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浮梅】左行右立(明日方舟同人)——Cathxx.

   【舟/浮梅】 左行右立
  作者:Cathxx.
  伪架空学pa,实际为原作背景的学院故事。
 
 
第一卷 前篇 
  SUM:自闭学霸浮士德,在高二的新学期,被备受瞩目的维多利亚交换生告白了。
  说明:地球背景,浮士德视角的学院故事。
 
 
第一章 一
  01.
  浮士德,炎国某沿海城市私立高中在读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困惑。
  02.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早在开学前,浮士德就听闻了新学期将会有一位国际交换生的消息。
  这条新闻如同落入水盆的墨汁,浸染了高中生们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很快,新生的姓名、年龄甚至社交网络都被这群高中生挖了出来。
  班里的群聊记录刷了好几页,不管浮士德上拉还是往下划,满屏都是一个漂亮孩子的照片。
  那位维多利亚新生长得一等一的好看。他的眉眼并不深邃,身材也单薄瘦小,若不是特殊的发色和眼瞳,他更像一位来自东国的精致娃娃。
  浮士德戳进了群聊提供的链接。ins的首页挂着刚上传的新照,白头发的漂亮男生抱着他们学校的制服,笑得阳光灿烂。
  烘干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浮士德放下手机,屏幕停留在照片的配字上。
  “已经迫不及待去见你了!”
  03.
  在各路迷妹的期待中,浮士德迎来了高二的新学期。
  升学后,学长们正式搬进了楼层更高的新教室。教学楼底层是各类活动室,高一教室从二楼开始,而在新交换生入学时,从浮士德所在的楼层都能听到国际班传来的骚动。
  各位高二前辈顿时按捺不住了。下课后,不少好事者前去国际班一探究竟,而他们回来的时候,却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捷报:
  “转学生说!他入学这里是来找他男朋友的!”
  全班一片哗然,学姐们发出了恋情落空的哀嚎声。这个新消息让大家无心上课,各种小纸条在课堂上飞来飞去,浮士德半途还被后座扔歪的纸团砸了头。他用脚尖拨过纸条,把它稳稳地踹到了目标人物的桌子底下。
  前座的同学对他比了个感谢的手势。浮士德低着头记笔记,连回应都懒得回应。
  一时间,各式各样的猜测盘旋在教学楼的走廊。但令浮士德没想到的是,所有疑问在下课后就得到了解答。
  他们的下午只有两节正课,接下来是体育锻炼课及社团活动时间。在下课铃敲响后,浮士德收拾好社团用具,又拿出自己的降噪耳机,在他准备扣上的时候,却听到了旁座的惊叫声。
  他转过头,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绿眼睛。
  浮士德坐在邻窗的位置,一墙之隔便是走廊。那位转校生穿着纯白的私服,正趴在窗弦上,笑眯眯地看他。
  “浮士德学长好。我是梅菲斯特,你的男朋友。”
  04.
  浮士德得承认,梅菲斯特的照片已经够好看了,但当平面照片变成现实的时候,他居然觉得,这人分明有点不上相。
  但他现在并没有闲心考虑这个。不出一会儿,“新转校生的男朋友是高二那个阴沉学霸”的消息就传遍了全校角落,同学们都炸了锅。
  浮士德放弃了社团活动,逃难般回了家。他用了一整晚催眠自己,直到入睡前,浮士德终于恍恍惚惚地觉得,白天发生的一切大概是他的幻觉。
  然而,第二天,在他前往学校的时候,却在大门口看到了一只显眼的白毛。
  梅菲斯特已经换上了本校制服,看上去干练又清爽。小白毛一眼就发现了浮士德,他的表情骤然欣喜起来,在远处向浮士德挥了挥手。
  浮士德彻底被现实打醒。梅菲斯特向他跑来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一片飘动的积雨云,预示了新学期的狂风暴雨。
  05.
  如上所述,浮士德的人设并不讨喜。
  他的表情一成不变,头上扣着硕大的降噪耳机,一副不想与外界交流的样子。虽然长得帅脑子又好,成绩常年独占榜一,但在众人眼里,他仍是一个不爱说话的自闭宅男。
  因此,这个阴沉学霸突然多了个可爱的异国男友,迷妹们纷纷表示无法接受。
  浮士德本人也无法接受。他拎着包,把梅菲斯特拉到了转角。
  “同学,我认识你吗?”
  梅菲斯特仍是一副笑容灿烂的样子:“我是梅菲斯特,你当然认识我。”
  浮士德皱起了眉:“不,你认错人了。还是你们在玩什么游戏?”
