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尼的食谱大全[综](综漫同人)——墨棋蓝泠

   《一期尼的食谱大全[综]》作者:墨棋蓝泠
  本文文案:
  今天的一期尼又饿了呢,翻翻食谱找找有什么吃的吧!
  唔……就三日月为主食,其他的做甜品吧!
  三日月:哈哈哈……老爷爷我也变成了御前大人的食物了吗?
  一期尼[扑倒三日月]:“吃”的也算是食物嘛!
  叮——贪吃的“饕餮”一期尼已送达,请签收!
  本文将于七月十三号入v,届时万更掉落,请多多支持,么么哒~
  排雷:
  1* 前面十几章有点难熬,后面就甜甜甜了
  2* 文中的人们都是“神经病”
  3* 与其他文为同系列世界观,人物客串很正常
  4* 脑回路清奇,放飞自我
  5* 拒绝剧透,请自行闭嘴,谢谢配合
  内容标签: 综漫 强强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一期,三日月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1章 刀身期(一)
  绿葱的树林中鸦雀无声,轻风拂过枝头,飘零的树叶滑落地表,枯黄的色调点于其上,任谁也看不出这一派祥和的地方刚刚才发生了一场战斗。
  一期一振还记得那场战斗,身为战利品的他被那名美丽而危险的男子拾起,他清楚地感知到血腥味萦绕着对方,连带着自己记忆里那绚丽而危机四伏的挥刀一起,融入到自己的血肉之中。
  ……只余恐惧与惊叹。
  一期一振的刀身微微颤抖,于男子的手中发出一声轻鸣,落入男子的耳中,尽是清悦与一抹好奇。
  男子轻笑了一手,他拿出一条长布,将一期一振的刀身裹起,不露分毫于外人所见。
  ——他在做什么?
  一期一振如此好奇,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灵力小心翼翼地探向男子,却又若无其事地收回。
  ——无法探测,对方太强了。
  他如此判断,然后将自己的心情收拾妥当,认真地伪装成一件死物,任由男子将自己放在那一堆木材中,就这样,随着那男子的推车离开了这片森林。
  躺在推车之上,一期一振回想起在几分钟前自己所在之地所发生的事情——那道漂亮至极的如同弯月般的弧形刀气将自己从沉睡之中唤醒。
  这名姿容貌美的男子手持着那雕刻这如月的刀纹的刀剑,与那数不清数量的丑陋骨质对手对决,刀剑与刀剑之间的碰撞,发出的轻响宛如一首乐章,谱写着这名男子的强大。
  他亲眼看着明明应是在树林中战斗不占优势的太刀男子将那敌人们尽数斩于刀下,明明森林之中的一切是如此的阴暗,仅有那些许的阳光透过叶间的间隙洒落于草丛之上,一期一振却觉得那名男子在战斗的时候全身都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近乎可以夺日的光芒,刺入了自己的双眸之中。
  躺尸一般地呆在原地,他的目光完全无法从男子的身上移开,一期一振看着对方的每一次挥刀,脚下的每一次轻微移动,以及那头发上随着动作飘摇的金色流苏,那是一幅画卷,纵然危险与凶狠,却让人沉迷。
  待战斗结束,一期一振本以为对方也就会那么直接离开,而不会驻留与此,就如同无数的从此处经过的刀剑付丧神们一般,根本不会注意到藏于树洞中杂乱树叶之下的自己的踪迹。
  然而,他猜错了。
  这名姿容貌美的男子并未直接抽身离去,他的目的地仿佛并非是那不远处的敌方据点,而是这里的树木。
  他看着对方随手地一个挥刀,那树木遭受着刀气的袭击,纷纷折腰,化为了男子所需的木材,最终到了对方的推车之中。
  一期一振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暴露了自己的所在之地,他看着男子惊讶地吐出了一句“哦呀”,随即身子一个悬空,被对方直接捧起,并且细细地打量着。
  过后的事情便显得理所当然了,被裹德看不见原本模样的一期一振依旧躺在推车之中,看着那名男子在这树林之中认真砍伐树木,那美丽的太刀变成了用于收集木材的用品,对方却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值得叹息的事情。
  或许,这便是动若脱兔,静若棠花吧?
  一期一振看着对方将整个推车都堆满了木材,好奇地用身子在木材之中钻了钻,给自己弄出一道比较舒适的“躺尸”地点,任由对方带着自己和这堆木材一同回归了对方的居住所。
  那似乎是一个庞大的本丸,一期一振身为刀剑付丧神早已知晓自己的最终命运将会是在“本丸”之中出现,而这里看起来便是自己未来的居住所“本丸”了。
  他本以为男子会将自己连同那木材一同交给那走过来的黑衣人,却不想男子在黑衣人拿起自己的时候猛地伸手,意料之外地重新落入了男子的怀中,一期一振听到那男子对那黑衣人轻笑道:
  “这是我在树林捡到的一块挺好看的木材,打算拿他去做一下雕刻,想来你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吧?”
