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娇夫(古代架空)——无边客

   《独宠娇夫》作者:无边客
  文案
  灵河村来了位城里的娇贵小公子。
  小少爷肌肤白得哟,身形细得哟,嘴巴红得哟,偏偏脾气不大好,娇气,缺治。
  村里有位‘煞阎王’,传闻煞气过重别人不敢近身,却乐于助人行善积德,煞气,专治脾气不好的人。
  赵肃第一眼见到叶瑞宁,就觉得这位小公子比女娃还娇气,给惯的,缺管教。
  煞阎王吼一吼凶一凶把小公子丢去角落里反省,又觉得怪可怜的,算了,抱怀里先安慰一下。
  煞气外露攻x娇气小公子受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瑞宁、赵肃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晚霞似火,染红半边天幕,下过一场雨的天空格外清透明亮。
  仙阳城的叶家府门外,停放着一辆又一辆的马车,马车送来的人皆是城内的大夫,仆人早早候在府门外,大夫们刚下车,就跟着仆人疾步赶进去。
  能让叶家如此大费周章地把城内所有大夫请来的人,也就只有叶家的小公子。
  谈起这位叶家的小公子叶瑞宁,虽出生在金银窝里,却没有那个命享受。
  叶瑞宁打从娘胎生下来的第一天起就落下先天的病根,身为叶家最幼小的儿子,自然享尽宠爱。十八年来叶家为小公子投进无数金钱,又是名医又是珍贵药材的找寻,勉强让小公子一边泡在药罐子里一边长大成人。
  这小半年来小叶公子的身体总算稳定下来,不料前两日难得出去游玩,回府途中遇上一场雨,其实这场雨是他临到叶府门外才下的,哪料淋了不过片刻的雨水,回来后就一病不起了。
  先是感染风寒,紧接发热喊着头疼,小叶公子的身躯比水晶还容易碎裂,风多吹一下雨多淋一滴都极有可能让他下不了床榻,他发热后府内伺候他的管事不敢多耽误一刻,当机立断地让仆人出去快马把大夫请来。
  叶家老爷和大公子外出谈好生意,刚进府门就听到叶瑞宁生病的消息,两人连歇息都不敢,快步往叶瑞宁的卧房赶去。
  大夫们提着药箱候在门外排队,叶老爷与叶家大公子掀开珠玉帘子,再绕过屏风,床榻内正趴着一个瘦弱的人,露在外头给大夫诊脉的手臂瘦得两根手指都能松松圈起来,白白净净的。
  听到有人进屋,叶瑞宁便恹恹地抬起眼,看到来人,猫儿一样的眼睛登时绽放出光彩来,非常惹人怜惜:“爹,荣笙哥哥,你们回来啦?”
  他的声调轻微细弱,乍听之下似一只小病猫在喵喵叫。若给其他瞧他不顺眼的富家子弟看了去,可不要得嘲讽他连病猫都不如。
  叶老爷待旁边的大夫诊完脉,贴心询问他小儿子的病情如何。而叶荣笙则坐在床榻边,揽起叶瑞宁瘦弱的身躯放在腿上,神色忧虑,心疼地问:“怎么生病了?”
  说罢,叶荣笙目光一厉,严肃地向守在旁边伺候的管事质问:“我和老爷才出去半天,半天不到你们怎么看小公子的,居然让他病了!”
  管事连忙屈膝下跪磕头,将过错全招揽到身上,叶瑞宁趴在他哥腿上感受着温暖的掌心贴在他后背为他顺气,管事脑袋磕在地面砰砰发响,不多时脑门就见了血。
  叶瑞宁瞥开视线,轻轻扯着叶荣笙的衣袖,道:“哥,我其实就只淋了不到几步路的雨。”只这一句话的时间,他便在细喘,捂起嘴巴轻轻咳出声。
  叶荣笙冷着脸,道:“狗奴才,还不下去把你的脸洗干净,吓着小公子该如何自罚?!”
