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情敌的叔叔[穿书]——钟无晴

   《嫁给情敌的叔叔[穿书]》作者:钟无晴
  文案:
  穿书受X宠妻攻,甜宠生子文,正文已完结,接档文《穿成五个渣男的炮灰初恋》,主角全程无敌
  简安然被一本喂shi大作气得心脏病发,穿进书中成为衬托渣攻和情敌的“绝美爱情”的炮灰。
  简安然决定,暴揍渣攻,吊打情敌,永远踩着他们,气死他们!
  结果,一不小心把情敌的叔叔洛炜给推了!
  趁着洛炜冲澡,简安然爬出房间~
  **
  简安然提箱子跑路的那天,洛炜出现在他面前,堵着门,拦着路。
  简安然缩了一下:你侄子让我滚回老家……
  他让你回你就回?!
  男人低头,看着少年写满不甘的脸蛋,冷眸中有了隐约的柔情: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家!
  **
  洛炜冷酷无情三十多年,此生仅有的一点温柔
  那夜以后全部给了简安然
  怼天怼地复仇炮灰受VS心狠手辣护短宠妻攻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安然,洛炜 ┃ 配角:接档预收《穿成五个渣男的炮灰初恋》 ┃ 其它:虐狗男男,渣攻,生子,白月光
  ==========
 
 
第1章 渣攻去死!白月光去死!
  去你麻批的释然,狗男男不得house!
  熬夜看完打着甜文、天作之合的标签却在最后三章搞出喂shi骚操作的《山里娃被老攻全家宠上天》的简安然揉了下酸痛的眼睛,恨不得顺着网线冲到作者面前真人PK!
  这明明是报社文!
  还故意全文采用“我”的视角!
  “我”是一个家境贫寒父母双亡成绩名列前茅靠着亲戚的接济读完高中的贫苦山里娃。
  “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担心凑不够学费。
  这时,大学所在城市的房产开发商独子齐宵平从天而降,赞助“我”上大学,对“我”关怀备至,没见过世面的“我”很快掉入齐宵平的温柔中。
  某一天,齐宵平带“我”去酒吧体验生活。
  没有防备的“我”不小心喝下加料的酒,与齐宵平发生关系,并在事后发现自己是可以怀孕的体质。
  因为怀的是对我有恩还对我关怀备至的齐宵平的孩子,愚蠢又天真的“我”坦然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在齐宵平的建议下办了休学,在齐家所有人的宠爱下,和齐宵平领证结婚、养胎、卸货……
  作为一部小白文,《山里娃被老攻全家宠上天》就这样整整甜了一百多章、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会甜到结局时,作者却用倒数三章写出了一个堪比云霄飞车的大转折!
  “我”从始至终都只是替身,齐宵平真正爱的人是专门给“我”和齐宵平的爱情下绊子的跋扈情敌洛宁。
  从始至终,渣攻都是故意对“我”好,让含着金汤勺出生的洛宁意难平,主动回应渣攻,最终——
  齐宵平得偿所愿,替身没了存在价值。
  孩子生下后不久,“我”死了,临死的时候还被作者按头感动:
  “……我终于意识到我讨厌洛宁,只是源于嫉妒,嫉妒这个与齐宵平相识、相持、吵架、和好的人。
  现在,我知道他们的故事,我理解了他们的爱情,我释然了。
  我相信,无法生下孩子的洛宁会好好对宝宝。”
  最令人呕吐的是,结局喂shi后,作者居然意犹未尽,写三万字番外,详细描述齐宵平、洛宁、宝宝的“幸福”生活:
  若干年后,齐宵平、洛宁带着宝宝去A市第一名门姜家做客。
  因为宝宝的言行举止酷似早逝的姜家千金,忆女成狂的老爷子决定收他为干孙子,要把百亿家产分给他。
  此时,宝宝已经知道自己和洛宁没有血缘关系,获得天降横财后,他立刻对洛宁说出“我现在比爸爸还有钱,等我长大以后是不是可以娶你?”这种足够让“我”从棺材里跳出来的白眼狼发言!
  去你妈的“长大以后娶你”!
  去你妈的甜到哭!
  简安然愤怒地想着。
  因为太喂shi,他甚至想强打精神给作者挨章刷负分。
  为了刷负的时候言之有据,简安然特意点开长评,结果却在标题名为《男人也可以做同妻》的长评中见识了作者的其他骚操作!
