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豪门大佬相亲之后(近代现代)——弓翎

   《和豪门大佬相亲之后》作者:弓翎
  文案:
  高考填报完志愿第二天,叶嘉还没来得及去剧组报到,就被自家太后逼着去相亲。
  据说,对方不仅是他大哥的死党,还是鼎鼎有名的豪门大佬柏瑜。
  叶嘉心里苦,作为一个本质怂货,为了避免被爆锤,还是顶着张便秘脸去相了亲。
  只是,最终和他相亲的不是大佬,而是一张难度爆表的……试卷。
  学渣叶嘉:“……”
  作为揽镜自照都能流口水的颜控,本打算誓死不向奇葩老男人屈服的叶嘉,第一次见面就跪倒在了对方的西装裤下:大佬,求打脸!
  颜控蠢萌有梦想小王子受×颜正条顺真高冷大佬攻
  ①1vs1不动摇
  ②非影射现实娱乐圈文,文中出现的娱乐圈内容没有任何原型,纯属瞎编,谢绝对号入座。
  ③攻受是我的亲儿子,谢绝人身攻击作者及攻受,不喜请点叉,放过你我他。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嘉 ┃ 配角:柏瑜;叶赫等 ┃ 其它:
 
 
第1章 相亲
  高考填报完志愿的第二天,晴空万里、暖风徐徐。
  本应拎着行李赶往西北戈壁剧组报到的叶嘉,出现在了A市一家静谧有格调的咖啡厅里——等待相亲对象。
  今年刚十七岁的叶嘉,身高一米七八,皮肤白净,容貌俊美,笑起来如同春日阳光下的三色堇,漂亮又灿烂。
  按理说,他这样的条件,再加上还是一棵没长成的幼苗,家里学校还不得千方百计地防着他早恋,哪里用得着去相亲,说起来像是在搞笑一样。然而实际上,这场相亲还真是他家太后联合老公、大儿子煞费苦心促成的。
  身为叶家的小儿子,小弟,叶嘉本人是极讨厌这场相亲安排的,想他年方十七,自己还没玩够,想去浪的心都突破天际了,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去交朋友。
  但是,太后哭哭啼啼的,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一定要早些定下朋友,否则就要不远万里跟着他入驻剧组,他走到哪,她跟到哪儿。
  谁叫他性别男,爱好男,身为颜控党还一心勇闯娱乐圈。
  太后生怕他被大染缸里那些无节操的妖艳贱货们勾走了魂,迷乱了眼,千不放心万不放心,就希望有人能管着他。
  叶嘉对此深感无力,谁不爱长得好看的东西?
  颜控咋滴啦,颜控就没有人权了?
  他不过是揽镜自照的时候,没控制住流了口水嘛,至于大惊小怪到高中刚毕业就给他安排相亲,断了他放飞自我、遍览花丛的后路嘛。
  谁说长得好看就只能让别人欣赏啦?
  多看看自己才能洗洗眼球嘛。
  不过,作为一个本质怂货,这些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因为他的性向问题,太后先是伤透了心,好不容易想通了,松了口,又开始为他操碎了心。
  为了安抚自家太后无处安放的心,叶嘉大哥叶赫就给推荐了自己的死党作为叶嘉的相亲对象。
  据叶赫说,对方是各个方面都能将叶嘉吊着打的优质男,若是叶嘉此次单方面相亲失败,那绝对是他不老实才搞砸了一切。
  不老实怎么办?爆锤呗。
  小弟就是个三天不挨打就上房子揭瓦的典型皮货,爆锤一顿他就老实了。
  叶嘉心里苦,可就是昭告天下也没人care他,自从15岁那年离家出走气晕了太后,家里两个老男人就开始了对他联合爆锤的生涯。
  为了老爸不怨念他拐跑了太后的心而联合大哥爆锤他,也为了耳根清净,叶嘉就顶着大便脸来相亲了。
  当然,爆锤事小,冻结了他的银行卡事大。
  虽然心里暗戳戳的不止一次提醒自己要宁死不屈,但面对有钱的大哥、老爸,他就是忍不住对着大把的零用钱卑躬屈膝,简直怂到令人发指、无可救药。
  唉,啥时候有自己的小金库就好了,到那个时候,他一定要霸气地将钱甩到家里两个老男人脸上,硬气地say no。
  叶嘉的脑洞一开,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怎么也拉不回来。他拿起银色汤匙,搅了搅面前白瓷杯子中的咖啡,美滋滋地做着白日梦,想象着自己霸气侧漏甩钱,人民币在空气中如雪花般纷飞,将叶家两个老男人埋进了钱堆的画面,美得直冒泡,白净的手指欢快地敲打着桌面,和旁边的白瓷几乎融为了一体。
  “先生,要续杯吗?”服务员的出现“砰”地一声击碎了叶嘉的白日梦。
  叶嘉意犹未尽地结束脑补,看了眼手机——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对方竟然还没来。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下午还得赶飞机去剧组报到呢,但一想到凶残的大哥和老爸,他还是忍住了甩身离开的欲/望。
  见服务员一直在旁边等着他回话,叶嘉不耐烦的表情一收,微微笑道:“不用啦,谢谢~”
  女服务员立马红了脸,退到了服务台后,捂着嘴和几个小姐妹们笑嘻嘻地交流起来。
