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第一心理师(玄幻灵异)——水镜天

  说是男人,其实长了张娃娃脸,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但那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处事风度,很明显是有着多年的阅历的。要不然,不会一眼就能看出他心中萦绕多年的问题。
  “被狐狸精缠身?”
  “……”少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宁子思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少年并未有纵欲过度的萎靡,所以这狐狸精不是寻常意义中的妖媚角色,而就是一个动物而已。一个可能曾经袭击过他的角色。
  有些人幼年时被狗咬过,长大后就会恐惧狗。而他可能是被狐狸袭击过,附近都是山,若是这孩子小时候顽皮溜上山过,那就很有可能遇到狐狸。但是山上的狐狸又不会溜到这个都是人的大庄子里来,所以他对狐狸的恐惧,就折射到了梦里,变成了狐狸精。
  “你被狐狸袭击过。”宁子思很肯定地道,“而且是在你年纪很小的时候。”
  少年的眼角极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那只狐狸已经死了。”因为他并没有在少年眼中看到任何的恐惧。
  少年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改变。原本的藐视,收了起来。宁子思几乎能看到他的耳朵尖尖,已经竖了起来。他开始认真听了。
  “所以你每晚梦到的,不是单纯的狐狸,而是那次被狐狸袭击时的场景,一再重复的场景。”宁子思敏锐地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你害怕那场景,因为你受到了伤害……不,不止,你还失去了某样东西,或者说某个人。”
  因为他的眼神中,有着悲哀。
  宁子思是那种百万分之一的天才,就是天生可以辨别对方的情绪。这种天赋,让他在心理学的人脸识别这门专业课中,总是取得5A的好成绩。同班有个同学甚至戏称,他这样的人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因为任何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小秘密会被看穿。还真是被那同学说对了,他直到博士毕业,都没有交过女朋友。不过不是那些女孩要避他,而是他一眼就能看出那些女孩们想的是什么,然后,他就突然没了兴趣。
  人与人之间,还是得有秘密,有距离,这样才能维持长久的关系。他想找的,是一辈子的伴侣,而不是一时的荷尔蒙吸引。所以后来,他还是一头扎进了学术研究中,只有这些未知的知识,会永远吸引他。
  他在第一年的博士生涯中,就已经发表了两篇刊登在国际特级心理期刊上的专业学术论文,引起了心理学界的广泛注意。而后的一年时间里,他又发表了三篇论文,篇篇精辟,这让他提前拿到了博士学位,并且提早了一年,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哪里知道,那架飞机上会出现恐怖分子。
  然后,他就在这里了,用着他的天赋和专业,装成了大仙,专门来抓那据说缠了这少庄主多年的狐狸精。
  这入世未深的少年当然不是他的对手,用点心里战术,就攻克了下来。
  先是沉默了一阵,过了好会儿,才以第三人称的形式,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小男孩的故事。
  宁子思扮演了最好的倾听者的角色,待得少年说完,才道:“如果你见着那个小男孩,请告诉他,一切都已过去,他的母亲,一定在天上看着他,静静地守护着他。”
  少年目光闪动。
  宁子思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风中流动的花香:“有一天,当小男孩能闻到花香了,那困扰他的往事,就会消散。”
  轻微的抑郁症,不难解决。难的是没有药物,单靠这样的心理开解,效果有限。一切,还要看他自身的努力。
  然后,他就看到了这家伙努力的结果了。他都不禁要鼓鼓掌了,这么快就走出阴霾,还主动来找他了,真是让他……好怕怕!
  虽然心理咨询的收费向来不便宜,他也知道,他那次是狮子大开口,哦,不,是对方给太多,他照单全收了。
  他是个很敏锐的人,那天进了那庄园,他就觉得有些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所以才打算干一票马上就走人,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见面也当陌生人。
  直到昨日,他终于知道这奇怪是怪在哪里了。
  这少年的屋子里,怕是有不少不属于凡界的东西吧?气场不一样啊气场!
  不过眼前这大房子的气场,更不一样。
  