  原来,这个文刚刚发完结章的时候就有读者“空”写《男人也可以做同妻》的长评表达自己的愤怒,作者在长评下回复称可以退钱。
  然而,“空”刚刚退钱成功,就立刻“路人”出现,骂读者“空”没有逼数,妄想用区区十块钱干涉作者的创作自由,更有作者其他铁粉在长评下激情开喷,认为所有觉得结局不好、结局喂shi的读者都是没有经历过人间疾苦的小公举,见不得一点点的人间真实,是和前任分手后要求还钱的感情骗子、唯利是图的人渣。
  什么狗屁人间真实!
  挂羊头卖狗肉还有理了!
  简安然越想越不爽,但因为时间太晚,他没打几个负分,就被沉重的睡意击倒。
  迷迷糊糊中,他看到枕头旁的手机屏幕爆出一道光,汇成光点钻进自己的额头。
  “一定是我太累了……”
  喃语间,一切归于黑暗。
  ……
  ……
  “老公~你好厉害~嗯哪嗯哪……”
  男男调情的声音在耳旁翻滚,伴着地动山摇的急躁。
  简安然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公共洗手间的马桶盖上发呆,激战的声音从右侧隔间传来。
  他抬头,看到天花板的颜色绚丽得刺眼,外面也不时传来男人们关于性和酒的猥琐讨论。
  怎么回事?
  在出租屋睡着,在酒吧洗手间醒来?
  简安然吸了口气,强作镇定地走出隔间,走到洗手池前,洗手的同时打量镜子里的自己。
  少年约莫十八九岁,脸蛋略带婴儿肥,被碎发遮盖的额头光洁如新月,一双桃花眼又大又水灵,睫毛浓密如鸦羽,薄厚恰好的嘴唇是天然的蔷薇色,脖子细长如天鹅。
  少年还未长足,身材如白杨般挺拔秀气,穿得是最普通的白T恤、破洞牛仔裤,却散发着漫画美少年的清爽唯美。
  “我”是谁?
  此时,裤袋传来震动。
  简安然掏出最多值五百块钱的便宜手机,是“齐哥”发语音消息,催“我”回包厢。
  齐哥?
  简安然满头雾水,点开“齐哥”的个人界面,自我介绍一栏赫然写着“齐宵平,一个热爱生活的普通人”!
  简安然浑身一激灵!
  齐宵平?
  喂shi文《山里娃被老攻全家宠上天》的渣攻的名字?!
  简安然点进齐宵平的朋友圈,一个个熟悉又恶心的名字跃入眼帘:孙秀英、齐安阳、齐三平……
  甚至,他看到了洛宁!
  《山里娃被老攻全家宠上天》中那个出身名门、长期和渣攻齐宵平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享受齐宵平的跪舔、还在番外得到“我”儿子的“长大以后娶你”承诺的的无耻小三?!
  难道我穿进了《山里娃被老攻全家宠上天》的小说?!
  简安然心头一凛。
  他回想小说的大概剧情,怀疑今晚是齐宵平给自己喝加料酒的关键日子!
  想到“我”在小说中的悲惨命运,简安然握紧拳头!
  任齐宵平欺骗忽悠的“我”已经消失,现在的“我”绝不会继续犯贱!
  吸了口气,简安然走出洗手间,走进灯光糜烂的酒吧。
  ……
  齐宵平是胜利酒吧的常客,简安然随便抓了个服务员就拿到了包厢的号码。
  简安然在齐宵平的朋友圈内看过渣男的自拍,推门后立刻注意到沙发最深处的男人。
  二十刚出头的年纪,一张俊朗不足但也算得端正的脸,眼中闪着不符合年龄的精明,气质略显油腻,身上穿的都是奢侈大牌。
  因为有意把“我”骗到床上,齐宵平的狐朋狗友或是搂着丝袜短裙的公主或是和透明衬衫的少爷喝酒划拳,唯独齐宵平身旁清爽干净,没有闲杂人。
  “过来……”
  齐宵平看到简安然,招呼他坐身边。
  简安然装不舒服:“齐哥,我有点头晕,想早点回去。”
  “头晕吗?我帮你瞧瞧。”
  齐宵平自以为风流地走到简安然面前,伸手,要摸他的额头。
  简安然赶紧后退,说:“齐哥,我明天有社会实践课,真的不能留在这里。”
  “社会实践课啊……”
  齐宵平笑了笑,转身,拿了杯香槟,递给简安然:“再怎么急着回去,都不能来酒吧也不喝酒。喝完这杯香槟,我开车送你回学校。”
  “……”
  简安然心头一惊。
  包厢灯光暗,无法确定香槟内是否有加料,但齐宵平给的这杯香槟的气泡异常浓密却是事实!
