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才是霸总白月光(玄幻灵异)——勺棠

   《原来我才是霸总白月光》作者:勺棠
  文案:
  沈见月从没想过有一天真的会和霍东瑾结婚。
  毕竟高中时自己披着假面和他同台竞赛,亲口听他说最讨厌接近他的Omega。
  后来人人都说霍总裁是被家族催的婚,心底始终有一个白月光年少情深。
  沈见月有些恍然又有些委屈,难怪霍东瑾婚后总是傲娇别扭爱答不理。
  他存了十年的甜蜜回忆,对霍总来说大概不值一提。
  霍霸总从小就才华卓绝怼天怼地,直到大学竞赛上遇到一个Beta叫沈小明。
  一见如故之后是惺惺相惜,总冠军台上他没忍住吻了下去,当天那少年就跑了个没影。
  多年后他们公司录用了一个天才黑客,小Omega每天故作淡定悄咪咪偷窥自己。
  呵,骗人偏心还跑路的小骗子,化成灰他都不会忘记。
  还是娶回家去让他好好领教自己强大的魅力。
  傲娇暴躁Alpha攻 X 天才怂包Omega受
  双向暗恋之后双向误会,最后双双甜出糖尿病
  内容标签: 生子 幻想空间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见月,霍东瑾 ┃ 配角:周英宇,霍东行,白寒水 ┃ 其它:
 
 
第1章 
  如果沈见月能够看见自己的命运走向,他或许就不会踏上这条岔路了。
  但沈见月当时才16岁,高傲且中二,对即将到来的命运毫无察觉。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沈见月提着行李箱出现在了小院儿门口。少年皮肤白皙,眉目清秀,一双眼睛又黑又亮,里是藏不住的雀跃。
  他立在花园门口,对屋内挥手:“爸,我走了啊!”
  池见渊追出来问:“东西都带齐了吗?”
  沈见月拍了拍书包:“放心,都带啦!”
  池见渊:“抑制剂带了吗?”
  “医生说我7月才分化,我两个月就能回来。更何况,我也不一定就分化成omega,别担心啦!”
  池见渊不放心:“这是你第一次离家那么久,以防万一还是带着吧,等我一下。”
  “不用啦,没关系,活动地点就在郊区,也没说不能回家,更何况,实在不行我还能打电话找你们嘛!”沈见月拉着爸爸的一阵撒娇,看到后者点头后,一脸兴奋地拖着行李箱跑了出去。
  无人驾驶汽车早就在家门口等着他,沈见月跳上去拴好安全带,挥手:“我走啦!帮我告诉弟弟和父亲,我会想念他们的!”
  设置好目的地后,少年拉低帽子,戴上耳机,欢快的音乐在耳边炸开,就像是他那颗跃跃欲试的心。
  沈见月今年16岁,正在念高二,这次出门是参加全国大学生科技创新大赛总决赛。至于为什么一个高中生要去参加大学生的比赛,主要是青少年科创比赛已经不够他玩了。
  天才儿童沈见月3岁敲代码,5岁学编程,不到10岁就能自己写小程序,光是卖软件就已经赚了几百万。12岁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比赛,全程吊打各路青少年。
  今年16岁的他还在念高二,已经摩拳擦掌想和一帮大学生一较高下。谁也不知道沈见月什么时候搞到了一个身份证,借了一个叫“沈小明”的身份来参加全国大学生科技创新大赛。
  往年大赛都是以各高校为单位提交作品,经过组委会评选出名次再授予奖项,如果愿意,参赛选手可以全程不露面,沈见月就是借着这个漏洞参赛的。但他万万没想到,今年的大赛改规则了。突然有一家视频网站介入,想把全国大学生科技创新大赛打造成一个IP,于是在评选结束后新增了一个环节,前10名将进行组队,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创造出一项全新的发明。
  这两个月里,这10名队员将在一个集训式的空间中工作生活,节目组摄像机全程跟拍,边拍边播,活脱脱就是一个综艺节目。
  这次大赛沈见月获得了第二名,在收到组委会通知后,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决定了要参加后续环节。
  但家人觉得有些不靠谱,借用别人身份就算了,现在还要借用对方那张脸,长得完全不像的两个人,第一天就得露馅儿了吧?
