眸中七分冷漠三分情意:“师兄有事?”
  他广袖扬起,只闻叮咚作响,桌上两盏白瓷酒杯顿时满上,他遥遥一点两盏酒杯落在两人手里:“冰泉酒。”
  他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拜贴:“何人拜贴?”
  碧水宫找自从他离开江湖五年来从不接受拜贴,他这才有此一问。
  “司冀昀!他手执碧水宫令前来,已经等候两日。”司徒屏略显焦虑,他也没有料到司冀昀会有碧水宫令。
  莫妄眸中仅剩的情意一点一点消失整个人犹如极北之地终年不化的寒冰森然道:“司冀昀!他如何会有碧水宫令?”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妄儿若不想见那……”
  “不用,带他去议事厅我随后就到。”
  司徒屏张嘴欲劝解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一口饮尽手里的冰泉酒微微颔首出了静心亭。
  良久,莫妄转身看向茫茫天际,天边最后的云雾定格在欲择人而噬的猛虎。
  十八年,所有事也该有个了结!
  “司寇,司冀昀……”
  莫妄收敛情绪神色淡漠地下了静心亭却并未在议事厅发现一人,微微阖目四面八方的声音渐渐传入耳中,不久,他广袖扬起身形出现在演武厅的瞭望台上。
  碧水宫的瞭望台像是建造在半空中,四周都没有依凭云雾缭绕,金色的阳光从天空中透出为周围的云雾镶上金色甚为美丽壮观。
  “你要见本座?”冷淡到近乎锐利的眼神落在司徒屏身旁高大的墨衣男子身上。
  司冀昀微愕,循着声音看去,瞭望台的一角突兀的出现一道身影,长发白衣双手负后神色冰冷——碧水宫主莫妄。
  他上前走了两步见莫妄不自觉的后退一步与他拉开距离,停下拱手笑道:“莫宫主,在下秦冀昀。今日叨扰实是有事相求。”
  秦冀昀?
  莫妄心下讽刺神色不变屈指一弹,一枚令牌从司冀昀怀中射出落在他手里。他细细打量的确是碧水宫宫令,不过是一枚普通宫令。
  碧水宫令分两种,一种特制只有八枚上有碧水宫地图配合碧水神功又定位功能,而普通宫令则并无这个功能。
  他微微用力宫令化为碎屑从指尖落下:“何事?”
  “秦某相请宫主与在下探一探九龙山脉。”司冀昀目光微动,又上前两步见他下意识的又退后半步撞到瞭望台的壁脚才不得不站住,两人之间的距离比刚才近了半步。
  莫妄蹙眉眸光更冷:“三日后。”
  话音还未散去,他的身影已经渐渐的从实到虚就这样消失在两人眼前。
  司徒屏见状拱手道:“秦兄莫怪,妄儿自小如此。”
  司冀昀回首爽朗一笑:“司徒兄客气,是冀昀打扰才是,莫宫主......”
  他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甚好。”
  武林至尊、杀神修罗、神秘无双、冰冷无情。
  这是武林对莫妄的十六字评语,世人都道碧水宫主此人冷漠无心,司冀昀见到他的第一眼那戒备的模样却觉得更像跟着他的那只生人勿进浑身炸毛的狼。
  司冀昀想起他冰冷戒备又俊秀无双的模样眼里的笑意更甚对司徒屏道:“司徒兄,秦某第一次前来对碧水宫极为好奇,不介意四处看看?”
  “请!”司徒屏深深看了他一眼,司冀昀比他想象的坦荡的多。
  三日后
  天险九龙山脉,九座山脉绵延相连巍巍数十万里,地势险峻,凶兽出没频繁,构成北阙帝国最重要的防线——西境!
  九龙山脉一旦防线崩溃,西境门户打开,北阙将亡!
  九龙崩,西境开,北阙亡!
  这便成为了北阙开国四百年来一直流传的九字警言。
  “在那边......在那边......快追!”
  远处影影绰绰的火点,一道人影狼狈的逃窜到一棵大树下喘息片刻后脚下一点跳上了树站在莫妄身旁笑道:“莫兄,接下来看你的了。”
  这时突然一群手持火把的官兵向这里跑来,司冀昀情急之下俯低身体,却忘记他与莫妄在一起这样一来刚好将他困在他与树枝之间,两人顿时脸对脸靠得极近。
  莫妄一惊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他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他从来没有与人这般亲近。
  等属下的人声渐渐远离,他一掌挥开司冀昀,自己则站在不远处树梢之上随风而动淡淡道:“本座还未将这群乌合之众看在眼里!”
  “呵呵......到是冀昀小瞧了莫宫主.....咳咳......”司冀昀也是颇为尴尬,掩饰似的呵呵一笑,却不想莫妄突然携起他一掠而起,迎面而来的凉风致使一口气憋在胸口,引得他剧烈咳嗽。
  见他如此模样,莫妄面巾下的唇角微微扯了扯瞬间又消失,脚下的速度再提,弹指间密林外围已是在望,然就在此时——
  刺耳的破空声突然从密林传来,莫妄脚步一顿,将司冀昀护在身后,五指连弹击落向他射来的暗箭,身形不停几个起落间出了密林,向着远处急射而去。
  不知多久,两人停在一块空地之上周围俱是低矮的灌木丛遮掩不住人。
  莫妄回首看了看,一阵疾驰密林早已看不见,放下司冀昀暗自舒了一口气,他与司徒屏都未曾这般靠近,刚才提着他心中总有股不自在。
  而司冀昀经过一阵快速的逃命再加上还要不停躲避射来的暗箭功力已经所剩无几,在莫妄放下他时便跌坐于地。
  司冀昀抬手看了一眼颤抖的右手苦笑一声:“这次经历可令冀昀终身难忘。”
  莫妄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仔细的观察起这块空地,空地边缘是一处断崖,崖下是湍急的河流,哗啦啦的声响隐隐传来。
  “你有此功力已令本座大为惊讶。”
  莫妄暗暗将地形记在心里,回首见他面色依旧苍白,神色复杂的从衣襟内取出黑色的瓷瓶扔给他:“早晚各一粒能够暂时缓解你身上的内伤。”
  司冀昀也不客气接过倒出一粒救往嘴里送去,一会儿笑道:“冀昀对于江湖也是极为向往的,若非身份......”
