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白月光炮灰[穿书]——雪山肥狐

   《暴君的白月光炮灰[穿书]》作者:雪山肥狐
  文案
  原名:暴君的白月光太妃
  齐钰看了一本暴君文,因为作者总给暴君男主安排各种狗血虐的情节,怒而弃文,谁知一转身就穿进了文里。
  穿书的那一刻,他正双眼迷蒙,被中了药煞气腾腾的暴君男主抵在门板上,箭压着弦,千钧一发。
  齐钰虎躯一震,怎么肥事,这一穿,他竟然穿成了男主他爹老皇帝的弃妃,出场一章就要在宫斗中嗝屁的炮灰!
  请问此种情形要如何苟下去,抱上男主金大腿?
  在线等,挺急的!
 
  终于,齐钰战战兢兢抱上了金大腿,为了自己能功成身退吃吃睡睡,努力辅佐男主登基,孰料登基当夜,暴君男主竟翻了他的牌子!
  齐钰震惊,连先帝弃妃都宠幸,这也太狗血了吧!
  慕容骏邪气轻笑:“不狗血,这辈子只与你苟且。”
 
  ——你为了朕披荆斩棘,朕也想宠宠你。
 
  食用指南:
  1、攻受1v1,HE,甜文,爽文
  2、有生子,随身空间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精分暴君的炮灰原配》求预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穿书
  齐钰砰地撞在门板上,泫然欲泣的神情定格,下一瞬就成了茫然。
  “……别动。”
  有人从身后死死揪住了他的头发,将他按住。
  齐钰被扯得头皮疼,脑子有点懵,这个姿势视野受限,他似乎正处在一间逼仄的屋子里,临近的墙壁上有一盏灯,昏黄的烛光照不透四周的暗沉,距离他身后不远处,能清楚听见另一个人沉重的呼吸声。
  应该就是这人制住了他。
  近在咫尺的气息令齐钰莫名发怵,不敢乱动,实际也动不了。他继续维持趴在门板上的动作,一时还搞不清,自己正好端端睡着觉,怎会一睁眼突然就换了个地方,而且还是一个连电灯都没有,只能用油灯的地方……
  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脑子晕乎乎的。
  齐钰想像无数次犯困的时候那样,不管不顾躺.倒再睡过去,也许下回睁眼,他仍是在自家卧室的床上。
  偏就在这时,背后的人又道:“别动。”
  又一阵紊乱沉重的呼吸过去,对方不容抗拒地将他一条手臂折到身后,去扯他的衣带。
  齐钰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总穿T恤,身上怎会有衣带这种东西,灼.热的气息已喷到了他的后颈,隔着衣服,他甚至能感受到滚烫的体温。
  对方贴过来了!
  齐钰混沌的脑子嗡了一声,几乎下意识就抬.腿,向后面没命地踹过去。
  踹中了,力道还不轻。
  身后的男子没料到他会突然反抗,闷哼了一声,往后退了一大步,一时松开了禁锢他的手,未再扑上来。
  齐钰赶紧自己翻了个面,背抵着门板,好似能安全一些。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这人干吗拉拉扯扯挨这么近,还有他自己的反应也很奇葩,明明都是男人,为何突然就觉得……十分危险。
  屋子里光线暗淡,只能瞧见眼前的一小块地方,男子放开齐钰之后,已陷入烛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之中。
  “你……就在那儿待着,别过来。孤自己想办法……”
  男人咳了一声,深吸了几口气,头一次对齐钰说出超过两个字的话。
  孤??
  齐钰眉头一跳,不觉就道:“你是谁?”
  这人却未立即回答,只能听见黑暗中略显急躁的喘.息。
  男子低低笑了一声:“你奉命来害孤,却不知孤是谁?”
  齐钰想说他真不知道,奉命又是什么鬼?
  还有,这年头居然有人自称为“孤”,因他生活的一大乐趣就是看网文,知道这是属于古代君侯的自称,于是他十分乐观地以为,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而且做的还是个时代悠久的梦。
  ……是梦的话,还是别较真了。
  齐钰单方面放弃了对峙,期待着梦醒,或者再度睡着,然而等来的却是昏沉沉的脑子逐渐清明,而他居然,陆续想起了一些事。
  好像就是在这个梦里,他是某位皇帝的男妃,三日之前入宫,被封为贵人,至于为何会陷在这间乌漆墨黑的屋子里,因今日乃是中秋,有内侍前来请他赴宴,故意将他引到流云宫一间宫室里边,趁他不备落了锁,他拍了半天门板无人理会,一回头就发现这屋子里还有……有别的人。
  一个双目赤红,令人害怕的男人。
  迎面刮过来一阵劲风,他还没看清楚这人是谁就被按在了门板上,吓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以上种种,虽是梦境,却连怕到要哭的感觉都很逼真。
  甚至他还能想起骗他的那名内侍,等着他回去的婢女,以及没良心送子入宫的家人。
  ……只一个梦而已,没必要这么面面俱到吧?
  还有中秋节皇帝内侍婢女家人流云宫什么的,加戏加太多了吧?
  齐钰自言自语,他觉得自己约摸是脑抽了,伸出两根手指,想掐一掐自己的脸,却摸到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哦,连这纱布的来历,他都随之想起来了。
  就在他入宫当夜,不慎跌了一跤,面颊上磕得血肉模糊,大半张脸一直裹着纱布,只露出要紧的五官,伤处仍未痊愈,太医院还派了一位太医给他看过。
  ……这个梦里,竟然还有摔跤和太医?
  戏似乎越来越足,齐钰也觉得越来越不对劲,掐脸不成,转而毫不手软地拧了一把大腿。
  齐钰:!!!
  完蛋了,太特么地疼了,他根本不是在做梦,这么诡异果然是穿了。
