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媒(玄幻灵异)——风流书呆

 
 
 
 
《灵媒》作者:风流书呆
 
文案
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并不需要任何实质性的接触,只需一丝灵光或一个闪念,就能获悉很多东西。
他们的眼睛能洞穿过去、明晰现在,堪破未来。他们能透过你的眼看见你之所见,也能透过你的鼻嗅见你之所闻,亦能透过你的舌尝见你之所尝,甚至能透过你的心窥探你之所想。
这种人,被外界称之为——灵媒。
 
一句话简介:一个行走的挂逼从沉睡中苏醒的故事。
 
排雷小包:
1,某些情节会有点恐怖,胆小的宝宝们酌情食用。
2,有雷有苏,没有逻辑和智商,怎么爽怎么写。对作者的要求比较高的宝宝们也请酌情食用。
3,故事背景架空,与现实社会没有一毛钱关系,请宝贝们勿随意代入。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梵伽罗 ┃ 配角:宋恩慈、赵文彦,庄禛 ┃ 其它:逆袭、打脸、手撕各路神怪
 
作品简评
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并不需要任何实质性的接触,只需一丝灵光或一个闪念,就能获悉很多东西。他们的眼睛能洞穿过去、明晰现在,堪破未来。他们能透过你的眼看见你之所见,也能透过你的鼻嗅见你之所闻,亦能透过你的舌尝见你之所尝,甚至能透过你的心窥探你之所想。这种人,被外界称之为——灵媒。这是一篇风格独特的文,作者利用层层悬念把一个个或离奇或悲欢的故事融为一体。全文情节紧凑、叙事明快、高潮迭起,每一个人物形象都十分饱满,且各自拥有着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主角从一个孤独的行者,渐渐融入这个对他而言陌生的时代,又利用自己的能力改变着这个时代。这里不仅有正义战胜邪恶,也有人性的自私冷酷与纯善美好。主角一路看遍这个世界,也一路获得成长。文章有虐有甜,有爽快也有寥落,非常值得回味。
 
 
 
