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近代现代)——匿名青花鱼

   出轨
  作者:匿名青花鱼
  为了报复出轨的丈夫,誉声也决定出轨
  文笔很差
  脑洞巨雷
  咸鱼复健
  没有大纲
  随便爽爽
  --------------------
  通篇充斥着ntr,乱伦,出轨,背叛,车祸,你爱我我爱他他不晓得爱哪个的恶俗狗血桥段,没大纲裸奔的辣鸡初稿已经写完,得空来修文,慎入慎入!
  中途如有不适,请及时点×
  只要不骂作者,各种写作建议都接受(虽然采纳后的成品不一定包君满意,但请相信,我曾挣扎过)
  1
  “没关系,射进来吧。”
  我对那个伏在我身上的男孩子笑了笑,对方有些惊诧似地微微长大了那双漂亮的眼睛,然后沉默地照我说的做了,显然他并不讨厌这具我那丈夫已经厌倦了的身体,相反还很有兴趣。
  一直都兴致勃勃的,楔入身体的硬物滚烫炽热,温度高得好像连肌肤相接的地方都快化掉了一般。
  年轻的身体就是精力充沛,怎么都不会觉得疲倦。
  被精液内射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但是我却觉得很愉快,再没有比这更愉快的事情了,我抱紧了他的后背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男孩子侧过头,有些疑惑地用嘴唇碰了碰我的脸,轻声问我怎么了。
  我揽着他的后背,将脸埋在他的肩膀,对他笑道,“你真厉害。”
  呼出的热气洒在他白皙的耳垂上,那里很快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了红,他的睫毛有些湿润,鼻翼也沁了些汗珠,性感得不得了。
  想到那晚看到黎奉身后被挠破的伤口,我想这也算是足够回敬他的背叛了吧,一想到这里,便觉得十分得意,忍不住更加用力地绞紧了身上的男孩子。
  原来背叛的滋味是这样好,为何我从前都没发现。
  我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总守着那点脆弱得不堪一击要命的的自尊,真是好笑,明明对方都已经不在意了,我为何还要坚守。
  和他接了一个黏腻的亲吻,然后两人紧紧地搂着彼此。
  身体仍旧处于一种迟钝和倦怠,好像浪潮反复冲刷着海岸。
  我已经连手指都没法动,却还是睡不着。
  他已经睡了,明天还要回学校上课,黑暗中,我已可以渐渐感觉到他逐渐均匀的呼吸。
  他是学院的风云人物,被不少刚进大学的年轻学妹们背地里偷偷叫做男神,能成功勾到他实在是我意料之外,当他同意和我来往时,我也感到很惊诧。
  昨天我们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文艺片,除了煽情的音乐和主角漂亮的脸蛋,哪里都是败笔,剧情无聊透顶,真不明白为什么影院还座无虚席。
  我一点都不喜欢,四处打量的时候,能看到他在我右手边神情认真的脸。
  他的侧脸线条很美,很容易让人着迷,但我不能再沉迷于哪个男人了。
  同样的苦头吃过一次,就该学会哪里是禁区。
  看完电影我们去餐厅吃了一顿饭,内容是什么不重要,我早忘了,也许是牛排,还是烤肉,亦或是味道清淡颜色漂亮的色拉,吃完我们便迫不及待去餐厅的楼上的酒店开了房。
  他看着干净漂亮,眼神纯洁,没想到脱人衣服的动作居然很熟练老道,我凑在他耳边,狡猾地问他是不是之前就有过很多练习,他不说话,只拿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睛觑我,他很高,看着有点冷,有时候在他身上我也会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压迫感。
  明明只是个小孩子,偏偏气质沉稳得不行,面对他有时候我会生出一种胆怯的心理。
  我不记得他有没有皱眉,不过后来所发生的一切都自然而然。
  啊,想到后来的事情,我忍不住露出点恶意的微笑,黎奉不感兴趣的身体,居然也会有人沉迷。
  可见我并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
  .
  我向学校请了假,驱车回了那个毫无温情的家一趟。
  因为黎奉的原因,学校里自然不会有人为难我,毕竟他曾经大手一挥,那么慷慨地捐了两栋楼。
  只是在离开的路上,经过这层楼的办公室时,听见了那些人不满的闲言碎语,说什么搞不懂黎奉为什么会看上我这种人,明明一无是处,平凡至极。
  我也好奇,我曾问过黎奉,但他只会朝我撒谎,他说喜欢不讲道理。
  他只说对了一半,讨厌也不讲道理。
  身体上还带着昨晚的情欲痕迹,我根本不想掩饰,回到那座宅邸的时候,我那几个星期未和我见过面丈夫竟然破天荒的出现在了家里。
  我朝他笑了笑,叫了声老公,他只淡淡地点头,然后告诉我一个坏到极点的消息。
  “睿延的腿前天受了伤,南苑山那边人少不太方便,我让他过来住几天,你帮忙照顾下。”
  看来一位合格称职的妻子不止要照顾好丈夫,还要照顾好丈夫的情人。
  我走到餐桌旁,摘下一粒葡萄,用力嚼了嚼,没觉得甜脆,只觉得苦涩,于是朝他冷笑道,“让我照顾不怕他伤势更重吗?”
