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是太子殿下(穿越重生)——宙琉璃

   =================
  书名:同桌是太子殿下
  作者:宙琉璃
 
  本文文案:
  公元936年,唐国灭亡,唐国太子李堃以一己之力灭敌寇万人,后体力不支而身亡
  结果没死透,穿越了……
  穿越也就算了,他堂堂一国太子,洛阳城内有名的大才子,竟然穿成了个年级倒数的校渣,还阴差阳错的和死对头坐了同桌
  就在所有人等着看热闹,看这两个死对头怎么打起来的时候,太子殿下表示:无聊,本宫的生命里只有学习:)
  ——
  顾以珩刚知道李常齐这个人的时候,是他的小伙伴告诉他这个人在他背后搞小动作,对此,顾以珩不屑一笑,“他嘛,废物一个,也就能这样了,哥都懒得管他。”
  后来…
  顾以珩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同桌竟然是跨越千年崇拜的偶像?!
  再后来…
  篮球场上,顾以珩单膝下跪,执起李常齐的手,问他:“太子殿下,可以抢我一个吻吗?”
  骚气自恋学霸攻×高冷傲娇戏精受
  ——
   内容标签: 强强 古穿今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常齐(李堃);顾以珩 ┃ 配角: ┃ 其它:专栏《花滑王子》求预收
  ==================
 
 
 
