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的大智(近代现代)——柠檬树枝

   《李智的大智》作者:柠檬树枝
  文案:
  秦健长的随他妈,好看,性格,随他爸,豁达,招人疼招人爱,表面上他骄傲的谁也看不上,能降服的了他的就只有李智,因为李智有大智
  痛苦童年,聪明,善总结,终成功的霸道总裁一心独宠受的攻
  长袖善舞,刻薄,善饮酒,终被**的万人爱校草只爱攻的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智+秦健 ┃ 配角:六宝+好多人 ┃ 其它:
 
 
第1章 李智的成长
  如果你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无所有,无能无力,你是选择活还是选择死;其实没得选择,活着不易死亦很难。
  顺势而为者智也。
  李智他妈带着他姐走的那年他十岁,他姑对他说,你姓李,跟着你妈走到哪,都不会有人待见你,你留在咱家,我们都是老李家的人,谁都不会亏待你,他妈没走之前那段时间,他不听话的时候,他妈拿小鞭子抽过他,他是有点怕,还有点恨他妈的,虽然他妈说,他爸不是东西,抛弃了这个家,但是他爸没有打过他,他听了他姑的话留下了。
  他爸娶那个女人的时候,他是开心的,他跟那个女人见过两次,每次她都是笑眯眯的,摸摸他的头,大智这样好,大智那样好,他以为他有了新妈妈,幸福的日子开始了;原来后妈是坏的,真的不是童话里编出来的,他又有了妈有了家,但是他爸的工作还是那份工作,每周只能回来一次,周六晚上回周日下午走。
  他也每周只能休息这一天,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做好早饭,叫弟弟起床穿衣洗漱,中午放学回来还要做午饭,吃完就要跑回学校,那时最要命的是每天都睡不够,一到下午就困的不能专心听课,下午放学要第一时间回家,做好饭还有一堆衣服等着洗,晚上都睡了,还要把地擦一遍,如果弟弟哭了,打翻了碗,饭不好吃,衣服没洗干净,他都是要被打的。
  他想着要不跟他爸说说,毕竟爸是他亲爸,他选了个周末,他爸跟他说话的时候,撸起了袖子,他胳膊上有伤他后妈打的,他爸没有问也没有说什么,他爸走后后妈又打了他,只说了一句,小兔崽子学会告状了。
  后妈有一根专门打他的木棍,经过这一两年在他身上的打磨,已经又圆又滑了;以前他妈最恨他爸那段时间,经常拿个小鞭子抽他和他姐,抽的最狠的时候,也就是小腿肚子红了又青,连皮都没有破过。
  天空飘下那年第一场雪的时候,他又被打了,屁股不能着地,钻心的疼,他觉着这次伤到了骨头,做饭的时候也只能弯着腰,撅着屁股往灶里吹气;他们村每家每户都是统一建筑风格,从何年何月起,已不可考,北屋东厢西厨南厕,西厨通北屋的炕;西厨里分大中小的灶,小灶平常用,大灶逢年过节,红白喜事用,中灶小节生日祝寿时用,基本也是看吃饭的人口。
  下了雪柴有些湿,火一直出不来,烟却呼呼的冒,李智撅个腚抬着头,烟正正的扑在他脸上,呛的他气都喘不上来,一个劲的咳嗽,后妈一直在屋里骂着。
