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养偏执神灵们后/收养偏执反派们后——咬猫耳朵

 
 
 
 
 
《收养偏执神灵们后》作者:咬猫耳朵
 
文案
季糖专门收养怨气过重的厉鬼,帮它们实现生前的愿望,给予它们生前求而不得的温暖。——没过多久,他成为厉鬼间的团宠。
双耳被刺聋死亡的音乐家厉鬼,死后能奏出全世界最美妙的音乐,且只为季糖一人奏曲。
死于人生最美好时刻的天才少年厉鬼,为季糖创造出全世界第一部全息恐怖游戏。
背负千年冤罪的将军战神厉鬼,死后拥有最强大的阴兵队,只保护季糖一人。
死于狭隘水池中的鲸鱼幼崽,带着季糖飞上无垠蓝天。
就连鬼王也成为他的裤下之臣!
 
后来,所有厉鬼都发现彼此的存在,还发现自己只是季糖收养的厉鬼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季糖:0w0乖巧。
 
*在鬼界疯狂撩一群阴郁厉鬼大佬的故事,团宠治愈文,精分攻,最后会合体。
*番外有主角穿到厉鬼们生前阻止他们死亡的故事,可配合正文观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糖 ┃ 配角:★专注团宠甜文,专栏求收藏呀0v0 
 
 
 