  说到这里他像是想到什么顿了顿自嘲一笑话音一转:“要知道冀昀的师傅也是江湖中人,要不然我也不会有碧水宫宫令,此次九龙山脉之事也不会麻烦莫宫主了......小心......呃......”
  司冀昀的目光无意间瞥向莫妄身后,一道金光毫无声息的突然出现,他来不及多想上前快速推开莫妄。
  而在金芒出现同时莫妄墨发无风自动挥手一掌却不料司冀昀会突然推开他,内力下意识收了几分,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金芒瞬间穿过司冀昀的胸口。
  “冀昀!”
  司冀昀的名字脱口而出,猝不及防间莫妄只能接下他倒下的身体,来不及多想快速的点了他胸口的穴道,眼睛看向不远处,山崖边上已经多了一个浑身雪白的男人,男子的面容笼罩在一层云雾之中看不清模样。
  绝顶高手!
  莫妄心惊,他一手扶着司冀昀,浑身的内力鼓动,周身发出淡淡的金芒,金芒的颜色越来越淡渐渐趋近于无。
  “呵......”倏的,那人发出一声轻嘲,也看不清他如何动作,转瞬间便出现在莫妄身后。
  “哼!”莫妄面色一冷向右斜跨三步躲过他的攻击,反手一击冷笑道:“不自量力!”
  两道身影快速的在上空交错,掌风与拳风相撞发出沉闷的气爆声,两人交手不下百招,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两道身影急速落下。
  莫妄气息微微有些急促而对面的男子却一连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短短时间高下立判。
  “武林尊主碧水宫宫主果然名不虚传!”男人咽下上涌的血气目光扫过莫妄手里的司冀昀轻笑道:“刚才这位小友可是伤了心脉相救无望,莫宫主何不放下他,你我两人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伤了心脉!
  莫妄大惊,低下头来只见怀中的司冀昀在刚才两人的交手当中已经面如金纸昏迷不醒,若不及时施救恐怕拖不过明天。
  他心神微乱快速的在他胸口摸了几下,果然......
  “莫宫主,无为难道没有提醒过你,强敌当前谨防心神方为上策......”
  “聒噪!”
  “......”
  “碰!”
  怒极之下,莫妄毫不留情一掌击退男子,此时他已经退到崖边,在退后一步便是断崖下湍急的河流。
  司冀昀的伤势拖不得,莫妄低头看了看断崖深处的河流又看向男子,冷峻的面容有些阴森:“今天这伤本座记住了!”
  说罢回身毫不犹豫的跳下断崖。
  男子慢慢的踱到崖边,低头怔怔地看向崖底,一直缠绕在他脸上的云雾逐渐散去,露出极为清隽的脸庞,璨若星辰的眸子露出几分兴味,
  他哇的一声吐出淤血,擦了擦嘴角。
  “想不到年级轻轻碧水神功竟然已经将要大成,只是想要救下司冀昀只有它了,莫妄你会如何选择?双子帝星,一明一暗一死一生,这丝生机就看你们自己能否抓住!老头子,十八年该来的还是会来,武林朝廷也该动一动了!”
  一阵凉风吹过,崖上再无人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  卑微小作者接受小可爱意见现将《尊主陷情》改名为《殿下,见到本座请绕道》。
 
 
第2章 施救
  “啪!”
  莫妄一上岸便将手中的人重重的扔在地上,他烦躁的瞥了一眼昏迷司冀昀,此时的他气已经息弱得几乎察觉不到,扔在这里不出半个时辰这世上将会再无此人。
  这个念头一出现竟然牢牢的占据他的心神,眼底的杀气忽隐忽现,他极力克制体内翻涌的戾气,脚步却不由自主的靠近司冀昀,右手鬼使神差的扣住了他的脖子。
  再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司冀昀这是你该得的!是你欠我的!
  潇白,你以后就是莫妄,切记,是莫妄......而非莫忘!
  师傅!
  莫妄脑中犹如炸入一道惊雷,快速地缩回手惊慌失措的后退半步。
  莫妄你做什么?你怎么能忘了师傅的教导,司潇白已经死了,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的你是莫妄,只能是莫妄!
  莫妄面露慌乱深深吸了一口气,再也不看司冀昀一眼纵身离开,慌不择路的一阵急行。
  此时天色已黑,夜间的空气带着凉意,他冷静下来,恰在此时,几道朦胧的光点印在他脸上,莫妄怔愣地仰头透过看向天空。
  原来他已经到了山脉边缘,周围的树木稀疏这才没有挡住射/入的月光。
  月亮格外的圆,今天十五了吗?
  看着看着他垂在两侧的双手紧紧握着嘴唇抿起,无形散发出的戾气再次被他压在心底。
  良久,他轻喝一声,以比原来更快的速度向来处行去。
  司冀昀躺在原地浑身湿透,惨白的面色泛着青紫,胸口的起伏微弱到几乎看不见。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