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到晚找不着人(穿越重生)——倬祈语

   《一天到晚找不着人》作者:倬祈语
  文案:
  文案:
  重生、轻松向
  路申喻认识秦阙八年,暗恋四年,明追四年,表白屡屡被拒绝,操作猛如虎战绩0杠5,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那天,又到了一年一度表白的日子,路申喻叫秦阙出去,结果在路上出了车祸,路申喻用克服本能,打了方向盘,把自己这边迎了上去,以死亡为自己的爱情写了一个句号。
  睁开眼睛,路申喻发现自己重生回了两年前,还是两年前他对秦阙表白被拒绝的第二天,路申喻本来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可上辈子的事让他看明白,他是真的没法打动秦阙,决定大方放手,各过各的,没想到秦阙居然缠了上来,路申喻不知道秦阙是怎么回事,忽然变了画风,但他心里清楚秦阙对他没有感觉,于是身为经纪人的他利用职务之便跟着自家小艺人满世界跑通告躲着秦阙,秦阙在狗头军师的指导下,频频秀出神操作,威逼利诱,先同居再表白,最后终于拿下了那个人死心没死的小家伙。
  路申喻:秦阙你莫不是剧本拿错了?
  秦阙: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怎么办,急,在线等。
  乔应锡:什么怎么办,办就完了,办才有出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阙,路申喻 ┃ 配角:温诩,敖宁褚 ┃ 其它:
 
 
第1章 
  路申喻猛地睁开眼睛,入眼是自己家的棚顶,又看了眼身上的被子,难道刚才一切都是梦吗?
  伸手摸出枕头边的手机,九月二号,还是两年前的九月二号,路申喻起身坐在床上缕了一遍自己的记忆,非常确定他拥有额外两年完整的记忆,绝对不可能是梦,确认了种种迹象之后,路申喻只能接受一个事实,自己重生了…
  这也太玄幻了吧,上一世开车跟秦阙出去,结果出了车祸,克服本能打了方向盘把自己这边迎上去,也成功把小命搭里了。
  路申喻最后一个念头是,当做给自己这么多年无疾而终的感情一个交待吧。
  秦阙拒绝过他无数回,出事那天路申喻是打算要再表白一次的,还没来得及说便车祸了。
  路申喻现在想想,不认命不行啊,这是上天都不允许啊。
  起来换好衣服,路申喻还是觉得有点神奇,不过,就不能再早一天吗?路申喻捏着自己的额头,九月一日是他认识秦阙的日子,他每年都会在那天跟秦阙表白,也就是说,昨天秦阙刚刚拒绝过他。
  上辈子弥留之际,他就想明白了,有些事强求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能再重来一次,他可能还会喜欢秦阙还会追他,但不会在被他拒绝了之后还穷追不舍,起码还能做个朋友也好过被喜欢的人讨厌。
  没想到,上天还真就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路申喻有点黑线,虽然重来一次,但造化弄人这四个字永远都不会变,就这么一天,前后脚的事,怎么就差这24个小时了,也太不够意思了。倒不是因为上辈子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怂了,如果能追到秦阙别说是命了,要什么他都给,可秦阙不喜欢他,他认识秦阙八年,知道秦阙是华传的总裁,毕业就应聘过去工作,追了人家四年都没追上,秦阙是真的不喜欢他。
  路申喻在家给自己做了一上午的心理建设,决定以后离秦阙远点,放过彼此,就别上赶着招人烦了,男朋友要不上,起码狗命这回得要了。
  路申喻开车去公司,重生之前也没怎么认真带过艺人,沈青燃二十岁进圈就跟了他也是惨,一直是十八线小透明,却从没提过要换经纪人,路申喻现在想想还有点觉得挺对不起孩子的,希望这回能好好帮帮他吧。
  一到公司刚坐下打开电脑,就收到秦阙的短信,让他去办公室,路申喻仔细回忆了一下,前世有一年他跟秦阙表白被拒绝第二天,秦阙威胁要把他调去后勤部,当时他百般耍诈加耍赖才让秦阙无奈之下没有把他调走,当个经纪人好呆还有跟老板见面的机会,去了后勤部真是这辈子可能都遇不见秦阙了。
  路申喻站在秦阙办公室门口,来的这会儿已经在脑海里打好了草稿,一会儿进去就疯狂道歉辱骂昨天的自己不要脸,然后表达以后绝对不会再到他眼前晃给他添堵,估计这样秦阙应该也不会太为难他了,好不容易想改头换面好好奋斗了,可不能重生第一天就遭遇滑铁卢啊。
  敲了三下门,听见里面秦阙的声音,才推门进去。
  秦阙没抬头“坐一下,我把这个邮件发完。”
  路申喻自然是没坐,紧张的一匹,哪里敢坐,看见秦阙的那一瞬间还是恍惚了一下,这可是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还为他死过一次,就算想了要放弃,再看到他时心脏还是难免狠狠的疼了一下,仿佛被谁抓了一把。
  “你…”
  “秦总!对不起,我错了,我知道我不该做出那种事,我是被猪油蒙了心失了智,才会对您说出那些话,我已经深深的认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和疯癫,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到您面前招人烦,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您视线十米范围绝对不会有我的影子,还请秦总看在我们认识了那么久还是同校师兄弟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他日一定为公司带出一个天王巨星!希望…”
  “闭嘴!”秦阙打断路申喻“失智?”