  管事赶忙用袖子捂紧额头,躬起腰身退出去,外头的大夫一个接一个进来替叶瑞宁诊脉,连续五名大夫看下来后,叶瑞宁面露疲态,软软地趴在叶荣笙腿上睡着了,他太累了,气又堵着,睡时发出轻细的鼻鼾。
  叶荣笙轻手轻脚地把叶瑞宁抱回床榻里放下躺好,仔细盖严被褥,叶老爷正在大厅等五位大夫开药方,大夫们经过商榷后,马上将开好的药方递给叶老爷,连同需要注意的细节都慢慢道明。
  叶老爷让仆人按着药方迅速取药煎熬,叶家经营着城内最大的药铺,取个药材十分简单,药材送到厨房里熬好,马上端进小叶公子的卧室,让叶荣笙一勺一勺慢慢喂他。
  一碗药汁下肚,叶荣笙给叶瑞宁喂进两个甜枣子,拿起绢帕擦干净残留在唇边的药渍:“宁宁,身体可还难受?”
  叶瑞宁掀开闭合的眼睫,长睫抖了抖,如两把浓密的黑扇子,摇头:“舒服点了。”
  他竭力睁大眼睛,目光闪烁地看着叶荣笙,当真像一只病了的小猫努力装成无病的模样,回忆起今日所看到的地方,兴奋道:“荣笙哥哥,外头可真好玩儿,河廊两道好多商铺,人好多好热闹,我从没见过那么多人呢。唔,今天我出门时阳光很明媚,可是回到府门外就下雨了……”
  叶瑞宁话音越说越低,说完这长长的一句话有些累,靠在软枕歇了半晌,期盼地开口:“等我这次恢复,你再带我出去玩可好?”
  碍于身体的原因,叶瑞宁自小多被留在屋宅内走动,遇上天气变化,或是炎热与寒冷,他都要听家里的话,乖乖待在屋内避免着凉或受热。
  众人只知叶小公子娇贵,却不知他是经不起折腾。他连距离叶府外数百米外的路都算不得熟悉,为了不让他爹和哥哥担心,叶瑞宁安静地在叶府内待了十八年,比其他养在闺阁里的千金还要看得严。
  叶荣笙点头:“好,下次哥哥一定带宁宁出去玩。”
  叶瑞宁病了太久,出不了门,叶老爷就想着法子每隔一两个月在府内设宴,把城内富家门户,与叶瑞宁年纪相仿的子弟千金请来,少年人一块相处,好让他高兴高兴。
  可叶瑞宁却不太高兴,叶家是仙阳城内的首富,与他一块玩的人多数想巴结他,好分到叶家的生意。
  大家年轻气盛,有人愿意低头跟他玩,也有人假心假意惺惺作态,还有的趁长辈不在,暗着讽他比女人还不如。
  叶瑞宁虽然病怏怏的,他甘愿跟他爹和哥哥示弱,但在外人眼前,却不是那么好欺负,谁说他坏话都要被他记在心里,也不准他爹再设宴席,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爹他不要再跟外面的人来往。
  叶瑞宁彻底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骄公子,生活在叶府内的只能靠着和仆人玩闹度过每日。
  他受尽宠爱,那些仆人哪里真的敢与他嬉闹,久而久之,仆人伏低姿态的样子教他烦闷作呕,一点鸡皮蒜毛的小事都能让他找茬,仆人的不痛快就是他的痛快,除了在爹爹和哥哥的面前乖顺,在旁人眼中,他就是个病怏怏脾气又不好难以伺候的骄纵小公子,惹不得说不得,只能尽量绕道走。
  日头明亮,叶瑞宁的病拖拖拉拉地好一天复发一天,夜里难眠,不过几日本就瘦弱的人又消瘦一圈,脸色苍白,只显得猫儿般的眼睛灼灼明亮。
  他心心念念地惦记着要叶荣笙带他出去游玩,越心急那病就越难恢复,过来为他看病的老大夫劝他心思宽和,莫要焦虑,叶瑞宁听着这些大夫们反复叮嘱的话,手一横,气呼呼地把药打翻了:“出去。”
  叶家生意大,老爷和大公子都要忙着打理,他心知自己不可再无理取闹,但就是克制不住暴躁焦虑的情绪,为自己的无能,也为这具破烂的身体感到羞愧恼怒。他看不开,病情便一直拖着,喝什么名贵的药材都不见效果。
  卧室门外跪有十余位仆人丫鬟,叶荣笙刚来,大伙儿看到救星似的,齐齐抬头看他,叶荣笙挥挥手,所有人就都轻声退下。
  “宁宁。”
  叶瑞宁盘腿坐在床里,对叶荣笙砸去一个枕头:“哥哥,我的病已经痊愈,不咳也不发热,什么时候带我出去玩?”