  香槟里加了料!喝下就会中招!
  “怎么,不想喝?”
  齐宵平催促简安然。
  他的狐朋狗友们也跟着起哄:“老齐,你弟弟真是被你宠坏了,来酒吧玩居然连香槟都不喝!”
  “……我不是他弟弟。”
  简安然澄清关系。
  齐宵平却说:“我们是兄弟,只是没有血缘关系。”
  “没关系,他不喝,你就要喝下这一整扎!谁让你们是兄弟!”
  狐朋狗友们有齐宵平的授意,故意搞事,拿出满满一扎啤酒。
  他们坚信,从来只是齐宵平舔狗的“我”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加料香槟为齐宵平解围。
  然而,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是简安然。
  简安然看了眼不断向外翻滚白沫的啤酒,又看了眼还在反常冒出气泡的香槟,说:“齐哥,我刚在洗手间吃了两片感冒药……”
  总所周知,吃了感冒药后立刻喝酒会造成肝损伤,严重者甚至导致死亡。
  齐宵平愣住了。
  狐朋狗友们也呆滞了。
  简安然装无知,指着桌上的啤酒说:“孙哥,这扎啤酒要不……”
  “没关系!愿赌服输!我喝!”
  齐宵平尴尬一笑,喝下整扎啤酒,拎起外套:“走,我送你回去。”
  “……齐哥,你刚才喝了那么多酒!酒后是不能开车的!”
  简安然故作关心的拒绝着,顺走齐宵平的跑车钥匙,并就近喊了个酒吧服务生,让服务生找代驾用齐宵平的车送齐宵平回家。
  至于自己——
  简安然站在酒吧门口,准备用打车APP叫辆车送自己回校。
  这时,手机又是一通震动。
  简安然看了眼屏幕,竟是洛宁这个绝世白莲婊。
  洛宁:齐宵平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开始啦,请大家多多捧场~给大家发红包哦~
  晚上还有一次更新,么么哒~
 
 
第2章 世风日下
  洛宁今年十九岁,和“我”、齐宵平都是普江大学的学生。
  洛宁和齐宵平家境好,读金融系。
  “我”比洛宁和齐宵平小一岁,是计算专机专业的大一新生——剧情中,“我”的高考成绩即使进医学院也绰绰有余,因为家里穷,“我”放弃了临床七年本硕连读,选择毕业就能赚钱的计算机专业。
  原书中,洛宁这个跋扈情敌的戏份并不多,但每一次出场都存在感十足。
  和无父无母、家境贫寒、得了齐家资助才能上大学的“我”不同,洛宁身为豪门洛家这一代唯一的男丁,自小受宠,吃穿用度无一不是顶级,接人待物也总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
  “我”因此对洛宁颇有不满。
  齐宵平不许“我”对洛宁有情绪。
  “他从小就这脾气”、“他其实很喜欢你”、“他对他姐姐也是这态度”……诸如此类的劝说,总是发生在洛宁造访后。
  单蠢的“我”也每次都选择相信齐宵平,直到真相大白!
  原来,齐宵平从高中开始就是洛宁的舔狗!
  告白被拒后,齐宵平把相貌和洛宁有几分相似的“我”捡回家,做洛宁的替身。
  然而,替身终究只是替身。洛宁只要是给齐宵平一个眼神,身为主角的“我”就立刻只剩下为齐宵平生一个长相接近洛宁同时携带齐宵平基因的孩子的价值!
  真TMD操蛋!
  简单回想了原作中的喂shi操作后,简安然又看了眼洛宁那婊气突破云霄的问候,回复:洛哥,齐哥喝醉了,我正带他找旅馆过夜。齐哥明天可能会缺勤,要是教授问起,麻烦洛哥帮他解释一下。
  当然,傲慢如洛宁是不可能帮齐宵平向教授作解释的。从来颐指气使的他得知他的专属舔狗竟敢偷腥,甚至可能气急败坏。
  发完回复后,简安然点开打车APP。
  呼呼——
  后方莫名一紧!
  有个男人扑了过来,用强健有力的胳膊圈住简安然的上半身,不断喷出酒气的下巴压着简安然的脑袋,声音暗哑又磁性。
  “小孩,你……你……你想不想挣个外快?”
  “滚!”
  简安然用力挣扎,甚至想抄板砖——如果附近有板砖的话。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