  好容易折腾完了这一晚上,他趴在床上,看着墙边以前画的一朵花,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入冬之后,他的手又因为总是碰水裂了口子,他从来不知道,手裂了这样的疼,他想起了他妈,他妈也总在冬天裂手但是从来没说过疼,现在加上屁股上的伤,那种钻心入肺的疼让他想到了死。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想死,他认真的思考了死的方法,最后决定了喝农药,他听说过谁谁家的媳妇喝了农药,谁谁家的老头喝了农药;他觉着,他跟大家想的一样,喝农药方便,家家户户都有地,谁家都有农药,他知道他们家的农药放在哪儿,只是死之前他有个愿望,他想再见他妈一面,他想跟他妈道个歉,他妈想带他走,他没同意,他觉得对不起他妈;他要坚持,坚持到见到他妈为止。
  有了目标之后,他没再想过别的事情,咬牙坚持着,日子却一天比一天难熬,冬天冷,他经常会饿,又在长身体,他的衣服都已经遮不住他的手腕和脚腕,同学间的风言风语又开始了,虽然他们家的事在他爸他妈闹离婚开始,就已经是别人家茶余饭后的闲话了;但这次他有点扛不住,以前他还小,别人说他,他要不就听不懂,要不就无所谓,现在不一样,他长大了,他们家这种情况随便大家说一句,他都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他越来越羞于见人,上学放学都不走大路,贴着山边的小路往家走,见到村里的人,也都是对着他叹口气摇摇头,谁都救不了他。
  他又想到了死这件事,他听说过,人是有灵魂的,村东头的神婆,就经常被人叫去做法,说谁谁家的媳妇被脏东西上了身,一直说胡话;还有谁谁家的婆婆做了个梦,梦见邻居家刚死了的老姐妹给她托梦说,哪双鞋里藏了钱,过去翻,果然就找到了钱,等等故事;这些让他相信即便他现在见不到他妈,死了拖个梦或者自己的灵魂去找他妈道歉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的;这次他下定了决心要死,就在这周见过他爸最后一面之后。
  周末他鼓足了勇气,想跟他爸说点什么的时候,他爸先说了,
  “过完这个暑假,你就去镇上读初中了,到时候要住校,暑假你先去后山跟张鹏他们搬石头赚点钱吧。”
  他先愣了愣,又用力的点了点头,最近光琢磨着怎么死了,忘了自己要小学毕业了,去搬石头一样很累但不会挨打,他要住校了,他可以离开家了;人家都说乐开了花,他都不知道怎么乐能开花,他现在知道了,他的心里开了朵花。
  他们村旁边一溜不高的小山,爬不用一个小时就能到山顶,地理书上把这叫丘陵,山上都长不出什么树,植树造林很多次全都没成功,都是大面积的岩石,近几年城市建设,全都看好了这片山上的石头,有切成整块的,有打成碎石子的,反正形态不同都能卖钱,村里很多人都去帮工。
  张鹏是他表哥,初中毕业就没上学了,一直在山上混着,老板让张鹏晚上住在山上看机器,李智就跟张鹏一起住在山上,搬石头不比在家里干活轻松,但是搬石头能给钱,累是累,他心里轻松,搬了两个月的石头,老板给了他五百块钱。
  攥着五百块钱,他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他让张鹏带他去镇上赶了个集,买了几件衣服,还有上学住校要用的东西,全部存在了山上,把剩下的一点钱放在了鞋底下,回了家。
  后妈什么也没有说,连个正眼都没给他,弟弟蹲在旁边哭;第二天,天不亮他就去后山拿了东西走了,去镇上上学要走两个多小时的路,别人都是骑自行车,他没有,他要早点走,幸好村里到镇上就只有这一条路,路的尽头就是学校,要不他可能会迷路。
  初中三年他也没有轻松多少,第一年一直都在拼命的学,他小学底子太差,上了初中很吃力,追了一年才考了个中上游;他后妈带着弟弟回了娘家,他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他爸也很少回家;暑假的时候他又去搬了两个月的石头,他找不到他爸了,开学的时候他爸也没有回来,他身上的钱不足以支撑到这个学期完,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是能不吃饭就不吃的忍着。