  沈见月也考虑到了这方面的问题,但比赛带给他的诱惑更大,他想去看看,那些比他厉害的人究竟厉害在哪里。
  于是,沈见月拉着弟弟池见渊开始了一项新工作,他们要做出一款能够改变外貌的产品。两兄弟在工作室里捣鼓了整整一周,吊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最后终于做出了一张“沈小明”的定制款仿生皮。
  仿生皮由硅胶和高分子材料组成,通过3D打印而成,和人的皮肤别无二致。缺点是一张仿生皮最长使用时限只有12小时,否则会产生副作用——烂脸。还好他们做得多,实在不行就一天一换。于是,这次沈见月出门就带了一个大盒子,仿生皮一层层码在营养液里,看上去跟面膜似的。
  导航显示还有半个小时到达目的地,沈见月掏出一张“沈小明”仿生皮,对着镜子仔仔细细贴上了脸。
  一瞬间,镜子里的人就完全变了个样。鼻子变得宽大,显得憨厚老实,皮肤也不复原来的白皙,有几颗因为熬夜打游戏长出来的痘痘,原本圆润的鹅蛋脸也变宽变方——这是一张太过于平凡的面孔,只有那双眼睛依旧灵动。
  沈见月眨眨眼睛,有些不太满意,早知道要出镜,他当初就应该找个好看点儿的人才是。他恨铁不成钢的揉揉自己的新脸,嘟囔着:“小明啊小明,你怎么就不能长得好看一点儿呢?”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点儿小烦恼抛在了脑后,一想到要和那么多厉害的人合作甚至比试,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很快,无人驾驶汽车抵达了郊区小别墅群。
  说是别墅群,但制作组为了省钱,租的都是最便宜的地方。这些别墅已经有不少年头了,外观看上去破破烂烂,白色的外墙经过日晒雨淋已经变得灰白,呈现出一片颓败之势。
  沈见月扫了一眼,也就那颗樱花树还算入眼。
  小楼外有一颗巨大的樱花树,树干粗壮得需要两个人才能环抱起来,粉白的樱花枝条在空中舒展,竟然比这栋三层小楼还要高。正值三月下旬,高大的樱花树遮天蔽日,粉白的樱花在枝头绽放,衬得这个掉粉的外墙都显得浪漫起来。
  沈见月拉着行李箱站在树下,一阵微风吹过,卷起一团团浅粉色的花瓣。沈见月看到花瓣飘到最远的地方,然后落地……
  猛然间,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振奋起来,提着行李箱迅速跑上了楼。
  负责他们饮食和卫生的生活管家已经提前就位,把房间号和密码都告诉了他。
  房间里摆着两张一米五的床,开窗一看,遒劲的树枝生长到了窗户边,近得一伸手就能摸到柔软的樱花花瓣,嗅一嗅,还能闻到淡淡的香气。
  沈见月行李都来不及收拾,翻出电脑就跑了出去。
  生活管家看得目瞪口呆,面前这个年轻人跟个猴子似的,一瞬间就蹿上了大树。等他再想细看时,浓密的花瓣遮天蔽日,竟是完全不见了人影。
  没多久,从电视台出发的大部队也抵达了小别墅。电视台租下了五栋沿河别墅,这里别墅离市中心远,又因为年代久远破破烂烂,租金特便宜,但因为环境清幽,倒是挺适合节目拍摄。
  大巴停在别墅门口,人陆续下来了,最后下车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来人身高腿长,面容俊逸,头上带着一个棒球帽,混上上下都是一股帅气,简直像是明星出街。只是脸色不太好,这让他看上去有些不太好接近。
  霍东瑾有些烦,这种过家家的活动,让他完全提不起劲儿。而且路上那个omega还借着睡觉一直往他身上靠,他把人往边上推,一个转弯,那人又靠了过来。最后霍东瑾干脆自己坐到了最后一排,帽子一盖,耳机一戴,彻底隔绝了外界。
  当霍东瑾看到房间分配后,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彻底变糟了,他扯下耳机,有些不耐烦:“我不和别人住一起。”
  知道霍东瑾来头不小,工作人员不敢敷衍,好脾气的解释着:“这位同学,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你看大家都是这样的,其实就跟大学住宿舍差不多,条件还比那要好呢。”
  霍东瑾这辈子压根儿没住过宿舍,他也懒得和工作人员扯皮,掏出手机,不知道打了什么电话:“对,我把定位给你,帮我租套房子。”
  摄制组长大了嘴巴,队员们也看了过来,这是要自己租一栋别墅的节奏?虽然这边别墅相对便宜,但是一天也要好几千快,两个月也要十几万。
  霍东瑾完全没理那些人,在等消息时,他把行李丢进了房间里。里面摆了两张床,已经有人进来了,靠窗的那张床上躺着一个白色行李箱,大咧咧地摊开,什么衣服,游戏机,洗漱用品一览无遗——行李箱的主人是一个毫无条理的人。
  霍东瑾更烦躁了。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抽了,不然怎么会答父亲应参加这种活动。这种跟综艺节目似的创新大赛,能出个屁的成果。
  霍东瑾一边玩游戏一边等消息,摄像机已经就位,有一个小哥举着机器在跟拍,霍东瑾抬头扫了一眼,吓得后者身体一抖,不过还是很敬业的扛着摄像机。
  不一会儿,车上坐他隔壁的那个omega过来了,说是有些问题想请教。
  霍东瑾晾了对方整整十分钟,等他打完一局游戏后,见人还没走,这才放下游戏机,懒洋洋的开口:“说吧,有什么问题?”
  omega也不说,只是问:“能跟我出来一下吗?”