  叶嘉这才发现,咖啡厅里几乎没什么人了,穿着制服的服务员们大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同时还频频向他投来目光。
  叶嘉顺手捞过挂在口袋里的太阳镜,架到高挺的鼻梁上。
  笑嘻嘻的打闹声突然大了起来,他充耳不闻,将目光投向了落地窗外的街道上。
  叶嘉长得非常漂亮,穿着白蓝相间的运动套装,脚蹬白色运动鞋,一身蓬勃的少年气加上略显稚气的婴儿肥,走到哪里都明晃晃地招人眼。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叶嘉是去年热播的一部玄幻剧《玄门令》的男N号。那部玄幻电视剧虽然天雷滚滚又粗制滥造,但强大的宣传营销还是成功地强/奸了人们的眼球,靠着虚假热度小爆了一把。
  六七十集的注水电视剧,他活了近二十集,凭借出众的容貌和日天日地的嘴炮,叶嘉这个初出茅庐的男N号不仅收获了批颜控小粉丝,还收获了一大批黑粉。
  虽说走到大街上别人不一定能认出他,但看过电视剧的,总有些眼熟,不免会多回头看几眼。
  叶嘉扶了扶高挺鼻梁上的墨镜,一派淡然。
  “您好,请问您是叶嘉先生吗?”
  温柔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叶嘉乱飞的思绪,他抬起眼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个身着阿玛尼西装的儒雅男士,气质沉稳,相貌端正,带着让人非常舒服的清浅笑容,正不着痕迹地打量他。
  来了?
  叶嘉挑了挑眉,心想大哥的死党真是可怕,虽然看得出来底子不赖,但也被M帝资本家摧残的太狠了吧——说是30岁,可那外表都可以做他爸爸了。
  推荐给他当男朋友,大哥不会是在整他吧?
  难道当年他离家出走身无分文时,将大哥的裸身出浴照卖给小报杂志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应该……不会吧?
  心里千转百回,但面上叶嘉还是相当的淡定,他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漂亮的脸蛋,身子往后一靠,两条笔直的长腿交叠,翘起了二郎腿,伸手一指对面,“我是叶嘉,柏先生请坐。”
  “抱歉,我迟到了!”男人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涵养看起来非常好,将公文包轻轻放在桌子上,松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坐在了对面。
  叶嘉把玩着手里的墨镜,歪着头,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其实我也没等多久,不过说句实话,您的形象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毕竟表面看来,您的年纪,足以做我和叶赫的爸爸了!”
  男人怔了一下,似是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温和的笑脸有些龟裂,他伸手往下压,示意叶嘉听他解释,“小叶先生,其实我……”
  叶嘉却有些躁意,他抓了抓头发,摆了摆手示意男人不用再说,反正这次他认栽了。
  只是,叶赫这个老男人给他等着,他迟早有一天要用人民币把他活埋了。
  简直欺负人嘛,亏他们还是亲兄弟,还有没有兄弟爱啦。
  越想越觉得有点委屈,心念电转间,一个计划瞬间成形。
  他利落地放下交叠的二郎腿,以手撑桌,绷着脸严肃地看着男人,试图用眼神来让男人感受到他的厉害与真诚:“看在您年轻时长得不错的份上,我们合作吧。
  他黑亮的眼珠子骨碌碌转动,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无忧灵动,看起来像个想做坏事的幼猫崽子,蠢的发萌,他自己却不知道。
  男人手摸索着手表,学着他刚刚的样子挑了挑眉,饶有兴致道:“什么意思?”
  叶嘉兴致勃勃,举着拳头跃跃欲试:“夫夫联手,干翻叶赫那个老男人!”
  男人:“……”
  男人头上隐隐滑下数条黑线,看向叶嘉的眼神刹那间就变了。
  不知为何,那一瞬间,叶嘉有种感觉——他被深深地嫌弃了。
  叶嘉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在男人那莫测的眼神中硬着头皮,结结巴巴道:“我都不嫌弃你做我、我男朋友了,你当然得听、听我的,跟我一、一条心!”
  男人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他瞥了眼叶嘉,却没有给出任何答复,直接打开桌上的公文包,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放在了叶嘉面前,然后双腿交叠,双手抱胸靠在了椅背上。
  叶嘉总觉得这老男人像是突然变了个人,气势大开,那之前还带着笑意的眼睛,现在已深不见底。
  和他老爸、大哥生气时的气场一模一样,太吓人了。
  叶嘉忍不住缩了缩脑袋,讪讪道:“这是什么……订婚契约……还是合作契约?”