  齐钰不愧拥有好几年饱览网文的经验,发现穿了之后还算镇定,能想起这么多古代的事,他应当带着原来这具身体的记忆,还有闲心在此基础上推敲,这个时代能用得起“孤”的大佬,眼前的男人会是谁。
  是……太子。
  齐钰眼睛一亮。
  太子叫何名他也从原身记忆中得知了,太子名叫……慕容骏。
  慕容骏?!
  齐钰深深窘到了,这个名字他相当耳熟,不就是他睡觉前才刚弃的一本男主吗,这么巧?
  齐钰不信这个邪,原身记忆中还有其他关于太子的信息,经过比对之后他发觉,不光是姓名,还有元后之子的出身,未封太子前的封号,等等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看的一模一样。
  这说明什么?
  齐钰失笑,他已能接受自己是穿的了,万万没想到,他穿的竟然还是本书,一本冷傲男主被作者虐成了暴君,随时随地会砍人脑袋的书,而男主眼下,就静静地潜伏在他对面的那一片黑暗里,他的眼睛此时已适应了黑暗,能模模糊糊辨识出男主坚实的身形。
  回想男主方才的异样,丰富的网文经验告诉他,男主应是被下了媚.药,他虽最终弃文了,实际上曾经追这本追了很久,已看了一多半,大部分情节都还记得。此情此景,再加上流云宫这个特殊地点,很快就与原书对应起来。
  慕容骏这时还是太子,书中太子唯一一次被下媚.药,是在中秋夜宴上遭人陷害,神智不清地与皇帝的一名男妃困在流云宫,孤男寡男共处一室。
  网文如今已不能涉及脖子以下的情节,中了媚.药的太子,实际并没有与男妃发生少儿不宜的事。慕容骏不愧是未来要当皇帝纵横天下的人,关键之时打晕了男妃,用随身的匕首割破手臂,保持了清醒,坚持到心腹挖了暗道赶来营救。太子被及时救出,剩下那名男妃就比较悲催了,虽并未与太子发生点什么,可是古代礼教森严,晕厥过去的男妃被人找到时衣衫凌乱,百口莫辩,被皇帝废弃赐死,就此炮灰。
  男主此前一直隐忍,中秋宴上的陷害成为其人生一个转折,使得男主从此走上了复仇夺位之路。
  齐钰最初看到这一段情节,也就是猥琐地笑笑,略扫一眼便翻了过去。网文里的媚.药梗随便看一看也就罢了,通常很没有逻辑,中了媚.药,难道除去自残或者祸祸别人,就没有其他解决法子了吗?蠢作者显然没把男人们自我安慰的能力给计算进去啊。
  记得当时他还吐槽了几句,没想到穿书穿到了这档口,齐钰瞅了瞅黑暗中的男主——太子,虽看不清楚样貌,一团黝黑仍难掩王霸之气,又瞅了瞅自己身上被揉搓得有些凌乱的衣裳,心头阵阵泛凉。
  原身是被骗过来的,这间屋子里又只有他与太子两个,错不了,他这一穿,穿成了受冤而死的男妃,出场不过一章就要在宫斗中嗝屁。
  齐钰:“……”
  齐钰心酸地想,该不会这就是对他弃文的惩罚,因他弃文,就让他穿进了自己才弃的书里,成了连炮灰都不如的小角色?
  难怪他一开始对穿过来的身份并无反应,蝼蚁般的角色,懒作者连个具体的名字都没给,要不是一穿过来就遇见男主,他估计还对不上号呢。
  齐钰强忍下大骂作者傻.逼的冲动,毕竟穿都穿了,骂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穿成了戏份不超过一章的角色,还是想想,要如何才能苟下去?
  算起来,他已被关进这间屋子小半个时辰了,相信不一会儿太子心腹就要来救人,把太子带走,留他一个面对皇帝的猜忌……
  这可不行。
  齐钰并不知道若是按原书剧情死了自己还能不能穿回去,为了谨慎起见,死是不能随便死的!
  齐钰斟酌片刻,学原身的说话习惯,拱了拱手道:“太子殿下,方才实属迫不得已。我并非坏人,是被骗过来的,与殿下被关在一处,也可谓是一种缘分了……若殿下能逃出去,可否顺手帮我一个忙?”
  他向着太子挪动一小步,以示友好。
  原书中,慕容骏心腹没能带走原身,齐钰猜测一方面是因为原身已被打晕,带走并不方便,另一方面,慕容骏及其心腹无法确定原身的立场,宫中盯着太子的人太多,多带一个人就多一分风险,自顾不暇的情形之下,只能优先保住太子。
  原身并非太子的人,这样做本也无可厚非,按理来说只要太子离开,独自被剩下的男妃应不至于会有危险,可是谁能想到皇帝竟会不分青红皂白就赐死?
  乖乖留下来就是死路一条。
  眼下门被锁住,要逃出去还是得指望太子,可若先求着太子带上他,太子出于种种顾虑一定不会答应,故而齐钰机智地绕了一个弯,改成了帮忙。
  “别过来。”
  慕容骏人在暗处,唇边勾着一抹森冷笑意。被齐钰踹了一脚之后,他倒是恢复了些许神智,为了压制住药性,果断掏出匕首在手臂上划了极深一道血口,借由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
  做完这些,慕容骏才淡淡道:“你想如何,说罢。”
  齐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与此同时男主的声音不再慌乱,他已猜到对方做了什么,不由得暗生敬佩,作者傻.逼,却不是男主的锅,为了摆脱困境,敢给自己捅刀,连口气都不带喘,男主心够狠,也挺不容易。
  这也是头一次,令齐钰真切感受到,慕容骏已不再是书中的大段文字,而是与自己一样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了……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
  奇妙到他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大佬,我可不可以做你的腿部挂件?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第一印象
  慕容骏:绷带怪人
  齐钰:一片漆黑
  大家不要担心钰钰,钰钰的脸没事~~
  开新文留言的小天使们,请接受我爱的红包=333=
  依旧会是日更,如果有事更不了会在文案请假。
 
