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只O[末世]——夏霁夜茶

 =================
书名:原来我是只O[末世]
作者:夏霁夜茶
战力爆表易炸毛人狠话不多美人受X绝对压制淡定大佬攻
 
【剧情版】文案:
 
一架自沦陷的A区的直升机,意外在陈琅钰家天台降落……
顶级异能者商晏与队友出生入死抢救出来的唯一一支疫苗样品,被陈琅钰抢了……
陈琅钰:打丧尸,我行!打Alpha,我行!干翻半个基地,我也行!总之,我很强,至今除了某人还没遇到过对手!但是我没想到我是个O!
商晏:有意思!捡到宝了!
 
【萌版】文案:
 
外表十分柔弱,实际从不吃亏的陈琅钰,终于栽了跟头。
活了几十年,没想是只O;一遭被人咬,从此被人压!
Ps:攻受前期是对立的,后期攻先对受有好感!
 
【小剧场】
 
意外发情躲在角落发抖的陈琅钰:“你别过来!”
步步逼近的商晏战斗力达到顶峰,眼中却只有那只倔强地拒绝他靠近的小o,心中汹涌的感情与铺天盖地的信息素都在叫嚣着占有他。
荏弱叫嚷的陈琅钰:“你是想打架吗?!”
淡定的商晏:“好啊,去床上打吧亲爱的。”
怀孕的炸毛陈琅钰:“你别过来!”
小心安抚的商晏无奈:“宝宝乖。”
陈琅钰抖了抖鸡皮疙瘩:“你闭嘴!!!”
明明很需要来自孩子父亲的信息素,却仍然拒绝商晏的靠近,这样倔强……商晏表示,只能哄着了,还能离咋滴。
 
————————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琅钰,商晏 ┃ 配角:陈玲珑等等…… ┃ 其它:原来我是只O,末世三年。 
==================
 
