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送你红色玫瑰(GL百合)——青花砚

   《我要送你红色玫瑰》作者:青花砚
 
  文案:
  武林名门之后的余棠为生活临时接手了一桩“现实情感”业务,对方上线后跟她联系的第一句话是:“在?结个婚?” =w=
  段汀栖:“一,我只是有家产需要结婚继承;二,我莫有感情,不是事儿逼;三,管婚还管离,不满意包退。”
  余棠思索良久:“……成交。”
  一、对方如果骗财,她一贫如洗。
  二、对方如果骗色,把她打哭。
  三四五……都如上。
  身怀武功的高手就是可以这么自信,但——
  从此,贵武林多了个怎么也翻不了身的小可怜。
  从此,余棠遇事首当其冲,回家“争当下游”。
  从此,两大武林传人开启了野马脱缰的不正经日常。
 
  ……多年后。
  【余棠:“后悔是没有后悔的,这辈子都不后悔,嗯……但是我反思了,我当年目的不纯,注定要凉。”
  段汀栖:“吧唧。”=3=】
 
  ★背景架空,同性可婚
  ★先婚后爱1v1,he
  ★时而沙雕,时而瞎扯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棠,段汀栖 ┃ 配角:江鲤,孟羡舒,宋端,林西陵,卢为 ┃ 其它:先婚后爱
 