 
  ☆、第 8 章 风氏家族
 
  宁子思当然没有被拉去测灵根。
  虽然三名风氏家仆对他牙痒痒,但也知道孰轻孰重,一到风家,就带着风落去找家主了。至于这个被带来的拖油瓶……爱上哪去哪呆着,风家处处是阵法,一个不小心踏进去么,哼哼!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这个嘴上不老实的男人,居然会老老实实地在原地等了两个时辰。直到风落被测完灵根,听那便宜父亲带着明显虚伪的口吻怀念他的母亲,又说自己当年是如何不舍他,最后拿了几瓶丹药和一些法器,回到特地给他安排的住处,发现了自己带来的唯一的亲信,居然没有在屋里迎接他。
  “人呢?”
  也许是落定了他的少主之位,风落此时竟然有了几分上位者的气势,让风一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他……没有跟上来。”
  风落知道,这个家里,根本没有哪个人欢迎他来。就连那个便宜父亲,也是不得已才把他叫了回来,而且言语中对他也是期望不大,谁让他测出来只是个三灵根,连双灵根都不是!这样的资质最多就是筑基,便止步了。但又无可奈何,谁让他是目前唯一的希望了。
  风落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抱着个破包裹的人。一是因为那家伙就在原来的路上,没有走动。二来则是因为听到了风中隐隐传来的一些话语,让他下意识地就循着声音找去。
  风落没有意识到他突然变得很厉害了的耳力,但是宁子思却察觉了他的异样。
  才小半天没见,这少年……好像更稳健了。
  宁子思对自己脑中跳出来的这个词语皱了皱眉,稳健?再细看少年,还是原来那个他,只不过眉宇间,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了。也许是因为跟他的父亲谈过了,知道了自己在这里应当承担起的责任了吧。宁子思如是想着,才将疑惑抛之脑后。
  “都围着做什么?散了散了!”出声的是风一。他驱赶了围在周围的一圈仆佣,不甚高兴地看了人圈儿中间的那个始作俑者。还当这里是凡界么?太没规矩了!
  围着的仆佣们,这才做鸟兽散去。而有个人的名声,已经在仆佣间开始传播。
  风落找着了人,也不做停留,就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在院子门口,他挥落了要跟进来服侍他的仆佣。跟在他身后的宁子思,很有眼色地关上了门。对于自己能这么快融入跟班这一角色,他心里竟然还有些小自得。做人么,就要这样,能屈能伸,才能吃得开。
  虽然换了个少主,但因为不甚光彩,风家连宴席都没有摆。风落来的当天,饭菜被送进了院落。
  原来,他还不够上主桌吃饭。风落只是哂了一下,平静地吃完了饭。
  宁子思越看他越不对头。若是换成半天前的风落,早就掀桌了。一个人的性格可以变得这么快?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是自己多想了。风落不是掀桌,而是延迟发飙。
  “去哪儿?”
  “去找我的……”风落表情阴霾,“哥哥!”
  “……冤有头债有主。”宁子思倒是觉得那位传说中的哥哥,其实更可怜。因为他从小就是被抬得高高的,一朝落势,不但修为全无,地位不保,连家人都已经将他抛弃了。如今这刚得势的弟弟再去踩那么一脚,似乎有些不那么人道。
  风落不理会那家伙。他才不是因为吃饭问题去找那个便宜哥哥,他只是觉得,今天不是应该所有主角都出场的么?怎么可以少人?只不过他因为表情不到位,引起了某人的误会。
  宁子思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他在这里主要就是沾了这小子的光,所以一定不能让这家伙犯错误,要不然自己这个拖油瓶也得不了好。况且,他一起过去了,指不定还能拦着点。至于拦谁么,视情况而定。
  但是当他们站在了一个破旧小院前,风临却停下了往前冲的势头。
  宁子思知道为什么,不是因为近乡情怯,而是因为,这个小院,实在是太破了。
  如果说这里的屋子都是用法器化成的,那么化作这间屋子的法器,绝对是新手炼制的。不但院墙高高低低,参差不齐得让外头的人踮个脚就能看见里面的样子,连两扇院门都是一大一小合不上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屋子存在?这是宁子思和风落脑中同时闪现的疑惑。
  吱呀一声,房门突然开了,透出里面晕黄的光。
  一个身影站在门口,因为背光,看不清脸。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声音低哑。
  风落刚抬步,就被宁子思一把拉住。
  “做什么?”他蹙眉,不高兴地问,却见身后之人面容严肃,目光越过他,直直看向门口之人。
  “这人是个女的。”