  叶荣笙伸手抚向他的脸,叶瑞宁生得一张娃娃脸,身体哪都瘦唯独脸没有过度消瘦,能捏出一丝白软的肉来。
  “再过几日。”
  叶瑞宁用眼神控诉着说:“你骗人,前几日你就说再过两天就带我出去!”
  “宁宁。”叶荣笙无奈,同时也隐隐生出几分心疼。
  旁人家的小孩在年幼时哪个不是在泥里滚着玩大的,叶瑞宁空有一颗热忱的心,他的身体却限制了他的行动,如同一只断了脚的猫。
  又过半月,在叶瑞宁积聚的重重不满下,叶荣笙总算带他外出游玩,尽管路上他们一直坐在马车内,但能呼吸到外边的气息,也教叶瑞宁高兴了足足一天。
  这天回到叶府,大厅多了一位陌生的人。叶瑞宁跟他哥走近,发现居然是个老和尚。
  “爹,我跟哥哥回来了。”叶瑞宁边说边好奇地打量老和尚,眼神充满探究。
  老和尚端详着他,在他就要不满前,和叶老爷说了几句听上去神秘莫测的话,说完后,竟是叶老爷亲自送出去府的。
  叶瑞宁等他爹重新进来,好奇问道:“爹爹,那老和尚是谁啊?”
  叶老爷责备地看着他:“宁宁,不得无礼,怎么胡乱称呼玄远大师,玄远大师乃青山寺里的得道高僧,常年在外云游,此次在仙阳城得此机遇遇上大师,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叶瑞宁悄声嘀咕:“一个老和尚能有什么好事啊。”
  “宁宁!”叶老爷加重了苛责的语气,“愈发把你宠得无法无天,大师说了,你的身体乃先天落下的病根,想要养好,得去灵气韵足的地方调养。”
  叶瑞宁一听,随即端正身体,与叶荣笙齐齐望着叶老爷:“爹,这是何意?”
  叶老爷道:“我与大师打听清楚,姑江城外有座村子叫灵河村,那地方是块风水宝地,在灵河村生活居住的人大多长寿,老了无病无痛,我打算把你送到那调养,等身体恢复好再回来。”
  叶瑞宁一听,似那炸了毛的病猫跳不起来,眼睛睁圆着说:“我不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了,活阎王凶恶好管教.神秘属性攻X病弱娇气美少年欠管教受,么么哒,走过的路过的小伙伴们加个收藏呗~
  感谢一路支持的宝贝们~
 
 
第2章 
  闻言,叶老爷吹起胡子:“胡闹,你说不去就不去?!这次一定要听话,乖乖把身体养好。”
  “我就不去,不去!”