 
第1章 
  初冬。
  季糖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顿时铺天盖地般地涌来,白色的小屋子像被金色糖浆淹没了般。
  季糖来到门口的牛奶箱,打开小箱子,然后从中取出两杯热乎乎的新鲜罐装奶。他把牛奶放到餐桌上,然后从厨房的锅里端出两个白白胖胖的馒头。
  松软热乎的馒头被牛奶浸软,像一团散发着浓浓奶香的小白云。
  季糖边吃早餐,边摸出手机,打开自己的粉丝群。
  清晨六点。
  群内已经有人在报早安和签到。
  季糖唇角轻扬,他戳开语音消息框,轻声对粉丝们道:“早安。”
  少年的声音特别温柔好听,奶呼呼的。
  语音消息发出去的片刻,在线的粉丝们整整齐齐地回复。
  【小奶糖早安!!】
  【早安呀!我的小奶糖!】
  【大家今天的早餐吃奶糖了吗?】
  噗。吃奶糖……
  季糖望着他们的回复,眉眼微微弯起,白皙的脸颊冒出一对小梨涡。
  他吃完早餐,把盘子收拾好。然后回到卧室,打开电脑,启动剪辑视频的软件,开始一天的工作。
  季糖是布丁网上一名灵异UP主,名字叫奶糖。专门给网友们直播探险灵异场景的那种主播。
  上个星期,他刚探险完一家相传有红衣女鬼的废弃医院。拍摄的录像刚整理出来,还差后期和剪辑。
  但季糖目前的人气并不太景气。
  大家都清楚世界上没鬼。无论季糖怎么拍,视频内都不会有鬼,只有人为营造的恐怖气氛和背景音乐。
  久而久之,观众们便感到有点腻,看过一遍后便投奔其他主播。
  不单单是季糖在冷,整个灵异探险直播圈都在冷。
  季糖甚至算是比较好的。
  但剩下的粉丝们,并不是因为季糖拍的灵异视频而留下,而是因为季糖的长相和性格。
  即便如此。
  季糖仍是在认认真真地做灵异视频。
  每两周上传一期,用最好的拍摄设备,每次都很认真地做后期,确保粉丝们能清晰地观看视频。
  季糖一口气忙碌到中午。终于将长达两小时的录像剪辑到简洁的二十分钟。
  他关掉电脑,来到厨房给自己煮了碗鸡蛋面当午餐。
  面条在厨房的小奶锅里咕咚咕咚煮着,冒出的香喷喷热气驱散了冬天的冷风。
  季糖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等面条熟,一边打开手机。
  一个上午的时间。他的粉丝群消息已经到了99+
  粉丝群人数不多,两三百人,但大家都很活跃。
  他们一如既往地在讨论自家主播,为何不跳槽拍其他类型的视频。
  ——小奶糖的手又细又白,随便做一个手工视频都能引得粉丝们嗷嗷叫。
  ——小奶糖会做饭,怎么不拍美食视频?
  ——小奶糖的声音很好听,奶呼呼的,怎么不直播唱歌?一定会火的。
  季糖无奈地轻笑,勾起的唇角像小月牙。
  他坚持拍摄灵异视频,其实是有点原因。只是自己深埋于心底不愿说。
  他退出小企鹅,瞥一眼桌面——
  出乎意料的。
  他发现自己的手机桌面多出一个陌生的软件。
  【厉鬼收容所】
  季糖皱眉:“…………?”
  病毒软件?
  还是自己无意中下载的游戏?
  季糖拖拽软件图标,却发现删不掉。无奈之下,他只能打开。
  戳开有一个小幽灵图标的软件,整个屏幕瞬间黑下来,弹出一个小文字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抱有不甘、遗憾、痛苦死去的人。他们死后,大多成为无法进入轮回的厉鬼。它们只能永远在人间孤独地徘徊,成为人人嗤之以鼻的脏东西。】
  【久而久之,它们的怨气达到一个峰值,只能靠伤害生灵来发泄怨气。】
  【您要做的——则是抹除它们的怨气。】
  【给它们一个家、一点温暖、一道光或一个抱抱和夸奖,都能消除它们的怨气。】
  【这些举动,都是它们生前求而不得的东西。】
  【您是否愿意把您的家改造成厉鬼收容所,帮助它们?】
  季糖:“…………”
  懵。
  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季糖没有回答游戏的问题,他选择退出游戏。
  他瞥一眼拥有白色幽灵的软件图标。
  厉鬼收容所啊……
  他探险过不下二十个灵异场景,没遇到一个鬼。
  拍不到真正的鬼,也是灵异主播圈没落的原因。
  ——要是有人能拥有一群真正的鬼,并为它们进行各种拍摄。
  那这个灵异主播铁定能大火。
  更不用说拥有一整个厉鬼收容所。
  而且……这个世界也不会再有这么多遗憾。死后的人们还有得到温暖的机会。
  可惜,这些东西只能在游戏中出现。
  季糖想到这里,轻叹口气,放下手机。站起身关掉了电磁炉,然后把小奶锅里的面条倒进碗里,端到餐桌上开吃。
  少年小心翼翼地扒拉完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白皙清秀的娃娃脸吃得红扑扑,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他洗了把脸,准备继续工作。
  等待会忙完时,或许可以玩一玩那款游戏。
  经营厉鬼收容所,看起来挺新奇的。
  他坐在电脑前,认认真真地继续编辑起视频。
  他所拍摄的废弃医院探险记,依然没有任何鬼出现。但他依旧很努力地制造恐怖气氛,迎合观众的胃口。
  无论有没有鬼,灵异主播都必须给观众提供刺激感。
  这是一个灵异主播该做的。
  窗外明媚的金色阳光逐渐变成昏黄的夕阳,像一把金子般倾倒在地。
  下午六点。
  季糖终于将视频最后一段的后期制作完毕。
  就差背景音乐。
  季糖还在苦恼该用什么样的背景音乐,以及要向谁购买背景音乐。
  他所在的布丁网版权控制很严格,背景音乐必须找人定制或购买。
  但现在的作曲工作室,都不太愿意接来自灵异主播的作曲申请。
  季糖眉头微皱,挠着软蓬蓬的黑发。最终他仍是放弃想这个问题,先去填饱肚子要紧。
  他会的东西很多,烹饪便是其中一个。他自然不会亏待自己的肚子。
  他钻进厨房里,从冰箱中端出早上买好的新鲜肉食,然后做了一盘简单的青瓜炒肉。电饭煲已经自动将米饭煮好,米饭粒粒分明,洒上伴有点青瓜清甜感的肉汁,很好吃。
  他把晚餐端到客厅,想边看电视边吃。
  ——对了,他还得研究下突然出现在他手机中的游戏。
  季糖一顿,拿出手机。
  厉鬼收容所好端端地待在桌面中。
  季糖打开游戏。
  游戏界面里的文字框没有消失。
  【您是否愿意把您的家改造成厉鬼收容所,帮助它们?】
  季糖:“……”
  他戳了愿意。
  如果按不愿意,那这款游戏可以终结了。
  【恭喜!您成功成为厉鬼收容所所长!】
  【是否召唤附近的厉鬼入住您的收容所?】
  【注意!个别厉鬼极其危险!请勿让它们对您产生感情!】
  游戏界面并没有出现任何图画,只有一个个文字框不断地弹出。
  还能召唤?
  怎么召唤?
  厉鬼收容所……又在哪里?
  这个游戏可能一个过家家游戏吧。
  季糖拧起眉头,有点懵。他有点搞不懂这游戏究竟怎么玩。
  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戳了答应召唤附近的厉鬼入住收容所。
  【哼哧哼哧召唤中!请您耐心等候!】
  这条文字框出现后。游戏界面再也没有新东西弹出,一动不动地停在这个文字框上。
  像卡死了般。
  季糖戳了几下无果后,只能退出游戏。
  茶几上的晚饭还没凉,季糖揣起奶瓷色的饭碗,边吃着边看起电视。
  他既然是一名灵异场景探险主播。平时当然少不了积累营造恐怖气氛的素材。没有鬼,那只能拿气氛代替。
  于是,他选择看恐怖片。
  欧美恐怖片一开始就各种血呼呼地甩肉,主角的尖叫声二连三地响起,镜头不断地转换,一张张血肉模糊的鬼怪尸体各种方式惊现。血腥恐怖的场面占满整个屏幕。
  但少年依旧是捧着饭碗,端坐在沙发上,香喷喷地吃着饭。安安静静的神情显得整个人看起来很乖。
  也很违和。
  季糖长有一张娃娃脸。软糯糯、温温和和的,眼角和脸蛋还总是会泛红。
  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胆小黏人的长相,有可能还特别爱哭。
  ——但事与愿违。
  季糖特别大胆,胆子比那些魁梧大汉更要大。边看恐怖片边津津有味地吃饭,已经是家常便饭。
  正是这种反差萌,让粉丝们下意识地忽略没有鬼的视频,更关注于他本人。
  有些人想等到他被吓哭的那天,有些人喜欢看他用“我超胆小”的娃娃脸叱咤所有灵异场景。
  季糖吃完饭,恐怖片仍是没结束。
  他只能半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片子。
  时间接近晚上九点。
  季糖刚毕业不久,作息还很规律。屏幕内的主角在不断惨叫,残肢断肉血肉模糊地惊现,但他已经乖乖地睡着了。
  脑袋一垂一垂地靠在沙发上,下垂的眼角带有点绯红色
  ——咔嚓。
  在季糖完全熟睡后,电视剧倏然关闭。
  连带着整座屋子的电源。
  窄小的空间一时间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少年旁边的手机自动亮起,一行新文字框从中弹出。
  【召唤成功!您将迎接收容所第一个厉鬼。】
  【它从来不是一个善类,它是寂静世界中的恶魔,对一切都失去了追求和希望。除了你。】
  【厉鬼已经来到您的身边!】
 