  身体刚好是抽条的时候,即便每顿都吃的很饱,都熬不到下顿的年纪,不吃饭简直就像在受刑,他每时每刻都能看到头顶上的星星,这个年纪除了身体发育,情感也在发育,大家都在敏感期,攀比的心美丑的心追逐的心,每个人都很忙,他只有躲藏的心,他每天都把自己圈在角落里,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最后一年大家都拼命学习的时候,他每天都在思考,以后的日子怎么办,现在没人要他了,他一个人不可能再继续上学,他怎么办,回去搬石头吗?那还不如继续他死的计划,他就这样痴痴呆呆的过了最后一个学期,毕业后,他看着自己家空空荡荡的房子,唉,死了算了。
  他要先找找他爸,今天是周末,村东的拐子叔跟他爸在一个地方上班,他要去问问。
  “你爸啊,他辞职了。”
  “辞职?为什么辞职。”
  “你还不知道呢,也是,以前你还小,这个事扯了这么多年了,你不知道也是应该。”
  拐子叔拉了个凳子给他坐。
  “我跟你爸一块去的这个工厂,从咱这儿骑摩托车三个多小时,翻过后面那座山,在那面的县城里,你爸人长的精神又勤快,厂里很多大姑娘小媳妇都很喜欢你爸,知道你爸结婚后,也就起个哄散了,你大概两三岁的时候吧,老有人说你爸长得好长得好,你爸就有点膨胀,竟然真的跟厂里的一个姑娘好上了,这姑娘也是胆大,明知道你爸有家还...唉;后来你爸组织厂里的人来咱村里玩,那姑娘也来了,还夸你妈贤惠还跟你爸说,一定要对我嫂子好啊,什么的。”
  听到这里李智打了个冷颤,想起后妈那张笑眯眯的脸。
  拐子叔接着说“我以为回去后两个人就断了吧,谁成想过了一段时间,那姑娘竟然怀孕了;后来想想,你爸那时候每周才回来一天,六天都跟那姑娘在一起,怎么断的了;再后来那姑娘就把孩子给生出来了,你妈这边也知道了,估计你妈想忍来着,要不然不会拖了这么多年,那姑娘一直闹着,后来你爸你妈离婚你就都知道了吧。
  “嗯”他没再说什么,他其实记得不是很清楚,那时他不小了,只是当时光顾着自己的感受了,没去在意旁边的人,尤其是他妈妈的感受,那个走的时候瘦到气都喘不匀的女人。
  “最后你爸也是真狠了,你妈走的时候,那一季的玉米快收了,你妈走后的半个月,估计也是不忍心自己的劳动成果,白便宜了别人,带着你姐回来收玉米来着,结果被你爸一砖头拍在你姐脑门上了,血糊的那一脸,看着都可怜。”
  李智整个人都在抖,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他爸为了几个玉米拿砖头拍他姐,他被后妈折磨,他爸连句话都没有,他上学饿的腿都飘了,他爸人都没有出现过,他还要找他干嘛。
  他缓不过神,拐子叔自顾自的说着。
  “前两年你后妈又跟你爸闹翻了,说你爸在外面勾引有夫之妇,你说,一个每周在外面六天还有前科的人谁放心,没事也得给你说点事出来,你后妈可不是你妈那么好拿捏的,到工厂一通闹,你爸也没脸再在工厂待了,直接就辞职了;不过现在在哪,我是真的不知道。”
  从拐子叔家出来他全身冰凉,入夏的闷热都没让他有一丝热气,他只有一个想法去找他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天
  刚结出的柠檬果:老叔 太无聊了 讲个故事呗
  柠檬树(老叔):好 嘚吧嘚 嘚吧嘚......
