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爷,公主来找你了!(Gl百合)——回笙

   《驸马爷,公主来找你了!》作者:回笙
  文案
  原名《子兮往矣》
  当面对亲情的时候,公主放弃了可怜的小驸马
  当面对王权的时候,公主放弃了可怜的小驸马
  当面对责任的时候,公主又放弃了可怜的小驸马
  小驸马怒:既然做乖乖的小驸马总被放弃那就做超级大反派!
  公主“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驸马,我代表光大读者采访一下你的心情。”
  良子宁跪着键盘怒目“这不都是你编的剧本吗?!”
  作者君“……”
  不要站错cp!不要站错cp!不要站错cp!
  虽然表妹也很好,落尘也很妖孽强势,但是!驸马爷是公主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女扮男装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良子宁、周嗣音 ┃ 配角:一堆人 ┃ 其它:
 
 
第1章 女扮男装护良府老小
  满天桃花纷飞,遮了谁的眼?空凉凉的桃林中荒废的小木屋,在等候着谁归?
  木屋旁一长发随意披在身上的女子紧靠在桃树下,垂下的手搭在一旁的酒坛上。透着她的眼看尽往日浮沉……长安盛世!
  当今乱世,国号为周。大将军良卫国携长子良世忠击退匈奴三百里大捷班师回朝!良卫国兵权在握周文帝心生忌惮不顾良卫国长子良世忠重伤在身又派其前往北方降倭寇,三万兵马对敌十万大军!
  良世忠纵使天生神将,也难敌重伤在身又心力憔悴,退敌后便药石无医不治身亡……
  大将军良卫国因此继承无人……
  幸得三年后正妻叶氏又得一子唤名“良子宁”
  “爹不再希望你精忠报国,爹只盼你能护住将军府的一众老小!”良卫国红着一双泪眼抱着刚出生的良子宁想到了自己的长子,双拳紧握。
  世忠……是爹害死了你……
  唤来管家“今天参与接生的众人,统统处死,不留活口。”
  管家心中也是叹息,都是一些无辜的人,可是若不是这般。如何让这小姐变成少爷!
  “遵命!”
  良卫国以自己年迈、幼子年少为由上书辞了兵权,卸下了一生的戎装。周文帝象征似的驳回了良卫国的请求,三次上述后也就允了。封良卫国为安逸候,良子宁为世子。
  只是这“安逸候”表面为纵享天伦之乐,实际上何尝不是在警告良卫国让他本分、安逸的过完余生?
  崇文二月膝下无子的周文帝终得一女,
  十七年后
  “世子!若是让老爷知道您又偷偷来校场非打死我们不可!”已经长大了的良子宁一身紫衣翩翩贵气天成,白嫩的小脸上透着不屑地神情,一把折扇晃在手中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后面跟着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书童小竹子。
  “哼!我良家世代武将为何偏偏在我这就要学文?!除了祖传的良家枪其他武学爹一概不让我接触,凭什么?武师傅也说了本世子学武的天赋异常!凭什么不让我做我自己喜欢的事!”良子辰一脸愤愤的模样说出了这些年憋在自己心中的话,自从安逸候发现良子宁有着对武学过目不忘的本事后一边叹息一边禁止了良子宁去校场。
  因此良子宁对此积怨颇深。
  小竹子也是头疼的捶捶脑袋,突然灵光一闪“世子!莫不如我们去找心忧小姐吧!”陈心忧为良子宁母亲张氏二叔家的哥哥所生之女,与良子宁为表兄妹。
  良子宁听到心忧表妹的名字缓解了脸上的不悦,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小竹子的建议。
  又想着心忧表妹的桃花酿良子宁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走过一处小摊子,发现摊位上有一朵被琥珀晶莹包裹住的一整片桃花,良子宁拿起这枚琥珀问摊主“这个什么价?”
  小摊主今天被不少人问过这枚桃花琥珀如何卖,可是都觉得价格太高而不了了之,现在见又有人来问而且衣着华丽心中一阵欢喜想着应该是一个冤大头。
  “三千两。”
  一旁的小竹子震惊的长大了嘴巴,想他一个月的月钱也不过三两白银,买下这个就算是他高寿如神仙也要他不吃不喝整整八十多年!而且这小贩像是在宰自家少爷,思及至此怒不可遏的叉腰吼道“三千两!?你怎么不去抢!”
  小贩不屑的撇撇嘴,原来又是一个穷鬼。
  一旁的良子宁笑而不言,手中把玩着那枚桃花琥珀。
  这东西与表妹可真配。
  小竹子站在一边看着自家少爷这姨母笑心里急坏了,就算少爷有钱也不能这样败家啊!
  “这东西确实不错。”小贩听良子宁开口说话,想到刚刚不过是一个奴才,真正的金主在这呢。
  立即笑脸相迎,附和着“公子好眼力。这枚琥珀,我敢说天下无双!”