  “我是认真的,也不可能认错你。”
  浮士德一头雾水:“那……男朋友是什么意思?”
  梅菲斯特秒答:“字面意思。”
  “……我不喜欢男生。”
  不知为何,浮士德总觉得梅菲斯特的声调低了两度:“你交过女朋友?”
  “……”浮士德无言以对。梅菲斯特抿抿唇,重新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对吧。那你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
  浮士德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他皱皱眉,决定再挣扎一下:“总之,你让我很困扰。我不想交男朋友,请不要跟着我了。”
  “可以呀。”
  浮士德松了口气,正想转身离开,梅菲斯特却适时地补了后半句话。
  “把你的社交账号和手机号留给我,我就可以中午放学再来见你了。说真的,爬五层楼有点累。”
  06.
  浮士德当然不会把联络方式给他。因此,午餐的时候,梅菲斯特又准时准点地出现在了窗外。
  浮士德被同学们盘问了整个上午,社交力枯竭得一滴不剩。他戴上耳机,抱着书本,直接从梅菲斯特身边绕了过去。
  耳机能遮挡外界的噪音,却阻挡不住人们投来的好奇目光。浮士德知道梅菲斯特跟上来了——他很讨厌成为众人的焦点,梅菲斯特却是一盏大功率的聚光灯,只要他站在那里,就不可避免地吸引人们的视线。
  即使这样,他却对梅菲斯特讨厌不起来。浮士德想,上帝真是太不公平了,好看的人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学校有配套食堂,浮士德却不想带着这个小尾巴进入那里。中心广场边有一条蛮热闹的美食街,浮士德转了转,走进了一家常去的快餐店。
  梅菲斯特睁着好奇的眼打量了一路,此时又凑上前来,研究浮士德面前的自助点单机:“不要薯条。维多利亚太喜欢土豆了,我家菲佣也是。我不想在这里还吃这个。”
  浮士德叹了口气:“我吃。我请你。”
  “不要。我有钱,不要你请。”
  话虽如此,小少爷掏出一张漆黑的卡片,却怎么都找不到点餐机的卡槽。浮士德摆弄了几下手机,对准旁边的二维码,飞快地把帐付了。
  坐在餐盘前的时候,梅菲斯特仍旧扁着嘴,看上去有点委屈。浮士德撑着脸看他:“怎么了?”
  “我想请你吃饭的。”
  “一顿饭而已。”
  有朋自远方来,尽地主之谊是炎国传统。
  “才不是。”梅菲斯特却抬起头来,双手紧捏着番茄酱的酱料包。
  “从今往后,我要帮你买所有的一日三餐。已经决定了。”
  这段话怎么听都像包养宣言。浮士德扶额,决定和这位小少爷好好谈清楚。
  “不需要。以及,交朋友可以,交男朋友不行。”
  “为什么?我不好看吗?”
  对方的态度太自然,浮士德反而卡了壳:“不,你很好看……呃,我们昨天才认识,也对彼此毫不了解。”
  梅菲斯特摇摇头。
  “不。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也非常了解彼此。”
  浮士德有些疑惑,梅菲斯特却不愿再谈。小白毛咬着饮料吸管,恢复了平日里笑嘻嘻的表情。
  “没关系,你不想当我男朋友,不代表我不能追你嘛。”
  07.
  浮士德从不关心八卦,却还是半被迫地听闻过这位新生的种种轶事。
  梅菲斯特是正正统统的世家子弟,他的家族曾属王族一脉,陪伴维多利亚走过了所有日出与日落的时代。时入现在,家族的直系族人也都是些见首不见尾的巨贾,这也让梅家家徽增添了几分神秘。
  族中倒是有一位旁支当了艺人——当然,那人已远离家族树十万八千里。他曾在娱乐节目中提起过,家族本家的余兴节目之一是“驾驶私人直升机飞到雪山顶,比赛谁能掀起更高的雪浪”。
  可以想象,梅菲斯特曾经的生活是多么“枯燥且无趣”。根据群聊透露的情报,家族的本家占据了维多利亚的好几个山头,祖宅还都是货真价实的城堡。这些童话故事才会出现的风景梅菲斯却是按片拥有的,活脱脱就是故事书中的小王子。
  因此,浮士德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位小少爷会跋山涉水到海的这一头,只为了追求一个素未谋面的普通高中生。
  只是上流社会的一场游戏吧。他想。
  梅菲斯特的追求却出乎意料地认真。从那天起,梅菲斯特总会比他先一步出现在门口,就着包养他的势头,手上拎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及礼物。
  于是,小少爷又被追求者拉进了小黑屋。
  “不要再这样了,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追求方式。”
  梅菲斯特扁扁嘴。浮士德听到他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但我当年就挺开心”。
  浮士德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你先答应我。”
  小白毛乖乖点头:“答应。所以我们放学后能一起回家吗?”