  他在男人越来越凉的目光中,强行嘿嘿笑了两声,试图消除尴尬,还胆大包天地调侃了一把:“呵呵,没想到您看着年纪一大把了,还挺会赶潮流呢。”
  男人表情没变,四周的气压却更低了,板着脸,眼神莫测道:“我儿子都比你大十岁以上了。”
  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叶嘉的眼神又是一变,那明晃晃的嫌弃,别提多扎眼了。
  可是,叶嘉此时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清清楚楚听到了男人说他的儿子都比自己大……十岁以上……
  叶嘉嘴巴张了张,这下是真说不出话了。
  他千想万想都没想到,叶赫那变态不仅给他找了个二婚、异性恋、嫌弃他嫌弃的要死、年纪足以做他们爸爸的男人。
  还强行要求他必须同意,否则就要爆锤他。
  叶嘉越想越难过,现在不止想冲回家问问自己是不是亲生的了,甚至怒从心中起,恶向两边生,连暴揍叶赫的心都有了。
  “我不是你的相亲对象,我是柏先生的秘书柏林,今天来是就柏先生委托,对你进行考核的。”男人神色淡定道。
  啊?哈?
  叶嘉张大了嘴巴,正怒火中烧,滋滋冒烟的脑袋直接卡死机了。
  过了好一会儿,叶嘉才反应过来男人说了什么。
  男人不是他的相亲对象!
  他搞错人了!
  叶嘉的脸瞬间爆红。
  场面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中,气氛异常尴尬,连脸似城墙厚的叶嘉都有些坐不住了,脸皮火烧火燎的。
  尴尬对坐半晌,叶嘉不断回想男人说的话,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幸亏不是这个儿子年纪一大把的老男人。
  一时间他竟然有了点感激叶赫的想法,觉得他大哥对他也不是那么坏。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一有这个想法,叶嘉立马惊醒。
  他可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面对叶赫的霸道欺凌,他要怼天怼地怼叶赫,就算不敢放到明面上来,暗地里也绝对不能放弃用人民币活埋叶赫的宏伟目标。
  原谅叶赫?和叶赫相亲相爱?那是不可能的!他就要花着叶赫的血汗钱,还要暗戳戳地日他。
  再一次明确了自己的目标,叶赫斗志昂扬地看向男人,却在接触到男人那和叶赫相似的冷酷眼神时,犹如被兜头泼了一盆子冰水,浑身一激灵,回过了神。
  嗯……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他打起精神,在男人颇有压力的目光下,硬着头皮打哈哈:“啊哈哈,您不是柏瑜啊,不好意思,认错了,哈哈……”
  男人却神色淡淡的,一声不吭。
  叶嘉尴尬的要死,恨不得跑回去被老爸、叶赫爆锤,也不想继续这场可怕的相亲了。
  只是,破罐子破摔终究不是他的性格,在男人那一言难尽的目光中,叶嘉硬着头皮拿起桌子上的纸,在空气中扇了扇,试图扇走那让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尴尬,转移话题道:“啊哈哈,这是什么?你们工作真辛苦,考核还带着文件,哈哈……”
  柏林似是觉得他蠢的无药可救了,看了眼腕上的机械表,坐起身,面无表情地道:“相亲考核试卷!”
  哈?
  叶嘉一脸懵逼,扯了扯嘴角,这下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刚渡过了黑色高考,作为24k纯学渣的他最怕的就是试卷了。
  不过是相个亲,正主没见到,考核倒不少,还有,这相亲考核试卷是个什么鬼?
  他那相亲对象花样怎么这么多,不会是个奇葩吧?
  柏林似没感觉到他内心的崩溃,盯着他的眼睛,一板一眼道:“海上风暴导致飞机航班延误九个小时,柏先生无法及时赶过来,他特令我将试卷交给小叶先生,要求您一个小时内作答完毕。答题结束,答题卡及试卷扫描件将由我发送到柏先生邮箱,他会在24小时内对最终的结果予以定夺,考试结果由我稍后通知小叶先生。”
  “若是考核通过,柏先生将抽空与您探讨分析试卷内容,时间地点待定,具体情况到时候会另行通知。”
  学渣叶嘉:“……”
  他可以现在就夺路而逃的吧?
  缺考可以不?
  壮着胆子暴揍叶赫一顿,扬长而去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
  尽管不愿意,他不得不承认,面对叶赫的时候,自己是个真怂货。
  突然之间,他似是有了预感,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一种深切的绝望。
  这奇葩的相亲对象,不会真是叶赫那个老男人专门派来治他的吧?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