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神他总看我(近代现代)——沽飞双

   《学神他总看我》作者:沽飞双
  文案
  花岛市有个学神,有颜有钱还很闲的学霸兼男神。
  据说唯二的缺点是话少爱发呆。
  高三分班后三天,梁宁总觉得有人在偷看他,转头就是学神毫不掩饰的目光。
  梁宁:“你有没有觉得学神在偷看我?”
  同桌:“??叶同洲看你做什么?当然是在看班花啊。”
  梁宁:……
  学神生日,破天荒邀请全班吃饭。
  席间,玩起真心话大冒险时,学神两个都选了。
  真心话——“梁宁,我喜欢你。”
  大冒险——
  梁宁看着面前帅到窒息的俊脸,还没来得及咽口水,就被学神堵住了嘴。
  众人:???
  学神:请你们张嘴吃粮。
  注:
  1.耿直学神攻×精英班小可爱受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2.我同桌说你没偷看我。
  瞎说,我天天在看你。
  3.1v1甜到齁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宁,叶同洲 ┃ 配角:接档文《每天都会变成校霸的猫》 ┃ 其它:沽飞双,甜文
 
 
第1章 
  梁宁一直都是家长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长得乖巧,又很孝顺,小区的大爷大妈都很喜欢他。
  不过,饶是再乖顺的他也在高一开学后陷入了短暂的叛逆期。
  梁宁的母亲乔颖发现时,梁宁正借了同班同学的游戏机深夜躲在被窝里玩,眼睛晶亮,显然玩得很开心。
  乔颖是市医院很有名的内科主任,而梁宁的父亲梁成安是脑外科主任,医者仁心,两个人平时忙起来一个星期见不到梁宁几次。梁宁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长大的,即使父母不怎么在家,他也从没让父母操心过,中考以全市第二的好成绩进了市重点高中一高。
  所以对于梁宁这晚来的叛逆期,夫妻两倒是不觉得特别奇怪,而是商量了一下,跟医院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打算在家好好陪陪自家儿子。
  一开始,梁宁很抗拒。在学校里除了上课偶尔犯困打盹,也看不出什么异常,但回到家不会搭理父母,一个人闷在房间里玩游戏机,而这游戏机是他同桌借给他的。
  “新出的这款好玩吧?”隔天,同桌兴奋地问梁宁。
  梁宁点点头:“好玩,不过我卡在第三关过不去了。”
  “具体哪里?”同桌一愣,第三关?据他所知难度从第十关才提升吧?
  “就是让我找保险柜钥匙那里,我找不到钥匙,我卡在这里卡了两天了。”梁宁说这话时尤为认真,显然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很久。
  同桌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他说的到底是什么:“钥匙就挂在墙上,你有没有看到右侧墙上有一幅画?画上画了个钥匙,那真的钥匙和画的叠在了一起。”
  “……原来是这样!”梁宁恍然大悟,“我晚上再回去试试!”
  同桌见他那么兴奋,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这人明明学习成绩好的不行,怎么玩个简简单单的解谜游戏都能被难住?
  班主任的皮鞋摩擦着地面,很快就走到了教室外,原本很闹腾的教室慢慢安静下来。上课铃声一响,就意味着他们要上课了。
  不过这次,年近六十的班主任并没有先翻开课本,而是将手中抱着的一摞试卷摊开在了桌上。
  市一高的学习制度很严格,即使是高一学生,也会在每个月迎来一次月考,而这次教数学的班主任拿来的就是月考的数学试卷。
  “咱们第二次的月考成绩出来了,完整的各科成绩和总排名在我这里,晚点我会让叶同洲贴在墙上。先不谈总成绩,有些同学在数学这块儿考得不是很理想,有些同学倒是进步很大。”
  梁宁在听到后半句话时,后背一凉,他总觉得班主任说的“考得不理想”是在指他。
  “叶同洲。”班主任看向教室最后排。