 
第2章 自救
  齐钰努力不让自己直接说出抱大腿的蠢话,克制了一下情绪,对着太子的黑影慢吞吞地道:“太子殿下,我知道您一定能想到法子离开此地,其实我的死活也、着实与殿下您没什么关系……”
  “想说什么直说,不必废话。”
  慕容骏不耐地打断了他。
  男主的性情软硬都不吃,拍马屁是没用的,齐钰只能试着讲道理:“我的意思是,若我被留下来,万一挨不过刑罚屈打成招,只怕会拖累殿下……”
  到时虽没有两人独处的证据,有一方的供词也是极为不利的,齐钰意图让男主明白,带自己走是十分明智且必要的。
  慕容骏凤眼一眯,不悦道:“你是在威胁孤?”
  齐钰忙道:“我不是,也没有,太子殿下您误会了。我只是陈述事实,殿下与我如今已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救我也就是救殿下自己。”
  慕容骏怔了怔,“嗬”地一声轻笑,捂住伤口的那只手垂下来,片刻之后倏地一扬,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擦着齐钰的脖子,精准地钉入他背后的门板中。
  齐钰“啊”地一声,生生吓出了冷汗,浑身汗毛倒竖,连动都不敢动了。
  妈耶,原来比被赐死更恐怖的是被暴君扎死!
  慕容骏冷声道:“想孤带你走,这不难,先说清楚你到底是谁的人!”
  齐钰受惊过度,脑子却转得飞快,男主并不相信他,直接喊男主带他走是太唐突了,也很可疑,他是不是该给自己编造一个靠山,且这靠山最好支持男主、深得男主信任,才能令男主消除戒心?
  慕容骏虽为太子,并不得帝宠,皇帝正当壮年,底下大臣也没必要过早站队,支持太子的人家不多,但仍是有的,若从中找一家胡诌,慕容骏应来不及详查,但也足够他脱身的了。
  话说男主太子时期的支持者们……具体是哪些侯来着?
  齐钰越急越想不起来,真是穿书一时爽,背书泪两行。
  “快说。”慕容骏催促道。
  齐钰生怕他再飞一次匕首,豁出去了,带了一丝讨好的语气,谄媚道:“我、我是太子殿下的人……”
  慕容骏:“……”
  齐钰根本看不清慕容骏是如何行动的,层层黑暗中男主如鬼魅一般嗖地近了身,一把拔.出门板上的匕首,往他颈子上一递。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