 
第1章 
  一名身材消瘦的青年站在一个巨大的黑水池边,眉目低垂,表情淡然,脑海中却暴风骤雨般反复回荡着一句话:“梵伽罗,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安静时候的样子。”
  “安静?呵,我梵伽罗何时安静过?”青年咬着牙,低声吐出一句话,双手也慢慢握紧成拳,似乎在极力压抑着某种情绪。
  是的,梵伽罗患有狂躁症。打从七岁第一次犯病且徒手扼杀了家中的一只小猫,他就极为清楚地知道,自己这这辈子绝无可能安安静静地待上哪怕十分钟。他的身体仿佛一座活火山,随时面临着喷发,无论是谁,只要稍微触怒他一点点,就会让他狂躁继而失控。
  打架、斗殴、飙车、大喊大叫、狂魔乱舞……这是他的常态。他可以上一秒拿起酒瓶给别人开瓢,也可以下一秒莫名其妙地大笑。他的情绪就像一个岩浆池,总是剧烈翻滚着,冒着炽热的毒烟,从无沉寂的时候。
  唯独面对那个人,他可以尽数收敛狂暴和骄傲,心甘情愿为之俯首。然而即便如此,他也是闹腾的,试图用尽全力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又怎么可能安静?
  “我知道了,你说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那些蠢货对不对?”梵伽罗继续沉吟:“你喜欢安静时候的我,可以,我会为你改变,我会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梵伽罗终于抬起低垂的眉眼,展露出一张扭曲而又疯狂的脸。谁也不知道,除了狂躁症,他还是一个多重人格患者,他的身体里隐藏着二十?三十?亦或四十个人格?
  其实连他自己也数不清这些人格到底有几个,但身为主人格,他极度憎恨身体被这些不知所谓的副人格掌控的感觉,所以他没日没夜地疯玩,尽量减少睡眠的时间,为的就是把这些副人格死死压制住。他才是这个身体的主宰,余者皆是垃圾!
  但是,即便他精力再旺盛,也总有疲惫的时候,偶尔有那么一小会儿,当他不受控制地陷入昏睡,这些副人格会冒出来,肆无忌惮地探索外部的世界。与他一样疯狂的副人格有几个,但喜欢安静的副人格也有那么几个。
  梵伽罗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人格引得那人说出那样一句话,但是没有关系,对方不是喜欢安静吗?等他吞噬了所有副人格,彻底融合了他们的记忆、技能和性格,就可以装出安静的模样了。
  于是这一夜,梵伽罗接受了心理咨询师的深度催眠,进入隐藏在自己体内的这座宫殿,准备血洗此处。他不知道这些副人格的具体数量,但是没关系,只要吞噬了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他就拥有了主宰这个内心世界的力量。届时,他只需毁掉这座宫殿,就能把躲藏起来的那些“老鼠”全部杀死。
  来到这座黑水池时,他已经杀死了二十四个副人格,心中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再吞掉最后一个,你就能拥有毁灭这方世界的力量。他原本想绕开黑水池去寻找下一个猎物,却不经意地发现,在黑水池的底部,一道玉白、修长、赤裸的人影正安静地沉睡着。
  梵伽罗有很多个副人格,这些人格囊括了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他们的面孔或精致、或普通、或丑陋,却没有哪一个能让梵伽罗多看一眼,亦或激起他的怜悯之心。
  但现在,他的目光却久久无法从池底之人的面孔上挪开。对方沉睡着,神态十分安详,眉眼如流水一般温柔,鲜红似血的嘴唇却又像火焰一般热烈。他的皮肤白到通透,半长不短的发丝却又黑得纯粹,水波在他周身荡漾,折射出斑驳光点,色彩的极致碰撞和光影的叵测变幻将他渲染得仿若妖孽。
  若非这里是梵伽罗构建的内心世界,不与外界联通,他一定会以为这人是哪里来的精怪。对方看上去太过完美虚幻,宛若一个梦境。
  梵伽罗在池边站了很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伸长手臂,张开五指,做了一个虚空抓握的手势。吞噬了那么多副人格,即便没有毁灭这个世界的能力,他也可以随意支配此处的万事万物。
  池水在他的抓握下被抽到半空,躺在池底的玉白人影也慢慢漂浮上来,被吸到近前。
  凑近了看,这人的面容堪称无暇,如果自己能拥有这样一张脸,又何愁得不到赵文彦关注的目光?梵伽罗的内心充斥着暴戾、嫉妒与狂躁,五指微微一收便掐住了悬浮在自己面前的人的脖颈。
  对方的脖颈很修长,线条也很优美,当它被折断时,那扭曲的角度一定更美。这样想着,梵伽罗勾起唇角微微笑了,指尖的力道瞬时加大。