  黑衣人仿佛对男子做雕塑之类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兴趣,对方抬头看了一眼被细细裹起来的一期一振,没有从那过于严实的包裹之中看出那其实是一把刀剑的事实,随意地点头,应许了男子的要求,任由男子将一期一振拿走。
  男子怀抱着一期一振,款款地走入了自己的庭院之中,庭院之内时不时可以瞧见不少的黑衣人在来回走动,有的扫地,有的植树,有的守卫,各司其职,却都在看见男子过来时都选择放下手中的事情整齐划一地弯腰行礼。
  ——他大概是什么大人物吧?
  一期一振如此猜想着,从未去过本丸的他并不知道在一个本丸之中不应该有这么多的人类,更不知道对方的庭院之中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黑衣人的缘由,他只是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躺尸状态,任由男子将他带入了房间之中。
  这名男子似乎并不是打算将一期一振拿去做些什么事情,在进房后,他随意地用一些理由打发走了守在房外的黑衣人,然后才慢悠悠地将那裹布拆开。
  一期一振不由得抬头看向对方,眼中倒映出对方抬手掩去下半张脸的动作,看着那双蓝眸中闪烁的弯月,清楚地听见了来自对方的优美声线:
  “一期君,我是三日月宗近,今后便请多多指教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撒娇卖萌求收藏,么么哒~
 
 
第2章 刀身期(二)
  自从被三日月宗近带回到本丸后,一期一振已经在对方的房间中待了近乎半个月时间了,一直都未能够出门。
  在三日月离开房间的时候,对方还会把自己认真地塞进了衣柜的最下层,用一大堆衣物进行掩藏,看起来就像是小心藏着自己最心爱物品的小孩子一样。
  一期一振不太明白对方这般行为的缘由,明明身为本丸的一员,三日月应该会很喜欢拥有新的伙伴,然而,他始终都没有见三日月把审神者带到自己的面前。
  换句话说,三日月并不希望自己化为人形行走于本丸之中。
  这个问题究竟意味着什么,一期一振并不清楚,他只是思考着其中的缘由,然后在最后得出一个无奈的答案——或许,三日月只是想要收藏一把刀剑吧?
  这个答案究竟是真是假,一期一振也不打算去追究,毕竟这句话也只是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罢了。
  一切的缘由,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是可以得到答案的,在一个不知道何时的未来之中得到答案。
  一期一振忽的感受到身上所压着的衣物都被尽数拿走,随着衣物带来的重量的褪去,一种轻松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浸入了体内的每一处,让他不自觉地就想要抖一抖自己的身子。
  ——大概是三日月回来了吧,那就抖一下吧,反正他也见多了……
  他如此想着,闭着眼睛就想要甩一甩自己的身子,让自己更加舒服一些,刀身不过刚刚抖了一下,便听到了一个笑声。
  ——嗯?笑什么?你不是见过我抖本体吗?有什么好笑的?
  一期一振疑惑地想着,终于舍得把目光投向那笑声的源头,不想在瞧见对方的时候身子一僵,瞬间想要把自己原本“躺尸”的状态搬过来使用,然而,刚刚抖身子的动作已经很明显地落入对方的眼中,完全不是可以简单抹去的事情。
  “哈哈哈……三日月捡回来的刀剑?”那站在衣柜前将一期一振身上的衣服尽数拿走的少女如此笑着,那一头黑发中带着些许的亮光,黑瞳沉浸着黑暗,又偶尔可以看见一些俏皮的闪动光彩。
  一期一振大概可以感知到对方身上略弱的灵力气息,这般的灵力水平,想来是无法完全支撑自己和三日月两把刀剑的存在吧?
  他已经直接将眼前的少女当做了“审神者”,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三日月不让自己出现在审神者面前也就解释的通了,大概是不希望审神者会因为灵力耗竭而死吧?
  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一期一振若无其事地缩了缩,企图用身下的衣物将自己掩藏,却依旧无济于事地被少女直接拿了出来。
  感受得到对方身上所震动的灵力波动,他连忙发出了一声轻鸣企图警告少女——不要用灵力唤醒我,你会死的。
  少女并没有如同一期一振所想一般使用灵力唤醒他,只是拿到自己的眼前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伸手摸了摸对方刀鞘上的刻纹,轻声道:
  “三日月想要保住的刀剑,我自然是不会乱来的,我可和那些黑衣人不一样,哼,那群总是干坏事的家伙。”
  一期一振还没来得及去思考少女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便感觉到一股灵力从少女的指尖飞出,点染在自己的身上,形成了一个轻巧的灵力罩。
  他身上的刀剑气息瞬间减弱了一大半,若是被其他的气息再覆盖一下,或许身为刀剑的气息会被全部掩藏吧?