  门口之人一副主人的口吻,要不是他看到那人侧身时,微微隆起的曲线,也不会发现不对劲之处。
  女的?风落略带吃惊地望去,果然,是个女的!
  “呵,”那人低笑了一声,“怎么,连进来,都觉得会脏了脚?”
  风落看不清那人的脸,抿了抿嘴:“我找风遥。”
  那人闻言,这才认真打量了他一眼,语气里有些意外:“这风宅,居然还有不认识我的?”
  看着那两张陌生脸,她似想到了什么,低低地自言自语,“原来,连新进的仆佣,都急着来看笑话。”
  宁子思听出了她的意思,感情她就是风落口中的“哥哥”,之前的风家少主风遥?原来这里不重男轻女啊,也挺好的!而且严格算起来,风落的母亲其实算是第三者,只是没有插足而已。综上所述,宁子思并不觉得因为自己跟风落认识,就得毫无理由地站在他这一面。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是非曲直心间站,三观还是要正的!
  至于现在要不要认这个姐,还要看风落自己的意思。反正他已经提醒过了,这个不是哥。
  “……我是风落。”
  风遥:??
  宁子思想扶额。这大少爷,以为人人都认识他么?还自报家门,等着人家上前喊弟弟么?
  那边风遥已经没了聊天的兴致。什么风落风不落的,带风姓,是风家又多了个家仆的意思么?无所谓了,反正她已经是风家的弃子了,就算添再多的家仆,也不关她的事了。
  “谁让你来的?”没个家仆背后,都有指示之人。家主风临虽然只有一个夫人,但是他有兄弟姐妹啊!那几房的叔伯,估计已经红了眼,等着她爹把少主之位传给自家儿子吧?
  “……我自己来的。”风落跨了一步出去,“我是风落……你弟弟。”
  哟!宁子思挑眉,这小子还挺能怜香惜玉的嘛,看到是个姐姐了,就巴巴凑了过去?之前那副想找茬的模样,还恍若眼前哪!
  “我……弟弟?”风遥也只疑惑了一秒,随即领悟,“你是哪个叔伯家的私生子?”因为她并没有见过这张脸。
  有心机哈!居然外面偷偷养了一个起来,就是为了等到她让出位置的这一天?要是她没有……,那岂不是要藏一辈子?
  你家的!一旁看戏的宁子思,突然好想笑。一会儿小姐姐发现真相了,那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肿么破?家姐不认他,急,在线等。
  “……爹把我叫回来的。”风落又解释了一句。自我感觉已经把身份说清了,但是一抬眼,小姐姐还是一副你爹是哪个的表情。
  “他是你爹不小心在外面偷生的。”宁子思一句话将事情说清了,成功看到小姐姐目瞪口呆的表情。这小姐姐估摸着平日里表情不多,此刻听到如此大的新闻,都只是小嘴微启,眼神震惊。
  风落却不是很喜欢宁子思的这个形容,虽然是这样没错。
  他瞪了宁子思一眼,才又转向风遥,但是还没等他想好下一句说什么,风遥就已经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所以……你是想来看,你将来是否也会跟我如此下场?”风遥苦涩地一笑,“不会的,只要你……”
  她咬了咬唇瓣,还是没能把话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她以为,这样的结局会让她醒悟,但是,她却是连说,都没有勇气说。她真是没救了,都到这样的下场了,还是放不下那件事。
  所以母亲说得对,女人,定不能沾染情爱。一旦动了心,就什么都没了。可不是么?
  见到这个丝毫没有对他发动攻击的前任少主,让风落这个现任有些无措。
  “你……呃,你怎么会住这里?”风落这话问出口,就想堵住自己的嘴。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这是……”风遥眼中突然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神色,但是很快又消失了,语气硬邦邦地道,“这是我第一次练的法器屋。有什么问题么?”
  不,这不是她练的,而是她重视的一个人练的。这样的作品照理说会毁坏,但是她收了起来,并在今日用了出来,代表那个人在她心目中的意义非同一般。
  宁子思一眼就看出了她在说谎。但是那又如何,每个人心中还不能有个白月光?
  “你……”风落语气晦涩,终于问出了一个早该问,却始终出不了口的问题,“你怎么会是个女的?”
作者有话要说:  对,他已经来了。
 
  ☆、第 9 章 风氏家族
 
  风遥似乎早料到会被问这个问题,或者说她早已在心里想过这个问题千百遍,所以在被问及时,几乎没有思索就脱口而出:“因为……风家需要。”
  确切来说,因为风临需要。
  作为一个家主,风临太需要一个能继承自己位置的子嗣了。可惜他的夫人肚子不争气,在他侄子侄女都已经开始修炼时,才勉强怀上了一个。自那之后,更是卧床十月,才生下了一个孩子。
  夫妻俩都知道,以后恐再难有孩子了,所以这个孩子不论如何,都得是个男孩。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