  良子宁点点头,同意小贩的话。
  不过良子宁不知道他这轻轻的点头,像是一把大锤子狠狠的捶在了小竹子的心头。小竹子内心泪奔绝望公子不是真的要败家吧?让老爷知道不弄死公子就弄死他啊!
  良子宁接着开口“不过……”
  小贩疑惑抬起头“公子有什么问题吗?”
  “你确定你的身份承受得住这三千两吗?”言罢小贩突然觉得脖颈一阵冷风,紧接着就看见自己的一缕发丝散落在摊子上……
  小贩一下子吓得腿都软了,瘫在地上颤抖着开口“公子……公子饶命,这东西我不要了,不要了,送给公子……给给公子。”良子宁摇摇头,伸手进怀里。
  小贩以为良子宁要掏刀子,吓得直接在地上一边求饶一边磕起头来。然而良子宁只不过掏出了三两白银放在了小贩眼前,然后带着小竹子离开了摊位。
  小竹子被自己家少爷的举动震惊的一愣一愣的,这……这是强买强卖啊……
  “……少爷你这纨绔模样,老爷知道了你会被罚的……”小竹子终于忍不住开口
  良子宁只是笑“我认为爹不但不会罚我还会奖励我。”
  小竹子“???”
  良子宁把玩着手中的琥珀,神情严肃“小竹子,你听没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刚刚我见那摊位周围明显有着好几名大汉守着,想来也是刚刚被这小贩拒绝了的买客。他若是还留下这枚琥珀……今晚这长安城就该多一具尸体了。而且,他没钱没势如何受得住那三千白银?挣钱容易守财难。”
  小竹子震惊,他确实没想到这点。不过既然有好多大汉……那是不是说明他们现在很危险!!小竹子警惕的将良子宁扯到身后四处瞧瞧。
  良子宁被小竹子拽的一个猝不及防,站稳了摇摆的身子又气又笑的拍了一下小竹子的脑袋
  “卫良来了。”
  言罢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站定在良子宁身前“拜见世子,杂碎皆已解决。”
  小竹子见卫良,感觉心中一下子安全感爆棚!眼泪汪汪的看着卫良,良子宁看着小竹子的模样心中很是不爽。是本世子给不了你安全感了?
  一脸不快的大步往前走理都不理小竹子,等小竹子反应过来后良子宁已经走得没了影子。小竹子只能惨兮兮的在后面狂奔。
  不知不觉身边已经是桃林密布,繁花漫天……
 
 
第2章 桃林相赠桃花珀
  这片桃林为陈心忧母亲向忘忧生前所种,向忘忧与陈有年年少定情携手相陪十载年华。两人伉俪情深也被传为一段佳话,后来边关战乱陈有年随着良卫国一同前往边关抗敌。在陈有年走后不久,向忘忧便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向忘忧欣喜的写信告知了陈有年,陈有年收到信后只是痴痴地笑。回信让向忘忧勿念,边关大捷他便凯旋而归,要她等他回家。
  没成想这一战便是三年,三年里他们的困难不仅仅是眼前的敌人,后面更有周文帝为了节俭民生而克扣军草。
  而这个时候向忘忧将桃花酿成的酒,桃子制成的果干,桃核做成的桃仁源源不断的送往了前线……这些都成了大军的口粮,前方又得生机勇猛直前!军队中的人都敬称向忘忧为“桃花仙子”
  可是……三年后陈有年凯旋回家却发现只剩下破败的门楣……陈有年走进荒凉的家,心中慌了起来。这时他看见向忘忧的贴身婢女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陈有年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婢女已经啜泣着跪在了他面前“将军……夫人已经薨了。小姐求将军赐名……”
  陈有年脑袋轰的一声崩了……
  原来陈有年走后的第二年向忘忧生下了陈心忧身子便虚弱不堪,又得前线战情吃紧于是变卖家财为陈有年筹备后勤,正巧那十里的桃林也结了果。向忘忧亲自监督桃花酒、果脯、核仁的制作工程。又用变卖了家产、嫁妆、首饰……只为了给前线多添一份米……
  后来积劳成疾,家徒四壁,连病……都看不起了。向忘忧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连着一夜又一夜写下了一封封给陈有年的信,让侍女每隔一段时间就寄上一封,只为了让陈有年安心……最后虚弱至及的向忘忧永远倒在了一封还未写完的信上。
  “夫君勿念,一切安好。盼归……”
  陈有年抱着陈心忧,那小小的人挥着手似乎是想要帮他擦泪。
  “心忧……就叫心忧吧……”
  良子宁走进了桃林深处,来到一处庭院。庭院里陈有年正在和陈心忧下着棋,陈有年看着陈心忧长得越来越像向忘忧的脸心里越发的疼。忘忧,是我亏欠了你。我们的女儿我会用这一辈子,用我的命好好呵护。谁都不能伤她分毫……
  “表妹!”良子宁欢喜的开口,在远处挥着手。心忧听到这声呼唤身子一震,惊喜的抬起头远远地便望见了站在桃花树下的少年郎。提起洁白的裙摆跑向了良子宁,等到跑进后才意识到自己的举止究竟有多么的不矜持。瞬间红了脸低着头小声唤了一声“表哥……”
  想到父亲还在身后看着,急忙双手叠与侧腰前半蹲身子“见过表哥。”良子宁直接伸手将心忧扶了起来,不顾心忧红得要滴血的脸大大方方的牵着她的手走向了陈有年“舅舅!我来看你了!”,陈有年黑着脸,死死的盯着良子宁握着的手怒道“臭小子!给老子松开!心忧这样被别人瞧了去你是要毁了她的清白吗!?”