  就在颈骨即将断裂的一刹那,安睡的青年忽然苏醒过来,直勾勾地看向梵伽罗。他拥有一双纯黑的眼眸,没有半丝杂色,深邃得像一片汪洋,圆形瞳孔在看清梵伽罗的面容时骤然收缩,最终变成两道细线,竟转瞬成了竖瞳。即便脖颈被巨力钳制,随时面临死亡的威胁,他的表情依然像沉睡时那般安详,不见一丝一毫的痛苦。他甚至还有闲心上下打量了梵伽罗一番,像是在评估一件物品。
  被这人一瞬不瞬地看着,梵伽罗的手指开始发抖,明明只要再施加一分力量就能杀死对方,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他的身体在这人的目光中凝固了。
  男人静静打量着梵伽罗,表情浅淡,深邃眼眸却泛出一丝兴味,仿佛被掐住脖颈的人不是他一般。似乎过了很久,其实只是一瞬,他伸出双手,捧住梵伽罗的脸,轻轻问道:“你吞噬了几个?”
  男人的指尖纤长、柔美,却又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抚到脸上时令梵伽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根本没用力,梵伽罗却觉得自己的脑袋被这人的双手固定住了,莫说转动,就连眨眼都开始变得费力。他的嗓音也很动听,像山间的溪水,清冽而又婉转,隐隐还透着一股夺魂摄魄的魔力。被他询问到的人哪怕再抗拒也会不由自主地张开口,老老实实回答问题。
  这种感觉很诡异,而这个副人格更诡异。
  梵伽罗慌神了,转念想到自己已经拥有支配这方世界的力量,又咬紧牙关,狠戾地说道:“我已经吞了二十四个副人格,你是第二十五个。知道吗,我已经拥有了构建这里、主宰这里的力量,只要再吃掉你,我就能彻底把这里摧毁!”
  所以我不怕你!
  感觉到周围的一切还在自己的掌控之内,梵伽罗颤抖的心又迅速安稳下来。是啊,他拥有绝对强大的力量,根本不用惧怕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副人格。其实完全无需用手,只要动一动念头,他的意志就可以把这个副人格碾碎!
  梵伽罗紧抿的薄唇缓缓咧开,露出一抹充满恶意的笑容,然后张开意识,不着痕迹地将男人包围。
  就在他发动意识准备吞噬掉对方的一瞬间,却听男人轻笑道:“副人格?你确定你吃掉的那些东西是所谓的副人格?”
  男人捧着梵伽罗的脸,一点一点靠近,在寸许之间停住,然后逼视对方,鲜红的唇微勾,笑容意味不明。他纯黑的眼眸像一片深渊,望不见底,里面翻涌着无数情绪,却没有一种属于恐惧,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忌惮都没有。梵伽罗在他眼中算什么?什么都不算。
  在这样的目光中,梵伽罗不仅身体,就连意识都开始冻结。
  “你,你什么意思?不是副人格又是什么?”梵伽罗不由自主地问出这句话。
  男人轻笑两声,无暇面孔还是那般温柔,却又显出十二万分的邪恶来:“知道吗,你的身体从来就不属于你,而是我打造的一个容器。那些副人格,包括你,都不过是被这个容器吸纳入内的孤魂野鬼罢了。你们在这个容器里共存、壮大,然后展开厮杀,当你们其中一个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就会成为我的食物,将我唤醒,为我献祭,使我饱足……”
  说这些话的时候,男人的脸不断靠近梵伽罗的耳廓,然后伸出绯红舌尖,轻轻舔了他一下。这一下像毒蛇吐出的信子,冰冷粘腻,令人恐惧。
  梵伽罗的眼眶由于睁得太大竟裂开了一条血线,他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他不是在这具身体里长大的吗?怎么会变成孤魂野鬼?被他吞噬掉的那些副人格怎么可能也是鬼?世界上怎会有如此荒谬的事!
  在这一刻,梵伽罗二十年来的全部认知和存在的意义都被否定了,恐惧感有如一头巨兽,狠狠撕裂了他颤抖的心脏,他开始剧烈挣扎,然后绝望地发现,他的脸被男人捧着,他的身体被男人压制着,就连他的意识都被男人牢牢禁锢。
  他动弹不得,蕴含着强大力量的身体在男人的掌心中化成黑雾,被一丝一缕吸食进男人的鼻腔。男人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然后仰起头,微微张开红唇,发出享受至极的低吟。他看上去很餍足,温柔而又精致的眉眼此时此刻竟变得邪肆无比。
  梵伽罗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在彻底消失的一瞬间,他惊恐地发现,这座笼罩在迷雾中的庞大宫殿也在一点一点崩坍,从宫殿里仓惶跑出的那些副人格尖叫着化成黑雾,被男人吸入鼻腔,滋养了他刚苏醒的身体。
  男人说得没错,他沉睡池底二十年,等待的便是这一刻。他们所有人都是他的祭品!
  悔恨的情绪汹涌而来,又刹那泯灭……
 