  坐着的叶同洲站起来,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面部轮廓深邃,长相和身高在一众高一新生乃至整个市一高都很出挑。再加上他是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进市一高的,当初刚入学时成了各个班主任争抢的好学生。
  后来被分到高一(9)班,班主任立马让他做了班长,希望他能给同学们做个表率。叶同洲也没让他失望过,开学两个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九班各科老师赞不绝口。
  “晚点把这个试卷发了。”班主任把试卷往前推了推,叶同洲走过去拿了回来。
  叶同洲和梁宁坐在一个组,不过因为身高差异,梁宁坐在第三排,叶同洲坐在第八排。在对方经过梁宁旁边时,梁宁一眼就瞥到最上面那张试卷是自己的。
  满分一百六,他考了一百二,比上次活活少了二十四分。
  其实他是知道自从上了高中之后,他的成绩开始下滑这件事的,也尝试过拉长学习时间来改变现状,但一直没得到很好的调整。久而久之,也受到了同桌的一些影响,开始接触一些自己平时没接触过的新鲜事物,比如游戏。
  他想通过其他方式释放自己的压力,但至少从下滑的数学成绩看,他没能成功。
  懊恼和焦躁铺天盖地袭来,让梁宁的脸一下子垮了,连同桌跟他说悄悄话都没听见。
  “……梁宁,梁宁!”班主任拔高的声音一下子唤回梁宁的神智。
  他抬起头来看着严肃的班主任,就知道自己上课发呆了。
  “是身体不舒服吗?看你脸色不太好看。”班主任拧着眉问他。
  “……没有。”梁宁不是个会撒谎的人。
  “那去后面站一会儿吧,等清醒了再回位置上。”班主任这话其实就是委婉地让梁宁去罚站一会儿。
  梁宁认栽,拿着书站到了最后面。
  虽然梁宁成绩有下滑趋势,但他在班级里仍然算得上好学生的行列,一见好学生被罚站,学生们更安静,连之前偷偷传纸条的都不敢动了,即使听不进去,也乖乖坐着。
  下课铃声一响,梁宁感觉自己站了一节课,腿绷直的有点无法弯曲,只能迈着别扭的步子往座位方向走。结果在路过叶同洲右手边的课桌时,被对方摆在地上的书包带绊住脚,一个踉跄往前栽下去。
  眼见着要磕到前面的桌角了,梁宁感觉腰上一紧,耳边传来一声:“没事吧?”
  “没、没事。”梁宁惊魂未定地站直身体,就感觉后背贴上了什么,再一转头,就看到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叶同洲正揽着他,“谢谢班长。”
  “不客气。”叶同洲说完,就把手给松开了。
  梁宁又冲他笑了下,才回到自己座位上,结果椅子还没坐热,班主任就利用课间把他叫去了办公室。而坐回椅子上的叶同洲反射性握了握手,唯一的感想便是梁宁的腰未免也太细了。
  梁宁忐忑地在办公室门口张望了一会儿,才敢走进去,这是他人生当中头一次被老师找谈话。
  “来了啊,过来吧。”班主任朝他招了下手。
  梁宁站定在班主任旁边,小声叫了一句:“老师。”
  “时间也不多,我们直奔主题吧。”班主任看着他,语重心长道,“最近感觉你学习状态不是很好,如果有任何困难可以跟老师讲。”
  “……恩。”
  “这次月考数学错的有点多,但大部分都是粗心导致的计算失误,老师相信你只要足够细心就可以考得更好。”班主任笑笑,大概也意识到自己有点严肃,所以想缓解一下气氛,“回去跟叶同洲把试卷要过来,好好看看错题,要是有不懂的去问问他,你们俩一起讨论,应该对彼此都有帮助。”
  “好。”梁宁点点头,班主任的话对他来说还挺受用,严肃归严肃,但没有逼他一定要恢复正常的考试成绩,也没有要求他一定要怎么样,只是给了他一些实质性的建议。
  “那先回去吧,一会儿还要上课。”班主任见他听进去了,也挺满意,梁宁本来就是个很聪明很懂事的学生,大概这段低迷期很快就会过去。
  回到教室,同桌凑过来问他:“班主任找你谈话啦?”
  “恩,稍微聊了一下。”梁宁没把具体聊了什么说出来。
  “你考了多少?怎么就找你了?你看我才考了七十七,都没及格。”同桌耸耸肩,对成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梁宁知道自己考多少,但他没看见自己的试卷:“你看见我试卷了吗?”