 
第1章 棣花
  棣花是一座小巷遍布的古城。
  正值七月末,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外面阳光猛烈,热浪翻滚。
  巷尾一家开足了冷气的咖啡店内,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女人在行进中忽然绊到了桌角,手中刚买的热咖啡由此脱手,直直朝着婴儿脸上砸了下去。
  女子的心脏剧烈鼓噪起来,一瞬间魂飞魄散。
  但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从旁边插了过来,稳稳攥住了咖啡杯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在眨眼间摊开在了婴儿的脸上方,接住了已经溅出口的滚烫咖啡。
  女子花了几秒钟才僵硬地反应过来,煞白的脸色还未恢复,连忙抖着声道谢:“谢谢……谢谢……”
  大概是一个新手妈妈,吓得不轻。车内的婴儿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好奇地睁着大眼睛偏头看了看余棠,对她露出两颗可爱的小乳牙。
  余棠笑了下,用托盘上的纸巾擦了擦手,抬起头温柔说:“不用客气。”
  女子仍旧无措,但缓和一些后,立即看着余棠的手歉疚关切问:“有没有烫伤……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余棠再次弯眼一笑:“没有关系。”
  女子这才注意到,对方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不是那种十分规矩的双眼皮,而是一直蔓延到眼尾才漾出了些额外的波折,像开了一朵桃花。
  挺柔情的眼睛。
  余棠放下擦完手的纸巾,大概准备去洗手台洗一下,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银灰色的车从窗外划过,接着开进了对面商业大厦的地下车库。
  她余光立即投了过去,看了两眼后,起身低头用指背轻轻挨了下婴儿可爱白皙的小脸,冲女子一点头:“先走一步。”
  女子点了点头,呆呆地目送她出了门之后,又转回视线看了眼桌面。
  桌面上只放着半杯加了冰块的纯净水。
  ……
  余棠推开玻璃门的一瞬间,热得轻轻眯了眯眼。紧接着看了眼马路对面的车库,掏出手机,低头编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发了出去。
  对面很快回复:“收到,市局的人和随队特警最多十五分钟会到,你小心一些。”
  余棠只简短回复了一个:“嗯。”
  她收起手机,到达马路对面的时候,手机里又收到一条消息:“如果我们警务系统内部被渗透的情况属实,那么对方很快就会像前两次一样收到消息,迅速撤离,所以你的第一要务是人赃并获地将他们截下来;第二,对方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有灭口的意图,注意不要让这种情况发生;最后,尽量保全他们所携带的文件资料,不要被轻易销毁。”
  余棠这次看完后没有回复,而是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商务大楼。这座楼从上下装饰来看分为了两部分,下半部分是做房地产的,而上面则是一个相当出名的通讯科技公司。
  她收回视线,站在原地,在进大厅和直接进车库之间选择了一下。然后目光缓缓转向了一辆刚刚开过来,看样子同样准备进车库的黑色SUV。
  余棠果断掉转脚步,走过去轻轻扣了下驾驶座的车窗。
  大厦门口的保安刚刚已经注意到了她,谨慎起见,目光也随之跟了过去,见SUV的车窗降下后,余棠先是说了两句什么,紧接着又掏出了一个类似证件的东西给车主看了看,随之就绕过车头坐上了副驾,而车子登记过后,缓缓开了进去。
  车库内的光线有些暗,四处亮着显眼的指示灯,让人眼睛有瞬间的不适应。而方才进来的银灰色轿车已经停在了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司机仍旧坐在驾驶座,坐姿非常笔直,但车上并没有别的人,看起来是还在等候。
  余棠只是不经意地快速扫了一眼,就指挥身旁的司机把SUV停到了一个非常自然,但能轻松观察到拐角灰色轿车情况的位置。
  司机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看起来已经被忽悠瘸了,非常听指挥地把车停好后,还有些紧张地压声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拐角灰色轿车上的司机似乎非常谨慎,在他们将车停下来的时候也往余棠这边随意瞥了一眼。
  余棠却没有再看那边,反而靠着车背闭上了眼睛,随口旁边的男子:“你原本是准备来做什么的?”
  男子说:“接我女朋友下班。”
  余棠问:“几点?”
  “四点半。”
  ……
  那你女朋友还怪轻松的。
  但她当然没有说出这种话来,而是看了眼时间,已经四点二十五了,于是说:“那要麻烦你女朋友下班后多等一会儿再下来,最多十分钟。”
  “好的。”她方才在车库外不知说了什么,男子十分信服,立马摸出了手机,拨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车库的电梯轻轻发出一声“叮”,一个臂弯夹着黑色文件包的中年男子从电梯内走了出来。他有点微胖,但皮肤保养的不错,很白。所以走出电梯后,就像迎面走来了一朵杏鲍菇。
  杏鲍菇在扫视车库的时候,也看过来了一眼,但大概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脚下很干脆地走向了灰色轿车,拉开车门上了副驾。
  余棠身边的男子实乃一代逼叨王,不厌其烦地跟女朋友各种乱七八糟地解释了一通,因为表达能力欠缺,前后至少花了五分钟。
  打完电话后,他转头一看,发现余棠还是一副半阖着眼睛,微微歪头休息的样子,于是忍不住地小声问:“我们现在怎么办?你真的是……特殊部门来办案的吗?”
  余棠眼皮儿耷拉着,余光始终注意着灰色轿车那边。闻言略过了前半句发问,点头回答道:“是的,谢谢你能帮忙。”
  “不客气不客气。”男子大概是觉着她这副办案的样子有点儿太过佛系和随便了,无言静默了一会儿后,又小声问:“那我可以帮什么忙吗?”
  “大概不行,我没有办案经费。”
  “……我可以免费。”
  “那有的。”余棠终于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不要说话。”
  男子:“……”好的吧,好吧。
  他百无聊赖地在座位上定了两秒,低头捧起了手机。
  ……
  灰色轿车内的两人已经谈了好一会儿,甚至打开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刚刚准备把一个U盘插上去的时候,司机放在仪表盘上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他立即抬头看过去,随即脸色一变,迅速转头对副驾驶的人说:“下车!”
  就在他脸色变化的一瞬间,余棠也随之直起身说:“坐后面去。”
  男子捧着手机茫然抬头:“啊?”
  余棠直接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把他“送”了下去。
  ……
  灰色轿车很快发动,试图快速离开的同时,余棠不由分说地将车提前一步横着别在了过道上。
  灰色轿车的司机猛然刹住车,终于脸色冷硬地跟SUV里彻底将眼皮儿撩起来的女人对视了一眼。
  这种突然的变故自然已经惊动到了监控室内的保安,很快有两人跑向电梯,相携着下来查看。
  与此同时,电梯在一楼停下,一大批衣着光鲜的人渐次走了出来,领头的是一个身高体宽的胖子,一颗大脑袋油光瓦亮,好似盘一下就能马上出浆。
  胖子是个逼王,满嘴喷着冠冕堂皇的话,踱步到大厅正中央的时候还在说:“我是真的很青睐段总盘起来的这个项目啊,可是我们公司最近的资金真的十分紧张,大老板又非常谨慎,很难一次性调动那么大的一笔出来……”他欲言又止,转头看看,“唉,你看……段总?”
  被他称为段总的是一个身材十分高挑的女人,身上穿着一件鸽子灰的薄丝衬衣,袖口自然而然地半挽着。看似一言不发地陪走在左侧旁,但却连眼皮都内敛地半含着,看起来十分故我。尤其嘴角自含了三分天然的笑意,莫名对外散发着一种“少说那种鬼话”的气息。
  而短短时间内,楼下车库这会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有数名保安迅速有序地跑了下去。
  段汀栖不着痕迹地抽空往那边看了一眼,随即收回视线,朝身边这颗胖光头礼貌又简洁道:“是的,周总,希望能有机会下次再谈。”
  下次再谈就是这次白聊,已经黄了的意思。
  胖子一噎,大概没想到她这么干脆,差点儿当场不会了。
  他往回圆道:“段总,你看……”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警铃大作,数量警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冲到后,立即从各个入口下向了车库。
  大厅内大部分人都有一瞬间的怔忡和茫然,训练有素的前台很快反应过来,抬手朝上面打去了请示的电话。
  但今天是公司的董事和高层正在开每季度例行会议的日子,不知道是不是嘱咐前台请一个中层的部门领导下去看看情况,段汀栖见前台挂掉请示电话后,抬头就近望了过来:“段总……”
  ……
  段汀栖正是通讯科技公司的产品运营总监,运营并不是公司的传统中坚部门,成立也没有几年,无论在人员和资源上都并不占优。这两年却发展得风生水起,连带着整个运营部在公司的地位都高了起来。
  而段汀栖本人是一个任何时候都非常稳的人,尽管你知道她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礼貌地冲着你假笑,但她表面就是永远都不会被你惹出脾气,无论你做了什么。
  像个佛陀。
  “佛陀”本人的段总原本并没有去插手这种麻烦事的打算,此刻猝不及防地被当众点名,只好微笑着被迫营业,礼貌送走了身边这位“黄”总后,干脆利落地转身下了车库。
 