  “是。”
  “无知?”
  “嗯。”
  “疯癫?”
  “啊…..”
  “桥归桥,路归路?”
  “…对….” 路申喻被秦阙的语气弄的发毛,怎么感觉秦阙眼里有刀呢…..我已经保证了再也不敢跟您表白了,可饶了我吧。
  “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是!”路申喻心中暗自给自己打气,语气要坚定!不能让秦阙觉得你在糊弄他,想以退为进!
  “出去。”
  好嘞您内,路申喻提着的心放心一半“谢谢秦总,秦总再见!”
  呼~
  走出秦阙的办公室,路申喻整个人放松下来,秦阙,我道过歉了,尽管这辈子不会再经历那么长时间的拉锯战,但我想我还是应该道歉,为了一个对你来说永远不会发生的未来,和对我来说已经发生的过去。路申喻想想他每次献殷勤都把秦阙气的咬牙切齿的,换位思考,如果他是秦阙,大概也觉得困扰吧。
  路申喻看了看窗外一片晴空,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心境却已然不同,从此,大家就两清了,没有我的纠缠,希望你这辈子….好好过吧。
  回到自己的位置,路申喻打开文件,看了眼沈青燃这个月的行程安排,只能用一个字形容,闲,一个月的行程不如人家一礼拜。
  不过好在,没真的在家干瞪眼。
  “沈青燃,在哪呢?”
  “路哥?我在家啊,怎么了?”
  “没事,我现在过去找你。”
  路申喻想想都觉得头大,沈青燃歌手出身,两年前自己写自己唱了首歌发到网上,莫名其妙火了一下,被华传签进来,可华传能唱的人太多,沈青燃也不知道是怎么被骗进来的,一来就签了二十年的经纪约,然后直接被扔给了彼此也也毫无经验的路申喻。
  路申喻带着他,俩个人浑浑噩噩的过着,按现在的时间算,混了两年了,哪还有人记得沈青燃的名字。
  沈青燃其实很有天赋也很有空间,好好培养一下,是有发展的。
  如今的小天王周潼二十二岁的时候还不如沈青燃,只是现在唱片市场不好做了,华传也不可能浪费精力财力去给沈青燃这种小透明做专辑。
  沈青燃长的好看,眼睛像小鹿一样带着一股纯净的灵气,华传当时签他怕是想往流量上走,路申喻也觉得沈青燃这种外形如果去演戏可能会更容易爆,不过还是要看看他的想法,如果他坚持只想唱歌的话,也不能强求,毕竟刚进这个圈子都是有梦想的。
 
 
第2章 
  “路哥,你有事找我啊?”沈青燃给路申喻拿了饮料。
  别人家的经纪人一天到晚长在艺人身边,路申喻看了看自己这个,来找他居然还挺意外“你这都什么玩意?”
  “啊?可乐,你不喜欢还有别的。”沈青燃拉开冰箱门“果汁,气泡水….要不我给你点奶茶。”
  “一会儿我都带走。”路申喻点了几下手机“给你买了矿泉水,以后饮料不许喝了。”
  “啊?”沈青燃觉得面前仿佛坐着一个没有感情的魔鬼“为..为什么?”
  路申喻瞪了他一眼,差点伸手打人,心里默念,怪我怪我,以前是太放养了“别人家艺人都吃水煮菜,你自己在家煮火锅我都没管你。”
  “我没煮火锅!”沈青燃一边喊一边偷瞄自己家的墙角。
  路申喻指了指厨房的垃圾桶,编,接着编,反应倒挺快,垃圾怎么不知道倒呢,火锅底料的包装还在里面呢。
  沈青燃十分想哭,当初为什么要弄开放式厨房啊!
  “哥…你….?”
  “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想问你还有什么指示。”
  路申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进娱乐圈?”
  “当然是想当明星。”
  “除了唱歌还想干别的吗?拍戏?综艺?愿意上吗?”
  “路哥,我俩也搭档两年了,这哪是我愿不愿意的事儿,我想也没人用我啊。”
  “愿意就行。”路申喻把平板递给沈青燃“这个真人秀,我打算给你接下来,行吗?”