  第1章 坠机
 
  
  2089年的夏天,一场流星暴在北半球降临,持续三天,落下了无数的陨石碎片。与之接触的人会在24小时内死亡,变成行走的死尸,并且噬咬身边的活人。
  研究人员在这些人身上发现了一种新型病毒,代号RX。
  与此同时,幸存的未满十八岁的孩子们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异,进化出了精神力,还分化出了区别与表面性别的第二性别,即ABO。
  这是RX病毒爆发后的第三年,城市沦陷,人类的日常活动消失后,房子爬上了绿藤,街道上长出了杂草,树木更是一冠冲天,生长地前所未有地茂盛。
  七月份,连续晴了二十多天后终于下雨了。
  贫民区老旧的楼房天台上,一边种着蔬菜,一边是一大排太阳能板。陈琅钰穿着雨衣熟练地在雨中给蔬菜挖出引水的道沟。
  夏日的雨天电闪雷鸣,天昏地暗,丧尸开始不分昼夜地出来活动,狰狞的面孔,承受力不强的人心脏病都要吓出来。
  天气抑郁,人整天躲在屋子里,心情也十分压抑。
  房子是加固过的,窗户都被钢条封死,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也去掉了,不下楼时会被厚重的铁板盖住缺口。
  早早吃过晚饭,兄妹俩窝在三楼的沙发里,门窗紧闭,也不敢开灯,雨声盖住了丧尸的声音。
  陈家父母是丧尸爆发时死的第一批人,那时他们就是这样,不敢分开,不敢回房间,各自拥着毯子,缩在沙发里。
  “雨好大啊。”陈玲珑说。“这要下到什么时候去,我都要长草了。”
  陈琅钰轻哼了一声。
  “几点啊?”陈玲珑问。
  陈琅钰看了看手表,光动能表发出莹莹的绿光。“六点十一分。”
  “嗯。”陈玲珑按着胸口,说,“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还是什么,我这几天老是感觉心慌。”
  “不舒服吗?”
  “没有。”
  外面是狂风暴雨和饥饿狂躁的丧尸,能躲在家里满足温饱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然而没有任何可以消遣的东西,这种时光依然是漫长枯燥的。
  晚上两人就在沙发上沉沉睡去,就算面对丧尸再冷静,他们也不过是两个少年人。
  深夜,一架从A区飞来的直升机遥遥晃晃地飞来。
  警报器尖锐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动力系统的失控,飞行员开始迫降直升机。商晏抱紧了怀中的箱子。
  直升机撞上了陈琅钰家的天台,擦出巨大的火花,把蔬菜与太阳能光板撞地乱七八糟。
  陈琅钰与陈玲珑同时惊醒。
  “是不是之前遇到的那种怪物?”陈玲珑问道。
  “看看。”陈琅钰迅速拿起枪上了去往天台的楼梯,陈玲珑跟在他身后。
  然而,巨响过后,外面又恢复了平静,只有雨水沙沙的声音。
  静听片刻,陈琅钰打开了通往天台的铁门,门轴发出细小的嘎吱声。陈玲珑紧张地端着枪对准门口,要是有东西扑过来,她会第一时间射杀。
  再次等待了一会,陈琅钰把门完全推开,走了出去。
  昏暗的雨夜,只有天际的闪电照亮夜空。陈琅钰不敢置信地走到直升机前。
  直升机侧翻在地上,机翼和螺旋桨撞成了碎片,里面有人受伤了,大概有三个人,陈琅钰用手电照了照,看见了血。陈玲珑后退了两步,这种时候见血可不是什么好事。
  血液和着雨水,顺着天台撞毁的边墙,滴在了丧尸身上,犹如水入油锅,尸群瞬间狂躁了起来,围着血液所在的楼房,冲着上空张牙舞爪,撞起了一楼的门窗。
  陈琅钰走到边缘,往下看了一眼,立刻退了回来。“发现我们了。”
  “通往二楼的楼梯打断了,他们应该上不来。现在怎么办?”陈玲珑看着天台上的一片狼藉。
  陈琅钰说:“看看他们死了没?死了就扔下去,把血冲干净。”
  司徒蔚一下清醒了,仰头喊道:“救救我们!”
  “真的还有人活着呐?”陈玲珑走到另一边,蹲下照了照他的脸,发现除了失血后的苍白,并没有凸显的紫色血管。
   “你们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要在夜里飞行?”陈琅钰问道。“撞坏了我们家这么多东西你们打算怎么赔?”
  雨水迷人眼,一直被手电照着,司徒蔚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听声音只觉得年纪跟他们差不多大,说话语气却十分老练,他试探着问道:“你们爸妈呢?你们救了我们,我们会报答你们的!”
  陈玲珑敲了敲钢棍,不悦道:“你先回答我们的问题!”
  司徒蔚抬手挡住又往他眼睛照的光,说:“A区沦陷了,我们从A区逃出来的。”
  “A区?”陈琅钰皱眉。“什么A区?”
  “A区救援基地。”
  “什么救援基地?”陈玲珑问道。“有救援基地吗?”
  他们从没听说过有救援这种东西,只以为人都死光了。
  司徒蔚咳了两声,牵动了大腿上的伤口,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说,“我们是要去C区的救援基地,基地会分配食物,安全也有保障。那边发现我们没去,肯定会再派飞机来接我们,到时我们可以带你们一起过去。”
  四周街巷的丧尸都往这边涌,其中一只身影巨大,攀着墙在巷子里左右跳动,越过群尸,跳上血液源头的墙壁,爬了上去。
  陈琅钰往前走了两步,还要问些什么,突然哗啦一声,一个黑影挤开破碎的墙壁。手电光马上跟了过去,照在一张腐烂肿胀的脸上。
  “吞噬者!!!我的天!!这儿也有!!!”司徒蔚大叫道。
  陈琅钰迅速抬枪射击,吞噬者跳到了空中,落进了天台,子弹落空。
  吞噬者蹲在直升机前,嘴里的涎水淌下来,手伸了进去,意图把里头的人拽出来。