 
第2章 家属
  段汀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幅刺激的连环撞车画面。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过程大致是一辆SUV在撞上一辆白色的车后,顺利将前面那辆灰色轿车给顶飞了出去。
  随之车底下还刨出了一个人。
  撞车结束后,场面就已经基本被刚刚赶来的警察控制住。操控着SUV的余棠也从车上完好地走了下来,只是整个车库一时间仍旧被自动激发的消防警报声,人声和车警声等占据,混乱而嘈杂地响成一片,像是正在唱坟。
  所以余棠忽然瞥见段汀栖的时候,还觉着有点魔幻和微怔。
  更魔幻的是,段汀栖先微妙地看了她一眼后就收回了视线,转身跟身边拉警戒线的警察说明了几句情况,紧接着就莫名其妙地接手了原本属于大厦安保经理的工作。
  她先吩咐了两个人带警方的人去调监控,又吩咐了两个人查看和登记车库车辆跟基础设施的毁损情况,再吩咐了两个人向公司高层出一份快速说明,汇报情况,以备需要时往下通知。
  大概是这种处理现场情况的反应很利落,连警察也在记录情况之余多看了她两眼。
  所以三两下有序地搞完这一系列操作后,余棠用余光看到那位处理突发情况很靠谱的人,已经得到了警察的放行,朝自己走了过来。
  于是她朝面前的市局刑侦队长一点头,说:“大概就是这样,详细的情况,我回去后会出一份报告,通过陆局向你们转交。”
  “好的,辛苦了。”刑侦队长也一点头,大步转向了灰色轿车。
  余棠抬眼看着段汀栖,没有当先开口说话。
  段汀栖倒是坦然很多,眼中甚至有点儿似笑非笑的,走近了注视了余棠一会儿后,开口说:“好像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
  余棠:“……”
  不是好像,是确实。
  SUV的车主看着警察分别从车底撕出程鹏飞和从车上扯下轿车车主后,就准备抬脚过来找余棠,但他先抬眼一看,立即莫名地感觉到了余棠和她面前穿着鸽子灰衬衣的女人间气氛好像有点诡异,于是又出于某种敬畏之心地停了下来,做远远观望状。
  余棠想了想,觉得对方这种对话没法接,因为事情是这样的。
  虽然由于某些她自己暂时也说不太清的原因,面前这个人应该是她的,呃……她通过领结婚证而具有法律效力的,家属。但对方在领证的第三天就好像出了一个不算短的差,上个周回来后也似乎很忙,所以导致了她们也一直没有见面。
  而且说起来还有点怪异,其实她们一直是住在同一套房子里面的。但大概是由于作息完美避开,所以一直以来都十分相安无事,反而显得她们好像天生一对一样。
  ……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