 
第2章 
  催眠师坐在昏黄的台灯下,双手交握抵住下颌,用凝重的表情盯着躺在自己对面的青年。深度催眠对任何患者来说都是极其危险的治疗方法,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或者后遗症。
  但梵伽罗十分坚持,并且再三表示后果自负,并签下了免责书,催眠师这才勉强同意。他也是头一次遇见病情如此严重的患者,据青年所说,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具瘦弱的身体中到底隐藏了多少个副人格,三十、四十,甚至更多。
  按理来说,主人格的力量往往是最强大的,但是要一夜之间吞噬掉那么多副人格,却也绝非易事。催眠师除了催眠、引导和唤醒,不能帮助患者更多,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静静等待了两个多小时,发现患者的面容一直很安详,催眠师不禁暗松了一口气。他早应该想到的,患者的性格和手段如此狠戾,那些副人格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催眠师换了一个更为轻松的坐姿,然后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今天的一切,就在他落笔的一瞬间,躺在沙发上的青年开始剧烈挣扎,四肢却仿佛被无形的绳索绑住,只能在固定的几个角度内抠挠、抽搐。他原本平静的脸庞此时已完全扭曲,显出恶鬼般的狰狞之态,随即又变成深深的恐惧和惊惶。
  催眠师吓了一跳,然后立刻跑上去安抚并引导青年醒来。但事先定好的几个暗示都没有发挥作用,青年依旧沉浸在深度睡眠中,剧烈挣扎却又无力逃脱。仅凭他扭曲的五官和破碎的呻吟,催眠师就能猜到他在梦中经历了什么。如不是灭顶的恐惧和绝望,这个素来狂傲的青年不会展露出待宰羔羊般狼狈的姿态。
  催眠师不断尝试着唤醒青年,却都毫无成效,当青年忽然抬高脖子,弓起脊背,发出尖锐的嘶吼时,催眠师以为他会死。然而下一秒,他却猛地倒回沙发,再度安详地睡了过去,仿佛之前的挣扎、抽搐、嘶吼,都未曾发生过。
  催眠师惊魂未定地看了青年好一会儿,确定对方还有呼吸,并未在梦境中死亡,这才摘掉眼镜,抹去冷汗,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嗬!你,你什么时候醒的?”正准备把眼镜架回鼻梁的催眠师猛然对上一双纯黑的、毫无杂质、毫无感情的眼睛,不免吓了一跳。
  “刚醒。”青年打量催眠师一眼,又舔了舔不知何时竟变得殷红似血的唇瓣,用饱足而又慵懒的嗓音说道:“我还要再睡一会儿,你先回去吧。余下的诊费我会让助理打给你。”
  催眠师敏锐地察觉到了青年的变化,他的瞳色太过纯粹深邃,与原本的梵伽罗那琥珀色的瞳孔差异极大。而且,青年的嗓音也变了,像是蒸馏过后的泉水,清冽婉转,叫人耳膜都忍不住跟着发颤。
  青年一边说话一边闭上眼,再次睡了过去,神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恬淡。催眠师却盯着他俊美的脸,头脑彻底陷入混乱。他敢肯定,眼前这人绝不是催眠之前的梵伽罗,他说话的语气太平和,蕴藏在眉眼间的情绪太温柔,就连脸部线条也因为这份平和温柔而软化下来,呈现出更为俊美的面貌。他与之前完全不同了,像换了一个人!
  也就是说,梵伽罗失败了,他的身体被某个副人格占了去!催眠师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却什么都不敢说也什么都不敢做。主人格是梵伽罗,副人格也是梵伽罗,谁胜谁败似乎都不关旁人的事,那只是他们的内部斗争而已。
  这样想着,催眠师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飞快离开了这栋公寓大楼。虽然醒来的这个人看上去似乎比原本的梵伽罗温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与对方对视时,他的心里直冒寒气。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