  一期一振不是很明白对方的行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他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少女,却不由得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少女的脸色比起刚刚已经苍白了不少,明显是因为灵力的使用而出现了虚弱!
  有些痛恨自己还保持着刀剑的身躯,而无法化为人形伸手扶住摇摇欲倒的少女,一期一振当下有些心急与慌张,生怕少女就这样晕过去。
  和门忽的被人打开,少女一惊,秒速把一期一振丢在衣柜边上,小脚一踢,将一期一振直接踢到了衣柜下方藏起——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反应迅速敏捷,也不知道之前是不是做过许多次相似的事情。
  幸而,走入房间的人不是被少女称为坏人的黑衣人,而是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房间之中看见少女,他扫了一眼站在门外的黑衣人们,默默转身,缓缓地合上了和门,脚踩着榻榻米,小心地避开了被少女随意丢在地面上的那一堆衣物。
  抬袖间,嘴角轻轻地挑起,他的另一只手探出,温柔地摸了摸少女的头,蓝眸中透着关怀与些许的担忧,手掌轻轻向下,拍了拍少女的背部,低声道:“姬君,你怎么在此?这脸色……有些糟啊。”
  他微敛眸,脸上是无法掩藏的担忧,对少女的身体状况十分在意。
  “我没事的,”少女连忙摆手,她舍不得三日月为自己而担忧,伸出手摸了一下对方的眉目,轻笑道,“你看我这样子,怎么可能会有事呢?我明明还可以蹦蹦跳跳啊!”
  如此说着,生怕三日月不信的她还真的在房间里跳了两下,方才在三日月的阻止下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乖巧地窝在了三日月的怀里,少女任由对方将自己拉到矮桌前,手捧着三日月亲手沏的茶水,脸上挂着笑容,注视着正在收拾一片残局的三日月,忽然说道:“三日月,真是贤惠呢。”
  “哈哈哈……姬君便不要嘲笑老爷爷我了,老人家身子骨早就坏了,哪有什么贤惠之说。”三日月宗近听到少女的话,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减慢,慢悠悠地把衣物重新折叠好,放回了柜中,“只不过是无人伺候,只能是自己来学上一些了。”
  “三日月这般重要的存在,他们都不帮你的吗?”少女有些惊讶,三日月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预料,本来她以为以那些黑衣人把三日月奉为“神明”的态度,三日月得到贴心的照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哈哈哈……总是麻烦他们也不好啊。”三日月宗近如此说着,趴在榻榻米上,伸手探入了衣柜下,将一期一振取出,他也没有询问少女为何翻出一期,只是缓缓地拍去对方刀身上染到的灰尘,若无其事地将这把刀剑收回了衣柜之中,“有些事情,总归是不能让他们知晓的。”
 
 
第3章 刀身期(三)
  时光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流逝,然而对于一直都呆在柜中的一期一振来说,这无聊的时光过得实在是有几分漫长,除却偶尔有三日月和少女的陪伴。
  明明还在沉睡之中,却突然被人搬动,一期一振已经可以熟练地判断出将自己拿出衣柜的人究竟是谁,以这个“捧”的姿势,想来应该便是三日月宗近。
  无奈地被这位一向优雅端庄的男子放在了桌面上,一期一振注视着三日月宗近认真安静地煮茶,虽为刀身,他却依旧可以隐约地闻到那茶叶的清香,想来应该是煎茶吧?
  他如此猜测着,却依旧无法判断那茶叶究竟是怎么一般的存在,只是想来在三日月宗近的身侧一向不缺什么名贵的茶叶。
  一期一振已经大概清楚眼前的人的生活日常了,每日准时地早起,在清晨的阳光沐浴下进行每日必须的品茶,随即便是进行日常的出阵,平日里的生活清闲而简单,这个庭院看似人数众多,但事实上安静到仿若是没有人生活于此一般。
  他无法想象自己如果生活在这样一个庭院里会是怎么样的一副光景,每个人都在庭院里忙着自己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会与自己进行交流,日复一日地进行着无聊的日常生活,偶尔才能够去其他的庭院进行串门,似乎这个本丸里面的每个人之间的联系少得可怜,三日月宗近这边能够出现的其他生物,也就只有那位似乎是审神者的少女了。
  三日月宗近的人际关系简单到让一期一振不禁产生出怜悯的感觉,明明实力强大,明明美丽漂亮,明明是天下五剑之一,为何对方的生活却没有其他的生命的参与,而且,他本人似乎对这样的事情毫无自觉,就像是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