  “听话,声声,不要乱发脾气。”黎奉连眼睛都不抬,他根本没看我,只顾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手机,而后毫不在意地提出另一个更合适的解决办法,将我丢之一边,好让他和小情人双宿双飞。
  “或者你去那边住也行。”
  我几乎要大笑出声,真是要我迫不及待地给他们腾位置,为何不直接将我赶出去呢,简直一劳永逸。
  “好呀。”我朝他笑笑,一想到身上带给他耻辱的痕迹,而他居然还没发现,便觉得他那番提议也没那么让我难以接受了。
  “让他过来吧,小孩子就得好好照顾。”我撑着下巴,对莲姨认真,“下次不要买这个晴王了,什么进口货,酸得要命,难吃死了,还不如超市里的小葡萄。”
  这纯粹是无故发泄,黎奉没说话,莲姨表情有些讪讪的,躲进了厨房,不想参与这场我和我丈夫之间的无聊战争。
  正好楼上的助理替他拿了资料要下楼来,在楼梯上见到我时有些吃惊,恭敬地叫了声喻先生。
  我笑眯眯朝他招手道,“时间不早了了,小高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
  高云天有些尴尬,看了眼黎奉,黎奉淡淡道,“晚上有个会议,不吃了。”
  我殷勤地替他补充,“啊,会议结束恐怕也很晚了,估计不能按时回来,对吗,老公?”
  黎奉抬起眼睛,终于舍得看我一眼,似乎这才瞧见我和人鬼混时脖子上的浅淡吻痕,眉头狠狠皱了皱,“这是什么?”
  他脸色很阴沉,似乎下一秒就要狂怒,死死地瞪着我脖子上裸露的肌肤。
  哈哈哈,我多想大笑出声,我带着一身奸夫的痕迹回家,等到我丈夫快离家时他才终于发现我身上不对劲。
  我一脸矫饰的讶异,疑惑地问,什么,然后才摸着自己的脖颈轻飘飘解释道,“学校的教学楼靠近山,估计是被蚊子咬了。”
  蹩脚至极的谎言,但我的丈夫不知为何竟相信了,他沉默了半晌,对旁边一个女孩儿道,“去给他拿点驱蚊止痒的药。”
  那女孩儿低着头,脚步匆忙地进了一间房间去找所谓的驱蚊止痒的药。
  高云天站在我丈夫背后,大气都不敢出,我忍不住笑了笑,指着墙上的钟表提醒道,“不是要开会吗?快七点了,再不去待会可就要迟到了。”
  黎奉的脸色变了变,对高云天说了句什么,没再和我继续废话,离开了家。
  我坐在刚才他坐过的位置,看着复又恢复得冷淡有序的房子,忽然觉得人生可真没趣。
  .
  我是白清他们院系的助教,白清便是上次与我偷情的那个男生,或许已经可以称呼他为男人了。
  真是个令人沉迷的男人。
  这个职位在院校里很是尴尬,因为是黎奉替我买来的,用南面那栋气派的五层实验楼和西区雕像后头的那栋八层图书馆。
  我有时看着那两栋楼也会惊讶原来我在黎奉眼里曾那么值钱过,不过这感慨很快便消失了,因为现在我在他眼里恐怕一文不名,简直连地上的烂泥都不如。
  可笑他明明已经对我不感兴趣,瞧不起我,又偏偏不肯和我离婚,死吊着我,像要渴死一棵树,一株花。
  他要我眼看着他一次次出轨,一次次背叛,让我们如今的关系愈加不堪。
  多么令人厌憎的人。
  我走在学校里,今天有两节习题课,提着笔记本电脑进北楼教室时,看见坐在靠后排的白清,朝他微微笑了笑。
  对方表情总是冷冷的,眉目英俊,略有厉色,有点黎奉年轻时的味道,不过他不是黎奉,我一直都知道。
  他看见我的微笑时愣了愣,然后也微微抿了抿唇。
  我清楚地听见了后排几个一直注意他的女生嘴里发出惊艳的呼声,他手上拿着一支签字笔随意转了转,然后那支笔落在了书里,他则一直盯着我的脸。
  我弯腰去摆弄电脑,等站起来的时候发现他居然还看向这边,忍不住有些失笑。
  “今天这节课先讲几道习题,之后的时间留给大家答疑,马上快要期末考试了,临时抱佛脚的同学们可以稍微精神一点儿,说不定今天就能摸准那救命的十几分呢。”
  我笑道,果然,有不少昏昏欲睡的学生蓦地抬起了头,十分精神地朝讲台上看了过来。
  这份工作并不复杂,没什么技术含量,也不需要我每年写多少报告发多少论文,周围许多人都很羡慕我这份工作,体面,轻松,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我心里一点都不喜欢。
  但这都是我那大发慈悲的丈夫为我做的,所以我必须感恩戴德地全数接受。
  我若拒绝,便是我不知好歹,不懂进退,没有自知之明。
  真是可怕,我的人生全部由他负责。
  大学里认真学习的人恐怕十个里才会有那么一两个,没多久就有不少人耐不住,低头去玩自己的手机去了,还剩少数几个全神贯注地抄着黑板板书,白清便是其中之一。
  还剩三十分钟, 没什么可讲的了,于是我丢了粉笔,拍拍手,坐在讲台上,让他们一个个上来答疑。
