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滚远点(包子)——苏九阙

    王光敬接着说:“你们可别误会,固科的性格景珅你知道,如果真是为了公司和广合合作的收购项目,他这会儿的反应可不是沉默。”
    沈灼虽然没有和王固科深处,但他是自己爱人的父亲,也特别了解过一些。王景珅更是清楚他的作风,也有些觉得奇怪。
    王光敬说:“阿灼,我们这些生意场上的老头,就格外欣赏你这样有干劲,又有能力的年轻人,说句实在的,你最后能争取百川多少股份,那是你的本事,但是还没落到你口袋里的,我们王家也会紧紧守住的。不过这些身外之物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迟早要交给晚辈的。景辉这孩子,其实做事挺认真的,可惜我看性格还是不太适合领导大局,我决定安排他去国外再历练历练。景珅我看着就挺好的。以前是你爸爸一时没想明白,总觉得儿子跟了人吧,就担心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拐跑,只想跟女儿似得,好生富养着。”
    王景冉撇了撇嘴,沈灼笑得别有意味,王光敬咳嗽一声,声音陡然又沉了下来,“结果这不成器的,都三个儿子的爹了,脾气还拗得跟小孩似得,跟自己亲生儿子赌啥气?你不知道你这冷冰冰的样子即使是赌气,你儿子也只当是真的了么?结果就真的让儿子流落到外头,你,你真是要气死我这老头子!”
    “爷爷……”不论王光敬这些话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安抚,王景珅看他真的气急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劝说:“您老人家别气坏身体。”
    王固科上位这么多年,在一群小辈面前被亲爸毫不留情地数落,竟然没有生气,只是面无表情看了王景珅和王景冉一眼。
    王景珅第一次有些摸不清王固科的心思,与王景冉对视,王景冉也偷偷摇了摇头。
    王光敬说:“等王家第二个胖小子落地,景珅你就回公司帮你爸吧,有你在我也放心。”
    王景珅摇头,“不用了。”
    “哥。”王景冉低声劝。
    王景珅说:“景辉在公司里干了这么久,早就驾轻就熟了,我对王家的产业没有兴趣,阿灼也不涉及餐饮业,王家以前是怎么样,以后还会是怎么样。”王景珅转头,征求地看着沈灼,沈灼有些皱眉,想到王家以前对王景珅做的,总不希望半途而废,但外人面前,也不可能落了王景珅的面子,沈灼轻声问:“真的决定了?”
    这话就显得百川似乎是他的囊中之物,王景辉表情复杂地看着他,眼里有怨恨、生气、难受,还有一丝难以发现的崇拜……
    王固科说:“你把王家当什么?”
    王景珅置若罔闻,只对沈灼说:“嗯。”
    沈灼依着他,“好。”
    王固科见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对视起来,怒火一阵高过一阵,然而燃烧到顶点的时候,又哗啦啦退败下来。他恢复了冷静,却看到王光敬胸有成竹地看着自己,显然对他的情绪变化十分有把握,王固科先是生了一顿闷气,接着又觉得无济于事,他看着王景珅,又看着沈灼,最终说:“说什么胡话?你不是王家的一份子?王家的产业你不该尽一份力?等你情况合适后,就来百川报道。”
    口气虽然一如往日地冲,但胜在话还是中听的,王固科不给王景珅拒绝的时间,转身就上楼了。
    王景珅还想再说,王景冉先一步替他高兴,“哥,我相信你加入公司后,百川的事业会蒸蒸日上。”这算是变了法子堵住他拒绝的话了。
    王景珅拍了拍这小心思颇多,却也十分维护自己的妹妹的脑袋。
    王光敬接着一句话,算是彻底转移了王景珅和沈灼的注意力,“什么时候请亲家过来吃一顿饭?”
    “……”王景珅自己也才勉强愿意回家,自然觉得这样的节奏太快了,有点接受不了。
    沈灼望着王景珅,笑道:“我父母已经接受我们两个人的事,只看景珅什么时候愿意让我父母来吃饭。”
    王景珅:“……”
    夜里别墅区没有什么人,王景珅吃多了,沈灼就陪着他散步,两个人在地上的倒影重叠在一起,沈灼先是拉住王景珅的手,慢慢地再搂住他的肩,最后搭在他腰上。
    王景珅嫌弃地推开他,“热。”
    “在想什么?”
    王景珅看着远方,笑了笑,“没想到都快九年多了,我都已经彻底放弃了,竟然还会有这样的转折。”
    沈灼明白他说的是王固科的事,“你担心他别有目的?”