  浮士德叹了口气:“……别努力了,我不会和你交往。”
  梅菲斯特又扁起了嘴:“不交往也行,你让我跟着就好。”
  “不行。放学后我有社团活动。”
  梅菲斯特终于低下了头,不知是不是错觉,浮士德似乎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苦涩。
  “……那我就远远看你。”
  浮士德还是心软了。他看不得小少爷这幅卑微的模样,即使是一厢情愿,他也下意识觉得,面前这人应该是高傲、自信又光芒四溢的,不该是眼前的样子。
  “前两天,隔壁的社长跟我抱怨,如果他还找不到新社员,他们的活动场地就要被收回了。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梅菲斯特抬起头,绿眼睛又变得亮晶晶的。浮士德觉得,这才是他该有的表情。
  “好!”
 
 
第二章 二
  08.
  这所高中的校长是个大海龟——不管字面或是拓展涵义都是。那位龟爷爷在东国留过学,便把对面的教育理念搬到了自己的学校。
  这也是浮士德选择这里的原因。这所高中的升学率不算拔尖,学生们却拥有许多课余时间去研究自己喜欢的事物,学校为他们的兴趣爱好设置了专门的活动经费,部长们还可以申请专门的地点作为活动场地。
  浮士德是“箭术部”的成员。和不远处的弓道部不同,他们手持的弩箭都是实打实的杀伤性武器。这导致没有社团愿意驻扎在他们旁边,除了一些没有选择权力的可怜孩子。
  例如,在炎国着实冷门的国际象棋部。
  梅菲斯特踏进门口时,正在摆弄switch的两位学长人都傻了。漂亮男生四处看了看,拿出了自己的入部申请:
  “这里是国际象棋部吗?”
  社长怔愣了半晌,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我靠。”
  浮士德在进行完一轮交流训练后,在隔壁窗口看到了一点毛茸茸的白色。梅菲斯特窝在窗边,光明正大地望着他的方向,见浮士德从训练场上下来,小白毛立刻从窗口消失,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结束了?”
  “只是第一轮。”箭术部成员不多,作为高二生,浮士德接下来还要指导新人。他擦了擦有些汗湿的刘海,“你那边怎么样?”
  “入部了,人好多。”
  “……”怕都是过来看梅菲斯特的。不知部长作何感想。
  远处的前辈正招手呼唤他。浮士德放下毛巾,正想开启第二轮训练,衣角却被梅菲斯特捏住了。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却对上了一双极近的绿眸子。梅菲斯特凑到他的耳边,细微的吐息吹在浮士德的耳垂上。
  “那么……放学之后,能一起走吗?”
  这个人太犯规了。浮士德甚至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些什么,直至他走回训练场,耳朵尖仍旧红得发烫。然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高三的前辈们正搭着肩,带着坏笑对他挤眉弄眼。
  “哎,宣誓主权哦。”
  09.
  部活时间结束的那一刻,梅菲斯特准时出现在训练场,把备受盘问的浮士德挖了出来。
  浮士德快要被学长们掏空,已经进入了魂魄状态。梅菲斯特笑够了,在便利店买了根雪糕,毫不留情地怼到了他的脸上:“有人问就说我追你嘛,过阵子就习惯了。”
  浮士德捏着包装袋,看了看上面的卡通美少女,又看了看梅菲斯特。
  “你以前会吃这些吗。”
  梅菲斯特啃了一口冰糕,被冻得缩起脖子:“我住乡下诶,那里甚至没有便利店!”
  ……能把自家山头喊做“乡下”的,这位小少爷可能是独一份了。浮士德撕开包装袋的时候,身边的梅菲斯特又缩了一下白绒毛,像被冻到的小动物。
  浮士德觉得自己的左胸腔鼓噪了一下。
  “吃得惯吗。”
  他发誓他只是随口询问,小少爷却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
  “怎么会这么问?黑面包加水煮成的稀汤,带着馊味的夹生肉,枯叶和树皮——更多的时候,是一望无际的矿石与尘沙。从其中走出的人,又有谁会挑拣食物呢?”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