  “没,班长发的,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摆在桌上了,是不是还没发到你?”同桌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大家都拿到手了,“好像都发完了,你要不问问叶同洲吧。”
  “好。”梁宁应了声,刚要走过去,上课铃声就响了,只能等一会儿再下课去。
  结果这一等,他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因为
 
 
第三节 课是物理课,拖堂拖到了上午最后一节课快开始。结果两个老师无缝衔接,都没给学生上厕所的时间。
  梁宁是走读,但中午都会和大家一起在食堂吃饭,吃过后他就回了教室休息,看到整个教室只有叶同洲一人坐在位置上,他才想起自己自己的数学试卷。
  “那个……班长……”梁宁刚想问话,叶同洲就主动从桌肚里把他的试卷拿了出来。
  “你刚不在就没发给你。”叶同洲解释道,“要是有什么问题之后可以来找我讨论,刚好最后一题我也只想出一种解题思路。”
  梁宁眨眨眼,反射性应了一声:“好啊。”
  市一高的学习风气一直很盛,但这更多的表现在上中游,下游的学生有不少是家里人花了钱塞进来的,虽然成绩不好,但好胜心挺强,哪怕位居下游也要和下游的伙伴比比成绩的高低。
  叶同洲是晚上晚自习前才把成绩单给贴出来的,上面从左到右从高到低依次列明了每个人九门课的成绩、总成绩和排名。他一如既往的以989的高分位居第一,而梁宁因为数学只考了一百二,物理考得也不高,总成绩落在第十名。
  梁宁看着叶同洲满分的数学,有点羡慕,正考虑着要不要一会儿晚自习去问一下他题目,就感觉有个人站在了自己身边。
  “梁宁。”叶同洲微垂着头,不着痕迹地看了他一会儿,发现他真的长得很乖。
  “……班长,有什么事吗?”梁宁抬起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一大截的人。
  “晚上晚自习要不要坐我旁边,我想问问你数学最后一题,你的解题思路跟我不太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啦,希望大家喜欢~
  叶同洲:188cm
  梁宁:172cm
  ——
  设定参考JS高考制度:
  高一九门,语数各160分,英语120分,物化政史地生各100分;
  高二分文理科,理科:数学160分+40分附加,语文160分,英语120分,选修两门,非选修四门分ABCD等级,非选修四门全A高考+5分。文科类比。
  ——
  求预收:《每天都会变成校霸的猫》
  A高出了名的学霸周承泽次次考试拿第一,长得帅又温柔,喜欢他的人能排到隔壁B市。
  A高出了名的校霸严可次次打架都能赢,娃娃脸但爆发力极强,害怕他的人也能排到隔壁B市。
  后来,学霸搬家成了校霸的邻居,严可拉开窗帘就能看到周承泽。
  某天清晨,严可睁开眼,看到身上趴了一只布偶猫。
  再一眨眼,那猫变成了一丝也不挂的周承泽。
  严可:???
  周承泽:……喵?
  第一次,严可嫌弃推开;
  第二次,严可咬牙忍住;
  第三次,严可……撸猫成瘾。
  “摸完了吗?”变回人形的周承泽双臂一伸,将严可固定在单人沙发中。
  “……你能变回去吗?”
  “不能。”话音刚落,严可就被周承泽咬住了唇。
  食用指南:
  1.腹黑学霸攻(周承泽)×口嫌体正直校霸受(严可)
  2.攻每天不定时变猫六小时,超爱吃醋,受隐藏毛绒控,超爱吃醋+1
  3.甜度五颗星校园甜饼,不甜不要钱~
  ——
  推基友新文:《我与孽徒难逃真香[重生]》by蓝风山
 
 
第2章 
  梁宁万万没想到叶同洲会主动来问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在整个市一高,叶同洲是公认的理科最牛,他甚至上课闲着无聊都会做高三试卷的压轴题,单单是老师教给他的早就在他的知识储备中了。
  梁宁回到自己位置上,拿上试卷,蹬蹬跑到了叶同洲旁边的空位子坐下。
  因为叶同洲个子高,高一(9)班总人数又是奇数,所以叶同洲被班主任安排了一个人坐,梁宁才有这个机会在他旁边蹭座。
  不过班上关于叶同洲一个人坐的说法不一,有的单单觉得班长主动愿意一个人坐,还有的人觉得是他不合群。当然这些理由对于现在的梁宁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市一高的晚自习从晚上六点半开始,一直到九点零五结束,中间有两次课间休息。晚自习是自由的,不会有老师来讲课,但会由每个班的班长维持秩序,在不影响其他学生学习的情况下可以进行适当的讨论。
  梁宁坐到叶同洲旁边后,没有直接问他问题,而是先一道道把自己粗心算错的题目给重新做了一遍,然后将题干仔仔细细抄到了错题本上。
  叶同洲也不主动和他说话,而是埋头写英语作业。
  梁宁把错题题干抄完后,叶同洲已经写完两门的作业了。
  偷偷看了一眼半垂着头看数学题目的叶同洲,梁宁突然不好意思开口问了。他和叶同洲虽然同班了两个月之久,但真的一点也不熟,平时除了收发作业的必要交流,从来没讲过话。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