  霍东瑾没动身,又垂下了眼皮,那意思很明显,要说说,不说滚。
  omega有些急了,他看了一眼边上的摄影机,为难道:“很重要的事情,就耽误你五分钟,能出来一下吗?”
  霍东瑾叹气,双手揣在兜里跟了出去。
  那人把他领到樱花树下,然后站着不动了。
  霍东瑾问:“你电脑呢?”
  omega愣住:“什么电脑?”
  霍东瑾不耐烦:“你不是找我问问题吗?”
  “不是,我其实不是想问问题,啊,不对,我是想问你问题,但不是那种问题……”见霍东瑾不耐烦,omega吓得结结巴巴的,最后一咬牙一闭眼,彻底豁了出去,“我是想问你有结合对象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存稿丰富,日更有保障,少年期不会太长,主要还是婚后。
  另外,架空世界,技术全是瞎写的
  >
  收藏
 
 
第2章 
  这么快就有看点了啊,摄像小哥兴奋了,举着机器对着霍东瑾来了一段特写。高大帅气的alpha,紧张期待的omega,浪漫的粉色樱花不断飘落……这画面,完全就是青春电影里的经典场景!
  摄像小哥边拍边感叹,这个alpha长得可真是好看,轮廓深邃,身材高大,比很多明星都要上镜。
  然后,他看到镜头里上镜的alpha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霍东瑾一把盖住摄像头,冷冷道:“这段剪掉。”
  这人长得是好看,但是生起气来也是真吓人。又高又壮,压迫感极强。摄像小哥吓得腿软,但仅存的一点儿职业操守在支撑着他,他挤出一个笑脸,努力沟通,“播出哪段剪掉哪段都是导演决定的,再不济也是副导决定,哪儿是我这个小小的摄像能决定的啊。”
  霍东瑾当然不答应。
  摄像小哥也很有骨气,抱着器材当命根子似的护着。
  霍东瑾不想动粗,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劈头盖脸就是教训:“你们怎么回事?我的隐私也敢拍?不是说好只有工作内容吗?”
  那边连连说是,表示会马上处理。
  很快,摄像小哥就接到了通知,上头都同意删素材,他当然也不会死守。只是可惜了那个画面,剪出来可是一个小爆点。小哥一边操作机器一边感慨,这人是哪里找来的祖宗噢,大牌成这个样子。
  霍东瑾:“处理完了?”
  小哥点头:“删了,都删了。”
  目的达到,霍东瑾不做多余逗留。不料刚迈出一步,就有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回过神来才发现,他怀里竟然多了一个笔记本电脑。
  霍东瑾:“?”
  树上怎么会掉下这个??
  霍东瑾抬头,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得“扑”一声传来,樱花被层层破开,下一刻,只见一团巨大的白色物体从空中落下,霍东瑾的双还没来得及收回,只觉得双臂一重,扬起的樱花迷了他的眼,缓过神来,赫然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个少年。
  摄像小哥有一颗导演心,摄像机立刻就怼了上去。漫天的樱花从镜头里洒下,少年穿着白色帽衫,身上沾满了花瓣,其中有一瓣落在了少年粉嫩的嘴唇上。场景很美,稍显不足的是其中一位“主角”长得比较普通。
  沈见月被摔得惊魂未定,他以为自己会屁股开花,不料落入了一个宽厚的肩膀中。一抬头,就看到了男人的喉结和下巴,还有那双睫毛浓密的双眼,青年眼中带着探究,还带着一丁点儿酷劲儿和不耐烦。
  不知怎么的,深沈见月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他不好意思极了,屁股一撅,手忙脚乱要从男人身上爬下来。
  霍东瑾顺势松开手,沈见月压着电脑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啊!我的电脑!!”沈见月顾不及身上传来的疼痛,连忙捡起电脑,发现屏幕已经变得弯曲,甚至被他坐出了一个屁股的形状,还是蜜桃型的。
  这形状也太那啥了吧……沈见月脸颊发烫,曲起膝盖掰了又掰,希望能把电脑掰回原样。这款电脑当初的卖点是柔性曲面屏,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撑住。而且他程序还没保存,沈见月调出程序,一幅手忙脚乱的样子。
  电脑屏幕上,有一个简单的模型正在运行。
  霍东瑾扫了眼模型,竟然产生了一点儿兴趣:“你做什么呢?”
  沈见月好不容易掰正了电脑,回答道:“我在计算樱花飘落的轨迹。”
  霍东瑾有些好奇:“樱花又不是动物,你也不能在樱花花瓣上装定位器,这怎么能统计出来?”
  “所以我建了一个模型,”沈见月举起电脑,“你看,我知道每一片樱花的重量,我也能估算出它们衰老掉落的时间,然后再结合风向和风速,通过运算基本就能出来,不过我做得比较粗糙,可能做不到完全精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