 
第2章 
  季糖醒来之时,只看见一片漆黑。
  他眉头轻皱,瞥一眼唯一发着光的电池表。
  凌晨两点半。
  自己在沙发上睡了这么久吗?
  灯也不知何时被自己关了。
  他揉揉泛红的眼眶,摸到沙发旁边的电灯开关,按下去。
  没反应。
  季糖:“……”
  他又戳了戳。室内仍是伸手不见五指。
  看来是停电了。
  大冬天的。
  没暖炉烤了,唉。
  季糖缩缩凉嗦嗦的脖子,抿紧衣领,然后端起未来得及收拾的碗筷,准备去洗。但当他站起身时,整个人倏然顿住。
  家门在他睡着的时候,被打开了,正被风吹得咯吱咯吱响。
  他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被风吹的吗?
  季糖拧起眉头,反应性地去关门。
  他悄悄地合上门,想打开手机的电筒,确认是不是真的被风吹的。但没等他打开手机锁屏,瞳孔骤缩。
  ——他刚刚离开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由于室内停电,他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个人半坐着,看不清面庞,大约有一米九高。
  季糖:“??”
  非法入室?小偷??
  他警惕起来,他悄悄往鞋柜旁缩,只探出一个脑袋,不让对方注意到自己。
  他虽然胆大,但这不代表他是鲁莽的人。
  他可不敢冲上去试着制服一个比他高出许多的男人。
  季糖皱眉,白皙的面庞沾有点细汗,眼眶习惯性地泛红。
  报警吧。
  他可不想被抢劫,到时候自己只能光着屁股睡大街,……太丢脸了。
  他掏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桌面回到了厉鬼收容所的游戏界面。
  【您召唤的厉鬼,已经来到您的收容所中!】
  【它在世间流浪了多年,怨气无法得到化解。请您给它一点点小温暖,融化它的怨气。】
  【厉鬼身份介绍如下:
  姓名:谢立。
  死亡原因:双耳被刀刃刺入,感染而亡。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