  水果台的真人秀,第一季赶上和别家的热门综艺同期播,没搞出太大的火花,有点糊了,第二季请不到什么大咖,这才能轮到给沈青燃“除了高子恒,剩下几个不是新人就是小透明,节目组想用高子恒的流量,估计其他人不会分到太多镜头,不过还是可以刷刷脸。”
  “我怎么都行,我一直都听你的路哥。”
  路申喻心里叹气,这性格也是够佛的“行吧,那明天签合同。”
  上辈子路申喻没看上这个资源,就算在家睡觉,也不愿意让沈青燃给高子恒那种人作配,现在也想开了,管他呢,王八蛋的流量,不蹭白不蹭。
  把第一季的视频打包传给沈青燃“这几天你也没什么事,在家看看,第二季模式跟之前大同小异,提前做个心理准备。”
  “好!”
  这个真人秀,要跟其他几位嘉宾在一起呆近一个月,路申喻告诉沈青燃不用担心,他会全程陪同,就住在他们附近。
  沈青燃粗线的问路申喻,公司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这种录制居然还给准带随行工作人员,不会到时候赖账不给报销吧。
  路申喻白眼“你哥我自费!所以你最好给我好好录,不然随时揍你。”
  出发之前,路申喻陪沈青燃见了一次节目组的人,对方还算客气,毕竟沈青燃不温不火,但也不是纯粹的小透明,沈青燃偶尔还是会放一些曲子到个人账号上,逢年过节还会录个弹唱的小视频,竟然也有粉丝还一直跟着。
  “你要跟着,不放心青燃啊?”这个节目的策划跟路申喻打过两次交道,所以才会来试着接触沈青燃。
  “是啊,这不是担心我们家小孩没人气没经验给你们添麻烦嘛。”
  “哪里的话,我让跟拍导演罩着他,你放心不会让人欺负他的。”周琦心里明镜似的路申喻担心什么,圈内谁不知道高子恒能作,黑粉比粉丝还多,跟他合作过的艺人哪个不背后吐槽。
  但其实这些也不至于让路申喻巴巴跟来,以后要接触越来越多的人,可能难相处的有很多,路申喻不可能一直盯着,现在不过也是为了躲秦阙,以前追着人家的时候不要脸,现在总觉得太尴尬了。
  “我正好想去瑞士跳伞,顺便。”
  “跳伞?你敢跳伞?”周琦震惊的看了看路申喻,长的细皮嫩肉跟个小明星似的,还能敢玩这个“我也想去,一直没约到人,那我也跟着一起过去,到时候他们录节目,我们组个队去玩,我帮你拍照,我以前做摄影的,肯定比跳伞公司拍的好。”
  路申喻没想到还能捡个队友“好啊。”
  合约签下来之后,路申喻开始给沈青燃准备衣服,好在路申喻之前老在秦阙身边晃,公司的那些人摸不清楚状况,还能买他点账,带着沈青燃找造型师帮忙剪了个头发,搭了几套造型。经纪人不用每天打卡,跟艺人总监苏琼报备了一下,路申喻便跟着沈青燃他们浪去了。
  沈青燃一下飞机就开始拍摄,路申喻不能再跟他呆在一起,晚上自己晃出去找地方喝酒。
  难免又想起以前,又想起秦阙,他很喜欢秦阙,回忆里大半的记忆都跟他有关。
  路申喻扪心自问,还喜不喜欢秦阙,当然喜欢,还能不能继续,自然是不能,时间改变不了秦阙,他已经用实践验证过一次了。
  从酒吧出来,站在路边抽烟,有人过来搭讪,说的也不是英语,路申喻一个字也没听懂,不知道从哪出现的周琦揽住路申喻的肩膀,对着那个洋人说了句“He is my boy.”
  金发小哥看看路申喻又看看周琦,耸了耸肩膀说了句Sorry便走开了。
  “如果我没来你打算怎样?”周琦问道。
  路申喻笑了一下“总不至于让你去警察局捞我。”
  “要不要去我那?”
  “你愿意让你做TOP吗?”路申喻邪笑着看周琦。
  “坏小子。”周琦自然不会装作听不懂路申喻在拒绝他,大家都是成年人,他只是觉得今晚气氛不错,没想泡路申喻,路申喻不愿意,他也不会继续装傻周旋,不然以路申喻的性格,朋友怕是都没得做“送你回去,以免被外国大灰狼叼走。”
  到路申喻住的酒店门口,周琦打量了一番,摇摇头“你这一晚上多少钱,比节目组那边订的好太多。”
  “人民币差不多三千。”
  “有钱人。”
  “我要是真的有钱,直接砸投资给沈青燃拍电影,哪还用来蹭高子恒热度。”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