  “救我!!!”司徒蔚挣扎着大喊。他解开了安全带,可是两只腿都受了伤,直接摔到了满是玻璃碎片的地上。
  “玲珑!开灯!”陈琅钰喊道。
  天台的大灯亮起,两人对着蹲在直升机旁的吞噬者一顿扫射,弹壳飞溅。
  吞噬者手都伸进直升机了,被子弹逼得跳了起来,离开了直升机。
  驾驶员胸前插进了一大块金属碎片,早已没了呼吸的起伏,司徒蔚爬到商晏身边。商晏只有额头有一处撞伤,却昏迷不醒,司徒蔚试图把他拖走,可他自己都行动困难,怎么拖地动身材高大的商晏。
  陈琅钰逐渐向直升机靠近,陈玲珑跟在他稍后的位置。
  天台十分开阔,没有可供吞噬者躲避的地方,被子弹逼得无处落脚,已经十分暴躁了,好几次想直接扑过来,却都被瞄准它头部的子弹逼地缩了回去,发出尖锐的啸叫。
  灯光下,司徒蔚看清了两人的样子。
  都是十分纤弱的少年人,两人一般高,一个短发,一个马尾,少女身材玲珑有致,少年挺拔劲瘦。长很相似,唇红齿白,五官精致艳丽,皮肤极白。像是分化后的Omega,却神色淡漠,动作利落,毫无Omega的娇弱感。
  双方对峙着,吞噬者不愿离开,跳跃地毫无规则,他们也没办法一下把它射杀。
  正绞着,一只德牧从隔壁天台跳了过来,凶猛地冲向吞噬者!接着隔壁天台的灯也亮了,中年微瘸的男人端着枪站在屋檐下。
  多了两个帮手,吞噬者更加无处可躲,但它十分狡猾,发现了梁兆辉是一个人后,转身往隔壁天台跳去,想先把这个落单的人杀了。
  “大伯!!!”兄妹俩惊声大叫。
  见到主人有危险,德牧嚎叫着,飞快的跟在吞噬者身后,然而速度还是慢了一步。
  梁兆辉放下枪,跛着腿快速走了两步,在地上一个翻滚,滚进房子里。
  ‘砰’地一声巨响,吞噬者撞上了天台的铁门,厚重的铁门都有些变形。
  好在刚才梁兆辉站地离房子很近,不然他根本来不及逃回去。
  张玲珑放下了按在太阳穴的手指,她刚才差点又要放出她那无差别攻击的异能了。
  这种异能他们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用,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控制,精神力一放出去就直接倾泻到底,威力巨大。伤人后,自己的身体也会脱力地难受,一开始,张琅钰还因为使用精神力昏厥过一次。这样的情况,若是周围的危险都清除了那倒还好,若是还有残留,后果就是任人鱼肉了。
  吞噬者撞着铁门,德牧找到了机会扑到它背上,但它的身体是由丧尸黏合的。那些丧尸虽然已经成了吞噬者身体的一部分,露出的头手却依旧会动。
  德牧若是扑到它身上势必会被咬,它是最聪明的狗狗,怎么会不知道危险。可它依旧扑了上去,因为它要保护它最亲爱的主人。
  “下来!”陈琅钰喊道。“威总!别咬它!”
  吞噬者反手抓住德牧后腿,把它重重掼到了地上。
  德牧哀嚎着,腿上的伤口被抓出的伤口深可见骨,见吞噬者又开始撞门,再次扑了上去。
  “威威!回来!”陈玲珑哭了出来,端着枪的手在抖。
  陈琅钰咬着牙,正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瞄准吞噬者的头部,一只冰凉的手却抱住了他的腿,他抖了一下,低头一看,是奄奄一息的司徒蔚。
   “救……救命……”司徒蔚被扎伤的大腿一直在出血,他自己绑了下伤口,但任然没止住血,此时身体也是快到极致了。
  “玲珑!你把他们弄到屋里去,包扎一下伤口!”陈琅钰喊道。
  司徒蔚因失血过多而迷迷糊糊的脑子正想,她一个小姑娘,怎么扛地动两个大男人。
  谁知这还挂着眼泪的姑娘撩起裙子一系,提着他的手一拎,他就离开了地面,到了她单薄的背上。两只大长腿还拖在地上,走动间丝毫不显吃力。把他扛到屋里又迅速把商晏也背了进来,找到药箱扔在地上,把门一关,又出去了。
  陈琅钰发现这吞噬者好像并不像普丧尸一样逮着肉就吃,抓住了德牧第一时间不是咬上去,而是甩开。他想起在富人区遇见的那只,本来在追赶动物的,但是遇见他们后,连受伤流血的野猪都不追,却对他们穷追不舍。似乎是杀人当做了游戏一般,不为吃,只是单纯地杀死。
  想到这儿,他示意陈玲珑别开枪了,捡起钢棍敲了敲直升机机身,吸引吞噬者的注意。
  吞噬者发现他们不再开枪后,放弃了撞门,跳回了陈琅钰家的天台。
  听见吞噬者离开的声音,梁兆辉马上打开门,把受伤的德牧抱进去。
  陈琅钰拉着陈玲珑迅速后退,离开直升机,退到天台门口。
  那吞噬者果然对直升机里的尸体不感兴趣,直接扑向了两个活人。
作者有话要说:  【专栏新文预收】求收藏~么么哒~
《天师不正经》
招鬼真·十全大补丸奶皮受X大魔王攻
小可怜被有钱有势的师哥疼上天的故事~
竹马竹马!师哥师弟!
甜甜甜!受极度黏攻!攻极度溺宠受!
他们从小就从没分开过,互相亲近的关系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日常大概就是秀秀恩爱捉捉鬼。
————————————
从小带着杨瑞的外婆死后,亲妈迟迟不来接,被舅妈提溜着亲自送去了亲妈家,被继弟欺负,被亲妈虐待,就在要变成受气包时,被一个道士捡走了。
道士把他给了另一个小孩,他心惊胆战地不敢反抗,让干啥就干啥,最后却过上了被人宠惯的日子。
陆铭:我宠妻无度。
————————
(你是灵珠转世,引鬼祟相追逐;我是酆都大帝,众鬼祟皆退散。)
 
  第2章 感染
 
  两人同时蹲地翻滚,吞噬者尖锐的爪子在巨大的力道下直接穿透了铁门。司徒蔚惊地大叫,吞噬者发现了门里的人。
  子弹已经捉襟见肘,陈琅钰索性扔掉枪,拄着钢棍飞身侧踢,把想撕碎铁门的吞噬者踹离门口。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