  子宁不好意思的笑笑放开了手“是子宁欠缺考虑唐突了表妹。”心忧看着放开的手,落寞的神情一闪而过的。陈有年看见心忧的模样若有所思……
  “表妹,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子宁仿佛献宝似的拿出了桃花琥珀,几近透明的琥珀内包裹着一朵绽放的桃花,美得动人心弦。心忧拿过桃花珀心中被欢喜所填满。
  “谢谢表哥,心忧很喜欢很喜欢。”将桃花珀握于手中贴在心口,美得动人心弦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满含着情意的笑容,惊艳了漫天桃花,纷纷环着心忧的身子打着旋……
  “好美……”子宁的心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的跳着。
  心忧听见了子宁的呢喃,红晕爬上了耳根……
  陈有年看着眼前的两人摸了摸胡子,心中不知思索着什么……
  皇宫之内
  十八年前的周文帝膝下无子终于有一天传来了德庄皇后怀有身孕的消息,一年后终于诞下一女。周文帝龙心大悦,不顾前方军情,下旨普天同庆减税三年。为女起名“允”,封号“嗣音”,其名字含义不言而喻,此女日后定然是天之娇女,只要她想要的,周文帝以“允”许诺。
  时隔十年后德庄皇后又传来身怀有孕的消息,只是这一次她诞下龙嗣后便因难产撒手人寰,这一次的孩子的到来给周文帝的只有沉重的打击。周文帝一生多疑,却仅仅只爱了一个女人,娶了一个女人。虽然这一次是个男孩,周文帝却并没有像嗣音的到来一般大摆宴席,只是简简单单的赐了名字“辞”和封号“怀景”便回寝宫了。
  如今由于周文帝太过于重文轻武导致边关战乱四起,举国上下无可用之兵,能用之将。
  周文帝看着一日又一日呈上来的奏折,头痛不堪。
  “父皇为何如此烦心?不知允儿可能为父皇分忧?”长公主嗣音并不需要通报便可以轻易踏入周文帝的上书房,这是历代太子都没有的权利,可偏偏她周嗣音便有这个特权。
  “原来是允儿啊,过来,来父皇身边坐。”周文帝一边招呼着嗣音进来一边往一旁挪了挪身子,看着空出来的龙椅觉着还是有些小又挪了挪身子将自己的龙袍也往身体另一侧扒拉。嗣音目光柔柔的看着眼前年迈的周文帝,她知道她的父皇是真心爱着自己的。哪怕身在帝王家身不由己,可是周文帝从来没允许任何人打着想把她送出去和亲的念头。
  可是,嗣音眉头紧皱看着龙案上堆满的奏折,随随便便一撇就能看见越来越多大臣上书请求周文帝将她送出去和亲。
  呵,真是一群老奸巨猾,贪生怕死的鬼。
  周文帝不好意思的笑笑说 “呵呵,父皇刚下朝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这龙袍着实有些碍事。”嗣音摇摇头,走到了周文帝身边却没坐下。随手拿起了一本奏折大概浏览了一下上面的内容“父皇,准奏吧。”
  周文帝本来紧张嗣音看见这些奏折会不开心,没想到听到说让自己准奏。顿时龙颜大怒“胡闹!朕就是再无能也绝不会嫁女求和!”
  嗣音摇摇头“父皇,允儿知道父皇心疼允儿。可是允儿终究要嫁人的,如今群臣上书,不如顺应民意将允儿嫁出去。不过这嫁给谁,则是父皇说的算了。我见良老将军的儿子也适时婚娶了。如若允儿下嫁将军府,既可以揽笼武将又可以堵住群臣悠悠之口边关有良老将军的名号又可恢复太平,此为一箭三雕。”
  如此一来周文帝所有的难题都得到了解决,显然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他狠不下那个心。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