第1章 
  “常齐,这个学期必须要好好学习了,你已经高二了,不要再闹事了知道吗?”
  秋日的早晨带了些凉意,小轿车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窗子开了条缝,风吹进来,驱散了早晨的睡意。
  李堃坐在车子后排,靠着门,右手抵在车窗上,支着下巴。听到前面的声音,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把你送到一班去,你千万给妈争点气,妈不求你以后能考个多好的学校,只求你别再惹事了。”
  前排副驾驶上絮絮叨叨的女人,是李常齐的母亲,也就是现在李堃的母亲,柴冰。
  今天是李堃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二个月。
  一个多月以前,唐国灭亡,他作为唐国的太子,以一己之力杀敌寇万人,后体力不支,死于皇宫内。
  李堃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再睁开眼,还到了一个他以前从未敢想的世界,成为了另一个人,一个名叫李常齐的……纨绔贵公子。
  这里的字体被简化,他初到这个世界时,闷在房间里学了许久才把常用字认全。
  这里的制度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没有尊卑有别,没有嫡庶之分,甚至没有了只手遮天的皇帝,没有了一人定生死的皇权,人人平等。
  这里教育普及,所有人都有书读,十个人里九个都识字。
  摸索了许久,他知道了当下是21世纪,距离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千年。
  他通读了这里的史书,了解了他身死以后的历史,原来他曾经生活的时代如今被称为后唐,统归于五代十国,只在历史书上占据只言片语。
  “常齐,李常齐!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柴冰不知道又念叨了些什么,李堃在走神,没有听到,她就又炸毛了。
  李堃通过后视镜和她对视,淡淡的说:“知道了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学习的。”
  柴冰面上的愁容不减反增,她揉了揉眉心,叹气:“唉,你每次都这么说。”
  李堃收回目光,没再说话。
  六点五十,距离打早自习的铃声还有十分钟,李家的汽车准时停在了龙川一中的校门口。
  车门打开,里面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男生跨步下来。男生皮肤白皙,留着清爽的短发,他端正堪称漂亮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书卷气。
  李堃告别了柴冰,整了整衣领,往学校里走。
  门口学生会查纪律的红袖标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那人转身进入教学楼,才收回视线。
  红袖标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思议的转过头去对身边的人说:“我去,刚才那是二十二班的李常齐?!”
  今天学生会查纪律的,恰好是高二年级的,李常齐在高二年级的名声不算小,后面班级的人几乎都认识他。
  另一个学生会红袖标抬起头,十分不以为然,“你看错了吧,刚才没有黄头发过去啊,再说了,那位怎么可能规规矩矩的穿校服。”
  红袖标一号也觉得十分奇怪,他挠着自己有些油的头发,“虽然但是,李常齐长得还是挺有特点的,我不太可能看错。”
  红袖标二号:“哎呀别想了,那肯定不是李常齐…”他正说着,语调突然一转,抬起手指着面前的一个女生,说:“诶…那位同学,裤脚不合格,过来记名字!”
  女生没能躲过检查,十分幽怨的走过来。
  红袖标二号快速对一号说:“行了别纠结他了,盯紧了,要是有漏网之鱼挨骂的还是咱俩。”
  红袖标二号想起了被政教主任支配的恐惧,立马将思绪从李常齐身上剥离,认认真真的检查过往的学生有没有违反纪律的。
  ——
  李堃顺着给新生的引路标一路找到了高二一班,这会儿班里已经来了一大半的人。
  他们成堆成堆的聚在一起说话,分享着自己的暑假生活,相熟的几人都坐在一起。
  这种热火朝天的氛围是从李堃踏进教室开始慢慢消散的,直到他走过讲台到了靠窗的这一组,热闹的气氛彻底消失了。
  高二一班,尖子生的世界,大家都只是听过李常齐这个倒数前十的名字,却从来没见过。这会儿沉默下来,纯粹是因为以女生为主力的闲聊大队,被他的颜值给震撼到了。
  此起彼伏的‘卧。槽’‘好帅’在教室里响起,虽然她们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能听的一清二楚。
  李堃找了个看起来比较顺眼的男生,走过去问:“敢问,此…这里是随便坐吗?”
  男生像看一只怪物一样盯着李堃,在他的注视下,缓缓点了点头。
  李堃颔首,“多谢。”
  说完,他没再理会呆愣的一干人,走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那个被问话的男生好久才找回自己的思绪,他这呆愣的模样太过于喜感,有女生忍不住调侃:“诶,沈望,你也看帅哥看傻了?”
  沈望拍了拍自己的脸,十分惊悚的说:“我去,那是二十二班的李常齐啊!”
  这话一出口,刚才乐呵调侃他的同学也不乐呵了,花痴舔颜的女同学也不花痴了,都作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紧接着,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响起。
  “他就是李常齐?”
  “李常齐长这样?这跟传闻中的不太像啊!”
  “郑老师终于成功的逼他把头发给染回去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李常齐气质这么好的吗?!”
  ……
  在龙川一中高二年级中,几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李常齐,因为他的名字时常出现在通报批评的名单里。
  在一班同学的印象里,李常齐是染着老师管都管不住的黄头发,手上脖子上裤子上都丁零当啷的挂着一堆金属饰品,耳朵上穿好几个孔,嘴里叼着烟,一口一句妈的小混混。
  可反观眼前这个人,这一身的书卷气息,能是李常齐???