  刚结出的柠檬果:这个故事太酸涩了,枝儿 给编编
  柠檬树枝:我编 我编 我编编编
 
 
第2章 秦健的爸妈
  秦健前几天喝了点酒,还去开车,路上便出了点事故,刮蹭了一辆出租车,算他当时还清醒,立马给了出租车司机几倍的钱私了,又找了一个朋友出来担着,报了警,顺利解决;他当时但凡有一点不清醒,他就得去派出所里,蹲个六个月,这还不是最坏的,他爸会发脾气,他妈会哭,大家每天都会唠叨他;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唠叨他,他真的会烦的想死。
  为了不再出现上次的错误,他今天出来没开车,准备去路口打辆出租。
  “哎吆”,秦健刚走到路口,就被旁边跑来的人,撞了个趔趄;好在那人拉了他一把,才没让他原地斜趴在地上。
  撞他的人脚步都没停,两个脚上下跳着,弯了弯腰跟他道歉,接着就又跑去了。
  “嘿,这傻小子”,说完自己先乐了,这是他爸的口头语;要是他妈就得说,“宝啊,慢点,摔你个大马趴”;他这真是无聊到家了啊。
  秦健他爸他妈的家庭,都是明显带着那个时代特色的,家里的孩子以窝论,秦健他奶奶生了11个孩子,38岁产后大出血而死。
  他爸就是那个最后的孩子,秦老小,他比他大姐的儿子还小了一岁,从小哥哥姐姐每人省一口,就把他养大了,他就有点被惯出了毛病,每日游手好闲不劳不动,他这人却有点小聪明,别人都在地里汗滴禾下土的时候,他带着弹弓和老鼠夹子跑到山里,偶尔能夹到些野兔野鸡之类的野味,回家用锅炖了,给全家添油水;这时他爹就会夸他。
  “老小,平时是懒了点,进了山就是他有能耐,老孙家的三小子,看我们吃野物,他也想去抓,去了一个星期,毛都没抓回来一根。”
  这时秦老小就会得意洋洋的开吹,“我趴在草里两个小时没动,才发现了那只兔子的第二个洞口,我第二天把夹子放在它第二个洞的路边,它一出来我就拿弹弓打它,它慌不择路,忙往第二个洞口钻,一下踩我夹子上了。”说完,自己嘿嘿的乐一会儿。
  秦老小就凭着一点小聪明,在他们村混的风生水起,村里在靠南边的山上有一片果园,从结上果子开始,村里就要挨家挨户派人看着;老蔡家的小女儿长的漂亮,名字叫花,还不到十六,就已经有人来提亲了,他们家就俩女儿他爹舍不得,再好的条件都没答应,那天白天是蔡花和他姐姐看果园,秦老小来山里“打猎”,他听见蔡花在园子里,就伏在附近等着;果然过了一段时间,蔡花要绕到后面来方便,他跳起来抱住蔡花,捂住了她的嘴,蔡花吓得,整个人都僵在那,瞪着眼睛看着他,秦老小跟他笑笑。
  “你不要叫,我就放开你,我就跟你说几句话,不伤害你”说着自己摇摇头,加强一下无害的表情,“真要害你的话,你跟你姐姐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
  蔡花像是缓过了劲点了点头,秦老小松了手退后了一步站着,不错眼珠的盯着蔡花看。
  “别人都说你好看,你爹也不让你常出门,我就是好奇,今天听到你在这里,就想着看看你,你是真的好看,像天上的仙女。”
  蔡花噗的乐了。
  “你别笑,我说的是真的,我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女人,我听村东张瞎子讲过七仙女的故事,我觉得你就是仙女。”
  蔡花脸红着,低头看自己的鞋尖,秦老小把手里刚打的一只山鸡递给她。
  “给,这是我刚抓的,回家让你娘炖了,香着呢。”
  蔡花没有接,往后退了一步,“回去没法说。”
  “嗯...”蔡老小拖着长音给她想着,“你就说后山捡的,有人下了夹子,夹到了又没人拿,你就捡了。”
  说完两个人就站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着看着两个人都乐了。
  秦老小把山鸡塞到蔡花手里,“回去吧,出来方便当心,我一会在园子旁边,磊几块大石头挡一挡,以后不要去远的地方。”
  蔡花这才想起自己出来的目的,红着脸点了点头转身回去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