    王景珅转头看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沈灼说:“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王景珅听他这么一说,也有些想通了,他有沈灼,有王恭奇,将来还会有第二个孩子,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羁绊,这个词可真奇妙,而王固科的转变,对他的生活不会有太多影响。
    沈灼又黏糊上来,亲了他一口,“有我在。”
    “哦……”王景珅认真地叹气道:“可惜你不能替我生。”
    沈灼顿了顿,哈哈大笑起来,想到即将出生的孩子,幸福溢于言表,他弯□,亲了亲王景珅的肚子,被王景珅拍开后,又锲而不舍地抱住他,在他耳边说:“我爱你。”
    “……好端端的,你矫情啥?”王景珅懒洋洋看了他一眼,不怀好意道:“等咱闺女真落地了,让你喂奶换尿布的,看你还觉不觉得幸福。”
    沈灼认真道:“如果是儿子?”
    王景珅摊手,沈灼提议,“那就努力一把,再生一个?”
    “……滚。”
    两人渐行渐远,只有笑声乘风而来。
    ……
    ……
    对于第二个孩子,沈灼自然是紧张又期待的,可是真的全程拉拔孩子,沈灼又深刻体会到其中的不容易。
    把屎把尿、定时投喂、半夜三更被哭声吵醒这些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和他老婆亲热了!
    “你他妈到底行不行?”
    任何男人听了这种话,都会感觉身为男人最根本的尊严受到质疑,更何况提出这样问题的是自己的老婆?!
    沈灼顿时就郁闷了,偏还得做出大度的姿态,这让他一惯风度翩翩的笑容都有片刻的扭曲。
    “今晚就让你感受你男人有多行!”他放下狠话,接着继续努力开拓疆土。
    当婴孩响亮的啼哭声又一次炸开,沈灼几乎狠狠捶了一下床垫。王景珅笑盈盈地胳膊垫在脑后,抬抬下巴指挥道:“估计是饿了,喂东西去吧。”
    沈灼盯着幸灾乐祸的王景珅半晌,将他扯下来狠狠亲了一口,“你等着。”
    结果沈灼好不容易把小活宝伺候好,回来发现大的已经枕着枕头舒服地入眠了。
    沈灼那时候一口恶气憋在胸膛,是想不管不顾把王景珅叫醒,畅快淋漓干一发的,可是看到爱人眼底的乌青,他终究叹了口气,体谅他近日在百川的大刀阔斧的疲惫,放过他一次。
    王景珅睡得还不深,感到身边床垫陷了下去,他含糊道:“要不……把二宝暂时送到你父母那里吧……”
    沈灼想了想,因为之前错过王恭奇的幼年,他否定了父母的提议,执意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但现在看来,两人毕竟公事繁忙,尤其是王景珅,沈灼是真舍不得让他太劳累。
    王景珅翻过身来,“你在犹豫什么?”
    沈灼停顿片刻,如实说:“我怕和二宝感情疏远了。”
    结果就被经验丰富的王景珅笑话了,“想什么呢?每周去探望一次不就得了?等二宝年纪大点再接回来,孩子太小,我们如果照顾不周,对他反而不好。”
    沈灼终于被他劝动,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王景珅工作的时候接到王景冉的电话。
    王景冉美名是散心,其实是到国外找王景辉晦气去了,电话里她一反过去的压抑沉静,兴致勃勃道:“哥,你不知道王景辉昨天多傻,还当是自己家的公司呢,结果和上司吵了起来,差点被炒鱿鱼!以前王固科拿他没办法,现在爷爷停止对他的补助,如果丢了工作,看他怎么生活下去。”
    王景珅诧异道:“你进他们公司了?”
    王景冉吐了吐舌头,“我暂时不打算回去,在外面闯荡一番也不错。周末的时候还有子霖陪我。我发现王景辉原来喜欢她,不过目前只是单相思罢了。”
    王景珅笑着摇头,“到底是王家人,你还真揪着他的笑话不放了?”话虽这么说,但王景珅其实也没有真责备的意思。
    王景冉又惦记起一事,“听阿灼哥说,关志成过得也不好,得罪了当地的大佬?”
    王景珅眉毛挑了起来,“与其关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如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多上一点心,我还等着和妹夫喝一杯。”
    “知道啦!”
    王景珅接着就打电话给沈灼,“你没事和小冉说些什么?怎么她又和我说关志成的事了?”
    沈灼刚在训诫下属,这会儿把人赶了出去,满面笑容的接电话,苏惠已经习惯了沈灼特定时候含情脉脉的一面,善意地笑了笑,收拾资料带上门离开了。
    关门前,她还能听到沈灼对那个人温柔又缠绵的话语。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给自己撒花,内啥,二宝是男是女……你们可以自行想象?啦啦啦啦啦
    另,别打脸,原本到王家谈话就结束了,临时又加了末尾那一段,算是番外啦,所以……额外的番外就木有了,就是这样
    谢谢支持我到现在的小天使们,爱你们么么哒~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 })();