  沈望目光没有焦虑,仿佛失了魂一样的喃喃着:“情报是真的,完了完了,死定了。”
  旁边的男生听到沈望的话,凑过来问:“什么情报?什么完了?”
  沈望依旧目无焦距,“传闻李常齐凭关系挤进了一班,这情报是真的。”
  男生回头看了一眼最后一排的李常齐,语带不屑,“这有啥的,他能进来一中都是凭关系,再找找关系挤进咱们班很稀奇?”
  沈望慢慢转头,目光终于不再那么涣散,“不不不,这不是重点。梁宇同学,你难道忘了,咱顾哥可是选了文科的,他今年还是在一班啊!”
  梁宇想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对啊!我去,顾以珩也在一班,那…那他俩不得打起来?咱顾哥虽然是个和平主义者,但就李常齐那德行,他忍不住动手怎么办!”
  李常齐喜欢一个女生,是艺术班的班花,名叫白欣然。
  艺术源于生活,这话不假,我爱你你爱他的故事就常常发生在现实中。
  比如,李常齐喜欢白欣然,怎么追都追不到。白欣然喜欢顾以珩,怎么追都追不到。
  于是两人的梁子就这么隔空结下了。
  其实就只是李常齐单方面的心生嫉妒,看不惯顾以珩而已。
  要说李常齐这人吧,纯粹就是个被家里惯坏了的中二病,漫画小说看得太多,总觉得当校霸特酷,所以才把自己搞得这么花里胡哨的,四处找架打。
  但中二病的本质并不是问题少年,所以他只是看上去是个校霸,但其实不敢真的惹事。尤其是厉害的角色,他更不敢惹。
  还比如顾以珩,他虽然讨厌顾以珩讨厌到了骨子里,但没办法,从哪点他都比不过顾以珩,打架更是不行。
  所以他就想了个非常‘机智’的办法,到处说顾以珩的坏话。
  顾以珩是个和平主义者,心胸也是非常的宽广,从别人嘴里听到自己的坏话,愣是一点没生气,还认真的去问了这人为什么要造谣,大有一种反省自我的感觉。
  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顾以珩不仅没有怒气冲冲的去找李常齐的麻烦,反而一笑置之,说:“人家的女神暗恋我就已经够难过了,我要是再过去把他给撂倒了,那他还不得疯了。”
  这话很有深度,听着感觉像是不计较,实际上是把李常齐给损了个彻底,直接贬进尘埃的那种。
  其言外之意就是只要我这个食物链顶端的愿意,撂倒你完全不是问题,你也只能靠背后说我坏话这种小儿科手段出气了。
  你气还气不着我,我压根就不在意。
  以前没分文理的时候,按照中考成绩,两人一个在一班一个在二十二班,一个在顶楼一个在底楼,八竿子也打不着,面都没见过,联系全靠传言。
  所以虽然彼此心里都不喜欢对方,却也没闹出过事。
  其实顾以珩也去找过李常齐,但每次都没找到,就好像是李常齐故意躲着他似的。
  沈望之所以能认出李常齐的脸,完全是因为有一次偶然在学校超市听到别人喊他的名字,这才勉强能对上脸。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两个人被分到了一个班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打起来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顾以珩他们倒是不担心,这人虽然狂野,打架从来不怂,却也不是个喜欢主动惹事的人。但是李常齐…
  沈望和梁宇齐齐回头看,面上带了愁色。
  但是李常齐就不一定了,他们得提前做好拉架的准备,别让顾哥把人给打残了,不然有麻烦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李堃坐在后面,虽然在支着下巴看窗外,感觉与世隔绝了一样,但把班里同学的议论听了个七七八八。
  对了,他一开始来到这里,是一头黄毛来着,但可能是他的思想和审美都还停留在后唐时期,所以十分不喜欢原主花里胡哨的东西。
  尤其是头发,看着就像顶了一坨什么东西一样,丑的他都不想看自己。
  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搞懂染头发这个概念,在弄明白怎么满足染发这个需求之后,当天就去染回了黑色。再一看镜子,果然顺眼多了。
  又过了五分钟,进到教室的人越来越多,新分班级大家都是随便坐,相互认识的都坐到了一起,相互不认识的怕自己落单也都找了伴坐在一起。
  这时,没有相熟的人也不打算展开外交的李堃,就成了孤家寡人。
  沈望和梁宇坐在了一起,在中间大组的第三排。
  他俩悄悄讨论:
  沈望:“顾哥向来踩点,我估计他是最后一个到教室的,照现在这情形,别一会儿他俩坐成了同桌。”
  梁宇:“我感觉也是,那要不你去跟李常齐坐吧,我和顾哥坐。”
  “……”
  沈望:“还是你去吧。”
  “……”
  梁宇:“你去吧。”
  “……”
  沈望梁宇相视一眼,自暴自弃:“算了,还是顾哥去吧。”
  七点整,上课铃响,果然,伴随着欢快的上课铃声,顾以珩赶在老师前一步踏进了教室。
  整个教室现在就一个空座位,顾以珩理所当然的朝李常齐身边的位子奔过去。
  沈望梁宇捂着脸,心里默默的叫了一声
  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求收藏呀~我爱你们~
  后唐不是虚构的,但是李堃这个角色是虚构的,历史上没有这个人!没有这个人!
 
 
第2章 
  旁边的位置还是坐了人,太子殿下将目光从窗户外收回来,看了一眼跑的微微出了汗的顾以珩,悄悄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
  无知刁民,真是放肆,竟敢和他同坐。
  顾以珩脱下校服褂子,露出里面的黑色T恤。他把书包和外套一同塞进桌洞里,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才偏头去看他的新同桌。
  他展颜一笑,眼睛都弯了,热情的和李常齐打招呼,“你好。”
  李堃淡淡的瞥他一眼,点了下头,‘嗯’了一声,就算回过礼了。
  顾以珩眨眨眼,把头转了回去。
  他的新同桌有点高冷啊……
  班主任走上讲台,把教案本摊到讲桌上,准备开始念叨新学期的注意事项。
  在说注意事项之前,她点名批评了某位刁民:“顾以珩同学,我希望你能不要仗着自己成绩不错就任意妄为,我从高一第一学期就开始带你,你从高一第一学期就开始天天踩点进教室,是不是早来一分钟能要了你的命啊?”
  班主任是个三十岁的女性,名叫楚念,常年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戴着黑色大框眼镜,全身上下都写着‘不好惹’三个字。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