  我还不确定今天的工作结束之后要不要去找他一次,正发着呆,身边却忽然多了好几个年轻男女。
  这些学生还没有染上成年人的精细冷漠,身上有种别样单纯的气息,生机勃勃,真是让人瞧着就觉得愉快。
  问的那些问题都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挨着给他们一一讲完之后,我看看手表,居然还有不到五分钟,时间过得真快。
  我准备收起电脑离开,那个俊秀的少年居然拿了包,直接走了过来。
  “你今晚有没有空?”白清冷着一张俊脸问,看来他们接下来没课,不少人都欢呼着出了教室门,好像卸下了一个重担。
  这个人外形实在显眼,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了我俩这边。
  我提上电脑包,笑吟吟看着他,“莫非同学你还有问题需要答疑?我周三和周五都在知行楼的办公室,三楼,随时可以都可以来找我。”
  “没有。”白清冷冷答道,望过来的眼神特别干净纯粹。
  我心里忽然有点愧疚,因为我把这双眼睛弄脏了,我是一个有罪的人。
  “今晚我老公回来了,要回去给他煲汤”我凑在他耳边对他小声道,“所以没空。”
  白清的眼神收了回去,没再说什么,抿着唇直接走了。
  看着那高大的背影,我忽然觉出点不对劲来,刚才那小孩是不是有点生气了。
  天可怜见,刚才我可并没有随便敷衍他,而是句大实话。
  黎奉说睿延要过来,让我好好照顾他,我自然得乖乖回去,继续做个让周围人耻笑的抬不起头的大方懂事的好妻子
  2
  我回去的时候,那个叫睿延的小孩子已经到了,家里人正吩咐着将他的东西从车里搬出来,放进别墅二楼黎奉旁边的房间里去。
  主楼的客厅好久不曾这么热闹,简直到了大张旗鼓的地步。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个小男孩站在管家后面怯怯地朝我打招呼,说这段时间麻烦我了,似乎很是过意不去。
  “既然知道麻烦,为何还要打扰呢?”
  我语气不算咄咄逼人,但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斜着眼漫不经心反问他,那小孩儿一下子就白了脸,眼神有些惴惴不安。
  “算了吧,你那老姘头嘱咐我要好好照顾你,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铁定得吃不了兜着走,如今你是大爷,何必来我这儿炫耀呢?”
  我忽然觉得这种像是后宅女人争风吃醋的行为真是太糟糕了,简直令人恶心反胃。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毫无所觉,也许他其实知道,但他并不在意。
  他已经不再是我从前爱的那个人了,他如今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混蛋。
  我拿着包飞快地上了楼,让莲姨给我整理一间能离那小婊子和老不修最远的房间,我实在是一眼都不想看见他们。
  多一秒,对我的眼睛都是种伤害。
  .
  晚上,第一百三十二次开始思考和黎奉离婚的事,从前我对这事兴致勃勃,兴奋地计算和他离婚之后我能拿到多少钱,股份我不需要,黎奉也算计颇深,早在结婚前就拟好了协议,那他名下值钱的房子车子珠宝总可以给我一些吧,换算成钱应该价值不菲。
  我拿起那份手写的字迹潦草的协议书,看着看着不禁落下眼泪。
  真是奇怪,在最初决定要把彼此的名字写在一个本子上的时候我明明想的是,以后打死我也不要和他分开。
  他曾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我曾将自己的全部都给了他,包括那些对他来说数目根本不值一提的储蓄和爱,我曾经那么努力地去规划着属于我们的美好明天,但是全都毁了,他出轨,往昔的诺言根本一文不名,他爱上了别的人,他背叛了我们的曾经。
  爱情脑的人真是可怕,我一想到自己曾经干过的蠢事,就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巴掌让自己清醒一点。
  现在我就很清醒,抹干净眼泪,我看着外面的圆月,手上的纸又一次被我夹在书里默默放进了抽屉,我爬上了床,想着明天要如何应付那老不修的小情人。
  .
  那个叫睿延的小孩儿不是小婊子,相反,还是个小艺术家,学画画的,天分很高,每年都能拿奖学金,作品前头拿去送展,后头就能捧个什么奖回来,镀了真金的,在他们学院里十分牛逼轰轰。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