  叶瑞宁气得甩起袖子冲到门外,他忽然折了两步倒退,回头对他爹说道:“我还不够乖吗,十几年过来,你让我不出门我就守在家里,那些药不管多苦我都喝,你闻闻我满身都是药味。好了,现在你家都不让我守,娘不在,忍了那么多年,你终于要把我赶走了。”
  叶老爷竟不知孩子会如此想他,身体颤动,险些倒下。叶荣笙及时把叶老爷扶好坐下,劝慰他平复好情绪,再把守在门外的仆人招进屋,让他们去把大夫赶紧请来。
  叶老爷摆摆手,摇着头道:“无碍,都是给那小子气了,这孩子惯的他,哎,气消便好。”
  叶荣笙道:“爹,宁宁还小,这么多年莫说他没离开过我们,连叶家的大门都未曾踏出几次,您要他突然去那么远的地方,他断然不会接受,况且,您舍得他独自远行吗,要不我跟过去,方便照看他。”
  叶老爷合起眼,幽幽叹气:“我又何曾愿意让他离开,只是上头有人要挑叶家的刺,爹需要你在留在这里帮忙,若此次稍有不慎,后果将牵连整个叶家,把宁宁送出去,既可以养身体,也能以防万一。”
  “荣笙啊,爹知道这么多年下来辛苦你了,咱们家家大业大,我老了不能顾及太多事,宁宁身体不好又帮不到你,让你挑起叶家的单子,实在不容易。”
  叶荣笙曲下一条腿跪在叶老爷面前,眼眶泛红:“您说的哪里话,若非是您好心收养,荣笙早就死在街头,您对荣笙多年的悉心教养我全记在心里,没有您就没有荣笙的今天,不管做什么全是我心甘情愿的。”
  叶老爷微微一笑:“好孩子,宁宁听你的话,还得麻烦你去劝劝他,最好三日内启程出发吧。”
  叶家老爷和大少爷千方百计地寻办法把叶瑞宁送出去,叶瑞宁这两天吃喝拉撒全在房内进行,真怕他爹趁他不注意找人把他带离叶家。
  叶瑞宁虽被养得骄纵,胆子却也是怂的,在仙阳城生活十八年没认清过这个地方,要他离开叶家去个闻所未闻的村子,他免不得心下悲戚,想着他爹要狠心抛弃他。
  叶荣笙刚踏进门便听到屋内传来细弱的啜泣,叶瑞宁趴在枕上,身体弱,真要哭起来也是个能哭的,枕巾湿透半边,仆人们没胆劝他,就在门外听着他哭了好半晌。
  听到脚步声,叶瑞宁看都不看,拿起手边的东西向外扔砸:“出去出去!”
  “宁宁,别再哭了,易伤身体。”
  叶瑞宁哗地抬头,红得像兔子似的眼睛紧巴巴盯着叶荣笙看,哭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抽空了:“哥哥,你快叫人把打包好的行李拿走,我不要离开叶家,不要离开你。”
  他断断续续地开口:“你舍得我走吗,我身体都不好,一个人去外面万一有个闪失……”
  “宁宁,不许胡说!”
  叶荣笙打断他的胡话,两条手臂搂在他的肩膀,轻轻环起,如小时候那般把他抱在腿上,慢慢晃着哄:“听哥哥一句劝好不好,爹为你身体担心那么多年,借这次机会你去调养。我打探过,玄远大师的确是位得道高僧,你到那灵河村休养,说不定当真能养好身体。而叶家最近繁忙,我和爹过阵子要上京都,没有一个月回不来,你就当外出散心一两个月,到时候我亲自去接你回家,好不好?”
  叶瑞宁坐在叶荣笙腿上给他晃啊晃,暴躁的情绪晃得没了踪影,看自家大哥心意已决,知道他留不下来,不由抽了抽红鼻子,瓮声瓮气地问:“那要说话算话,时间到立即接我回来。”
  他紧紧抱起叶荣笙的脖颈,恨不得整个人长在叶荣笙身上:“哥,我舍不得离开。”
  叶家小公子启程前往灵河村的当天,天色阴暗,是大雨降临的趋势。
  时季闷热,暴雨频发,叶家准备两辆马车,一辆收整得舒舒服服,让叶瑞宁一路睡过去,另外一辆专程放有准备好的细软,除了马夫便让两位随从跟着保护他。
  叶瑞宁被送上马车时,鼻子和眼睛都是红的,唯独眼泪没有流出来。
  他想他就要离开,总不能走的时候还让他爹和哥哥担心,叶瑞宁自幼起就没了娘,爹和哥哥对他向来纵容多于严厉,叶家上下数十口人,十余年来经常看到老爷和大公子追在小公子屁股后好声好气地哄,完全没有在外人面前摆出的威严气势。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